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連載中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來源:google 作者:我打遊戲賊6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喻之 方穎 都市小說

【沙雕作者】吶,作為神,我全知全能沒有意見吧吶,作為神,我有個不正常的妹妹很正常吧吶,作為神,我神經一點很正常吧讀者:這是人能想到的?作者:阿巴阿巴阿巴...展開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章節試讀:

嘶~

好疼,好疼...為什麼活了上千年的神也會頭疼啊?

落日餘暉之下,心存死意的少女半張開嘴,看着握住她手掌的那隻白皙手掌怔怔無言。

她明明下夠葯了啊,沒有人能夠在喝下半盒安眠藥後還能活過來。

可偏偏奇蹟就是發生了,而且是發生在少女的眼前,那舉着手掌的少年正被她壓在身下,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捂着有些頭疼的腦袋。

「小穎,你在幹什麼?」

清冷不失溫情的聲音響起,隨着手掌那頭主人的用力,少女的手也放了下去。

視野向下,少女清澈無比的眼眸與少年純黑沒有一點雜質的眼瞳四目相對。

「還不快從我身上下來?!」

少年的聲音中夾雜着幾分慍怒,不知是因為她讓少年喝下安眠藥,還是她自己的一死了之。

少女無言,在少年有些審視的眼神下,獃獃的下了床,站在一旁。

少年仍舊在捂着頭,緊閉雙目,眉毛輕顫,那股頭疼感有一股鑽心的疼痛,讓他作為『神』都有點緩不過勁來。

沒錯,原本的少年已經死了,取而代之的是,他這個莫名其妙穿越過來的『神』。

待頭疼稍減,少年睜開眼睛,藉著窗外夕陽,環顧四周。

這裡,並不是神界啊?為什麼神也會穿越?

房間不大,除卻他眼前站着的靚影,約莫三十多平米,一張他正在躺着的木床,窗戶下邊的長桌,長桌對面有一個兩米大小的衣櫃,以及門口的一個衣架子。

在不遠處,房間的角落處還有一扇類似洗澡間的門扉。

少年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家庭並不富裕,甚至還有點貧窮。

他看向一旁的少女,恰巧少女也在看着他,二人面面相覷,氣氛逐漸尷尬,靜默下來。

片刻,饒是氣氛太過壓抑,少年剛想開口,一道道破碎的記憶碎片在他的眼前流轉,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少年名叫,方喻之。

自小無父無母,與一個妹妹相依為命,生活雖說貧苦,但也算的上過的去,尤其是今年,他和他的妹妹雙雙考上了本地大學,並且由於成績優異,還減免了一部分的學費,說是學霸也不為過。

可,這些跟他有什麼關係啊?

他只是一個『神』而已,你見過哪個神穿越的?

但既然已經穿越了,也只好既來之則安之,順其自然,心神一動,往日幾個熟練的法訣讓他捏出。

隨之,已經名為『方喻之』的神,呆愣在原地,他的神格呢?他辣莫大的神格呢?

神格,在飛升上界之後,修鍊者所修金丹才能生成,可以理解成『神』的身份證。

失了神格,也可以說,他被神界除名,被貶為凡人,開始重修之路。

不過,就在剛才查看原主的記憶的時候,他分明察覺到,這個世界只是一個普通世界,並沒有靈氣復蘇,修真者是無法修鍊的。

換句話說,他要是失去神格,在這個無法修鍊的凡界,他就只能尋找神格,來補足自己缺少的『身份證』。

「哥哥,頭疼嗎?」

正思索間,那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少女開口,臉上那幾分柔弱之色,伴隨着關心看着他。

方穎,原主方喻之從孤兒院中領出的妹妹,約莫一米七左右,丹鳳眼,鵝蛋臉,柳葉眉,黑色秀髮搭肩,白色弔帶睡衣,頗有幾分賢家良母的感覺。

「哈哈,稍微有一點,可能是沒有睡過那麼長時間了,這次睡覺就跟死了似的。」

方喻之半開玩笑,學着原主說話,在他穿越過來的同時,他的神魂就已經與原主合二為一,說是學,其實與原主絲毫不差。

「那就好,那就好..」方穎嘆了口氣,深深看了方喻之一眼,然後就挪動腳步,準備出去買菜,順便想一想為什麼哥哥吃了安眠藥沒有死..買到假藥了?

「等下..」方喻之出口喊住了少女,眉毛一皺,從床上站起身,雙手搭在少女的肩上。

但很快,他意識到什麼,感受着少女肩頭的微涼,宛如小貓遇水,乍一下的彈開了。

「怎麼...」

「你剛才在幹嘛?」

他一口打斷少女的話,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少女,想從少女的眼中看出些許端倪。

少女似是被他的轉變嚇到,本就似同楊柳的面容上又增添了幾分懼意,看上去楚楚可憐,讓人心疼。

方喻之不為所動,剛才他一醒過來就看到少女要割頸自殺,不管是作為『神』,還是神魂已經和原主融合的『方喻之』,那都是讓他無法忍受的舉動。

人,應該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即使是賤命,好死不如賴活着,他真誠的相信每一個人來到世界都是有意義的。

「我...我...」少女支支吾吾的說不上話,眼眶微濕,瞳孔泛紅,抬起頭看了方喻之一眼,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把撲進了他的懷中。

少女像是解脫,壓抑了很久的感情迸發而出,那不知何時消散的淚痕再次顯現,哭泣聲再次響徹在這個小小的房間內。

「對不起,對不起,哥哥對不起,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好害怕,哥哥,你能不能不要走,我錯了,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

諸如此類的認錯話語從少女晶瑩透徹的唇邊吐出,像是絕望,像是對一切失去了信任。

她好害怕,她怕哥哥發生她做的事情,要是哥哥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一定會讓她走的!

所以,她祈求着,痛哭着,哥哥要她做什麼都可以,她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要離開哥哥,否則她會死的,她無法忍受哥哥將她驅逐出家,再也見不到他。

方喻之愣住了,在原主的記憶中,這個乖巧的妹妹並沒有做過對不起他的事情啊,為什麼要哭成這樣?

感受着懷中少女的脆弱,他心頭一顫,不知不覺的語氣就軟了下來。

「沒事的,沒事的,哥哥不會離開你的。」

「真的?」聽到方喻之說話,少女急不可耐的抬起頭,泛着血絲的瞳孔像是要把方喻之吃下。

「真的..」

「噗通!」

聽到少年確切的答覆,少女臉上露出欣慰,伴有希冀的目光,然而在方喻之的眼下,他還沒有用力抱住少女,少女在剛才就已經用盡了全力,倒在他的身前,暈了過去。

「小穎,小穎!」

房間內響起,方喻之那夾雜着擔憂,害怕,不安的聲音,一邊,方穎的嘴角卻微微上翹,沒了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