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學渣之從學校開始逆襲
重生:學渣之從學校開始逆襲 連載中

重生:學渣之從學校開始逆襲

來源:google 作者:小百旺百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政紅 白琳 都市小說

人類高質量男性,潘周丹,29歲,畢業於蘇黎世聯邦理工大學,神秘的華爾街投行大佬,回國後成為炙手可熱的金融時尚權貴,各種財經頭版頭條都爭相播報然而一場蓄謀的車禍,讓他的靈魂意外重生進入到平行時空外一個城鄉結部、非主流孫政紅身上一個穿着豆豆鞋、緊身褲、染着黃頭髮,叛逆逃課打架的16歲問題少年身上本以為可以藉助男孩的身份去替自己查明真相,但是沒想到時空差了20年...沒有辦法,先幫他這個渣渣逆襲了再說擔心高中考不上,不存在,他反手就考了個年級第一,順便拿了市數學競賽冠軍,直接被重點高中提前錄取.....展開

《重生:學渣之從學校開始逆襲》章節試讀:

放學路過一個理髮店時,孫政紅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他對這一頭黃毛也早就看

不順眼了,亂七八糟的髮型 一點也不符合他的審美,他好像懂了為什麼父母看自己不順眼的理由了。

「麻煩,給我理個平頭,把黃色的頭髮剪了」

「那後面我就全給你推了」

「行」

在Tony老師一頓猛如虎的操作下,立馬像換了個人樣,顏值上升了幾個度這樣

一看,五官更顯立體,增添幾分少年的英氣,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更顯

得肩寬腿長,個頭也竄得很快。

這種開在街邊鋪面的小髮廊, 不像連鎖店沒那麼貴, 店面簡陋,10平米大小

的空間,店內擺設簡單,牆壁貼着各種明星的大海報,昏黃的燈光。光顧的都

是街坊鄰居和附近的學生。

花了10塊錢理了個發, 現在口袋裡就只剩下20塊錢了。孫政紅思考着要

怎麼搞點錢才行, 不然這重生後的日子還真不好過.

他們學校的晚自習是從7點半到9點半,在街邊花5塊錢買了一個燒餅和一瓶水,

狼吞虎咽下肚。

吃完匆匆往學校趕。學校門衛處只要上課鈴聲一響, 就會關門, 連小門也不放

過, 遲到了就要登記。孫政紅、耗子他們幾個沒少被抓到, 有還幾次爬到圍牆

上, 想要翻牆而入, 活生生被門衛大爺逮了個正着,對他們可是熟悉不過了。

之後又被通報批評, 班主任罰了寫了1000字的自我檢討和一個星期的值日。

此時上課鈴聲正響起, 大門剛剛關好,就還剩一個小縫隙。

「誒 誒 說你呢?跑什麼 哪個班的?」門衛大叔毫不留情,把孫政紅劫停。

「大叔, 放我一馬 你就當沒看到 行吧 」

「當我眼瞎啊」

「叫什麼名字」

「孫政紅」

門衛大叔把筆往桌上一摔, 還挺有脾氣的。

「問你叫什麼名?你報別人的名字做什麼 ?」

「我就是孫政紅,初三8班」

這時候,大叔才抬起頭認真打量了一下他 「喲 剪頭髮了 怪不得認不出來,進

去吧,下次早點來」

偷摸溜回教室,幸好班主任還沒有來,教室裏面還是熙熙攘攘的說話聲。

「卧槽, 紅哥你剪頭髮了,一下子沒出來了」

這話馬上引起其他同學的回眸,其中女生們在竊竊私語一邊捂嘴議嚼耳根。

「孫政紅這樣一看還挺帥的 之前染黃頭髮,影響了他的顏值 」

「我一直覺得他長得挺看的啊 個子又高 你沒看到咱班的李雪梅整天圍着他

轉 ,就是成績太爛了」

「他在我們學校勢力挺大的, 他手底下那些小弟,整天跟着他混,聽說他

在四職校也認識不少人....」

「上課鈴聲響多久了 還講話? 誰還在交頭接耳的就給我出來?」

滅絕師太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窗外, 投來一股死亡凝視。

瞬間, 大家都安靜下來,有裝樣子拿出書的, 窸窸窣窣的聲音。

「都自覺一點, 我還要去看其他班, 聽到沒有, 有誰講話的, 班長記下名單

給我」

說完, 滅絕就蹬蹬的離開了,最終大家還是臣服於她的威懾之下, 再也不敢說

話。 教室里總算有片刻的安靜。

晚自習結束之後,孫政紅和耗子結伴騎單車回去, 在路過村巷子口的時候, 正

好遇到鄰村的王新強在小商店門口抽煙,他在這個學期就已經輟學打工了。

「嗨 紅哥 耗子,好久不見,來一根吧」 一邊上前遞煙

「你怎麼在這?不是去南方大幹一場了嗎 ?」

「去了一陣子, 一天12小時沒日沒夜的倒班干, 老闆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

我操TM的,那個廠子後來被人舉報了, 僱傭童工,還拖欠工資。最後勞動局

一查,就把我遣回來了」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還回學校嗎 ?」孫政紅問

「我可沒那個臉再回去了,當初是我逃課打架 死活念不下去的,再回去不是打我臉么 」

「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

「我老爸讓我過段時間去我表哥的汽車修理廠當學徒,書念不了 總得學門手藝 」

「有空帶你們去看看 ,那個地方就在楚州進市區的車站附近。」

幾個人又寒暄了一會, 回到家時已經快11點了。此時小妹妹已經玩累了躺在沙

發睡著了,孫母在擦拭廚房衛生。看到他回來, 馬上從灶台拿出盛出來的飯菜,

讓他吃了再睡。孫母對他這個兒子可謂是疼得不行, 那麼大個人害怕他餓着,

但是受限於文化 出身環境等限制, 他們在教育孩子身上卻沒什麼辦法, 以至

於孫政紅在上了初中之後開始沾染上一些惡習,逃課、打架更是家常便飯,他們

不止一次被請到學校辦公室喝茶,校長的辦公室更是踏爛了。孫政紅更是多次提

出想輟學, 都被孫爸無情的提起掃帚就使勁打在身上, 他們一直堅持讓他讀完

初中, 認為讀書才是正道。在教育問題這一點上跟自己的前世倒是有相似之處,

自己的父親對自己一向很嚴格,都相信棍棒之下出孝子。但是後來父親再娶之後,

後媽又生了個兒子, 父親對自己的關心也漸漸轉移到小兒子身上, 把他這個大

兒子流放在國外,一呆就是很多年。好在自己爭氣,不僅學業有成, 也極具商

業頭腦, 回國後, 順理成章的接手父親的家族企業, 如果不是發生車禍意外,

或許早就已經.....哎 不想了, 先睡覺再說。

隔天。

「麻煩,給我理個平頭,把黃色的頭髮剪了」

「那後面我就全給你推了」

「行「」

在Tony老師一頓猛如虎的操作下,立馬像換了個人樣,顏值上升了幾個度這樣一看,五官更顯立體,增添幾分少年的英氣,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更顯得肩寬腿長,個頭也竄得很快。

這種開在街邊鋪面的小髮廊, 不像連鎖店沒那麼貴, 店面簡陋,10平米大小的空間,店內擺設簡單,牆壁貼着各種明星的大海報。,昏黃的燈光。光顧的都是街坊鄰居和附近的學生。

花了10塊錢理了個發, 現在口袋裡就只剩下20塊錢了。

孫政紅思考着要怎麼搞點錢才行, 不然這重生後的日子還真不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