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病嬌前夫得了失心瘋倒追我
重生後病嬌前夫得了失心瘋倒追我 連載中

重生後病嬌前夫得了失心瘋倒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懷揣月光的憨狐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子默 時軟 現代言情

【狂野病嬌+追妻火葬場+甜寵】清風霽月如同謫仙般高冷不可靠近的影帝容子默被萬千女子追捧重生一世的時軟看着廣告牌上笑的一臉神秘的容子默狠狠翻了一記白眼啊呸!就一病嬌變態真不知道那些花季少女們都喜歡他什麼重活一世的她費盡心機想從他身邊逃離,可某位總是曲解她的意思並不斷自我攻略時軟:「他最不喜歡吃的苦瓜安排上!」某位:「軟軟你對我最好了,寧願冒着我生氣的危險也要讓我營養均衡」時軟:「喜歡受虐是吧,榴槤,鍵盤自己選着跪吧!」跪在鍵盤上的某大影帝,「軟軟,我就知道你最愛我了,連生氣都給我選擇的權利」逃離了99次的時軟回頭看着扒拉她衣服的容子默,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某人:「軟軟,我最喜歡你對我欲擒故縱了」時軟:欲擒故縱?呵!她的逃離在他這裡竟是欲擒故縱?蒼天啊,大地啊,能不能讓他腦袋瓜正常一點啊無數粉絲看着直播界面中跪在鍵盤上的某影帝嚎啕大哭「是哪個妖女竟然敢這麼對待容影帝?等我們將她扒出來定要……」某影帝:「不好意思,我家夫人只能我自己扒!」展開

《重生後病嬌前夫得了失心瘋倒追我》章節試讀:

森海大學外,時軟走下車,看着已經晴空萬里的天空和她之前從未仔細看過的校門和背着背包牽着手來來往往的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終於,一切都不算晚。」

時軟出現在眾人視線中那一刻,過往的行人有些向時軟投來了異樣的眼光。

「那個女生不就是像個死皮膏藥一樣糾纏容影帝的女生嗎?」

「對,就是她,這個私生飯怎麼到學校來了,聽他們專業的人說只要容影帝有什麼活動她都會請假外出的,今日她來學校估計也是因為她沒有見到容影帝吧。」

「她怎麼這樣啊!這也太可惡了吧。」

「誰說不是呢,估計是想一步登天,麻雀變鳳凰唄,畢竟那可是容家,就連那些千金名媛們都一個個盯着容家大少爺的妻子之位呢,她一個普通人那個位置對她而言估計誘惑更大了,只是像她這種倒貼的女人容影帝見的多了,根本離都不理她的。」

「那她不就成了跳樑小丑了嗎?」

「她本來就是小丑!一個妄想一步登天的跳樑小丑!」

「走走走,她看過來了……」

「……」

清晰可聞的嘲笑聲傳入時軟耳內,一時間她的臉燒的慌,紅到了脖子根。

以前她面對這些話覺得並沒有什麼,畢竟旁人的看法與得到容子默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

現在……

她只覺得這些話刺耳極了,不是厭惡她們說的那些話,明明知道她們說的與事實有些出入但也不想辯駁的無力感讓她下意識加快腳步,從眾人視線圍繞下走進了校門。

剛剛進門走到校車停放處正準備搭乘校車,翻了很久都沒有找到校卡,開車的阿姨不耐煩地看了看時軟。

「你到底上不上車?」

時軟小臉通紅。

「不……不了。」

「真是的,不上你早說啊,耽誤我這麼多時間。」

阿姨說著將車開遠,時軟遲疑了一下她看了看周圍用異樣的眼光望着自己的人。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她耳內。

「時軟,你的校卡!」

時軟書順着聲音的來源望過去,就見身着不規則粉短袖和白色百褶裙露着大長腿的傅倩語一臉鬱悶地走向自己。

看着自家好閨蜜一步步朝自己走來,恍如隔世再見故人,時軟鼻頭一酸眼眶一紅根本顧不着其他人異樣的目光。

哭着抬腿跑向陽光下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傅倩語。

原本一肚子氣的傅倩語被她的舉動嚇到,腳下的步伐緩了幾分。

可還不等傅倩語想明白時軟究竟怎麼了,她那纖細無比的腰身就被哭哭啼啼的時軟用雙臂一把摟住,緊的她呼吸都困難了一點。

「魚魚,我真的好想你。」

時軟軟糯的聲音傳入傅倩語耳內。

本來心中想了無數個可能的傅倩語聽到她這話不由得嗤笑出聲。

「行了,我還當發生了什麼事呢,想我還能想的哭起來?對了,容芯淼呢?你不是一直跟她在一起嗎?她怎麼沒來?」

傅倩語聲音中帶着一絲微不可察的嫉妒。

時軟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兩隻耳朵卻一點都不錯過傅倩語說的每一個字。

「魚魚,我真的錯了,你……你還要不要我。」

本就低了傅倩語十厘米的時軟摟着傅倩語的腰抬起那張哭的梨花帶雨的小臉望着傅倩語。

眉眼間帶着一絲固執。

傅倩語從她的雙臂環抱下艱難地抽出被壓住的右手,疑惑地抬起手背測試了一下時軟額頭的溫度。

「也沒有發燒啊,軟軟,你怎麼開始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了?」

該不會是容芯淼那個女人對軟軟說了什麼傷害軟軟的話吧?

不然以軟軟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哭的這麼傷心。

「魚魚,你還沒說你究竟還要不要我呢!」

時軟固執地一遍遍開口,腦海中浮現出前世傅倩語決絕地站在她面前一字一字地說出她不要自己了,時軟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生疼。

雖然不知道軟軟為何這般堅持問這個問題,但……

傅倩語寵溺地摸了摸她剛剛沾上雨水的濕發,認真地點了點頭。

「當然要啊,這個世界上我可以不要任何人,但是必須要軟軟啊。」

時軟像在沙漠中行走了很久的**者突然得到了一瓶水,眉眼笑的彎彎勾起,用力吸了吸鼻子抽回兩隻手胡亂擦了擦臉上未乾的淚水。

「魚魚,謝謝你。」前世是我識人不清,是我戀愛腦,是我蠢笨,這一世,我一定要拼盡全力好好守護你。

兩人這一幕擁抱的場景被人拍下來放到了學校貼吧上,正在舍內聚成一團的容芯淼的小跟班們正在承受來自容芯淼的怒火。

「淼淼,不好了,時軟……她和傅倩語那個大魔頭抱在一起了,她們兩個該不會是和好了吧?可她們前兩天不是還在冷戰嗎?」

「和好了?怎麼會?」

「是真的,淼淼,你看,有人發了她們兩人的帖子。」

那名短髮女生說著將手機遞到容芯淼面前。

容芯淼眼神幽深地看着手機上的照片,握住手機的手指漸漸收緊。

「該死!我說為什麼突然之間時軟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原來是傅倩語這個女人插手了我們之間的事情!」

「芯淼,其實喜歡你哥的人那麼多,你沒必要非要抓着時軟一個人不放吧,她什麼都比不上你,你又何必在意她呢。」

「對啊,淼淼,雖然時軟確實有點好看,但是淼淼你也不差啊,你整天跟你哥住在一起,完全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你們懂什麼?真當隨隨便便一個女人都值得我這麼關注嗎?還不是因為……」

容芯淼欲言又止,滿臉怒氣。

周圍女生們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八卦的因子在眾人體內熊熊燃燒。

「因為什麼?總不可能是容影帝喜歡時軟吧!怎麼可能,淼淼,你一定是多想了,容影帝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怎麼可能喜歡時秒那種清湯寡水的女人呢!」

本是好心安慰,可是這些話落在容芯淼耳中令她覺得格外刺耳。

「行了,別說了。」

容子默是什麼樣的人她比任何人清楚,他那種極致理性的人怎麼可能會因為爺爺口中的救命之恩就對這契約婚姻妥協的。

他能點頭同意這樁婚事,就證明……

容芯淼克制着不去想更深層次的原因。

突然,她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她不耐煩地掃視了一眼來電人,瞬間打了雞血一樣激動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淼淼,你……你怎麼了……」

容芯淼沒有回應他人的問話,而是對眾人做出了噤聲的手勢,隨即迫不及待地接通了電話。

「媽,你……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怎麼,給你打電話還需要提前看時間嗎?」

劉語嫣略帶寒涼的聲音令拿着手機的容芯淼身子顫了顫。

「我回來了。」

「回來了?回家了嗎?」

容芯淼聲音中帶着一絲激動的顫抖。

「不然呢?我走之前明明叫你看好子默,容芯淼,他們結婚的事情你為什麼沒告訴我?」

容夫人劉語嫣語氣犀利,車內的她看着一點點穿梭而過的景色,女強人的眼中帶着一絲微不可察的惱怒。

「是……是子默哥哥他們不……」允許。

「行了,你現在回一趟容家!」

劉語嫣不留情面地打斷容芯淼的話,順帶掛斷電話,目光深沉地看着平板上關於時軟的一張張照片。

司機老劉透過後視鏡看着劉語嫣臉色越來越難看。

「啪!」

煩躁的劉語嫣將平板放在一旁,抬起手揉了揉自己擰成一團的眉心。

「老爺子這是怎麼想的,怎麼給子默找了那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偌大的容家家業需要的不是這種要背景沒背景,要實力沒實力的傻白甜!」

老劉斟酌着開口,「聽聞那位救了老爺子的命,所以……」

「呵呵,救命?誰知道是不是她故意製造出來的,那種女孩子我見的多了,為了能飛上枝頭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重生後病嬌前夫得了失心瘋倒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