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只聽從心跳
只聽從心跳 連載中

只聽從心跳

來源:google 作者:晚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晚意 晚昏 現代言情

你是不是也常常在思考活着的意義是什麼?當你沉入冰冷刺骨的海底,鹹得苦澀的海水充斥着你的整個鼻腔,感受了快要溺死的痛感後,卻又被被海水衝到了沙灘上,你會選擇再次活下來么?當你熬過了無數多個難以入眠的夜晚,經歷了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痛苦,卻突然有一天有了精神,睡了一個好覺,你終於可以丟棄了身旁的氧西汀瓶子,成為一個正常人,你還想再活一次么?當你在寒風刺骨的夜晚,登上樓頂的天台,大風吹得大腦一片空白,你縱身一躍,感受了從高處墜落的恐懼與絕望,卻落在了救生氣墊上,你還會選擇重新活一次么?我希望你的答案是:我想要再活一次展開

《只聽從心跳》章節試讀:

小學的老師和同學也都知道我父親丟下我們跑了。

我聽到班裡有些同學小聲議論我的父親,有個女孩子說「我媽說,張晚意的爸爸不是個好東西,丟下她和她媽媽就跑了,真是壞良心!」

「是啊是啊,我媽也是這樣說的,張晚意真可憐,這麼小就沒有爸爸了。」

「我還偷偷聽到我奶奶說她爸爸經常打她媽媽呢,太壞了!」

其他同學一起捂住嘴,發出驚呼聲,緊接着向我投來憐惜的目光。

我討厭他們這樣說我的父親,我的父親從來沒有打過母親,他們頂多經常吵吵嘴,我的父親不是壞人,他對我也很好很好,我想他離開大概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吧。

聽到他們議論我攥緊拳頭,指甲深深地嵌入手掌,硌的手掌硬生生的疼,我從座位上站起來,大聲吼:「不許你們這樣說我爸爸!他不是壞人!」

大家都被我的反應嚇到了,他們說我不識好人心。

班主任李老師特地為我開過一節班會,她站在講台上,一臉嚴肅地說:「我相信大家可能或多或少的都聽過張晚意的一些家事,張晚意的媽媽很不容易,要一個人照顧她,同學們在學校也要多關心關心張晚意!知道么?她真的是一個很可憐的孩子,從小就缺失了父愛。」說到最後的時候,李老師還流了幾滴眼淚,她吸了吸鼻子說,「大家要讓張晚意同學感受到來自班級的關愛。」

我感覺我的心裏好像有一塊傷疤被撕開了,李老師的好心,狠狠地傷了我的自尊心,我不想接受他們的可憐。

我站起來,眼眶裡淚水在打轉,我憤怒的對李老師說「我不需要別人可憐我!」說完跑出了教室,留下李老師一個人站在講台上不知所措。

從此以後,大家都不敢靠近我,他們覺得我難以相處,覺得我發脾氣發的莫名其妙,沒有同學再和我一起玩,李老師也不再提起這件事。我一個人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沒有人願意和我坐同桌。

我一個人坐在操場的地上數石子,一個人坐在教學樓門口的石柱子上思考:今天的天怎麼這麼藍?白云為什麼會有各種各樣的形狀?

在小學的最後一年,我遇到了我的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好朋友——蘇九允。

她是轉學過來的,因為父母的工作調遣,來到了這個城市生活。

她站在講台上,小小的個子,皮膚白白的,像只小白兔,一笑,眼睛就彎成小月牙,微微自來卷的黑髮被綁成高馬尾扎在腦後,穿着一條天藍色的長裙,露出白皙的小腿。她雙手緊緊的捏住書包帶,一說話,雙頰微微泛紅,似乎很害羞。

「大…大家好,我叫蘇九允,是轉學過來的,很高興能和大家成為同學。」她緊張到結巴,感覺到剛剛沒發揮好,她蹙起眉頭,低下頭。老師拍拍她的肩膀,對她是說:「蘇九允,還有幾個位置,你挑選一個吧。」

我看着她的樣子,感覺可愛至極,我捂着嘴,卻掩飾不住從眼睛裏冒出來的笑意,彷彿捕捉到了我的善意,蘇九允的目光停在了我的臉上,「老師,我想坐那。」她指了指我身旁的位置。

隨即我看到老師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大概是在說我不好相處吧,她搖搖頭,露出微笑,然後沖我跑來。

直到她坐在我旁邊,我還是發懵的狀態,我感覺到我的雙頰也在升溫,我沒有想到她會來和我坐同桌,驚訝的同時竟也會覺得有點害羞。

「嗨,我叫蘇九允,你呢?」一顆大白兔奶糖出現在我眼前,我微微一顫,轉過頭,撞上她的目光,這次輪到我結巴了,「我…我叫…啊,我叫張晚意。」我撓撓頭掩飾尷尬。

她噗嗤一下笑了,「怎麼感覺你對你的名字不熟悉啊。」她又把拿着奶糖的手往我這裡伸了伸,「我可以和你做好朋友么?張晚意。」

我接過她的大白兔奶糖,點點頭,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讓我一時不敢相信。我也有了好朋友。

大白兔奶糖放在嘴裏,奶味即刻蔓延在舌尖,好甜啊……

不早了,該睡覺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