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鎮世梟雄
鎮世梟雄 連載中

鎮世梟雄

來源:外網 作者:許君臨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許君臨

八年前,被譽為龍國神話禁忌鎮世強者的許君臨,痛失摯愛女人後,心灰意冷選擇歸隱。八年來,各路頂尖霸主們都在瘋狂尋找??他!某一日,世人得知這個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定四方的男人還活着!一時間,舉世震驚,各路大佬炸了。戰神殿、龍王殿、天王殿、幽冥殿、閻羅殿之主紛紛請辭歸隱,全部湧向彩雲村,只為能暗中守護他。絕世仙姿第一美女,帝城最狠毒女人,威儀四海龍國女帝、隱世門閥掌上千金紛紛含淚而來……展開

《鎮世梟雄》章節試讀:

[]
「許先生……」
歐陽清歌望着許太平死死捂着胸口的樣子,心疼無比。
這是她的恩公啊!
如果沒有當年那首曲子,就是沒有她歐陽清歌的今天!
甚至,沒有歐陽家族的今天!
一念及此,歐陽清歌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
「許先生,如果您和軒轅家族有矛盾,清歌在此保證,哪怕拼着歐陽家全族遭災,也一定報答您當年對我們的恩情!」
此話說出,歐陽清歌彷彿壓在心底十年的巨石消除了,整個人輕鬆了幾分。
歐陽婉兒再一次驚呆了!
一向以冷靜、幹練、靈活為做人原則的姐姐,竟然說出如此逆天的話!
那可是龐然大物軒轅家啊!沒有人敢招惹的存在!
如果自己姐姐的話被傳出去,落入軒轅家的耳朵中,對方家族隨便派出一個嫡系子弟,輕易動動手指,就足以讓整個歐陽家在頃刻間陷入萬劫不復,分分鐘灰飛煙滅!
這句話,背後承載的代價,太大了!
「姐姐……」歐陽婉兒欲言又止。
「我做出的決定不會改變!」歐陽清歌抬手阻止了妹妹,凝視着許太平,一字一句繼續說道:「許先生,您對我而言,有莫大恩情,這份情我一定會報答。

說完,歐陽清歌眼神決然。
不過,她的內心卻沉重加複雜。
如果不是眼前這個男人,歐陽家族現如今或許仍然在三流豪門掙扎,甚至隨時可能被其他家族取代。
上流社會的豪門爭鬥,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波濤洶湧。
如果當年自己沒有崛起,而是家族被取代了,那麼現如今整個歐陽家絕對活得比普通人更凄慘無數倍。
豪門爭鬥,就是如此殘酷!
「或許,對於您而言是無所謂的舉手之勞,但對我而言,卻意義重大!」
歐陽清歌繼續解釋:「當初,雨城蔣家也有進軍帝城豪門圈的意圖,且盯上了我們歐陽家,想取而代之。

「如果不是我偶然聽到您的那首絕世天籟之曲,一曲紅遍大江南北,被娛樂圈十大金主之一的王總看中,恐怕歐陽家早就被取而代之了。

聽到姐姐道出當年的一些過往恩怨。
歐陽婉兒表情終於凝重了。
她沒想到,原來當初家族遇到過如此兇險的事情。
怪不得,姐姐在當初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後來成熟、冷靜,原來是有過這種經歷。
幸虧當初姐姐運氣好啊。
一想到這些,歐陽婉兒突然意識到,如果沒有許老闆,這一切或許早已改變。
「許先生,我也替姐姐和整個歐陽家謝謝您!」
說完,歐陽婉兒站起身子,朝着許太平深深鞠躬。
歐陽清歌也是一臉感激表情。
許太平面容始終平靜。
這倆個女子,也算有點意思。
而且,歐陽清歌方才那種毅然決然的表情……真的好像當年的她啊。
摸了摸心臟位置重疊交錯的猙獰傷痕。
許太平心底柔和了幾分。
當初,她也是對自己那麼毅然決然啊。
那個叫做紅蔻的女人,為了自己,曾經奮不顧身抵擋子彈和刀劍。
自己,欠她不止一條命!
而她奮不顧身的那一刻,眼神中也充滿了毅然決然!猶如此刻眼前這個女人。
沉吟幾秒,許太平終究再次開口了:
「原來如此,你曾經,意外獲得了我的曲子?」
他沙啞問道。
歐陽清歌認真點點頭,充滿歉意說道:「對不起,許先生,未經過您的允許,我就擅自找人續了後面的曲子,請求您千萬不要生氣。

「但是,因為您的曲子,才讓我能夠在事業上一飛衝天!」
「這份恩情,清歌永遠銘記在心!」
「我願意拿出任何能夠承受的代價作為補償。

說完,歐陽姐妹花都緊張望着許太平,等待他開價。
「終於,我能夠說出十年來埋藏在心底的話了。
」在緊張中,歐陽清歌的內心,卻也多了一份釋然。
看着姐妹花緊張的目光。
如果不是她倆今晚到來,或許自己也無法再一次感受類似於紅蔻的那種毅然決然。
對他而言,那是如今黑白色調生活中,難得的一絲幸福感了……吧?
想到這些,許太平,淡淡笑了。
「哇,許老闆的笑容,好迷人!」
歐陽婉兒的美眸瞬間亮到了極點。
歐陽清歌那張讓無數人為之瘋狂迷戀、追求的精緻臉頰,也瞬間動容了!!!!
許太平的笑容雖然很淡,卻彷彿瞬間讓整個小店的光芒都亮了幾分。
這笑容,宛如黑暗中的一束光!
「謝謝你們,讓我有了一次很好的回憶。

許太平沙啞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不過看二女的目光,卻柔和了幾分,沒有之前的拒人於千里之外,也沒有毫無感情的死寂了。
「雖然不知道許先生經歷了什麼,但清歌仍然希望許先生能心裏舒服一些。

歐陽清歌心底鬆了一口氣,最起碼許先生對她們姐妹並不是那麼厭惡。
而且,許先生的笑,應該是一種釋放善意的體現吧?
她雖然經常混跡在上流圈子,知曉那些頂尖霸主、豪門掌舵平日不苟言笑,對誰稍微笑一下已經算是釋放善意。
但,對於眼前這位彷彿更加高深莫測的許先生,她還是捉摸不定。
「我心底的傷,永遠無法解開。
」許太平搖搖頭,他可以面對悲傷,只不過他永遠不願意走出悲傷。
到了他這種地步的人,其實完全可以做到沒有任何感情,理智的宛如機器。
他,只因紅蔻,只是不願意!
「是因為軒轅家,對許先生造成了什麼傷害嗎?」歐陽清歌提起膽子,大膽試探性問道。
歐陽婉兒立刻緊張了,小手下意識死死攥緊自己都沒有察覺。
如果是軒轅家,這個答案太恐怖。
許太平搖搖頭。
「軒轅家,還擾亂不到我的事情。

嘶——
此話一出。
歐陽婉兒和歐陽清歌再一次震驚了。
許太平的話語,非常平淡,沒有任何語氣起伏。
可這話語內容,在她們耳邊,卻宛如振聾發聵一般!
不管是任何人,在說起軒轅家的時候,絕對會一臉凝重,畢竟牽涉的是龐然大物。
但聽許先生的語氣……
歐陽家兩姐妹分明感受到的是——許先生的口中的軒轅家,彷彿和吃飯喝水一樣,平常毫無稀奇可言。
甚至,更深層次分析的話,軒轅家,在許先生口中,並不算什麼。
這個念頭,讓二女內心再一次深深震驚了。
許先生!到底是什麼來頭啊!
「許先生,您,您去過軒轅大廈第幾層?」歐陽婉兒終究是問出自己最想知道的答案。
歐陽清歌也一臉鄭重,仔細聆聽。
畢竟,這也是困擾她十年的問題啊!
「第幾層?」許太平略帶一絲疑惑。
他,對於軒轅大廈,其實並不算熟悉。
或者換個角度而言,這個天下,曾經他哪裡沒資格去不得?
「我,只去過軒轅閣。
」許太平緩緩說道。

《鎮世梟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