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連載中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來源:google 作者:女陰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若昭 靳凱之

【穿越+打臉爽文+醫妃+雙強+HE+輕鬆搞笑】一朝醒來,宋若昭成了尚書府的掃把星小姐,出生便被送到鄉下外祖母家可安然度日一向不是她的作風!江南首富,勉強噹噹江湖上傳奇一般的醫神無雙,勉強噹噹可那出生便未見過的癟三父親居然要她替妹出嫁給癱瘓王爺?Tui~要不是想搞個富可敵國擴大產業,她才懶得搭理可這王爺不是癱瘓嗎?還能拽她腳踝?「誒誒誒,王爺不是面冷心狠?跟屁蟲一樣跟着我做啥?」「誒誒誒,王爺不是斷袖么?脫我衣服幹啥?」「誒誒誒,王爺……」宋若昭多番鑒定,這男人被她扎傻了展開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章節試讀:

「參見王爺。」

柳氏一行人跪拜在門口,見那沉着臉的男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

眼前這可是皇上都要敬畏幾分的王爺,即便是殘疾了,卻也氣勢不減啊。

驚訝的還是為何瑞王會親自陪同宋若昭回門。

目光隨後落在一側唯唯諾諾,一副害怕表情的人身上,想必這就是那野丫頭了。

柳氏凝眸,從未想過這賤蹄子還能出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過也罷,還好那條賤命留下了,不然,還沒人替她寶貝女兒嫁給這殘廢王爺。

靳凱之坐在一側未語,手有意無意地把玩着大拇指上的扳指。

空氣十分寂靜,柳氏卻只能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一個。

過了許久,靳凱之緩緩看向宋若昭,「王妃,她們給你行禮呢。」

宋若昭一頓,沒想到這男人還給她掙面子。

難不成昨晚他知道了?

隨後宋若昭搖搖頭,這男人怎麼可能知道!

她怯弱地看向柳氏,咬着嘴唇不知所措,後慢吞吞道:「王,王爺,臣妾不需要行禮。」

柳氏大驚,她好歹也是宋若昭的長輩,怎麼能給宋若昭行禮?!

而且!這只是個才鄉下長大的賤蹄子,有什麼資格讓她行禮?

常嬤嬤心裏一咯噔,看着毫無動作的柳氏,提醒道:「柳夫人,現在在你眼前的是王爺和王妃。」

柳氏咬緊嘴唇,十分不甘心地看向宋若昭,「見過王妃。」

宋若昭呆立在原地,驚慌不已,低着頭,誰都看不清她眸底的寒意。

原主母親去世顯然不是意外,這最大的得益者就是眼前這位柳夫人,而且,她還是襁褓之嬰就慘遭刺殺,想必也是眼前這位。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坐在那裡的男人依舊沒開口,所有人都不敢起身。

果然這喜怒無常的王爺就只會折騰人!

宋若昭也沒搞懂這男人想做什麼。

「王妃,她們給你行禮呢。」男人再次緩緩開口,薄薄的嘴唇吐出的字卻一個個都穿帶着涼意。

一旁的常嬤嬤瞬間會意,在宋若昭耳畔道:「王妃,她們行禮需要你免禮。」

哦?宋若昭這才明白,忙道:「柳姨娘無需多禮。」

柳氏面色難看下來誰都知道她現在乃是尚書夫人,正妻。

這個不知好歹的東西竟然喚她姨娘!

見眾人不動,靳凱之冷聲道:「若是喜歡跪便一直跪着吧。」

隨後使了個眼神,宋若昭急忙上去推着輪椅,兩人大大方方地進了 尚書府。

地上的人這才回神過來,柳氏即便是不甘心也得謝恩。

「謝王爺,王妃。」

仔細一聽不難聽出柳氏的咬牙切齒。

常嬤嬤斜昵了一眼,告誡道:「柳夫人,現在在你眼前的是王爺和王妃。」

柳氏自然認得常嬤嬤,這可是太后派遣去伺候季側妃的,她如何都得給幾分薄面。

「我知道了嬤嬤。」

一行人跟着進去,路過一院子時,裏面傳出慘叫聲。

「不行!這是大夫人的院子,不能拆。」

大夫人?宋若昭立馬反應過來是原主母親。

宋若昭腳步一頓,若是原主母親的人,她無論如何也要帶在身邊,也算是告慰一下原主母親的在天之靈。

靳凱之察覺到,擺了擺手,彭旭立馬推門進去,之間幾個小廝圍着兩人,一個年級長些,一個看着比宋若昭大一些。

見到柳氏,兩人連滾帶爬的哭着過來。

「夫人,求求你手下留情,這屋子是大夫人的,以後小小姐還要回來住的,不能拆啊。」

柳氏臉色難看之際,這些年來大人一直不讓拆,最近好不容易說通了可以拆,沒想到這兩個賤蹄子又出來作怪了。

看着一旁面色難看的靳凱之,她怒斥周邊的小廝,「還不趕緊將這兩人拖下去!」

小廝們正要去拖,彭旭卻制止了,在靳凱之的眼神下,他抱拳看着宋若昭。

「王妃,這應當是先夫人的婢女,如何處置全由王妃定奪。」

他雖然不知道王爺的用意,卻也只能照辦。

宋若昭看向兩人,面色蠟黃,臉頰深深往裡陷,襯得顴骨格外突出,顯然是一副嚴重營養不良的狀態。

也是原主母親都受害了,她的婢女還能好過嗎?

「我,我想帶走可以嗎?」宋若昭膽小如鼠地看着柳氏。

柳氏一咯噔,不能讓宋若昭帶走這兩賤婢。

還未開口拒絕,那冰冷的男人再次開口了。

「不過是兩個婢女罷了,柳夫人也不至於如此小氣,若是覺得府邸缺人,本王那挑幾個送來即可,你說呢?柳夫人。」

柳氏:「……」

還能拒絕嗎?

不能!

能要靳凱之送來的人嗎?

不能!

她只能硬着頭皮笑道:「那本就是姐姐留下的婢女,如今王妃來了,跟着王妃也是情理之中,哪能麻煩王爺挑人過來。」

靳凱之看向彭旭,彭旭便將二人帶在身後,兩人一直找機會想看清宋若昭,對方卻一直低着頭,她們也看不到。

但值得慶幸的是,她們等到了小小姐,而且還要繼續伺候小小姐,也不枉大夫人臨終前所託了。

柳氏怨毒的目光從宋若昭身上掃過,今天算是便宜了這賤蹄子了。

隨後招呼着大家到了大堂,柳氏立馬命人拿來了不少糕點伺候,宋若昭站在輪椅後不知所措。

「坐下。」清冷的聲音傳來,她頓了頓,在一側坐了下來。

正好,腳麻。

聞着一旁的桃花酥,宋若昭吞了吞口水,怯怯地看着靳凱之,小聲道:「王爺,臣妾可否吃,吃這個?」

修長而又白皙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指着糕點,靳凱之有些恍神,這都要問?

在那雙眼睛的期待下,他微微頷首。

宋若昭欣喜,急忙拿起一塊就塞進嘴裏。

說實話,她這幾天一直都沒吃好東西,如今擺了自己愛吃的桃花酥,她自然忍不住,一口咬下,入口即化,濃濃的桃花香味在嘴裏蔓延直到味蕾。

宋若昭眼神一亮,沒想到這京都的桃花酥比江南的好吃。

靳凱之將這一幕看在眼裡,隨後想到什麼,眸色又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