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戰王獨寵:神醫小郡主
戰王獨寵:神醫小郡主 連載中

戰王獨寵:神醫小郡主

來源:google 作者:菉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筱 古代言情 君沐寒

世人都知鎮南王府有一小郡主南宮筱,是鎮南王夫婦和兩個兒子的心尖寵,但是卻消失在京城人眼中數年,直到南疆沂水之戰後,又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但是卻天命孤煞世人也知道,這天煞孤星,除了這小郡主,還有當今聖上的三兒子,戰王君沐寒直到某一天,一道賜婚聖旨吧兩人聯繫在一起嗯?聽說鎮南王府的小郡主賜婚給戰王了?朝中大臣一臉懵逼,二臉震驚,各自算計着皇帝和鎮南王這是在打什麼算盤?兩個天煞孤星竟然組在了一起,一個克夫一個克妻,這是要看看誰先剋死誰?南宮筱:天命孤煞?我從來都不信命!君沐寒:我喜歡的女人,就算命帶孤煞,又何妨?展開

《戰王獨寵:神醫小郡主》章節試讀:

一年後,曦月曆元夏十二年。

南宮筱十五歲了,南疆也安定了,南宮筱準備跟着自家爹爹回去。

「將士們!如今南臨已經退兵,並簽訂了和平協議,明日,我們便開始班師回京,你們也可和家人團聚了!」南宮毅然高聲對士兵們說。

「太好了!出來這麼多年,都不知道家中的老父老母怎麼樣了,現在終於可以回去了!」

「我剛出來時,家中媳婦剛有了娃娃,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他們的情況。」

「我可是成親第二天就出來了,不知道我媳婦還有沒有等着我……」

將士們七嘴八舌的討論着,說著自己的情況。

南宮毅然心中也是在翻湧。

幾年前把大兒子送回去當世子後,就再沒有見過,自家夫人也是幾年沒見了,真是恨不得馬上回去。

南宮筱和南宮箬想着就要見到母親和大哥了,也是十分開心。

「老趙,我和阿箬筱筱回去收拾了,這你安排。」南宮毅然對趙將軍說。

「是,主帥!」趙將軍回答。

南宮毅然領着自己兒女走了。

「眾將聽令!」趙將軍吼道。

「今日便好好回去休息,收拾收拾,明日一早上路。」趙將軍說完也走了。

他也要回去收拾收拾了,他也急着回家。

「你們兩回去自己收拾啊,明天一早我們就回去了。」南宮毅然對着一雙兒女說。

「知道了,爹。」南宮箬對着南宮毅然說。

「那我和二哥就先回去收拾了。」南宮筱拉着自家二哥出去。

離京城還有一日。

「無衣,通知尋幽暗部,讓暗部的人在我們回去的路上先探路,把障礙都先掃清了。」南宮筱在自己的帳內招來了無衣他們四人。

「是,小姐。」

「此次回京,大概咱們就要駐紮在那了,京城不比江湖上,回京後,你們都要小心,凡事多留個心眼。」南宮筱對自家四個下屬說。

「我們曉得了,小姐。」桃夭吐吐舌頭俏皮的說。

「對了,同澤,我讓你準備的信息都拿來了嗎?」南宮筱問。

「小姐,密信部已經送來了,都在這。」同澤說完遞給南宮筱一本書。

尋幽密信部,是南宮筱所建立的尋幽的消息組織,下轄幽屬和風月樓。幽屬是線人,分散在各地,風月樓是青木婁,在各個重要地區都有。

「密信部已經整理了京城近年來的情況,都在這本書上了。」同澤說。

「你們看過了嗎?」南宮筱翻着書問。

「我們已經提前看過了。」

「太子妃風輕吟……」看着書上的某一頁,南宮筱突然瞪大眼睛。

「無衣,你隨我先走一步,青衫,你易容成我的樣子,帶着桃夭隨大軍回去。」南宮筱拿起劍說。

「是!」二人齊聲回答。

「我會在大軍到京城之前趕回來,你們千萬不要露餡了,對了,我爹和我二哥那裡也去知會一聲,別讓他們擔心。」南筱說完帶着無衣離開。

「無衣,太子府的位置你清楚嗎?」輕紗遮面的南宮筱帶着無衣走在京城的大街上。

「知道,太子府就在東街中部。」無衣跟在南宮筱身後。

「那我們過去。」南筱說完用輕功朝東街飛去。

小姐這是要做什麼?光天化日之下私闖民宅?闖的還是太子府,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無衣內心充滿了好奇。

「小姐,現在是要怎麼辦?」無衣看着自家小姐做賊一般。

「太子府戒備森嚴,你想潛進去還是挺難的,還是我自己一個人進去吧,你在外面等我。」南宮筱說完翻進太子府內。

呃?我這是被小姐嫌棄了?無衣看看天,唉,還是找個地方先藏起來吧。

南宮筱一路避開太子府的侍衛和暗衛,來到了太子妃的院子。

「小姐,聽說南宮小姐要回來了,大軍已經快到京城了。」南宮筱聽見熟悉的小丫頭的聲音。

「是啊,好久不見筱筱了。」這是太子妃風輕吟的聲音,也是南宮筱聽了近十年的聲音。

「誰?誰在外面?」小丫頭的聲音響起。

「是我呀,你們不是正在聊我嗎?」南宮筱翻窗跳進屋內,臉上帶着笑容。

「南宮小姐!不是說還有一日才回來到嗎?」小丫頭驚訝。

「小芙,你先出去守着,我和筱筱說話,別讓人進來。」風輕吟笑着吩咐。

「是,小姐。」小芙拉上門出去。

「筱筱,怎麼就提前回來了?」風輕吟拉着南宮筱坐下。

「師姐,我好想你啊!」南宮筱拉着風輕吟的手。

「這兩年師傅和其他師弟師妹們還好吧?」風輕吟問。

自從五年前從幽冥谷出來,風輕吟就再也沒有回去過,也沒有聯繫過幽冥谷眾人。

「師姐,放心吧,那老頭子好着呢,其他師兄弟姐妹們也都挺好的。」南宮筱笑着說。

「倒是你,師姐,你嫁人這件事,幽冥谷中可是一個也不知道啊。」南宮筱說。

「這件事師傅應該知道,只不過他是怕你們知道了會來京城,所以沒告訴你們。」風輕吟喝了一口茶說。

「怪不得最近五年我們的任務越來越難,就是怕我們閑下來有時間跑來京城找你吧。」南宮筱突然明白了,為什麼自己師傅這五年來總是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任務,讓幽冥谷中的弟子們忙得焦頭爛額的。

「不過師姐你怎麼會嫁給太子呢?」南宮筱問。

「這是皇帝賜的婚,我又不能抗旨,所以就嫁了。」風輕吟說。

「那太子對你好嗎?」南宮筱看着自家師姐。

「只能說我們倆對於賜婚也都是遵從聖旨,沒什麼感情,不過他也沒為難我,太子身體弱,府中又沒有其他侍妾什麼的,我倒是樂得清閑。」風輕吟想了想說。

「你開心就行,我先走了,之後再來看你。」南宮筱起身。

「好,快回去吧,不過下一次就不要偷偷進來了,直接遞帖子,我們出去玩。」風輕吟開玩笑的說。

「那我走了。」南宮筱說完翻窗出去。

「無衣,走了,回去了。」南宮筱從太子府出來,帶上無衣趕回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