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魂終結者
戰魂終結者 連載中

戰魂終結者

來源:google 作者:楚柳公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蘭 奇幻玄幻 魏閔

愛一個人,除了愛她的肉身,更應該愛她的靈魂一名羸弱書生在向心儀女孩表白之時,不慎跌入「高維空間」,獲得五大「老道」真傳當他重返人間後,卻發現女孩已被選入皇宮,中原大地也被異族人與妖人合謀入侵,皇朝笈笈可危為結束百年亂世,少年憑着「蓋世武學和滿腹才華」,滅魂伐魄,除魔衛道,拯救眾生,開啟一個風起雲湧的新時代……展開

《戰魂終結者》章節試讀:

雙方鏖戰不覺已有三、四個時辰。

龜相掃視着洪家四將的狀況,都已個個挂彩,傷痕纍纍。

此刻日影西斜,陣門飛轉,時光飛逝。

龜相一怔,懵過神來,豁然道:「星符逐時轉,值使天乙奔!任你隱藏再深,也改變不了天地能量變換的規律……此陣法是按時辰變換陣形,此時為丁卯時,值符乘上六丁、下臨離宮,天地靈力需從正南方的景門處採集轉換……景門便是最脆弱的一道虛門。」

陣中魂使詫異道:「厲害!僅三、四次變化你竟能找出值符之門。但那又怎樣?你們能力有限,仍然破不了!」

「洪家四將,合力攻離位景門!務必在一個時辰內破門!」龜相信心大增,指揮四將往正南方向躍去。

此時,其他各門的數十個石人,也紛紛走向景門方位,防衛景門。

「聚!」

魂使大喝一聲。

頓時,那些藍色煙雲魂魄也飛入了景門,門內隨即湧現數十個二丈多高的巨型石人,其中一個有彩光閃爍的石人便是魏閔精神體所附身。

五人沖向景門,與巨型石人混戰。

很快,巨型石人在合力攻擊下肢離破碎……

但魏閔感受到石門後方有一股魂力,正源源不斷地注入到自己體內,讓那碎裂的石軀重新聚合……又形成了新的石人繼續戰鬥。

自己是打不死的「石雕鬥士」!

激戰正酣,幾人都打得很辛苦。

只有洪朱越戰越勇,一時殺得興起竟高呼:「與強手對決,不亦樂乎!爽!」

他手中大刀冒出的烈焰溫度越來越高……大刀所劈中的石人,不僅僅只是表皮脫落,而是在超高溫的侵襲下,瞬間燃爆。

空中滿是火星和砂石碎屑。

「繼續攻擊,不要停歇!」

龜相咬牙道:「魂使堅持不了多久了……他的魂力正在消散,我們每一次打碎石人,都會削弱他的一分魂力!」

打鬥場面越來越激烈。

終於,在五人合力圍攻下景門被攻破。

但破碎的石門化為五堆大山……分別又將這五人掩埋。

當他們奮力衝出土堆之時,傻眼了!

魂使修復好了石門,完好如初。

龜相怒氣衝天,瞪着通紅雙眼破口大罵:

「洪鯨,你個莽漢!跟石人硬碰硬個屁!你還算是土系修者么……給我用化土之法,將些沙石驅散。」

「洪青青,你那藤網是用來擺設的么?快網住石人,不要怕網被撕碎,能拖一時是一時……」

「洪虎,集中劍雨……呆瓜!不需要砍碎,刺穿!只需要刺穿,懂嗎!?」

「洪朱,你火焰溫度太低了!……你就是根廢材!都是些廢材!凝聚高溫!極高溫!融化他的相生護盾。」

……

奮戰中,受到刺激的洪朱突然一聲吆喝,雙眼發光。

一道靈光從洪朱額頭閃遍全身,全身冒出赤色火苗……在頭頂上方形成一團人形火焰,猶如靈魂出竅。

看來這洪朱不經罵,龜相的一番謾罵,倒是激發了其自身潛力。

「妙啊!洪朱,你要破境?」

龜相驚聲道:「快,將元神聚集至兵器之內,完成神刀合一!」

「不好!」

魂使也是暗自心驚,此時的洪朱……有從萬象境破境化元的跡象!

於是,竭盡全力將剩餘魂力全部傾注到魏閔所附身這具「石人」上。

頃刻間,魏閔旁邊石人全部瓦解成了碎石,那些藍色煙雲也瞬間消散。

所有石塊碎片全部向魏閔聚集而來,讓這具石軀迅速膨脹,形成了一尊十餘丈高的巨型石人。

魏閔此刻渾身充滿力量,舉起碩大的「石拳」,便向腳下的幾名高手猛然砸下。

轟!

地面竟被自己砸出一個大坑!

龜相與四將迅速躲到了遠處。

「元神淬火!」

洪朱一聲大吼,體內丹田穴內已然降生出元嬰真身。

元嬰真身是因元神蛻變而形成的精神靈胎,也是修行者的精神元神。

「神刀合一!」

洪朱又是一聲怒吼,元嬰真身從異域中帶出的巨大能量紛紛湧入刀內,導致火刀烈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升騰,頃刻間暴漲了數十丈。

整片虛空都在燃燒!

刀光也從最初的紅色火焰……轉變成了黃色的高溫火焰……又轉變成了白色的超高溫火焰……最終轉變成了極高溫的藍色火焰……

「怒斬!」

洪朱再次暴喝,揮動巨大的「刀形烈焰」,帶着炙熱高溫呼嘯着劈向八門土困陣中的「景門」。

嘣!!!

火刀斬裂虛空,石門轟然破碎。

魂使與整個石門大陣,頃刻間陷入了一片火海!

被烈焰覆蓋的這片沙土,以及魏閔附身的巨型石人均在極高溫作用下直接氣化,升騰起漫天碎硝。

滾燙的火焰穿過陣法……硬生生地砍在了魂使緊急升起的護盾「相生護盾·金盾」上!

掀起的驚濤熱浪,甚至將周邊數百丈砂石化為焦炭。

魏閔石軀碎散之後,精神體迅速脫離,飄升到了高空之中。

由於火光衝天,幾名修者並未發覺魏閔的精神體。

此刻,魂使那佛鐘罩式的「金盾」也被炙烤得通紅,虛幻的表面呈現些許裂紋。

龜相大喜:「門值已破,天地能量外泄。此時正是他最虛弱的時刻。快,合力刺破金盾……」

洪鯨駕馭十柄利劍升空,組成劍陣,如同巨型齒輪在高速旋轉,對虛空中的「金盾」裂紋循環刺砍,火花炫目。

很快,『金盾』被刺砍出一道深深的縫隙。

洪青青猛然揮手,舞動的藤鞭迅速穿越縫隙固定裂口。

藤鞭上又繼而新生出數道藤蔓,將魂使全身纏繞。

魂使無奈……再次進入全身石化狀態,化作了一尊石像。

龜相迅速舞動銀環,全身再次化作一團『銀球』,高速翻滾,呼嘯着沖向魂使。

正好從已破裂的『金盾』縫隙中穿過……那旋轉着的銀環穿透重重防護……猛然**了魂使已然石化的身體內。

魂使石雕一般的乾瘦面容,恢復成了肉身狀態。

下一刻,低頭看了一眼已插入體內的銀環,嘆息道:「老夫今天,算是徹底解脫了……」

魂使雙眼亮光逐漸暗淡,蒼老的聲音念叨:「魂魄飛散,天下大亂,五行失和,陰陽逆轉,神魔混濁,人鬼難分……」

話音未落,其身體迅速消失,化為塵土飛散。

與此同時,魂使身上的玄黑披風也突然乾癟、落下。

魏閔精神體在半空中觀察着這一切,感到一陣莫名的悲壯。

龜相顫抖着手,小心地拉開了魂使遺留下來的玄黑披風。

只見地面上有七個彩色的魄瓶,分別呈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

龜相蹲下了身子,驚喜地拾起其中一個魄瓶仔細察看,瓶身晶瑩剔透,瓶內似乎有生命魂魄在閃爍亮光。

一旁的洪青青問:「這就是『七色魄瓶』嗎?」

龜相翹着八字鬍,乾笑道:「嗯,我們聽從尊主吩咐,在這裡已經潛伏許久,終於等到這「七色魄瓶」了。」

洪鯨提醒道:「龜相大人,離此處不遠有一村寨,叫林火村。村內數百村民像是原衡山鎮搬遷過來的遺民……要不要屠殺乾淨。」

魏閔聽到他們的談話,感到無比緊張。

也許二叔和余蘭姑娘此刻都撤到了這林火村,一旦這幾名武道高手行動,全村人的性命堪憂。

洪朱一臉的興奮,打量着手中的火焰刀,咧嘴獰笑:「嘿嘿,屠村,我喜歡!」

剛說著,臉上突然掉下一大塊皮肉。

「你……你的臉掉了!」洪青青指着洪朱驚呼道。

洪朱往臉上抓了一把,又扯下了一大片臉皮,此時連頭皮都在開裂,滿身都是血污和黏液。

龜相抬頭看一眼,哼笑道:「洪朱剛剛破境,體內降生元嬰真身,魂魄進行了一次蛻變,肉身自然也實現了質的提升……從頭到腳必然要脫下來一層皮,那只是一些新陳代謝的物質。」

洪鯨抱胸感慨道:「朱哥今天的機緣不錯,晉陞化元之境了。」

洪朱又往臉上扒下了一塊老皮,滿臉血污獰笑:「好玩!不如去把前方這個什麼村一併屠了……老子還沒玩夠!」

龜相罷了罷手:「不要再橫生枝節。既然東西已到手,本相要速回幽宮,將七色魄瓶獻給尊主……你們繼續在中原查探情報,沒我的命令不得擅自行動!」

魏閔在半空中看着五名高手離去。

自己此刻成了一名荒野遊魂!

恍惚之間,魂魄回到了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