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翌日清晨。
大地經過雨水的洗刷,顯得明凈而清新,天空也呈湛藍色,樹葉上的露珠被晨曦這麼一照,折射出璀璨的金芒,粼粼閃閃。
長孫燾天還未亮便去上了朝,陸明瑜直接睡到這個時辰才醒來。
剛洗漱完畢,阿六便匆匆遞來一則消息:「主子,風相的母親昨夜入城前遇到大雨,在城外的破廟中遇了事,護衛全被殺光。

陸明瑜眉頭一皺:「劫財的?」
阿六道:「沒劫財也沒劫色,就是護衛被殺了,而且死狀極為凄慘,死去的護衛,渾身都被吸幹了,就像老得腐朽的老頭一樣。

陸明瑜道:「此事有些蹊蹺,咱們的人還探到什麼消息么?」
阿六搖頭:「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並未讓人接近查探。

陸明瑜沉吟片刻,又問:「那老太太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阿六搖頭:「目前為止,並沒有。

陸明瑜道:「風先生已脫離風家,老太太卻只身前來玉京城,一般來看,倒是母子情深,但風先生在外十數年不見關心,此時忽然做出這樣的舉動,只怕另有所圖。

阿六道:「主子,既然這老太太可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若派幾個人裝扮成劫匪,去給她來個劫財又劫色,讓她財色皆空如何?」
陸明瑜脫下鞋子砸過去:「你小子還是人么?那是個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你竟然讓咱們的人去劫色,你還是人么?你考慮過我們的人的感受么?你親自去?」
阿六連忙閃躲,嬉皮笑臉地道:「屬下思前想後,還是覺得這個辦法不妥,還請主子示下。

陸明瑜捏捏眉心:「是不是我答應了你和綠猗的婚事,你就能消停點?」
阿六立即站直,抬頭挺胸地道:「是!主子!」
一旁的綠猗翻了個白眼:「娘娘,奴婢不喜歡輕佻且幼稚的男人。

阿六表情瞬間碎裂,一臉受傷:「綠猗,昨晚芭蕉樹下,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綠猗把陸明瑜丟出去的鞋子撿起來,又翻了個白眼:「昨晚下大雨,你跟鬼去芭蕉樹下?娘娘面前,別胡扯。

阿六這才斂住神色,一本正經地道:「請主子吩咐。

陸明瑜想了想,道:「把消息遞給娘親和小茜,讓她們知曉有此事,並且做好準備,若是老太太報了官,那就請小茜親自去迎接老太太,但不宜張揚,若是老太太悶着不說,假裝不知道便是,別讓人拿到錯處。

阿六疑惑道:「迎接老太太這種事,如果做面子功夫的話,不是儀仗全開才合適么?」
陸明瑜淡聲道:「小茜是新婦,按理來說第一次見婆母理應如此,但我們都拿不準先生對其母親的態度,如果陣仗搞得太大,反而得不償失。

阿六還想說什麼,綠猗接着道:「小茜小姐親自去迎接,已是給足老太太面子,再做其他,就畫蛇添足了。

聞言,阿六點點頭,躬身退下了。
陸明瑜端起粥送進嘴裏一口,忽然嘆了口氣:如此看來,或許先生與帝釋天還真有點關係,也不知道這老太太忽然冒出來是怎麼回事。
綠猗見她心思重重,柔聲問道:「娘娘,可是在擔心小茜小姐?」
陸明瑜道:「十個婆婆九個凶,我擔心小茜受委屈。

綠猗一邊給她布菜,一邊道:「娘娘,我們都知道,多數的婆媳關係有問題,都是因為男人靠不住,沒辦法調和母親與妻子間的矛盾,相爺何等人物,必定能遊刃有餘。

陸明瑜復又嘆息:「清官難斷家務事,有些女人的手段,男人是不懂的,本來因為文茵,已經搞得那個家庭成員並不複雜的家一地雞毛,現在又來個老太太,我真為小茜擔心。

綠猗把剝好的芋頭放到陸明瑜面前,笑着道:「娘娘,這是嶺南進貢的芋頭,又香又軟,蘸着蜂蜜會更好吃。

陸明瑜咬了一口,贊道:「果然不錯,府里的眾人都分得了嗎?」
綠猗道:「早分得了,靈靈姑娘還吃脹氣了,此時正在讓百里先生給她看病。
董夫子一大早就去花圃忙活了,不過董公子說很好吃。
至於阿綏姑娘和謝公子,這會兒正在分食呢!」
陸明瑜會心地笑了起來:「明明這些都是微小的事,聽起來卻讓人心底暖暖的。

綠猗這才道:「是呀!生活就是這樣平凡且幸福,或許大家的生活都是一地雞毛,但總有解決方法對不對?若是小茜小姐真被欺負了,這一大家子也不會放任不管的,娘娘要放寬心才是。

陸明瑜道:「綠猗,你從來都是個冷靜且聰明的人,經你這麼一說,我的確不是那麼擔心了。

綠猗又剝了個芋頭遞過去,笑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娘娘關心則亂,所以一時沒有參透。

「但奴婢一直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見證這個家的人是如何一步步凝結在一起的,所以奴婢相信,小茜小姐可能會面臨的情況,都不是事。

陸明瑜道:「要不是阿六天天來我這裡賣乖,我真想多留你幾年,就這麼天天陪在我身邊,那我既省心又放心,還不會覺得寂寞。

綠猗道:「奴婢也想再陪您幾年,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幾位小主子也長大一些,奴婢才放心嫁給阿六,否則奴婢是捨不得成親的。

陸明瑜把手中的芋頭遞過去:「你也嘗嘗看,陪我一起吃。

另一邊,小茜剛接到阿六送過去的消息時,老太太與寧嬤嬤剛剛走到城門口。
兩人沒了車馬與隨從,乾脆以一些隨行的行李為報酬,讓宿在破廟的小乞丐幫忙把行李搬進城。
她們倒也沒有張揚,不過也因此弄得渾身泥濘,狼狽不堪。
好不容易進了城,她們才雇上轎子,讓轎夫把他們送到相府。
雖然行動算得上隱秘,但卻沒將一身狼狽的衣裳處理了,就連鞋子上,都沾滿厚厚的一層稀泥。
老太太看向相府的牌匾,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