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之混子史萊姆
原神之混子史萊姆 連載中

原神之混子史萊姆

來源:google 作者:迷路的二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林谷 遊戲動漫 迷路的二哈

林谷意外穿越提瓦特大陸,成為了最弱的無屬性史萊姆,但絕處逢生最強混子系統附身,自此開始了在原神中的無雙之路巴巴托斯:我覺得吧這貨比我還懂怎麼拯救特瓦林鐘離:我的朋友,上次你教我的方法確實不錯,還有沒有白嫖莫拉的辦法影:我屋裏面有點擠,我覺得還是在你的屋子裡更容易參悟永恆林谷看着壺裡的眾人表示,那啥要不咱們出去再說?展開

《原神之混子史萊姆》章節試讀:

此時天空之上的戰鬥已然進入到了尾聲,可莉不知道什麼暫時停止了攻擊。

感覺自己快被熱浪烤熟的林谷看到可莉停止了進攻,可算是鬆了口氣心裏想着:

「哎呦,小姑奶奶你可算停了,再這麼下去特瓦林估計連副本都進不了,就在這被你斬殺了。」

雖然林谷心裏這麼想着,但是他的雙目一直沒有從特瓦林身上的狀態離開過。

在林谷眼中的特瓦林血條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護盾破碎後特瓦林本身的血條也已經被打掉一半。

但是現在的血條除了紅色以外,還生出了另一種紫色的,彷彿裏面有着火焰流動的血條。

兩種色彩的血條拼接在了一起,特瓦林直接滿血恢復,身上的威壓比之前更加強大。

頗有一種巴巴托斯你要是再不幹正事,風神老子來當的氣勢。

然而更誇張的是,不知何時寒意再次涌動包裹了特瓦林的身軀,那層已經**碎的冰系護盾又重新長出。

伴隨着冰盾的刷新,隨之而來的還有白色的風盾,以及一層紫色火焰的火盾。

看着一條龍四個管的血條,林谷內心大呼:「好傢夥!這咋還超級進化了呢?」

「這還是原神么,不科學呀!你這三層盾怎麼能夠共存呢?」

「天理你也不管管?這貨都違反法則了,你還維繫個鎚子!」

不過內心吐槽歸吐槽,林谷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划水,還是不留餘力的放出了自己的技能:魔.夜巡影翼。

濃郁的雷元素在空中聚集,一種小型的雷鳴權限在林谷邊上浮現。

有了上一次的操作經驗,這次林谷直接下達了命令:

「去吧雷鳴權限!就決定是你了,不要求別的能破多少盾就破多少!」

伴隨着一聲雷鳴,雷鳴權限化作一道電光直奔特瓦林而去。

然而特瓦林卻根本沒有搭理這個來到它身邊弱小的雷元素精靈。

整條龍在紫色血條出現的瞬間就直接失去了思緒,只是在空中煽動自己的雙翅,讓自己保持向前飛行。

在特瓦林的腦海中,兩個聲音在不斷的爭吵,彷彿在搶奪身體的占有權。

時間回到可莉第一波扔出炸彈的時候。

特瓦林因為杜林的毒血而暴動,情緒變得極端化可是當蹦蹦炸彈破開護盾後。

狂熱的炸彈讓它清醒了過來,原本想着直接趁着這會清醒趕快離開蒙德,省的自己二次傷害這裡。

但接下來的爆炸攻擊讓它不得不逃命,還在想着為啥身後的小女孩騎個史萊姆能這麼猛。

難道蒙德城最近開始學習如何**史萊姆了?

一邊胡亂想着,一邊承受炸彈洗禮得特瓦林感受到了自己力量的流失。

這是生命即將結束的感覺么,就在特瓦林者么想的時候。

一聲低沉且帶有怒氣的聲音響起。

「好歹你也是個魔神!這麼死在一個小女孩手裡竟然不覺得惋惜。」

「而且滿打滿算有一半還是那個史萊姆的功勞這以後,後人一說當初四風守護的那條龍咋死的?」

「和一隻風史萊姆55開後被一個小蘿莉用炸彈扔死,真是天大的笑話!」

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帶着嘲諷,意圖很簡單想要激怒特瓦林。

然而特瓦林卻回到:「別想了杜林,生死我都置之度外了還在乎那點名聲?你就和我一起好好地永遠的沉睡吧。」

就在特瓦林無欲無求的時候,一股異火襲來,輕輕的波動他的思緒使之變得狂暴。

而這縷異火正是深淵法師從地脈的力量中所提煉的。

在異火的刺激下原本平和的特瓦林又一次被點燃了,直接和杜林達成了協議自此咱倆各論各的。

你幫我干架,我幫身體你扛傷害,咱倆這回干票大的,打倒巴巴托斯,咱倆天天干正事。

這突如其來的畫風突變整的杜林都楞了一下,不由得說出了一句話:「你說的這個正事它正經么?」

此話一出特瓦林頓時大怒說道:「你到底還進不進我的身體,你要是不上我自己回頭反殺那倆,你趕緊滾蛋別攔着我。」

看着眼前有些封魔特瓦林,杜林也沒廢話瞬間佔據了特瓦林身體的使用權限。

就在這時,特瓦林的身體開始了變異,紫黑色帶着紅色火焰的花紋漸漸的從後背毒血的位置擴散。

順着特瓦林身上原本的花紋進行了一次勾邊,此時的特瓦林身上散發著令人窒息的熱浪。

還沒被林谷打碎的冰盾瞬間瓦解,只剩下風火兩層元素盾。

召喚出來的雷音權限也瞬間被超載化作了虛無。

見到這個情景林谷大感不妙說到:「可莉坐穩了,這次我估計要帶你逃生了。」

說完直接放棄了飛行技能讓自己快速的自由落體,而特瓦林版杜林則是發出了狂笑。

瘋狂的笑聲響徹天地,伴隨着紫色的狂風在蒙德上方盤旋。

不久化作一道道貫穿天地紫色,帶着火焰與狂風的龍捲殘害着周圍的環境,不斷地衝擊着巴巴托斯的風遁。

在蒙德城的外圍,已然是一副滅世的景色。

見到這樣的天空,琴的臉色變得很是陰沉,她知道自己不好的預感應驗了。

隨即便開始擔心起了可莉,畢竟現在可莉還在天上,如果可莉出事的話蒙德城可能會被可莉她媽直接升天與天空島肩比肩。

琴身邊的麗莎也一改之前的玩笑狀態,雙目帶着謹慎的盯着天空。

因為就在剛才她感覺到自己的神之眼有強烈的反應。

要知道神之眼除了佩戴者以外,別人是不能讓它產生反應的,而現在天上的魔龍竟然已經開始能影響到神之眼了。

正當兩名騎士團最靠譜的女性(麗莎,琴)在想解決辦法的時候,林谷從天而降。

在距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再一次放出了自己的風元素技能浮空。

緩解了落地的衝擊,而小可莉則是雙眼放光,安然無事的趴在林谷背後說道:

「史萊姆,剛才那個好好玩,你還能帶可莉玩一下嘛?」

林谷還沒說話,琴的聲音傳來:「好啦可莉,先不要鬧了最近外面有點亂,不要老是亂跑。」

說完對着林谷問道:「上面到底是什麼情況,那條魔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谷在落地後,第一時間先是跟巴巴托斯確認了一下,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林谷鬆了口氣。

現在的特瓦林還不足以破開風遁,但是巴巴托斯也騰不出手幹掉它,畢竟動手的時候盾要是破了蒙德城就遭殃了。

一神一史萊姆都不能確認,這條被杜林佔據肉體的特瓦林會不會來個魚死網破。

本着帶一個不虧兩個血賺的原則,進攻蒙的城。

但是這些都是心神上的交流,林谷這邊也在跟琴解釋上面的情況。

琴也也解到了,特瓦林的身份以及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樣子而開始眉頭緊皺。

在蒙德城外,距離蒙的較遠的酒庄內迪盧克拿着自己的火系神之眼,帶上了邪眼手套手持西風大劍目光凝重的看向了蒙德。

即使離蒙德城有一段距離但是迪盧克這邊也受到了波及,狂風一直在洗禮着這片土地。

而那在天空翱翔着的魔龍,他回想起了當初父親沒有力量的無力感再次湧上心頭,但這一次他要拿起手中的劍去戰鬥。

奔狼領雷澤帶着眾狼群來到了北風狼的地盤,不過多時,一隻青藍色的巨大虛影慢慢的凝實。

北風狼王的殘魂看向蒙德城說道:「特瓦林,你終究還是沒有承受住毒血的侵蝕么。」

之後便長嘯一聲,一股無形的微風擴散而出將即將席捲過來的狂風給抵擋了下來。

北風狼王看向眾狼說道:「此次我可能就回不來了,但是不要忘記我定下的規矩,雷澤你要少和西風的人打交道。

老餓肚子的話,狼群會受不了。」

說完北風狼王又一次看向眾狼,突然發現其中混入了浮在空中周身紫黑色,身上帶着一絲深淵氣息的兩條狗子。

看的北風狼一陣疑惑,這是那個後輩好生生猛,這後代都玩出花來了。

與眾狼告別後,北風狼王雙足踏地,狂風和極冰邊匯聚與爪下以極快的速度朝着蒙德城進發,肉眼只能見到冰藍色的殘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