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語愛動人
語愛動人 連載中

語愛動人

來源:google 作者:葉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櫻語 葉藍 現代言情

她是誰,是兩國君主傾心深情的大家閨秀,是險惡江湖風流倜儻的絕色堂主,是戰場上足智多謀的女諸葛,是操控人心的女魔頭,她只是她,獨一無二的葉櫻語,灼灼其華的葉櫻語展開

《語愛動人》章節試讀:

  

  葉藍睜開沉沉的眼睛,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淡粉色的紗帳,古老的梳妝台,雕龍刻鳳的棟樑。

  這是哪裡啊,忽然她驚愕的坐起身,她不是死了嗎?

  她清楚地記得,周一的蛋糕店裡,還沒什麼客人,她邊擦桌子邊打算下班後把這個月的工資取出來。

  為顧言把那條他喜歡的領帶買下送給他,然而轉頭卻看到男朋友顧言從對面的咖啡廳出來。

  他的手臂上挽着一個美女,栗色**浪,精緻妝容,酒紅色的小禮裙,美麗的無懈可擊,與西裝革履帥氣的顧言是如此的相配。

  她想衝出去,可是門口透明玻璃門映出她的樣子,一身圍裙裝,暗淡的臉色,像一個廚娘。

  她頓時什麼力氣都沒有了,她有什麼資格衝出去,衝出去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可是就算她沒學歷,沒錢,不漂亮,站在那裡自己都覺得自慚形穢,她還是沒辦法把滿腔的委屈咽下去。

  是他先說喜歡自己的,是他說就喜歡這樣自然簡單的自己,可是如今他不喜歡了,所以她就該默默退場,是嗎?

  呆愣着的她被老闆以為偷懶,狠狠的罵一頓,她像是突然之間被點了導火索般這才痛哭失聲。

  人,總是這樣,面對親近的人,珍惜到了極點,就不言打擾,不允許讓他看到自己狼狽撒潑的一面,看她這樣,老闆不耐煩的讓她回家休息。

  可是她在快到家的轉角路口被車撞了,肇事司機沒有任何猶豫就逃逸,她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路上。

  疼痛的身體,看着泊泊的血液流淌了一地,周圍很快聚攏一群人,可是她已經意識模糊了。

  她疲憊的想,死了吧,反正她是一個孤兒,沒有親人,沒有朋友,連心愛的人都要拋棄她,她死不死其實根本都是無關緊要的吧……

  葉藍閉上眼睛,眼角處滑落一滴淚珠。

  再睜開眼,葉藍暗暗發誓,這一世,老天眷顧,讓她重獲新生。

  哪怕這是封建的古代,她也要隨心所欲的過自己,讓自己好好的,決不能任人呼來喚去,隨意拋棄。

  整理好心情的葉藍這才把注意力放到這具身體上,摸摸自己的小胳膊,和肉嘟嘟的小胖手。

  葉藍估計自己這副身體也就四五歲的模樣,她慢慢爬下床,走到梳妝台前,想看看自己長相如何。

  可惜,以她現在矮小的個頭,也就比梳妝台高那麼一點點。

  不氣餒的葉藍,繼續發揮爬的功力,踩着凳子,葉藍整個人趴到梳妝台桌面上。

  抬頭一看,頓時呆住了,白皙透亮的巴掌臉上,帶有些許嬰兒肥,一雙清麗鳳眼因為驚愕的緣故。

  變得圓滾滾的,小巧的鼻子,粉潤的櫻桃小嘴微長着,整個人可愛的像只小兔子。

  然而眉心確實一點硃砂,無端給可愛中增加些許媚意。

  這時候小,還沒事,料想以後這眉眼長開,定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禍水紅顏啊。葉藍心底暗暗嘆道。

  「小主子,您怎麼又調皮啦,快下來啊,這要是摔了,可怎麼了得?」。

  葉藍扭頭就看見一個疑似嬤嬤的中年婦人從門口奔了過來。

  葉藍不由計上心頭,迅速翻身,踩凳子,當然,她看似無意實則有意的只踩了邊緣。

  掌握的很好,摔倒的她只覺得鑽心痛啊,幸好如她所願的很快暈了過去。

  「小主子,小心,啊,來人,小主子摔倒了,快叫大夫」外面一陣兵荒馬亂。

  再醒來時,葉藍還沒睜眼,就聽見一陣哭喊聲,在自己耳邊縈繞不覺。

  葉藍難受的睜開眼睛,只見一個大美女淚水漣漣的看着自己。

  膚色白皙,黛眉微蹙,美目流轉間,皆是風情,如今淚痕未擦,更是惹人憐惜。

  見自己醒了,一下把葉藍抱進懷裡,激動道「語兒,你嚇死為娘了,怎麼這麼調皮啊」

  回過神的葉藍立馬開啟演戲模式,雙手捂着頭,凄慘叫到「啊,頭好痛,娘,語兒頭痛,」。

  這一叫,更是把這美女嚇得一跳,一邊慌張吩咐下去,「快去請大夫來給語兒診治診治。」

  一邊抓住葉藍的小手問到「語兒,語兒不要嚇娘,」「娘親,語兒頭痛,語兒好想什麼都不記得了,語兒痛」

  「不痛,不痛,語兒不想了,沒關係的」大夫很快就來了,給葉藍切了脈,沉吟片刻。

  才道「小姐可能摔倒時磕傷了腦袋,如今這般,怕是失憶了,不過對身體並無其他影響,想是多加調理,休息幾日可能會自行恢復,但也不盡然全都想起,還請夫人放寬心。」

  「好了,語兒身體無虞就好,想不起來也沒事,反正語兒還這麼小」大夫拱手退下後。

  大美女親昵的把葉藍抱在懷裡說到,「語兒,別怕,想不起來也沒事,想知道什麼,娘親告訴你,……」

  葉櫻語也覺得失憶這個梗實在是惡俗透了,但畢竟架不住它好用啊。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經過美女娘親和一眾丫頭嬤嬤的普及常識,葉櫻語對這個世界也慢慢有所了解了。

  這個世界總體上和中國古代差不多,男人,為官經商,耕田做工,養家糊口,女人相夫教子,養在深閨。

  不過若是家人支持,不曾違法,少數優秀的女子仍可以出入廟堂江湖,並不會為人所詬病。

  聽到此的葉櫻語,更是暗暗下定決心,這一世一定要混他個風生水起,肆意癲狂。

  而且除此之外,這世界還多出一種『念者』,這類人天生異於常人,可以憑藉某種精神力傷人於無形。

  葉櫻語一開始以為是古人的一種以訛傳訛,不過是招搖撞騙的雕蟲小技罷了。

  轉念一想,自己穿越這種匪夷所思的事都經歷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說不定真有這種人呢,想想不由躍躍欲試起來。

  不過又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心浮氣躁了,以為趕上穿越就覺得自己能人所不能,實在是愚蠢。

  自己前一世之所以被人那麼輕易否定,有部分不還是因為自己太弱了嗎?

  只有擁有強大的實力才能擁有絕對的自由。

  葉櫻語用前世的教訓告訴自己。這裡順便提下葉櫻語的出身,父親乃是當朝丞相,由狀元逐漸提拔,與當今聖上情同手足,聖寵正盛。

  母親則是戶部侍郎左翼之女,上面還有一個哥哥左顏。

  也就是葉櫻語的舅舅,卻投身江湖,聽說幼年與家人走失,十五歲突然回府認親。

  看着一模一樣的胎記及與美女娘親極為相似的五官,眾人哪有不信之理。

  於是家人團圓,自是喜極而泣,皆大歡喜。

  不過這位舅舅自從與家人走失,就跟隨一位江湖中人修行,對朝堂之事毫無興趣。

  左翼和夫人自覺對他心懷愧疚,自是不曾強求他,只盼他開心就好。

  不過就是這位舅舅時常行蹤不定,所以除了襁褓之時,即使葉櫻語已近五歲,但仍然沒再見過舅舅真容了。

  這日葉櫻語正跟隨琴師學習,就看見美人娘親的貼身丫頭綠瑤小步跑了過來,驚喜的稟報到

  「小姐,快隨奴婢到前廳去,大舅爺來了,夫人讓您快點過去呢」

  葉櫻語好奇之心上揚,一心想看看這位傳說中的江湖大俠,連忙跑去前廳。

  剛到門口,就不由頓住了,只見一位和美人娘親長的八分像的青年男子正和娘親爹爹相談甚歡,想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那位舅舅了。

  雖說這位男子和美人娘親七八分像,不過相比美人娘親更多兩分英氣。

  不至於讓人一看之下誤以為女子,但也足夠令人感嘆貌美絕色了。

  哎呦,小丫頭,快來讓舅舅看看,不錯,長的真漂亮,左顏搖搖手中的摺扇。

  笑着招呼到,端是一個風流俊逸,沒有舅舅漂亮。

  可能血脈使然,葉櫻語只覺眼前之人和善親切,不禁調皮道。

  看到左顏瞬間黑了的臉,葉櫻語咯咯的笑了起來,左顏站起身,彎腰抱她入懷。

  突然頓住手,轉而忽然嚴肅起來,葉問夫婦疑惑問到,櫻語可有什麼不妥之處,

  只見左顏確是撫掌展顏,朗聲大笑「不愧是我左顏的侄女,和舅舅一樣,天生適合修鍊我派功法,語兒,不如跟着舅舅學習武功,怎樣,」

  「好啊,好啊,語兒願意跟着舅舅學習武功,將來打壞人。」葉櫻語激動到。

  雖說成為一個大家閨秀挺不錯的,但是成為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家閨秀更是惹人心動啊,

  畢竟在二十一世紀女漢紙的熏陶下,俠女才是讓葉櫻語心之所向啊。

  「顏弟,你胡鬧什麼,語兒一介女流,怎能打打殺殺呀,何況,練武乃辛苦之事,我怕語兒承受不住」,

  葉夫人不禁擔心葉櫻語的身體。

  可惜葉櫻語是鐵了心要學武功,又是撒潑,又是哭鬧,再加上溺愛女兒的葉爹爹,和左顏保證

  「絕不會苛刻要求葉櫻語,一旦葉櫻語身體受不住,即刻停止。」葉夫人才緩緩點頭同意。

  「小姐,我們這樣不好吧,萬一被夫人發現了……」「那就不讓她發現唄,」

  只見從屏風後悠然走出一個手執摺扇的翩翩公子哥,大概十五六歲的樣子。

  面容洒脫俊俏,桃花眼灑過來,不知要令多少少女暗自傾心,只可惜眉心一點硃砂。

  不笑還不覺有甚,若是一笑,總覺得過於艷麗,稍顯輕佻了。

  這人正是十年後長大了的葉櫻語,對此,她也很無奈啊,她已經盡量把眉毛畫的英氣勃發。

  可是硃砂實在去不掉啊,總不能撲粉吧,那樣豈不是明擺着此地無銀三百兩啊。

  沒辦法的葉櫻語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大不了說男生女相唄,舅舅不就是嘛。

  遠方的左顏突然打了一個噴嚏,真是三月,春暖花開之際。

  左顏納悶這個噴嚏真是好生奇怪,轉眼繼續和眼前人把酒言歡。

  「少爺,好了沒,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啊」,只見一個小廝打扮的人推門進來。

  身後跟了一個抱劍的青年。這三人分別是盡歡,對月,復來,取自葉櫻語最喜歡的李白的詩。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是左顏在葉櫻語八歲時,從門派里為她挑的護衛,兩女一男,包攬侍奉,護衛,玩伴職責。

  葉櫻語傾心相待,把他們當親人一樣親昵玩耍,更是使這三人忠心耿耿,一心護葉櫻語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