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恆之神
永恆之神 連載中

永恆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清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蒼天 秦向天

一本神典引發了背叛與殺戮,或許是命不該絕,秦向天轉世重生,重活一世,帶着復仇的執念,勢必斬盡一切背叛、謀害之人!這一世他準備活出自己,紅顏知己,快意恩仇;經歷了諸多磨難,大徹大悟之後,他終於明白,究其根源是命運不公,天道無情,視眾生為螻蟻,那就捅破這天,逆了這命…展開

《永恆之神》章節試讀:

「秦向天,得饒人處且饒人,此事到此為止,秦遠師弟,已經敗了。」那個氣宇軒昂的男子笑着說道。

「你是誰?剛才我快要被殺的時候,怎麼沒見閣下阻止,現在出來裝模作樣,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秦向天十分不悅,最煩這種虛偽的偽君子,還想在眾人面前出風頭,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下,九天門葉玄,想必閣下聽過吧。」

葉玄眼神凌厲的看着秦向天。

九天門,蒼英國三大宗門之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秦向天當然知道,只是真的看不慣眼前這貨。

看着秦向天沒有說話,葉玄更加囂張,道:「秦遠師弟已經被我師父收為關門弟子,還請閣下,放他一馬,此事就此結束,如何?」

「既然葉師兄開口了,我也不好拒絕。」

說著秦向天一腳踹向秦遠,把他踹出擂台,秦遠重重的摔在地上,昏了過去。

「你是在找死!」

葉玄一拳轟出,前方出現一道巨大的拳影,宛若黃金巨龍,帶着摧枯拉朽的氣勢,撞向了秦向天。

秦向天拔出寶劍,身上鋒芒的氣勢和天地融為一體,劍意越來越強,壓的周圍空間嗤嗤作響,向前橫刺而出。

兩道神光撞擊在一起,只堅持了片刻,劍影破碎,秦向天倒飛而出。

一隻手撐着地,抬頭望向前方,道:「我已經給了閣下面子,沒有廢了他,但是閣下卻陰險狡詐的很,突然對我下重手,真想打的話,我可不怕你。」

秦向天臉色陰沉的看向葉玄。

同樣施展一種招式,秦遠和葉玄相比差太多了,葉玄已經玄黃境五重天了,實力確實很強,但是秦向天沒有絲毫畏懼。

他和秦遠是公平比試,失敗方理應遵守先前約定,這是站在道理的角度。

即使他比秦向天高出四個境界,秦向天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經過之前和秦遠的戰鬥,現在的秦向天實力已然更上了一個層次,劍意劍法都已突破,太虛步第一重也快接近大成,拚死一戰,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秦向天敢拚死一戰,葉玄他願意拿命去幫一個師弟嗎?很顯然不可能。所以這也是秦向天沒給他好臉色的原因。

但是秦向天還是給了他面子,畢竟他背後有九天門,這也是他沒有廢了秦遠的原因,他可以不考慮自己,但是他身邊還有很多關心他的人,秦向天不得不考慮身邊的人。

葉玄冷笑着說道:「好一個秦府少家主,看來你隱藏的很深啊,心思如此縝密,天賦如此之高,竟然一直被當做廢物?」

「閣下,謬讚了。」秦向天冷哼道。

「年輕人,不要太猖狂,即使你已經成為了天狼城年輕一代第一高手,也就僅僅只是在這裡,井底之蛙,不會明白自己的無知和愚蠢,有些人註定是你得罪不起的。」葉玄拖着秦遠往外走去。

秦向天深深的看了他們一眼。

……

雪兒和胖子上了比武場,扶着秦向天往回走去,秦向天抬頭看了看,發現莫婉櫻向他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他的內心還是很感動的,剛才在他身處絕境的時候,場外的情形他也注意到了,胖子、雪兒、莫婉櫻都在為他擔心。

回到屋子,秦向天讓雪兒和胖子先回去,他實在不想讓他們看到自己傷勢。

他們前腳剛走,秦向天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傷的實在是太重了,憑藉著不屈的意志一直硬撐到現在,體內骨骼多處斷裂,渾身是血,此時他的身體里已經沒有血再往外流了。

紫月剛到門口,看到躺在地上的秦向天,飛奔至秦向天身邊,半跪着抱起他,「少爺你這是怎麼了?別嚇我」不一會紫月已經哭的說不出話來。

「傻丫頭,我還活着,別哭了,臉哭花了就不可愛了。」秦向天擠出一抹笑容,伸出手在她臉上勾了勾。

紫月看着他,心裏想着少爺都傷成這樣了,還不老實。其實秦向天只是想讓她別太擔心而已。

有的時候男人明明表現得很正經,也確實心無雜念,但是在女人眼中有可能你就是個不懷好意的壞蛋,這是思維偏差,沒辦法改變。

「紫月,快扶我起來,接下來,我需要時間養傷,期間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秦向天認真的看着紫月。

紫月明白了他的意思,走出屋子,把門關上,她就安靜的在門口守着。

時間飛逝,轉眼間,已過了一個月,秦向天已經在神典世界修鍊了一個月了,前一周主要是在恢復傷勢,後面的時間主要鞏固自己的修為以及練習劍法和太虛步。

這一天秦向天走出屋子,推開門,一個纖細的身影傾倒在他懷裡,臉色憔悴,一看就是沒有怎麼好好休息。

「紫月你怎麼了?你不會一直都在這守着吧」秦向天心疼的抱緊了她。

「也沒有啦,少爺,這些天胖子和雪兒來了好多次,莫家也有人來打聽你的傷勢,還給你送了很多療傷的葯。」紫月不想讓秦向天擔心她,就故意岔開話題。

秦向天看着他,心裏更加的難受,明明自己已經疲憊不堪,卻還是不想讓他擔心。

「紫月,先別說話,現在我命令你什麼也別做,好好休息休息,晚上我帶你出去轉轉。」秦向天微笑着把她抱到了床上,關上門。

秦向天來到了院子中,現在的秦向天再對上秦遠,恐怕只需一招,就能讓他爬不起來。秦向天安靜的享受這片刻的美好,不一會竟然迷糊了起來,躺在石凳上睡著了。

迷糊中,有股香風襲來,秦向天睜開眼,看見雪兒正對着他古怪的笑着。

「表哥,你這是做什麼美夢呢」雪兒坐到了他身邊,仔細的打量着他。

秦向天尷尬的笑了笑,道:「雪兒,你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聽到一點聲音。」

「你當然聽不到啦,你睡得可香了,我都來了好久了,就看你在一直傻笑着,也不知道表哥在夢中遇到了什麼好事。」跟我說說唄。

「你還小,等你長大了,我再告訴你」秦向天對這個表妹真是無語,對什麼都很感興趣,就像一個好奇寶寶。

對了,晚上叫上胖子,再跟婉櫻說一聲,我們去天源酒家,好好聚聚。

「好啊,好啊,我現在去找莫姐姐。」雪兒轉身小跑了出去。

天漸漸的暗了,天狼城的城區,燈紅酒綠,熱鬧非凡,城中放起了五顏六色的煙花,非常好看。

秦向天他們有說有笑的在城中閑逛着,不一會就到了天源酒家,他們在二樓找了一間能看見城中風景的廂房。

秦向天、胖子、莫婉櫻、雪兒、紫月依次落座,秦向天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活還能有如此美好的一面,能和紅顏知己一起談笑風生,好不快哉…

「婉櫻,最近還好嗎?」秦向天看向莫婉櫻,抿了一口酒。

「挺好的,自從看你上次比武后,我一直在修鍊,修鍊的時間過得真快。」

莫婉櫻漏出溫馨的笑容,學着秦向天也抿了一口酒,入口後,才知道自己搞錯了,酒勁猛辣,一陣暈眩,臉頓時紅了起來,平時她是從來不喝酒的。

秦向天給她倒了一杯熱茶,英俊的面容,帶着陽光般的笑容說道:「喝一口熱茶吧,這酒勁很大,連我都辣的難受。」

莫婉櫻接過茶杯,臉色紅潤,對他微微一笑。秦向天只感覺頭腦一陣眩暈,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表哥,我也要喝茶。」雪兒帶着一絲狡黠的笑容看向他。

秦向天回過神,滿眼寵溺的看着雪兒,給她倒了一杯,又給紫月也倒了一杯,秦向天心裏苦啊,知道這幾位不僅長得絕美,而且還非常聰明,一個都不能得罪。

「天哥,給我也倒一杯茶唄」胖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滾!!!」回應他的只有這一個字,把大家都給逗笑了,三位仙女笑的花枝招展,已然成為了一種靚麗的風景,讓人心曠神怡。

忽然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小二,給我準備一間上好廂房,我和幾位朋友要一邊喝酒,一邊欣賞風景。」

葉玄帶着幾個朋友一起走了進來。一個胖小二跑過去迎接,對着葉玄說道:「這位公子爺,我們這沒有包廂了,都有人坐了。」

葉玄抬頭看了看,看見最靠裏面的那個廂房,位置絕佳,道「那個包廂我要了,你去把裏面的人趕出去,出了什麼事我擔著。」

小二看着這幾位不好惹,連忙上樓向秦向天他們的廂房走去。

打開了門,對着秦向天他們幾位說道:「各位爺,真不好意思,你們這間包廂被幾位大人看中了,你們能不能換個位置?」

「為什麼要換位置?這個位置我們先來的,而且已經在這吃喝了,你是怕我們付不起費用?」胖子臉色陰沉的看向小二。

小二也不敢再說什麼,臉色難看,正當他要下樓去,身後傳來一道聲音,「飯在哪都能吃,我勸你們識相點。」

葉玄他們幾個已經走進了包廂,但當他看到裏面三位美女時,立即改變了態度。

微微一笑,對着幾位美女說道:「在下葉玄,不知道能不能在這和幾位一起用餐。」

莫婉櫻她們三個沒有回答他,只是臉色冷了下來,紛紛看向秦向天。

葉玄看着幾位美女把秦向天當主心骨,心裏十分不爽,道:「這不是秦家那個天才嗎?傷勢好點了嗎?」

「好多了,多謝葉公子關心」

「坐下來一起吃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位置有限,只能再坐一個人,你的朋友恐怕要到其他地方了。」

秦向天,臉色平靜,笑着喝了一杯酒。

葉玄冷笑道:「這好辦,你們二位可以換個位置,我是想和幾位美女一起坐着聊聊,你算什麼東西?」

「滾出去」

秦向天手中杯子被捏的粉碎。

「找死!」葉玄一拳揮出,秦向天坐在位置上,平靜的和他對了一拳,只見葉玄倒飛而出,撞向了隔壁桌子。

眾人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這才過了多久,他怎麼這麼厲害了。

連莫婉櫻她們幾個也被秦向天的實力驚住了,一個月的修鍊,他已然達到玄黃鏡二重天圓滿,而且已經打通了三條經脈,單憑肉身,葉玄想不吃虧都難。

葉玄站起身,沒有再出手,他也被秦向天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嚇住了,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沒搞清楚他的實力之前還是先忍忍,論起心機和實力,秦遠確實和他沒法相比。葉玄冷哼了聲,帶着他們幾個,沉着臉走出了天源酒家。

胖子相當開心,拍了拍秦向天;「天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一拳打跑了玄黃境五重天的高手。」

秦向天苦笑了聲,道:「沒那麼誇張,是那傢伙太狂妄了,他只動用了五成功力和我打了一拳,而我卻是全力以赴,真要動起手來,勝負未可知。」

秦向天笑着看向莫婉櫻她們三個,目光緩緩的轉向窗外,臉色陰沉的說道:「但是如果誰敢對我在乎的人下手,那我會讓他死的很慘,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莫婉櫻她們心中都很感動,又說笑着待了一會。

雪兒、紫月、胖子她們一起往秦府走去。秦向天不放心莫婉櫻,要送她回家,莫婉櫻也沒有拒絕,他們二人並肩走在大街上,開始只是靜靜的走着,二人都沒有說話,氣氛很是古怪。

快到莫府的時候,秦向天伸出手握住了莫婉櫻潔白的玉手,深情的看着她說道:「婉櫻,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意,一直以來你在我心裏都有很重要的位置。」莫婉櫻沒有掙脫他,抬頭望了望他。秦向天緊緊的把她抱住,低下頭,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她的紅唇,二人相擁了很久…過了一會,二人才分開,莫婉櫻絕美的面容出現了大片紅霞,轉身往莫府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