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尊狂少
醫尊狂少 連載中

醫尊狂少

來源:google 作者:醫尊狂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主任 葉塵

仙帝歸來花花都市,成為女神的貼身保鏢,拳打惡人、富可敵國、起死回生……無所不能,問鼎都市主宰!展開

《醫尊狂少》章節試讀:

「胡鬧,趕緊給我滾遠點,別耽誤我們的工作!」劉主任看了一眼唐菲菲氣急敗壞的吼了一嗓子。

「你才胡鬧!」唐院長怒目圓瞪看向了劉主任。

劉主任卻是不屑的瞥了下嘴兒,說道:「唐院,您資歷老輩分高,我敬重你,但你畢竟就要退休了。說句不好聽的,你得罪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別忘了,你這倆女兒以後還得在這裡上班。這個小子什麼來歷,你知道嗎?出了事兒,她們姐倆真能擔待的起?真是笑話……」

「好心當成驢肝肺,小爺我才懶得搭理你了。」葉塵不屑的說道。說完,更是頭也不回的往外走。要不是看她們姐倆救人心切,而且也想試試腦海中那團莫名其妙的記憶是否管用,他才懶得出手呢。

見到這樣的一幕,劉主任只是輕哼一聲,眉宇間露出了幾分得意之色。

這時,小女兒唐薇薇咬了咬牙,直接追了過去。唐院跟他的大女兒面面相窺,卻是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只能叫着劉主任一起進了旁邊搶救室。

說實話,看着這麼多受苦受難的同胞,葉塵的內心相當複雜。但他卻有自己的傲氣,人家不讓自己治了,難不成自己還要哭着喊着留下來幫忙?怎麼那麼賤啊?

唐薇薇想要挽留葉塵,因為她見識過這個男人的神奇之處,可以說,只有他才能救治這些吸入毒煙的病人。

當下,她鼓足了勇氣,拉住了這個還不知道姓名的男人,雙眼通紅的看着他,苦苦哀求道:「求求你,就她一命吧,她還是個孩子。」

葉塵低頭看了一眼那個生命垂危的小女孩,心裏莫名感到一陣心酸與不忍。之前他出手幫忙,玩全沒有任何心裏負擔,權當是良心發現。可現在他卻感覺自己的良心真的不值錢,夜總會裡的陪酒女,醫院裏的劉主任,這兩個人一下子傷透了他的心。

那個小女孩看起來十多歲的樣子,粉雕玉琢,雖然臉上髒兮兮的,但不難發現,長得十分可愛。

此時她長大了嘴巴,小臉憋得發紫,眼眶已經充血,再不施救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唐薇薇此時梨花帶雨般的哀求着葉塵,令他難以拒絕。

他嘆了口氣,說道:「算了,管別人幹嘛?在拿一個注射器。」

一針刺入百雀,瘀黑的血液順着針頭緩緩流淌出來。

隨後就見小女孩不停的咳嗽了起來,一旁的小護士趕緊拿着紙巾為她擦拭最終溢出來的濃痰。

「不好了,你快看他們!」這時,唐薇薇突然着急的喊了起來。

不知怎麼回事,那些還沒來得及被葉塵救治的傷員,同時加重了病情,有的人已經開始口吐白沫,抽搐不止。

看着淚眼婆娑,手足無措的唐薇薇。葉塵不由長嘆一聲,「也罷,一個也是救,一幫也是救。」

別看劉主任已經命令禁止他再次對病人施救,但他卻不忍這些人眼睜睜的死在自己的面前。

大敵當前,還管那些小鬼兒幹嘛?

「趕緊去哪注射器。」葉塵大聲喊道。這話一出,宛如聖旨,那些小護士們立刻跑進了器械室,把成袋注射器拿了出來。

人多力量大,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大包注射器拆出來的針頭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消毒盒中。

既然已經決定心無旁騖的救人,他的氣勢徒然一變,兩雙手快如閃電,動作毫不拖泥帶水。

他對人體穴位的把握,已經達到至臻入神的地步。每一次出手,都會為一名瀕危病人帶去福澤,令一旁參與救治的幾名大夫全都看傻了眼。不一會兒的功夫,他的身後已經站滿了想要偷師學藝的護士大夫。

短短的兩分鐘之內,他一口氣治療了一百三十一人,堪稱神速也不為過。

雖然得到了丹帝傳承,但他的這副身子骨畢竟還很羸弱,只是幹了這麼點活,已經累出了滿身的臭汗。

不過治療好了這麼多的病人,雖然很累,但他卻感覺十分滿足。

這時,唐薇薇拿來熱毛巾,溫柔的幫他擦拭起了額頭上的汗珠,那暖暖的感覺真的很貼心,令葉塵覺得即便再累也值了。

可這種享受並沒有持續多久,劉主任從辦公室里走出,見到這樣的一幕,瞬間對眾星捧月的葉塵憤怒的吼了起來,「混賬,誰讓你這麼做的?」

緊接着,他又對圍在葉塵身邊的大夫們吼了一嗓子,「他胡鬧,你們也跟着胡鬧嗎?趕緊把那些針頭拔下來,不然的話就等着吃官司吧!」

這一刻,場上瞬間陷入了寧靜。走廊里劉主任的憤怒聲迴音繚繞,經久不衰。

因為他們親眼見證了這一幕奇蹟的誕生,所以想不明白劉主任到底為何要這樣做。

「我說話不管用是吧?我在說一遍,誰要是敢不聽指揮,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見到大家遲遲沒有動作,劉主任再次憤怒的吼了起來。

聞言,大家的內心無比煩躁。

因為他們知道,三天後老院長退休,往後帶領他們的就是這位劉主任。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去做,以他眥睚必報的性格,肯定會說到做到。

「劉主任,我不知道你為何對我有意見,但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葉塵略有深意的看了劉主任一眼。

既然丹帝傳承都是真的,那也就是說當時的自己完全是可以搶救的,但他卻對自己見死不救,這很讓葉塵懷疑他的動機。

「我對事兒不對人,你這樣做毫無章程可言。我在最後說一遍,萬一出了事兒,這個責任我們擔不起,你同樣也擔不起。」劉主任咬牙說道。

「我同樣也要再說最後一遍,我的治療是有效的,如果你貿然拔掉他們身上的針頭,死了人,後果你來承擔。」

「嚇唬誰啊?」劉主任撇了撇嘴兒,他不相信一個**所的服務生會有通天徹地的能耐。要真有那麼能耐,那他還去當服務生幹嘛?

「小子,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嗯?」聞言,葉塵卻是一愣,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印象中他並不認識這位劉主任。

不過他的話也激起了葉塵的傲氣,就見他大聲吼道:「老小子,我還告訴你,我就是嚇唬你不行嗎?」

聞言,劉主任卻是不知怎麼接茬了,怒道:「保安呢?趕緊把這小子趕出去,其他人不想丟工作的立刻行動起來,把那些針頭拔下。」

隨着他話音落下,兩個五大三粗的保安上前一左一右架着葉塵就往外拖。葉塵掙扎不開,不由一陣感慨,「看來離着記憶當中說的那種程度,的確差了十萬八千里啊!」

就他那沒有經過打熬的小體格子,自然不是兩個虎背熊腰的保安對手。下一秒,就見葉塵像是小雞崽兒一樣被人拖着向外走去。

在場的醫務人員,你看他,他看我全是一臉不知所措。

因為大家現在都還搞不明白,到底是病人重要,還是工作重要。

他們的猶豫不決,令劉主任更加憤怒了,再有三天他就要出任新一屆院長,而這些手下,卻不聽使喚,這已經藐視到了他的權威。

「你們不做,我自己來。」說著,他走向離他最近的那個中年婦女。

「唐薇薇,趕緊阻止他。」葉塵現在能做的只能是大聲呼叫。因為他知道,針頭拔出,就再也無力回天了。

唐薇薇一個弱女子豈是怒火上頭劉主任的對手?剛剛衝上去,就被甩了一個趔趄。

劉主任的動作很快,離他最近兩個傷員身上的針頭已經被他拔了下來。他不僅沒有意識到危險降臨,反而自以為是的說道:「老子當大夫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用針頭解毒?我真佩服你的腦洞。」

見狀,葉塵卻是不在掙扎。但他的內心卻是無比的憤怒。要不是掙脫不開,他肯定會上去找這個草菅人命的劉主任拚命。

「小子,怎麼了?啞口無言了?」劉主任用力將那兩枚針頭摔在地上,而後冷冷的看了葉塵一眼,眼神中滿滿都是鄙夷之色。

葉塵卻是冷笑一聲,說道:「我本以為你是一個傲慢無知的醫生,但現在一看你卻不是,因為你不配當一名醫生,你就是一個劊子手,你會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我不配?難道你就配嗎?一個酒吧的服務生而已,你卻在這裡跟我聊醫術?笑話,天大的笑話。」劉主任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葉塵瞬間明白了他為何對自己見死不救。

只是他剛想開口罵他兩句,這時唐院長卻不知何時出現了劉主任的身後,冷聲道:「劉主任,你還沒有當上院長,休要張狂。」

劉主任旁邊的那兩個病號這時突然劇烈的抽出了起來,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就已沒了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