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伊人在望
伊人在望 連載中

伊人在望

來源:外網 作者:?????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 恐怖靈異

他看着懷裡已經沒有氣息的她,他流下了悔恨的眼淚,他費了那麼多的心思,付出了那麼多的感情,難道就是為了得到一具屍體嗎?展開

《伊人在望》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又是一個大好的天氣,整個宮裡都被春色沾染,就連冷宮也偶爾有一兩抹綠色裝點,更別說其他的宮殿了。

儲秀宮內繁花似錦,這所謂的繁花,不僅僅是花園的鮮花,還有各宮的美人花。

一個個打扮的雍容華貴,坐在一處,無時無刻不在彰顯各自獨有的美貌和氣質。

簡直讓人眼花繚亂,說這朵花美吧,那朵更嬌艷些,說這朵嬌艷吧,總是有另一朵比之更甚,要是此情此景讓普通的老百姓見了,還以為是百花仙子下凡來了,皇上就是好福氣,天下美色盡在此了。

「諸位姐妹,今日邀大家來,就是要大家一同欣賞本宮的這幾株茶花。」靜妃無不驕傲,皇后不是讓她閉門思過嗎?她不能出去,別人到她宮裡來總無妨吧。

柏弈知道她喜歡山茶花,親自去花房挑選的,她又單獨請了花匠悉心照顧,今日花開,可不是喜事兒嗎?

蘭嬪忍不住嘖嘖讚歎,果真是好花啊,且看這『十八學士』樹形優美,葉綠油亮,片片水潤,數百片花瓣組成六角塔形花冠,密密實實,顏色飽滿,沒有一絲殘損,還有『六角大紅』也是開的甚美。

皇上也給蘭嬪賞過一株『狀元紅』,她稀罕的跟什麼似的,每天親自悉心照顧,可開的花總是不如意,總感覺那花朵兒不夠紅不夠大,她住的也不是風水寶地,沒有皇上的恩澤,連花兒開的都不美。

蘭嬪嘆了一口氣,有什麼辦法呢?要怪就怪她和娘家沒本事,她靜妃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誰不知道楚易對她好是因着她母家的家業啊,得意須憂失意時,蘭嬪也不是嫉妒,只是覺得靜妃為人太過高調,不給旁人留餘地。

「妹妹不懂欣賞山茶,可是也看的出這花開的好極。」佟貴人熱絡的跟靜妃聊着,極現一副諂媚的嘴臉,要是能把靜妃巴結好了,說不定也能沾一沾光,多見見皇上呢。

靜妃自然感覺到佟貴人的示好了,與其說示好,更不如說是奉承,她又怎麼能不照單全收呢?

「佟貴人說的極是,這幾株可都是極品啊。」靜妃用套了鑲寶石護甲的手撣了撣宮裝,又抿了抿耳後的發跡,這一動作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啊。

瞧瞧人家的打扮吧,蜀錦宮裝,腕上的翡翠玉鐲更是少有,無一不在彰顯着她的榮寵,一個受了罰的妃子依然活得有聲有色,皇上依然寵愛的無法無天,別的妃嬪跟靜妃一比就相形見拙了。

不管皇后怎麼罰,只要皇上不說話,靜妃的地位終究是穩如泰山啊。

「咳咳。」大清早的,雖說不冷了,靜妃到底身子嬌貴,咳了兩聲。

一旁的貼身宮女趕忙去端了一碗熱的羹湯來,「娘娘,早起天涼,用兩口熱乎一下身子吧。」

「好。」靜妃又咳了兩下,用手絹掖掖嘴,就着這個宮女的手用了兩口,才好些。

幾個位份高的倒還罷,那些位份低的羨慕的不行,「娘娘手底下的人個個都機靈聰慧,哪像咱們啊,手底下幾個黃毛丫頭,沒有一件事兒不讓人操心的。」

「哪裡,這宮女啊,是皇上從乾清宮裏面挑給本宮的,叫慧心,可體人意兒了。」靜妃炫耀的時候都要飄起來了,女人再多也不怕,能獨享皇上寵愛的獨她一人,皇上宮裡伺候的,那都是太后宮裡挑出來的伶俐人兒。

佟貴人心裏無不嫉妒,皇上果真是偏心的厲害啊,前幾****看上了蜀錦,皇上不給,偏偏就給靜妃了,其實這事她己也不是沒聽說,聽見只當沒聽見,現在眼見為實了,心裏可不憋着氣嗎?偷東西的賊,皇上為何還寵着她。

這哪裡是賞花會啊,分明就是靜妃的炫耀會嘛,炫耀皇上有多寵愛她。

「哎呀,靜妃娘娘,嬪妾可真是羨慕啊,皇上賞了這麼一個可心的宮女,」佟貴人話里夾槍帶棒,你炫耀,我就揭你的傷疤,「要不是娘娘先前的宮女犯了錯,娘娘現在怎麼有趁手的人使喚啊,嬪妾也巴望着身邊的宮女犯點兒錯呢,說不定也能得一個伶俐人使喚。」

誰都沒想到佟貴人會說出這樣的話,當然她也說出了大部分妃嬪的心聲,這佟貴人啊,出生不是太高,位份也不是太高,可是為人就是這樣,誰都敢惹,你讓她不痛快了,她再怎麼也要讓你不自在。

佟貴人除了把皇上和真正皇家的人放在眼裡,其他的她都看不上,她覺得哪怕是皇貴妃,說白了也就是個妾,有什麼可能耐的。

從一開始就沒說過話的李妃幽幽開口了,「佟貴人這話說的,倒也有理,只不過你確定你的宮人犯了錯,皇上也會賞你一個嗎?恐怕不是誰都能有那面子的吧。」李妃一直和靜妃交好,有人出言不遜頂撞靜妃,李妃自然就要替靜妃出頭。

李妃就像是靜妃的護衛,靜妃風光了她就躲在靜妃的身後默默無聞,有人攻擊靜妃了她就得跳出來,替她回擊。

也許宮裡有很多人都想不明白,李妃也是妃位,且又是名門望族,為何卻在靜妃面前矮了一大截,可是這個中緣由也沒有幾個人願意去猜,只有她們自己知道了。

佟貴人被李妃一頓嗆,免不了面紅耳赤,這李妃還真是會咬人的狗不叫啊,平時唯唯諾諾的,說起話來還真傷人,不僅戳了你的軟肋,還讓你發不了火,當然,人家是妃,佟貴人就算有火也不敢發。

「李妃娘娘說的是,不是誰都有那個面子的,嬪妾估計就是娘娘你也一樣吧。」佟貴人有些尷尬的回敬了一句,可是就像拳頭打在棉花上,一點回應都沒有,「還是李妃娘娘好啊,抱着大樹好乘涼,娘娘也不得皇上寵愛,可是說話卻硬氣的很。」

「好了,慧心,上點心吧。」靜妃心裏冷笑着,這佟貴人也太不自量力了,想中傷她,哪裡那麼容易啊。

蘭嬪有些同情佟貴人,又是一個不肯認命的傻子,只要皇上一天需要靜妃娘家身後的財力,靜妃就得寵一天,就算是皇上不需要了,又怎知不是真心對靜妃的呢?

蘭嬪算是妥協了,她空有才情,皇上不愛,再美也是無用的,各花入各眼,而她註定枯萎,她默默無聞不願顯在人前,因為她有個兒子。

賞完花的下午,就開始有傳言了,說是佟貴人因為跟前伺候的宮女打翻了一個茶盞而被責打的下不了床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