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妖貓九黎
妖貓九黎 連載中

妖貓九黎

來源:google 作者:從心從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九黎 林清 現代言情

妖修成仙自古以來便比人要艱難百倍,從往至今,無數妖修死於天雷之下,求仙問道這一途本就十死九生;作為妖界修鍊萬年的九命妖貓——九黎,被天雷劈掉了九條命,魂飛魄散之際,天道念其修鍊不易,且未有濫殺無辜,送她一線生機,讓她入輪迴鏡修行九世,護命運多舛的十世善人七世順遂,積功德,修正果第一世,瘋批校草vs流浪妖貓第二世,落魄影帝vs花瓶女星第三世,失明太子vs話嘮暗衛第四世,心機世子vs花痴公主第五世,膽小夫郎vs護夫狂魔第六世,狼性少年vs嬌氣知青第七世,高冷帝君vs獸靈九離展開

《妖貓九黎》章節試讀:

穿過髒亂的小巷,經過幾幢破敗的小屋,入目是一間由搭着幾塊不知道從哪裡撿來的鐵板搭成的小屋,小屋門前堆了不少的廢品,這是林清今天早上的戰利品,本來今天早上就該處理掉的,有一些事情耽誤了,所以現在還堆放在門口。

林清捧着小奶貓走進屋裡,屋子不大,差不多十來個平方,一眼望去,是一張由硬紙板鋪成的床,床上蓋了一張布,和幾件衣服堆成的枕頭。

床的一旁放着一些手工珠串,林清還沒有成年,找不到什麼工作,除了一個在奶茶店的兼職,他平時也撿撿廢品,接一些手工活來養活自己。

奶茶店的兼職給了每小時15塊錢,每天放學後六點到九點,他能掙45塊錢,周末掙的多些,一天能掙120塊呢!

再加上他每天早上四點就起來撿廢品,撿兩個小時趕在上學前賣掉,運氣好的話一天也能有個十幾二十塊錢。

晚上再做個手工,每個月也能有個兩三百塊錢,這樣算下來,林清一個月差不多能掙個三千塊錢。

以前林清攢的錢都被林父搶走了,所以他經常餓肚子。

後來他學着把錢藏了起來,林父要不到錢了就會打他,但是沒關係,他不會挨餓了。

再後來,林父喝醉了酒,和人打架進去了,林清的日子好過多了。

床的對面是一個缺了一角的桌子,這是林清撿廢品的時候發現的,他費了好大力氣才從很遠的地方搬回家的。

角落裡還放着幾個紙箱,箱子里裝的有些是林清撿來的書,有的是學校里發的書,這些書都被林清保存的很好。

他自小就知道,只有多讀書他才能掙更多的錢,才不會餓肚子。

看着一點點被自己填滿的家,林清有一種成就感。

他找了件衣服把小奶貓包了起來,小奶貓剛剛一直在發抖,叫聲也越來越小了。

「你是不是餓了?」林清從書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晚飯——三個饅頭,撕下一小塊喂到小奶貓的嘴邊,「怎麼不吃啊?」

林清皺着眉,小奶貓還沒有他巴掌大,剛才還能小聲地哼唧,這會動都不怎麼動了。

他想起寵物店老闆的話,臉上染上了幾縷憂愁。

「貓都是吃魚的,是不是你不吃饅頭?」說完又沮喪道:「我沒有魚……」

「你等我一會!」說完,他把小奶貓放在了床上,就匆忙地跑了出去。

不一會,他就又回來了,他手上拿着一盒羊奶,小心翼翼的用吸管戳開包裝,羊奶獨特的芳香散發在空氣中。

九黎聞到了羊奶香甜的氣息,本能地朝羊奶的方向蠕動。

「嚶……」本大人要餓死了!!

看到小奶貓找奶吃的可愛模樣,林清抿着嘴笑了,還好去寵物店問了店老闆,他這才知道,這麼小的貓是要喝羊奶的。

林清用吸管點了點羊奶放到小奶貓的嘴邊,小奶貓笨拙地用粉色的小舌頭舔了舔。

見小奶貓終於吃東西了,林清一顆心放了下來,它吃的香甜,林清就如同自己喝上了羊奶般,滿足不已。

小奶貓狼吞虎咽地,吃沒了就直哼唧,小鬍子上沾了一圈白白的奶漬。

才吃了大概一瓶蓋就不吃了。

林清把剩下的羊奶放好,捏着小奶貓粉色的肉墊啃起了饅頭。

懷裡小小的溫度,好像有種特別的魔力,一點點傳入他孤寂的內心。

……

往後的日子,好像變的不一樣了,林清開始對回家充滿了期待,九黎也見風長的飛快,才短短一周就大了一圈。

大約是待在林清身邊久了,剛開始靈魂的不適緩解了很多,眼睛上矇著的一層霧也散了開來,露出湛藍色的瞳孔。

這天,九黎正無聊地在家勾着床單磨爪子呢,算着時間,往常這個時候林清也差不多該回家給它餵奶了。

今天怎麼遲遲不見人影。

「喵嗷~」餓了~

「鏡生你可以看看林清現在在哪嗎?」

「稍等。」鏡生從輪迴鏡中調出林清的畫面,「他好像遇到了點麻煩。」

林清總趁着課間操的時間,翻牆出學校去給小奶貓餵奶。

雖說這樣很麻煩,但林清不想把小奶貓帶去學校。

這不,今天他又被人堵在了牆角。

「喲~這不是我們的林大學霸嗎?怎麼也學會翻牆了?」

「我說呢,怎麼一下課就不見你人影,原來是跑出學校去了啊!」

「讓兄弟幾個好找。」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說著賴興旺調笑的臉色一變,惡狠狠地推了林清一把,「你竟然還敢來學校,忘了我怎麼跟你說的了嗎?」

「賴子,跟他廢什麼話?」

「他不長教訓就再給他點教訓。」

一穿着畫有塗鴉的校服,蓄着一截小辮,手上還帶着兩個骷髏戒指的男生,依靠在牆邊,嘴上還叼着一根煙,吐出一個煙圈,冷笑着朝林清走去。

他俯下身子,高大的身影蓋在林清的上方,惡意地朝林清吐了口煙霧,嗤笑道:「不知道你這副懦弱的樣子被校花看見了,她還會不會喜歡你?」

「啊~我忘了,校花她早就不喜歡你了。」

「上次,你被打得跟個狗似地趴在地上,被她瞧見了。」

「你知道她說什麼嗎?」

「她說你噁心!哈哈……」

暢快地笑了兩聲,他極快地給了林清一巴掌,「你那是什麼眼神?!不服氣啊?不服氣你咬我啊!你還手啊!」

他直起身子,挑着眉滿臉嘲諷,「你敢么?!」

「他哪敢啊!他就是條死狗!」賴興旺嘲笑道,「呦呵~你看他還敢瞪我們!」

「我好怕怕哦~」說著上前踹了林清一腳,「你和你那坐牢的老爸一樣,沒出息!」

「兄弟們給他點顏色瞧瞧!」

林清攥緊了手心,咬着牙承受辱罵和拳打腳踢,他蜷縮着護着頭和手,閉着眼安慰自己,還有256天了。

快了,他再堅持堅持就能永遠地離開這裡了……

……

「靠!他怎麼不還手!」九黎在輪迴鏡中看見了這幅場景,氣的牙直痒痒!

「這個人類小崽子性子也太軟了,難怪被人欺負成這樣!」

「還手啊!你倒是還手啊!」

「咬他!狠狠撕下他一塊肉來!」

九黎氣的不行,不說她就是為了林清而來的,這些天被林清照顧着,林清早被她納入了自己的保護範圍。

自己護着的小崽子被人揍了,這跟上門搶地盤有什麼區別。

九黎大人覺得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了!

「鏡生!不是說我是來保護這個小崽子的嗎?」

「你給我一個小奶貓的軀殼,我怎麼保護他?!」

「我這個樣子,還得被他保護。」

鏡生解釋說:「九黎大人,你經歷天劫險些魂飛魄散,雖表面看來沒有受傷,實際上靈魂無比脆弱。」

「依你的靈魂強度,也只能附身在這剛出生的奶貓身上了。」

九黎沉默了一瞬,靈魂的虛弱她也能感受到,只是她很不喜歡自己弱小的樣子。

「那你把這幾人的臉記下來。」

「遲早有一天,本大人要抓花他們的臉!」

……

林清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家,今天還算幸運,有老師路過,把他們嚇跑了。

他伏在床邊摸了摸小奶貓毛茸茸的頭頂,笑着說:「餓壞了吧~」

「吶~喝吧!」他把羊奶倒到一個瓶蓋里遞到小奶貓的面前,吸管蘸的羊奶太少,小奶貓長大了些,胃口也大了,光用吸管已經滿足不了小奶貓的胃口了。

小奶貓別開臉,睜着湛藍色的雙眼衝著林清直喵喵。

「喵嗷嗷~」你怎麼這麼笨,不知道還手的?!

「喵嗷~」下次要還手知不知道!

林清用手指撫了撫小奶貓頭頂的一撮毛。

「你是在問我為什麼這麼晚回家嗎?」

「今天有點事耽誤了,下次不會了!」

「喵嗷!」不是!

九黎看着林清,他雖然抱着頭盡量把自己保護起來,但他的手上還是有幾道很明顯的傷痕,看不見的地方也不知道傷的怎麼樣。

他的手背被燙了一串印,這是被人抓着拿煙頭燙的。

印着一串燙紅傷疤的手,就這樣舉在自己的面前,喂自己喝奶。

九黎的眼眶酸酸的。

「喵……」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

「你是在擔心我嗎?」

林清看着小奶貓湛藍的雙眼蓄着盈盈淚水,軟軟地沖自己叫,心忽地塌了一塊。

「沒有關係的,我不疼!」

「喵喵!」怎麼會不疼呢?!

沮喪的九黎把頭湊近了林清的手,用舌頭舔舐着他的傷口,在她們貓族,受傷了都是用口水舔好的。

奶貓的舌頭上帶着細小的鉤子,划過林清傷口的時候,酥**麻的。

林清真的很慶幸,當初鬼使神差地把奶貓帶回了家。

他摸着小奶貓短短的絨毛,小奶貓渾身都是黑色,只有頭頂額頭上有一撮毛是白色的。

「這麼久還沒給你取個名字呢。」

「你渾身都是黑色的,要不然就叫你——小白吧!」

「!」

「喵嗷嗷!!」我不要!我叫九黎!

「看來你挺喜歡這個名字嘛,小白~」

「喵!!」我不叫小白!你才叫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