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連載中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來源:google 作者:木生大火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木生大火 武燁

武燁作為一個頂級燒屍工,耍過的屍體無數卻沒想到自己最後被阿飄們玩死了更倒霉的是,重生一世,他開局就在身在燒屍爐……展開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章節試讀:

漆黑的夜,電閃雷鳴。

正做着活色生香的夢的武燁,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罵罵咧咧的起了床,打開門一看,瞬間困意全無。

只見外面密密麻麻站着的全是阿飄!

長舌的怨婦,七竅流血的歹徒,抹着花臉的戲子……還有為情自殺的妹子。

武燁是火葬場燒屍工,這已經不是一次看見阿飄了,故作鎮定的道:「你們有什麼事嗎?」

「桀桀桀……要你的命!」

陰冷的聲音,讓武燁打了個寒顫,腿一軟險些就要跪。

一隻妖艷的女阿飄伸手扶着了他,還不斷的在他耳邊吹着曖昧的陰風。

「不想死也可以,你這張俊臉姐姐甚是喜歡,只要你把姐伺候的舒服了,姐姐就保你長命百歲。」

這極強的誘惑,險些動搖了武燁的春心防線。

但深知人鬼殊途,強行發生關係會慘遭天譴。

鼓起了勇氣,連忙向後大退三步,桌子上的西瓜刀緊握在了手裡。

「來呀!寶貝!」武燁大喊出聲,提高了威懾力,掩飾了內心的恐懼。

事到臨頭,提刀就是干,不是成仙就是完蛋。

妖嬈阿飄陰陰笑道:「我來了哦!嘻嘻嘻嘻!」

帶着一陣怪笑,滿懷歡喜的飄向了武燁。

見狀,武燁臉上露出了一抹狠厲之色,手上的西瓜刀直劈阿飄的頭顱。

本以為一血到手,沒想到砍了個寂寞。

刀從阿飄的身上穿了過去。

此刻阿飄感覺被騙了,怒罵道:「可惡的狗男人,我吃了你!」

說話間嘴角咧到了後腦勺。

「啊嗚!」一口盆一般的大嘴,把武燁吞了下去。

武燁死了。

……

但好像又沒死,不知過了多久,他又有了意識。

並不是自己的身體,只是自己的靈魂,且多了另一個人的記憶。

眼睛還未睜開,便感覺渾身舒暢。

四處暖流在滋潤他的五臟六腑,強健他的四肢百骸。

感覺到了詭異,那雙深邃的眼眸猛的睜開。

席捲他的並不是什麼暖流,而是濃濃烈火在焚燒他的身體。

自己身處一個火爐之中,這個火爐他很熟悉。

熟悉到了骨子裡,曾經每天面對的地方,這是火化爐。

此刻臉上寫滿了驚慌失措。

最難以理解的是,他似乎是穿越了。

這是另一個世界,不僅有阿飄,還有阿屍,阿怪。

稱為異世界,並不是來源於這些鬼怪,而是有異人的存在。

當務之急是先出去,再慢慢吸收腦袋中的記憶。

手腳並用急忙向火爐外面爬行。

與此同時,外面的燒屍人,坐在長椅上翹着二郎腿,正在悠閑的玩着手機。

隱約感覺到了火化爐的動靜。

拿起地上的鐵撬棍,大步向火化爐走去。

低頭的那一刻,讓他大驚失色。

凝視着武燁的雙眼,深邃且透徹,炯炯有神,完全不像死人眼。

回過神來,忍不住的驚呼道:「卧槽!沒死透!」

沒給武燁爬出來的機會,舞動鐵撬棍向火化爐里一頓猛戳。

武燁連連後退,並沒有選擇責怪。

而是好聲好氣的道:「哥們!同行!我沒死,別戳了,快讓我出去。」

對於這種事情,他自然能理解。

曾經自己也是燒屍人,從火化爐爬出去的怎麼可能會是活人。

除了詐屍別無他想。

聽到武燁的請求,燒屍人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既來之則安之,哪還有再活着的道理。

燒都燒了,要是把他放出去,豈不是有損火葬場的聲譽。

毫不掩飾的道:「兄弟!知道你沒死,但氣氛都到了,不死也得死了!」

這沒有人性的話,讓武燁滿臉驚愕之色,身為同行,此刻他感覺到了恥辱。

這種話怎麼能從燒屍人的嘴巴里說出來。

知道自己沒死還故意為之,典型畜牲行為。

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燒屍人的鐵撬棍。

「我去你六舅!」蓄力一推,把燒屍人推倒在地。

雙手扒住火化爐的邊沿,噗的一聲,瞬間竄了出來。

身上的衣服都燒光了。

第一時間就是檢查身上的各個零件。

尤其是那小弟弟,完好無損,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玩意燒壞了,這輩子的快樂都沒了。

四周環視了一圈,十幾個火化爐同時工作。

止不住的讚歎道:「這生意真是好!早知道就早點死了,來這上班工資肯定很高。」

注意到了他們臉上的表情變化,讓武燁產生了疑惑。

剛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時候,是惶恐,現在又變的頗為平靜。

沒有多想,又把目光又看向了倒地的燒屍人。

活人都燒,簡直喪盡天良。

要不是自己真屍不怕火煉,恐怕是穿越者里死的最快的一個。

咬牙切齒的開口:「氣氛到了是吧!我把你送進去加點火候。」

剛想去抓燒屍人的身體,突然他一個後翻滾,單手撐地猛的躍起。

原地架起了鶴拳,戲虐道:「你過來啊!看我不弄死你!」

對於他的恐嚇,武燁絲毫不懼。

因為他現在有一身金剛鐵骨,弄死他如同探囊取物。

記憶中這個身體並沒有金剛鐵骨。

至於怎麼來的,心中已有答案,肯定是自己穿越帶來的。

多年的書蟲經驗,每個穿越者都是個掛逼,沒掛穿個鎚子。

此刻看眼前的燒屍人,如同跳樑小丑,冷嘲熱諷道:「我承認你有點東西。」

一個箭步上前,繼續道:「但是東西可能不多。」

餘音未落,燒屍人被一拳打趴在了地上。

武燁也有些驚呆,這拳頭像迫擊炮一樣,真爽。

實在沒忍住,又邦邦兩拳,打的他鼻青臉腫,毫無招架之力。

燒屍人囂張跋扈的氣焰全化為虛無。

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畏懼之色,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

慌張求饒:「大哥!大哥!饒命,你東西多,你贏了!」

武燁冷哼一聲,「現在怕了,晚了!把衣服脫了。」

聞言,燒屍人眼睛驟然瞪大,雙手緊緊的抱在懷中。

他想幹嘛,是想對我圖謀不軌,還是想實施犯罪?

燒屍人倔強出聲:「我不脫,燒我不用脫衣服,士可燒不可辱,男男不可以貼貼!」

武燁挑了挑眉,也不給他廢話。

肆無忌憚的脫起了他的衣服。

此刻燒屍人心提到了嗓子里,急切的哀求道:「大哥你要這樣,幹啥都行,別脫我褲子啊!我求你了。」

奮苦苦祈求,武燁依舊是無動於衷,反抗更是毫無卵用。

在武燁霸道的力量面前,燒屍人就像是一個弱女子反抗一個強姦犯,越是反抗武燁越興奮。

心急如焚燒屍人,忍不住的出言罵道:「禽獸!畜牲!狗日的,敗類!」

「救命啊!」凄慘的聲音中透着絕望。

啪!武燁朝他嘴上又是一巴掌,不耐煩的道:「閉嘴!」

「再唧唧歪歪的,我捏碎你的瀾子。」

燒屍人頓時安靜了下來,只有臉上的表情猙獰着。

死死的抓住那卡通內褲,這是他最後的底線了。

武燁斜視了他一眼,那一掠而過的目光,透着鄙夷和噁心。

本以為是喪心病狂,結果還是個喪心病狂的變態。

「he~tui!」一口醞釀的青痰狠吐在地上,沒有傷害,全是侮辱。

「汪汪隊的內褲,也不怕它咬你。」

說完不再看他一眼,辣眼睛,毀三觀!

手上拿着他衣服穿,無奈的穿了起來。

對於他內褲可沒那個癖好。

其餘人都故作不知。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在火葬場工作的,活着都不容易,多管閑事只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這種燒不死的絕不是一般人,沒人願意做那個好人。

武燁低頭穿着褲子,突然間有人發出了急促的驚呼聲。

「快跑!有活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