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邪王之金牌寵妃
邪王之金牌寵妃 連載中

邪王之金牌寵妃

來源:外網 作者:白晚舟南宮丞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白晚舟南宮丞

風光無限的醫藥生物學三料博士後被個醫鬧一刀斃了命,落落魄魄穿越成了淮王府棄妃。丈夫不疼,小姑子不愛,還有綠茶等級十八級的白蓮前女友。身懷絕世醫術,救人被誤會,不救人等着砍頭,日子從未這麼憋屈過!「咱倆三觀不對、八字不合,勉強在一起不會幸福!」「女人,是你使詐逼迫本王娶的你,現在主意一變又要和離,有那麼便宜的事嗎?」展開

《邪王之金牌寵妃》章節試讀: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停下,阿朗掀開帘子,「到了,王妃請移步。」

白晚舟不等楠兒扶她,自己就跳了下來,門口守衛看到滿脖子是血的王妃,紛紛嚇了一跳。

白晚舟不理會這些人,她實在太累,又失血過多,再不休息會死,真的會死!

依稀記得原主住在一個叫輕舟閣的小院,「楠兒,扶我回輕舟閣!」

回到輕舟閣,楠兒看着沉默寡言倒頭就睡的小姐,總覺得哪裡不對。

小姐,怎麼像變了個人?

白晚舟只覺眼皮重得像壓了兩坨鐵,剛躺下沒多久,卻聽得院外一陣打鬥之聲,緊接着就有人驚呼,「不好,賴嬤嬤受傷了!」

白晚舟被吵得完全無法入睡,坐起身來對楠兒道,「去看看怎麼回事。」

楠兒出去看了一眼就驚慌失措的跑回來,「有、有刺客!刺客刺傷了賴嬤嬤!」

刺客?要不要這麼刺激的?

白晚舟這下也躺不住了,披上衣服往外走去,只見兩個黑衣人倒在小院門口,嘴角流着黑血,應該是在舌下藏了劇毒,任務失敗為防逼供自盡了。

阿朗在查看賴嬤嬤傷勢,手中劍都沒來得及入鞘,劍尖滴着血。

再看賴嬤嬤,躺在地上,痛苦的蜷成一團,身下被血濡濕一片。

粗粗一看,傷在大腿根部動脈位置,若不及時止血,很有可能幾分鐘就喪命。

正欲上前仔細查看,阿朗卻攔住她,「尚不知刺客可有同夥,王妃還請回屋!」

又對小廝吩咐道,「快喊卞大夫,再去穎王府請爺回來!」

說話間,已抱起賴嬤嬤經邁開疾步就往她住處走去。

白晚舟到底不放心這醫療落後的古代,大夫是否有能力救治賴嬤嬤,便也跟了過去,楠兒見狀,也追上她的步伐。

到賴嬤嬤小院時,卞大夫也趕了過來,只是看到賴嬤嬤,他卻把頭直擺,「傷了大筋脈,這哪裡還有得救?朗侍衛別為難小醫了。」

阿朗氣不打一處來,「白養着你在府里那麼多時日,怎麼到需要你的時候就不中用了?」

大夫被阿朗數落得老臉通紅,只得說了實話,「不是小醫不肯治,是小醫實在沒這個實力啊!要不您請太醫再來看看。」

阿朗氣得不行,卻也拿他沒辦法,只能將賴嬤嬤在床上安頓好,對下人囑咐道,「你們把嬤嬤看好,我去太醫院請太醫!」

眼看着大夫和阿朗雙雙離去,白晚舟皺眉。

胡鬧!

搶救必須爭分奪秒,現在去請太醫,請來的就是神醫,人也涼透了。

原主的記憶又在腦中閃現。

賴嬤嬤,淮王南宮丞的乳母,掌管淮王府上下事宜,時常教訓原主,原主對她深惡痛絕,但從白晚舟的角度來看,賴嬤嬤雖嚴厲古板了些,卻時時在下人面前維護原主當家主母的地位。

是個面冷心熱善良正直的人。

當機立斷便對楠兒道,「回去把你的針線簍子拿來,要快,片刻都耽擱不得!」

楠兒一臉懵逼,「拿針線簍子做什麼?」

白晚舟沒理會她,而是朝駐府大夫離去的方向追去,追到後,將他身上的藥箱一把扯下,就往回跑。

《邪王之金牌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