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瞎眼十五年,竟娶了天仙老婆
瞎眼十五年,竟娶了天仙老婆 連載中

瞎眼十五年,竟娶了天仙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鶴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鶴鸞 齊麟

【本故事純屬虛構】瞎眼十五年間,本就習慣了生活凄苦,受盡白眼但十八歲時,他成婚了,他迎來了照進內心的光明,本以為就這樣幸福生活下去但你們為何要奪走我的妻子?從此刻起,註定了有一人要逆天而行,掀翻整個世界,我,齊麟,絕不允許她受到任何一絲一毫的傷害!展開

《瞎眼十五年,竟娶了天仙老婆》章節試讀:

齊麟並沒有回去,而是找了一處李四母子回去的必經之地,在這候着。

等了好一會兒,兩人身影終於出現在視線中,邊走嘴裏邊說個不停。

「媽,我也想要個媳婦。」

「那你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媽去給你提親。」

「我就看上了齊麟家的那個。」

「什麼!?你這小子,人家都嫁給齊麟這小雜種了,你要我怎麼辦?」

「我不管,我就是喜歡她,這輩子就非她不娶了,你要是願意看著兒子打一輩子光棍,你就不管吧!」

「再說了,要是你不管的話,等爹回來,我可就跟爹說你給他戴綠帽子了。」

「你亂說什麼呢,行,那想想辦法,看怎麼才能讓她就範,也不一定要嫁給你吧?咱們家可不能娶個結了婚的。」

「嘿嘿,還是娘懂我。放心吧娘,我不會跟我爸說的。」

「你是老娘生的,我還不懂你?你個小子是看那女子生的好看吧。」

二人正盤算着該如何拿捏這姓齊的,一道身影卻咚的一聲飆到了面前,頓時將這兩人嚇得後退了好幾步狼狽跌倒在地。

「你這殺千刀的小雜種,故意嚇人是吧!」

齊麟現在聽力極好,二人雖是說的悄悄話,卻被他聽個一清二楚。

他倒是沒想到這兩人竟然還敢把主意打到仙兒身上去了。

此刻內心怒火中燒,他雙目欲裂般直直看着面前這兩人。

不知為何,李四和王秀麗此時僅僅被齊麟盯着,卻害怕得不敢動彈,彷彿遇到了什麼洪荒猛獸,生命處於旦夕之間。

啪!啪!

齊麟這兩巴掌直接甩在王秀麗和李四臉上,他有意控制了力道在正常範圍,不至於出讓二人臉部都癱瘓,但他卻又悄悄注入了致死量的麒麟真氣。

既然找死,那便成全你們。

真氣會在幾天後從內至外,引爆燃燒二人的身體!

如此一來,即使他被懷疑,這種手段之下應該也沒有任何證據留下。

千不該萬不該,你們都不應將主意打到仙兒的頭上。

不理會還處于震驚狀態中的兩人,齊麟轉身便離開此地,以免被人看到。

直到齊麟走遠了,李四才回過神來,踢了下旁邊的樹榦。

惡狠狠罵道:「他媽的,我一定要讓這小子生不如死!不行!我等不及了,媽,今晚就行動,你按我說的做,咱們這樣……」

王秀麗也是氣得不行,活了這麼多年,她哪裡吃過這樣的虧。

還沒誰敢打她王秀麗的臉!

聽見兒子的話,她立刻便將耳朵貼了過去,期間頻頻點頭。

——

此刻,村東黃婆婆的孫女丫丫正面色發紫地躺在床上。

床頭前,多年前那位從外地而來,卻在紅燈村一住就是七八年的高醫生正在為她把脈,一邊把着脈象一邊搖着頭。

不時發出嘖嘖的嘆息之聲。

看得旁邊焦急等待的黃婆婆一家人心臟都快受不了了。

「怎麼樣高醫生,我家丫丫這是得了什麼病啊?」

高醫生聞言將把脈的手收回,嘆氣道:「懺愧啊,恕老頭子能力有限,實在看不出這孩子到底得了什麼病。」

「你們要儘快將她送到縣城的大醫院看看。」

說罷,高醫生提着藥箱便低頭出了房門。

「啊,這,這……」

「丫頭他爹,這可怎麼辦吶!?」

「哎,高醫生不知道,其實咱們都已經去過城裡的醫院了,那家醫院不是我們想進就能進的,那些人開口就是幾百萬,我們就是傾家蕩產也看不了啊!」

這時候,收拾完李四兩人後的齊麟剛好順路經過他們家,便想着看望一下黃老婆婆。

而在進屋前他已經將幾人的傷心事的來龍去脈聽了個大概。

隨着這一兩天血脈力量漸漸激活,他越發感到了麒麟血脈的強大之處。

而在《麒麟本源訣》中,清楚的說明了關於麒麟血脈和麒麟真氣等所能發揮的各種強悍作用。

不僅能傷人,更能治人,甚至修鍊到高深程度之後,能帶來祥瑞之氣,也就是那玄之又玄的氣運之說。

而這都是後話。

黃婆婆一家為人都挺好的,既然自己撞見了,那便幫一下吧。

想清楚後,他敲敲了門,將陷入迷惘的幾人重新拉回現實。

丫丫的父親王大春回頭看見齊麟,露出個沒有笑容的笑容:「是小齊麟啊,丫丫生病了,我們還在想辦法,沒有注意到你,不要見怪啊。」

齊麟點點頭,表示理解道:「知道的叔,要不讓我試試吧,我會一些古方。」

幾人一聽,眼睛一亮,生出一些希望。

丫丫她娘趕忙走了過來,拉着齊麟的衣袖期待地問道:「齊麟,你說的是真的嗎?」

齊麟笑道:「只有幾分把握。」

黃婆婆抹了抹眼角的淚水,露出笑容連連點頭:「好孩子,好孩子。」

他並未準備什麼掩飾自己治病的道具,所以找了個理由將幾人請了出去。

待人都走後,他坐在床邊,抬手間運轉體內真氣在經脈間流轉。

隱隱間這方空間溫度驟然升高,空氣彷彿凝滯,強大的壓迫感從齊麟身體傳出。

房間中擺弄的紗帳和物件無風自動,發出各種響聲。

齊麟將手掌朝下,放於丫丫頭部間隔一個拳頭的距離,從頭頂開始緩緩拂過身體。

麒麟真氣彷彿化為液體狀一般將丫丫整個包裹住,開始全方位立體的檢查和修復她的身體。

「咳咳……」

很快丫丫便有了反應,麒麟真氣果然不同尋常,效果立竿見影。

本來病毒已經將她折磨得張不開嘴,此刻卻開始咳嗽了起來。

這表明病理已經從表裡歸於表外,是正在好轉的跡象。

果然,丫丫這小妮子應該是在外邊玩的時候,不知道怎麼感染的什麼厲害病毒。

已經破壞了身體免疫系統,若是再不治療,隨便一個風吹草動的事情都會讓她病上加病。

而這種情況去醫院,丫丫家裡也的確砸鍋賣鐵也交不了費用。

十分鐘後,他的額頭見汗,但也終於差不多治療好了。

於是出聲叫了下焦急等待的幾人:「你們進來吧!」

幾人這才忙不迭地推開門。

「丫丫,丫丫……」

聽見熟悉的聲音,丫丫有些疲憊地睜開眼睛。

「媽媽……爸爸……婆婆……」

王大春喜極而泣,摸了摸她的臉對她道:「醒了就好,快,快謝謝你齊麟哥哥,是他救了你。」

丫丫聞言對齊麟露出純真笑容,「謝謝哥哥。」

齊麟笑着點點頭,而後囑咐幾人道:

「丫丫,好好睡一覺啊,睡一覺就好了。」

「王叔,你們之後讓她好好休息幾天就行,我給你們寫個方子,按照方子給她去抓點葯。」

「好的,好的,謝謝,謝謝,嗚嗚……」

待齊麟開好方子,走出門檻時,黃婆婆顫顫巍巍地跑來,手裡提着一隻大公雞。

「孩子,這個你拿着,我們家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不用,我剛好會些古方治療而已。」

見他不收,王大春趕忙上前勸導:「小齊麟,這救命的恩情,你拿它着我們心裏負擔少一些」

齊麟摸了摸鼻子,無奈道:「那,好吧。」

看着遠去的背影,王大春感激之餘嘀咕道:「連咱們這縣裡都揚過名的高醫生都治不了,小齊麟卻治好了,哎,你說那伙人會找到小齊麟那去么?」

不過身後沒人回答他,倒是丫丫她娘開始罵罵咧咧了。

「你個五大三粗的管那麼多幹啥,趕緊給老娘去抓藥,不然晚上別想上我的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