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只想救人啊
我只想救人啊 連載中

我只想救人啊

來源:google 作者:123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主任 王磊 都市小說

規培醫生王磊應聘失敗,卻獲得透視臟器能力,更有神級手術技巧幼兒誤診,即將死亡,王磊:我看到了,支氣管斷裂,馬上手術主刀醫生誤傷主動脈,鮮血噴到天花板,王磊輕鬆搞定主刀:幸虧王磊在農莊爆發奇怪病症,全市醫生暈頭轉向,大佬:快去請王磊!小小的鄉衛生院逐漸成為世界醫學中心,無數患者和名醫雲集於此,周邊房價超過市中心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人展開

《我只想救人啊》章節試讀:

  這東西雖然確實是奇怪,但看這樣子,十有八九是什麼贅生物。
  說什麼不能自己行動,實在太過了。
  如果動脈有東西就不能動的話,全球幾億冠心病人就都該坐輪椅了。
  不對,這小子,不會是心裏有氣,故意嚇病人吧?
  如果是這樣,就太沒品了。
  老錢在讀片的時候,王磊已經寫好病歷,對老頭說道:  「你看到了,急診很忙。
你要換醫生,我建議你直接住院,那裡有副主任醫師值班,甚至還可以請主任出馬,水平很高。」
  老頭對住院倒不排斥,他本來就是來住院的。
  王磊寫好住院通知,叫來推車,讓老頭兒子抱他上車。
  然後親自護送,直奔手足外科。
  老錢冷眼旁觀,無聲嘆息。
  一直把王磊當成正能量年輕人的。
  可能是看錯人了。
  希望他只是水平不夠自己嚇自己吧。
  至於阻止這場鬧劇,那倒沒必要。
  病人坐個推車又不損失什麼。
  到了病房,自然有那裡的醫生接手,不會一直胡鬧下去。
  王磊一路送到手足外科病房,值班的住院醫生見有醫生護送,立刻戰意澎湃。
  急診醫生可不是閑得發慌的傢伙,他們肯親自護送,這病,能輕嗎?
  我肯定對付不了,叫二班主治醫生是必須的。
  弄不好,還得叫三班的主任大佬。
  然後一問情況,他澎湃的戰意biu地一下,沒了。
  整個人也象被戳破的氣球一樣,萎了下來。
  「行,明白了,你放心吧。」
  比王磊大不了幾歲的住院狗敷衍地答應着,示意小小規培獸滾蛋。
  王磊看着他那副沒精打採的樣子,實在放不下心來,提醒道:「最好請二班老師來看看。」
  住院醫生不耐煩了,你這是教我做事?
  也不想想,二班主治你得叫老師,本住院你一樣要叫老師。
  醫院裏,除了啥都不會的實習小爬蟲,就沒人比你們規培獸更低級了。
  不過規培獸的下一級就是住院醫生,弄不好還會留院工作,不好撕破臉。
  「行了,我會叫的,你去吧。」
  看出住院老師的不耐煩,王磊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我已經把可能的後果都寫在病歷里,就差明說那是魚刺了。
  看到病歷,他們應該會急診手術的吧?
  只要及時取出,就是小事一樁,有什麼好擔心的?
  嗯,該回去休息了,還有50台次的訓練等着我。
  世界上病人那麼多,哪裡是一個人能管得過來的。
  想明白其中道理,王磊加快腳步,直奔醫院大門。
  走到大門外,他的腳步逐漸慢了下來。
  不行,還是不放心。
  這個病人最大的麻煩,是影像顯示不典型。
  那四根魚刺看起來,實在太像自身生成的斑塊類物質,而不是外來的異物。
  兩者的處理方式、緊急程度也完全不一樣。
  王磊在門口站了幾秒鐘,轉回身,飛快地跑回手足外科病房。
  果然,根本沒有叫二班,也完全沒有做手術的意思。
  再找值班醫生,對方的臉色就很不好看了,說話也不好聽了。
  王磊退出醫生辦公室,找到值班護士。
  護士一聽就為難道:「不行啊,想請二班過來,必須要醫生同意。」
  王磊深吸一口氣,轉身離開護士站,直奔值班室。
  在一院規培已經三年,他對整個一院了如指掌。
  三班大佬可以在家待命,二班是不能離開醫院的。
  這個時候,肯定在這間值班室里。
  敲了一下,裏面就傳來腳步聲。
  主治醫師拉開門,看見不是值班的醫護,楞了一下:「什麼事?」
  他不認識王磊,王磊認識他。
  「張老師,剛來了一個腘動脈異物病人,隨時可能發生動脈夾層、破潰,還可能發生異物轉移、栓塞。」
  聽了一半,張主治就披衣出門。
  「我覺得需要立即手術,取出異物。」
  張主治點點頭,隨口指教道:「不是異物就必須要馬上拿的,要看異物性質和病人情況。」
  兩人來到護士站,調出病歷。
  看到磁共振片子,張主治陷入思索。
  這玩意,實在是太不典型了。
  「雖然不明確,還是得探查清楚才放心,寧殺勿縱。」
研究了好一陣,張主治果斷拍板:「開!」
  一聲令下,病房裡立刻忙碌起來。
  首先就是搖人。
  這不是小手術,靠值班的小貓三兩隻根本不夠看。
  甚至張主治都沒有主刀資格,得請三班大佬。
  值班的住院狗第一個被叫了過來。
  當他看到王磊,再聽說要開刀,臉黑的象烏雲。
  誰會喜歡在值班的時候多這麼檔子事?
  最主要的,根本沒必要啊。
  你看這病人,神氣活現的,現在正指着家屬罵。
  這像是需要急診手術的樣子嗎?
  等明天早上,大佬們來上班了,請他們看過再決定,那不是最完美嗎?
  你一個不在本科室的小規培,違反規定,擅自叫來二班,你是要幹什麼?
  感受到這傢伙的殺氣,王磊明智地走人。
  只要開就行,我留在這完全沒意義。
  再次走出醫院大門,看着萬家燈火,王磊愉快地奔跑起來。
  每天上下班跑步,這就是他的鍛煉方式。
  至於白領們熱愛的健身房,太奢侈了。
  對王磊來說,時間是奢侈品,金錢也是。
  在這方面,規培獸是很慘的新物種。
  王磊這種社會化規培生,每個月可以拿到2000補貼。
  除此之外,沒有一分錢收入。
  這種收入水平,在江南市這種二線大城市,連活下去都困難。
  好在一院的食宿都不算貴,最重要的,王磊擁有過人的智慧——  女朋友,那是什麼玩意?
  是香?
  還是軟?
  能吃嗎?
  有那閑錢,雞腿豆乾它不香嗎?
  有那閑工夫,多開一台手術不爽嗎?
  全靠這睿智的想法,王磊才堅持了三年。
  微涼的夜風中,王磊再次啟動自己過人的智慧。
  一院不要我沒關係,我可以從了學姐。
  一院高高在上愛答不理,學姐溫柔可親三顧茅廬。
  雖然她那是鄉衛生院,跟一院比起來,簡直是從雲端跌到了泥地。
  但接地氣有啥不好,不一樣看病嘛。
  從了她,很快就能拿到兩倍有餘的小錢錢。
  我就不用再啃老,還能孝敬老爸老媽。
  王磊打定主意,跑得越發快了。
  夜色中,龐然大物一般的一院漸漸離他而去。
  而一院手足外科病區里,張主治剛剛把磁共振圖像發給三班不久,這時正苦着臉,聽着三班的訓斥:  「你怎麼讀片的,什麼異物,這一看就是贅生物。」
  「要加強學習,時刻不能放鬆。」
  「做好監護,讓他不要下床,明天早上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