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古代當仙人
我在古代當仙人 連載中

我在古代當仙人

來源:google 作者:舊夢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政 蘇御

每天晚上,蘇御總會發現自己家的小農場里會出現一群奇奇怪怪的客人嬴政:「你說大秦會二世而亡,寡人會病死沙丘?」劉備:「司馬懿個老陰竟然摘了我們的果子?」李世民:「我大唐會落到一介女子手中?」蘇御無語:「你們都是從哪個片場跑出來的?全都是戲精」然而蘇御最後才發現,這些人竟然真的是歷史大佬!而且他吹得牛,竟然改變了歷史!考古學家:「為什麼沒有二世而亡?這和是史書上記載的不對啊,大唐就發明了槍械?唐太宗墓裏面這個怎麼這麼像是手槍?」全世界:「難不成天夏曾經真的出現過修仙者?」展開

《我在古代當仙人》章節試讀:

第2章

眼前一黑,然後瞬間大亮。
王賁和嬴政就已經穿過了青銅仙門,跨過了時空的限制,出現在了蘇御的農家小院之外。
他們震驚的看着前方,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們感到震驚。
美輪美奐的小院,鋪設着水泥地面。
從未見過的高聳小洋樓,還有在薄霧之中散發這朦朧燈光的路燈。
遠處青山聳立,溪水潺潺,耳邊還能隱約聽到雞鴨的鳴叫聲。
「這……這就是傳說之中的仙境嗎?
好一處風光寶地!」
「這燈光究竟是何物,王卿你看,這燈光竟然比寡人宮中的鮫油燈光更加明亮穩定。」
嬴政滿臉驚訝的看着面前的場景,眼中滿是驚異之色。
他作為天下共主,什麼奇珍異寶他沒見多,但是這種新奇的東西他還真是第一次見識。
「還有,陛下您快看,這地面和花園,還有這房屋,所有的材料真是前所未見!」
王賁嘴巴長的老大,蹲下身子撫摸着水泥地面,感受着那堅硬的質感,心中更是驚訝異常。
嬴政和王賁宛如智障似的,驚奇的看着周邊的一切。
「傻逼,傻逼!」
「兩個傻逼!」
正站在門口樹枝上的小藍,蒲扇着翅膀,嘲笑樹下的二人。
嬴政與王賁當即就被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鳥,竟然還會說話?
「陛下小心!」
王賁當即拔劍,高呼道:「這怪鳥竟然會說人語,不知是何妖孽!」
「王卿不可無禮!」
嬴政連忙按住王賁,仔細打量着這怪鳥,不由得咄咄稱奇:「你看這仙鳥,色彩鮮艷,而且如此通靈,一定是仙人飼養,仙家之地,果然神奇。」
「咯咯咯咯,傻逼!」
樹上的小藍再次一聲怪叫,撲閃着翅膀,飛進了農莊之中。
嬴政和王賁面面相覷:「王卿,你可知這仙鳥口中的『傻逼』是何物?」
王賁滿臉茫然:「陛下,微臣也並不清楚,次鳥如此奇異,說不定這是在誇讚陛下神武。」
「嗯,王卿所言極是。」
嬴政輕捋長須,表情略微得意。
而此時,蘇御已經聽到了外面的動靜,帶着小藍走到農莊之外,看着身着古裝的二人,先是一愣,然後眼中露出瞭然之色。
這附近有一座影視城存在,平時也會有不少人穿着奇裝異服過來吃飯,所以蘇御也將這二人當做過來吃飯的客人。
抬頭看了看天色,蘇御嘟囔着說道一句:「這大晚上的,還穿着古裝到處亂跑,打工人真是辛苦。」
心中想着,蘇御緩步上前,面帶微笑的說道:「兩位客人這麼這個點來。」
「快請進,兩位需要吃點什麼?」
聞聲,嬴政和王賁心中微微一震,連忙抬頭,只見一個面容俊朗,氣質脫俗的男子站在二人身前。
雖然穿着怪異,但是渾身上下無不透露着一股和諧自然之感。
兩人心中頓時一緊,氣質如此超凡,難不成當真是仙人不成?
兩人顧不得剛剛蘇御說了什麼,連忙拱手。
嬴政斟酌着措辭說道:「敢問這位先生,不止此地是何處?」
「嗯?」
蘇御眉頭一挑,這傢伙說話咋文縐縐的?
難不成還沒從戲裏跳出來?
對,一定是這樣!
聽說真正的藝術家,戲如人生,演到後面,幾乎分不清現實和虛幻,看來這兩個人就是這樣。
雖然看上去面生了點,但是能有這般敬業精神,值得佩服。
蘇御當即笑道:「老兄,我這就是個普通的農莊,嗯……按照你們的說法,我這就是個食肆。」
「食肆?」
王賁一臉不信:「先生可是欺騙吾等,普天之下哪有如此食肆,連我咸陽城中的九霄閣都遠遠不如,這裡分明就是仙家之地啊!」
「嘿,老哥你還真會說話!」
蘇御笑眯眯的說道:「我這不過是窮鄉僻壤的小地方,也就風景不錯罷了,哪裡算什麼仙境。」
「來來來,都進來座,我這裡平時有不少你們片場的人來吃飯,你們來的匆忙,我也沒什麼準備,要是不嫌棄的話,就進來一起喝點兒?」
面對熱情的蘇御,嬴政和王賁更加懵逼了。
這是仙人?
怎麼和他們想像之中有點不一樣啊?
仙人不應該都是馮虛御風,不食人間煙火的嗎,還要請他們吃飯?
這仙人可真是夠親民的。
兩人腦子有點轉不過彎,只能下意識點點頭。
不一會兒,蘇御就抄好了四菜一湯端出來。
」來來來,兩位大哥來嘗嘗,我這裡雖然沒有什麼山珍海味,但都是自己種出來的好東西,就對沒有任何添加劑,綠色無污染,這種東西你們在城裡可吃不到。」
蘇御非常熱情,他這農家小院能夠開起來,有三絕!
一是這環境清凈空氣好,二是他的廚藝,堪比那些世界名廚,還有就是他的態度。
顧客就是上帝,對於這些上帝,蘇御不說卑躬屈膝,但是應有的熱情那是必不可少。
嬴政和王賁也被這眼眼顏色鮮亮,香味撲鼻的佳肴刺激的直咽口水,像是三天沒吃飯的乞丐一樣。
但是蘇御沒有動筷子,他們也不敢動,生怕觸怒到了仙人。
「王卿,仙人這是何意?」
嬴政湊在王賁的耳邊輕聲說道:「這不是仙境嗎,怎麼這仙人說這是食肆?」
王賁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咽了咽口水,滿臉嚴肅的說道:「陛下,這裡肯定是仙境無疑,吾等經歷的一切足以證明。」
「我想仙人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為仙人想要人間五味,歷經紅塵,神話之中不是說過,紅塵為仙,所以這仙人才與吾等平等相處。」
「不錯不錯!」
嬴政也暗暗興奮:「沒想到仙人竟然如此隨和,他邀請寡人來此,還親自下廚,吾等切不可辜負仙人一番好意,待會兒我們便直接稱呼先生即可。」
「先生要紅塵為仙,吾等切不可打擾了先生修行。」
「微臣明白。」
不一會兒,陸銘再次走出了廚房。
他這次端了三碗白米飯,晶瑩剔透,清香撲鼻。
「兩位老哥,你們怎麼不吃啊?」
見到二人筷子都沒動,蘇御先是一愣,然後瞭然笑道:「你們不是在等我吧,哈哈哈哈你們太客氣了,來來來快動筷子,吃完我再去整幾個菜。」
蘇御熱情的招呼着。
嬴政和王賁看着手裡的碗筷,不由得再猜暗暗稱奇。
這碗潔白如玉,色彩鮮明,比皇宮之中上供的陶碗忘了不止多少,不愧是仙家寶物,果然精緻絕倫。
更不論是這些菜肴色香味俱全,鮮美異常。
饒是嬴政和王賁吃慣了山珍海味,此時差點將舌頭吞到肚子里去。
就着麻婆豆腐刨了兩口米飯,雖然被辣的滿頭大汗,但是嬴政也不捨得吐出來一點,他端着碗,端詳着碗中晶瑩剔透的大米,滿臉驚奇:「先生,不知這碗中是何物?
為何與吾等平常使用的粟米不同。」
「咳咳咳~你們沒見過這玩意兒?
大米?
你們沒見過?」
蘇御被嗆了一口飯,咳嗽了幾聲旋即抬頭,像是看外星人一樣看着這兩個古裝大佬。
這特么是什麼窮山惡水出來的妖孽,連大米都沒見過。
他們平常吃的還是粟米?
天夏還有地方將粟米作為主食?
嬴政和王賁尷尬的點了點頭,感覺在這位仙人面前,自己好像是土鱉一樣。
嬴政急忙問道:「先生,這……大米如此美味,不止畝產幾何?
是否珍貴異常?」
「珍貴?」
蘇御失笑道:「要是在幾十年前,大家都吃不飽的時候,確實是挺珍貴的,不過嘛,自從袁老發明出雜交水稻之後,這大米就平常多了。」
「要說畝產,大概也就是兩千多斤,嗯……若是你們的說法,這玩意兒的畝產大概能達到二十幾石吧。」
「什麼?」
「二……二十幾石?」
嬴政越王賁目瞪口呆,完全被這恐怖的數字嚇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