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有一個煉鬼爐
我有一個煉鬼爐 連載中

我有一個煉鬼爐

來源:google 作者:九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孔 火小毅 都市小說

在地下極深處生活着一種邪惡的智慧生物,被稱之為異鬼當人類探索地底深處,無意間打開異鬼通往地表世界的通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異鬼因為生命的特殊性,只有寄生在人類身上,鳩佔鵲巢之後,才能在地表生存且施展各種詭異的技能從此,人類社會開始出現無數詭異之事而主角體內有一個傳承先祖血脈的熔爐,專門煉化異鬼……展開

《我有一個煉鬼爐》章節試讀:

火小毅嚇了一跳,猶如貓一般瞬間跳開到一邊。

轉頭一看,掉在地上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這人剛在旁邊牆頭上他事先竟然沒有絲毫察覺,說明這人之前是一動不動的,且沒有呼吸。

沒有呼吸的人,當然就是死人了。

火小毅定睛看去,突然感覺這人有些眼熟。

「是他……」

火小毅突然想了起來,連忙打開手機,找出班級群裏面某同學發的視頻。

打開一看,果然就是視頻裏面出車禍被流浪狗咬了一口救活的那人。

此人已經被萬能的網友們人肉搜索出了身份信息,班級群裏面有同學聊過。

火小毅記得這人叫丁亞軍,是一家水產養殖場的老闆,前些年治安不好的時候,給人看過葷場子,收過保護費,開過地下**,吃過牢飯。

「現在看來,這個丁亞軍很可能就是那些風衣人要找的異鬼寄生者?」

「若是將丁亞軍體內的異鬼煉化……」火小毅看着地上的丁亞軍眼睛開始發光。

「按照熔爐老祖宗的煉化要求,異鬼寄生者只要死了,便可以用我這個血脈宿主的鮮血將異鬼寄生者體內的異鬼引至我體內,將其煉化。」

「這丁亞軍已經沒有了呼吸,定是死了。」

想到這裡,火小毅左右看了幾眼,見附近沒有什麼人,便一咬牙,將自己手指咬破,看着有血流出,便準備蹲下放到丁亞軍嘴口試試。

但等火小毅蹲下,將手指遞到丁亞軍嘴口時,卻是異變突起。

丁亞軍竟然突然睜開了雙眼,張大了嘴巴,露出兩顆獠牙,迅猛的咬向了火小毅受傷的指頭。

毫無預兆、且如此近的距離,火小毅根本來不及躲閃,臉色大變中手指已經被丁亞軍咬住。

手指落在鬼口,火小毅不敢再輕舉妄動。

好在丁亞軍貌似並不是想要咬斷火小毅的手指,而是有其他目的。

比如,火小毅清晰的感覺到一股燥熱氣息從丁亞軍口中那兩顆獠牙尖端細小針孔中噴出,貌似打算順着自己手指傷口進入自己的身體。

「這燥熱氣息若是順着傷口進入身體,我恐怕會變成喪屍。」火小毅突然想起了那些變成喪屍的變異病人,心中有了明悟。

但問題是……這股燥熱氣息剛從丁亞軍兩顆獠牙尖端細小針孔中噴出,不等進入火小毅手指傷口,便被異鬼熔爐瞬間給吸走了。

氣氛忽然就微妙詭異起來。

「還好有熔爐老祖宗。」火小毅心中暗鬆了一口氣,瞪着丁亞軍。

丁亞軍半跪在地上嘴裏面咬着火小毅的手指,一臉懵逼的看着火小毅……

正如火小毅猜想的那樣,丁亞軍剛才施展了自己的技能,正常情況下只要這氣息順着火小毅的傷口進入其體內,在很短時間內火小毅便會變成喪屍,成為丁亞軍的傀儡。

但丁亞軍的喪屍氣息一噴出便消失不見了。

「這是什麼鬼。」

丁亞軍再次施展技能,一股燥熱氣息從兩顆獠牙尖端細小針孔中噴出。

火小毅體內熔爐祖宗微微一震,燥熱氣息又瞬間消失……

丁亞軍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這是什麼情況,是因為我之前與那些官方的滅殺者廝殺受了傷的緣故,還是之前技能施展太多透支了?」

「嗯……獠牙噴出的喪屍氣息確實有點後繼無力的感覺。」

顯然,丁亞軍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有異鬼熔爐這等主角金手指的存在。

所以,丁亞軍真就不信邪了。

我獠牙再噴。

噗,消失……

再噴。

消失……

丁亞軍終於感覺有些不對了,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火小毅,尷笑道:「這位同學,如果我說剛才是跟你鬧着玩呢!你信不信?」

火小毅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說道:「這位大叔,我相信你說的,我也挺喜歡玩這個的,要不你繼續。」

他發現剛才熔爐老祖宗吸收那些燥熱氣息後分明傳出了欣喜滿足的意念,雖然還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處,但能夠被熔爐老祖宗喜歡的東西,肯定是多多益善。

「繼續你妹啊繼續……」丁亞軍之前從官方滅殺者手中逃走的時候本來就受了傷,剛才又連續施展了五六次技能,就猶如男人一口氣射了五六次高蛋白精華,即使沒有耗費多少體力,也會渾身疲軟得連路都走不動。

此時的丁亞軍便是這種狀態。

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高中生簡直就是魔鬼。

也不知道這貨為什麼看起來越來越開心……好像吃了棒棒糖、嘗到甜頭的小朋友。

「這位同學,我們不如做個交易,我張開嘴,任由你將手指拿出,你放我走,否則我一口將你手指咬斷。」事到如今,丁亞軍若是還察覺不出火小毅有問題,還不如一頭撞死在旁邊牆上算了。

「啊……」火小毅正要答應,突然旁邊傳來一個女子的驚呼聲。

「你們兩個死變態,大晚上的在這裡搞玻璃,噁心死了。」這女子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樣貌普通、身體微胖,一臉厭惡喝罵的同時,還拿出手機,要給火小毅和丁亞軍拍小視頻,「我要將你們兩個死玻璃曝光,看你們還敢不敢搞玻璃。」

「卧槽……」火小毅和丁亞軍豈能不知道這年頭網曝的恐怖,嚇得一個猛的抽手指頭,另一個本能的張開了嘴,並且各自捂着臉轉頭就走。

剛才那一幕的視頻或者照片若是被曝光,火小毅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還好這半截巷子沒有裝攝像頭。」

想到這裡,火小毅變走為跑,加快速度跑進了小區。

他雖然很想將那丁亞軍體內的異鬼煉化,但問題是此人能夠從官方滅殺者手中逃出來,實力肯定很強,而煉化異鬼的前提是要殺了異鬼寄生者。

「我能殺得了丁亞軍?」沒有完全的把握,火小毅不敢出手。

最主要的是,火小毅只是一名高中生,根本沒有殺過人好吧!

雖然丁亞軍貌似已經不能算是人了。

「可惜了,這兩個男人看起來長的都不錯,一個是身體健壯的三十多歲成熟男子,一個是樣貌清秀俊俏的小奶狗,咋就是同性戀呢?」

那女子見兩個噁心玻璃狼狽逃走,在得意之餘,想起自己因為大晚上寂寞的睡不着覺才出來溜達,便感覺更加寂寞了。

「怪不得以我這般容貌都找不到男朋友,原來男人都成這樣……嗚嗚嗚嗚……」

不等此女嘴裏面嘀咕完,嘴巴便被人捂住,緊接着兩顆獠牙便咬在了她白皙肉嘟嘟的脖頸上。

此女驚恐疼痛之中,突然感覺好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