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連載中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來源:google 作者:我實在太難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實在太難了 熊乾

身為熊貓飼養員的熊乾穿越異世,如願以償的成為一隻光榮的國寶「哈哈,重來一世,我定要橫推當世,盪盡天下一切敵!」「都給我捲起來吧!」他自信的吶喊道可當他踏出金屬宮殿的一剎那,瞬間石化當場「這群鐵憨憨真的是我認識的食鐵獸?」「走走走,還有兩個時辰就天亮了!」……多年之後,當熊乾已然屹立於山巔,手持長槍回首遙望之時,內心痛苦哀嚎:這食鐵獸也太卷了吧!!!我真的只想安安靜靜成為一名槍神而已啊!!!展開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章節試讀:

食鐵獸界

群山錯落,煙雲飄渺,綠水環繞,古木參天;有懸崖絕壁直插雲霄,氣勢恢宏;有蔚藍湖水婉轉而流,恬適淡然;還有青松翠竹,遮天蔽日……

當第一縷陽光穿過群山的雲霧鋪灑在大地之上,世界也似乎隨之開始復蘇。

喧鬧、嬉戲……各種聲音彼此穿插,奠定了了清晨的基調。

青草拂動,小動物們彼此翻滾嬉鬧,靈動的眼睛閃爍着些許狡黠,彷彿在密謀着什麼。

一大群食鐵獸早已來到演武場,爭先恐後「嘿哈嘿哈」的操練起來。

有的雙手抱起通體閃爍着金屬光澤的方形巨石,上下托舉,那是可以隨意改變重量的重鐵;有的彼此互相對打碰撞,拳拳到肉,汗水直流;更有的盤坐在地,口中似有黑白漩渦,將一塊塊金屬礦石吞噬殆盡;還有的……

「熊威,熊武,你們哥倆幹什麼呢?」

看見兩熊奇怪的動作,一旁正在對轟的食鐵獸倍感好奇,悄么聲的問道。

他們當然不是為了偷懶,卷王可不是那麼好當的,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刺探好軍情怎麼能卷的起勁,卷得更有動力?

只見見熊威熊武平躺在地,雙腳勾住前方的巨大石柱,不斷的起身,躺下,起身,躺下……

見有熊來問,兄弟倆也沒想藏私,熊武更是一扯嗓子,炫耀的喊道:

「這是小少主新發明的鍛煉方法,叫做往死里卷。」

「什麼,小少主傳授新的鍛煉方法了?」

頓時消息如同音浪般以熊威兩兄弟為中心一層一層向外擴散出去。

「往外傳,小少主新傳授了打熬身體的方法。」

「往外傳,小少主傳授好幾種打熬身體的方法」

「往外傳,小少主……」

……

「什麼,你說我推演出了新的煅體秘籍?」

恰巧打着哈欠,背着狼皮小書包的熊乾被熊筱兒拎着路過演武場,聽到這一離譜的消息頓時額頭一黑,這我怎麼不知道我干過這事。

「看樣子我的好大兒還藏了拙?」

一旁的熊筱兒也似笑非笑看着熊乾,以她的修為早就聽見了,不過這說的和她兒子熊乾是同一隻熊嗎,據她所知自從兒子修鍊止步不前就天天吃喝玩樂,這麼大了還沒找女朋友,一點也沒繼承她老爹的優點,等等,突然努力了,難不成……

熊筱兒想到某種可能,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熊乾,嗯,還是靈旋九重,那沒跑了。

只見她語重心長的拍了拍熊乾的肩膀:「兒子,你的努力娘看見了,說,看上哪家小熊了,娘替你把把關。」

熊乾滿頭問號,一臉蒙圈的看着眉飛色舞的熊筱兒,他老娘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娘,要是我說我什麼也你沒幹,也沒看上誰家小熊,您信嗎?」

「我信啊,當然信。」

「……」

怎麼感覺怪怪的,我什麼時候努力了,您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而且您這哪裡有一點相信的樣子。

卷是絕對不可能卷的,這輩子活得必須舒坦。

況且他可是要成為槍神的食鐵獸,早戀……嗯,好像也不錯!

搖了搖沓機的腦袋,熊乾直接把書包扔給熊筱兒,一溜煙鑽進了熊堆,不管怎麼樣,百聞不如一見,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敢當眾造他的謠。

這……當好不容易湊到跟前,熊乾頓時感覺大跌眼鏡,這合著不就TM是個仰卧起坐嗎?

那你們是怎麼傳的這麼離譜的?

是我當時說的有問題還是這兄弟倆理解太頂級?

算了算了,現在勸也來不及了,卷王骨子裡都是倔的,等到時候你們發現沒有效果就自己放棄了,熊乾頭疼的想道。

至於這群傻熊為什麼一聽是他傳授的鍛煉方法就這麼瘋狂,完全是他自己閑的沒事造的孽呀!

雖說他只短短短清醒一年罷了,但在最初也有一個無敵長生夢,每天都會堅持來……打卡。

然後就看到這群卷王明明意志堅定的要死,對自己也狠的要命,但這打熬身體的方法是

是太簡陋,數量也只有可憐巴巴的幾個而已。

後來實在看不下去,他就把前世「健身」的幾個動作教給了他們,沒想到還真管用。

再後來,就經常有人圍堵他,逼他出方法,甚至到最後幾個長老都來了。

這也太欺負熊了,好東西不應該循循漸進嗎?

這當然不是他想藏私,雖說沒有經過專業訓練,但那個網絡發達、小視頻橫行的時代,十

七八個動作還是記得的,畢竟身為食鐵獸族少主,族裡實力越強,他以後外出就越安全不是。

但他也是後來才知道,族內打熬體的方法都是經過他們食鐵獸族幾十萬年的歷史推演過來的,可以有效激發自身潛力,打下雄渾敦厚的根基,根本就不是像他之前看到的那麼簡單。

至於那幾個動作純屬瞎貓碰上死耗子,真走了狗屎運。

不過他也不敢再隨便傳了。

「我的面子丟了不要緊,主要是給我老爹老娘丟臉呀。」熊乾小聲嘀咕道。

「看不出來啊,熊乾,你對爹娘還有這孝心呢?」

這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熊乾頓時一愣,緊接着脖子一緊,整個熊直接騰空而起,原來不知何時熊乾居然被他娘直接拎了出來。

見周圍眾多食鐵獸一副聚精會神修鍊,實則圓滾滾的耳朵一個個豎的筆直的生怕漏聽了什麼,熊乾臉都紫了,急忙小聲道:「娘,你快放我下來」

「你臉皮這麼厚,還在意這個?」熊筱兒頓時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臉驚奇道。

我覺得有必要做一個親子鑒定,您到底是不是我親娘了……熊乾反駁道:「我丟不丟無所謂,主要是怕丟您和我老爹的面子。」

這茶里茶氣的樣子究竟是跟誰學的……熊筱兒渾身難受,她感覺這熊孩子是在內涵她呀。

看着熊筱兒臉色一陣白一陣紫,熊乾卻好似渾然不知,以他兩年來與熊筱兒的鬥智斗勇,這波一定拿捏!

果然他老娘再三考慮還是一把扔下他,哪成想下一刻就聽到他熊筱兒幸災樂禍的聲音:「鑒於你昨天的優良表現,長老會商議一致決定你配一個專屬老師。」

熊乾先是一愣,緊接着一聲痛苦的哀嚎衝天而起。

「娘,你怎麼能過河拆橋呢,我這是……嗚嗚」

「少說兩句,人多眼雜不知道嗎?」熊筱兒一把捂住熊乾的嘴,低聲道。

那您也不能這麼坑我呀……熊乾哪裡肯答應,掙扎着掰開熊筱兒的手,「你這辦的是熊事嗎?明明我是聽了你的吩咐,憑什麼懲罰我?」

「這本來就是你自己搗亂造成的,跟你娘我有什麼關係?」

「可……」

「閉嘴!」熊筱兒美眸一瞪,壓低聲音道:「難道你娘我不要面子的嗎?反正這件事就是你做的,聽到沒?」

「知…知道了」熊乾面目委屈的答應下來,又急忙問道:「那老師是誰?」

他知道現在也改變不了什麼,所以不求別的,只想知道這個專屬老師到底是誰,他以後的日子會不會好過。

「這個我也不知道。」

「……」

您敷衍的動作是真的嗎?小小的動作傷害還那麼大,熊乾雙眼一瞪,白眼一翻,險些暈死過去。

「好了好了,乾兒,學堂里的東西你要是不願意學,自己快樂才最重要。」熊筱兒細聲安慰道。

「嗯嗯」這就是母親送別孩子上學的場景嗎,熊乾內心如同被陽光照耀溫暖起來。

「嗯,娘不求別的,只求你安分守己,不要把學堂里的其他幼熊帶歪了就好。」

熊乾:「???」

她熊筱兒是誰?就沖剛剛這逆子居然想要出賣她,他就斷定這逆子肯定還是那副德行。

「你歪了也就罷了,畢竟娘還有你大哥大姐,但他們可有不少是獨生子女,要是帶壞了他們,娘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所以,」熊筱兒抬手將熊乾拎到眼前,一字一句道「盡量離他們遠一點,知道嗎?」

「不要想着有什麼狡辯。」熊筱兒一臉我早已看穿了的表情。

「還有管住你那張嘴,不要輕易懟他們,不要懟他們。」

說著熊筱兒拍了拍胸前的肩膀,嚴肅道:「族中下一代的希望就交到你手上了。」

「娘,我這……」

「不用再說了,今天是你第一天去學堂上學,為娘看好你。」

「對了,你是屬於插班生,儘力和同學搞好關係,融進集體知道嗎?」

「我走了,你爹閉關修鍊這麼久,我得去給他研究研究新菜譜。」

所以您究竟是想讓我幹啥?熊乾看着漫步遠去的熊筱兒,愣愣地站在原地,這是同時能做到的事嗎?

……

食鐵學堂

環山而建,自山腳至山腰宮殿林立,雲霧環繞,一副盛派之景。

設有聚靈、煅體、凝魄三大境界學堂,每日開課,修習術法、提升修為,其後境界由族中相應強者每月、年開堂授課,傳授經驗感悟。

不要以為這群食鐵獸卷王只是簡簡單單的把所有時間都耗在了修鍊上,如何更高效的捲起同樣是一門深奧的學問。

以前的食鐵獸族都是各自修鍊,野蠻生長,雖然也很刻苦,但哪有聚在一起,彼此都可以看到對方進度修鍊的更為起勁?

就好像是高中,尤其是高三,那是你做一道我做兩道,你做兩道我做三道,你不睡我也不睡的卷……而事實也證明這很有效,許多原本平凡的普通人也在這種氛圍的感染下一考成名不是嗎?

青鸞班

一根麝香已燃燒大半,縷縷青煙在上空飄蕩,帶來清爽的香氣。

這是清神香,吸上一下便能使頭腦清明,是他們食鐵獸族專門從人類那裡購買的,價格十分昂貴。

不過對於食鐵獸來說,但凡能幫助他們更卷的東西,都是物超所值。

「我說了多少遍了,你們自己那點想法想想就好,想想就好,但現在請不要將你們那點淺薄的感悟用在修鍊上。」

「你們是不是在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

「對,修鍊一道講究自我感悟,但那是什麼境界?而你們呢,剛剛不過靈旋境的熊崽子罷了,你們一共修鍊多長時間?」

「心比天高,是我們食鐵獸族數千年來積累的知識不合你口味還是你腦子抽了,有標準答案你好好抄他不香嗎?」

「你們真是我帶的最差的一屆學生!」

學堂中,一個相貌普通,屬於放在食鐵獸堆里找不到的那種的青年食鐵獸,正在講台上拿着戒尺氣急敗壞訓斥道。

誰知它的話語非但沒能勸阻這群小食鐵獸,反而極大激起了他們的好勝心。

話音剛落,一眾小食鐵手頓時不幹了。

「啊,可是老師抄作業是不對的啊。」

「對呀對呀,我還以為我們要從現在開始就自我感悟呢,誒。」

「不行不行」,一個小食鐵獸突然兩手捂住胸口,一臉着急道「老師,我以後可是要成為至尊的人,我爹告訴我至尊一定要從小抓起,我必須要走出自己的路。」

「對啊對啊,我也要我也要……」

「……」

坐在角落的一個身高一米的食鐵手此刻正悄摸吃着竹筍,一聽這話雙眼溜圓,震驚的張開嘴巴,連零食掉在地上都沒有發現,身體瑟瑟發抖。

這幫卷逼熊。

學霸的世界就是如此與眾不同嗎?

不過……

熊乾小手一握,撿起零食塞進嘴裏,非但不嫌臟,反而一臉興奮的拍着小肚皮,抄答案這個他擅長啊。

前世多年的義務教育,不說別的,他抄作業的功力絕對是一等一的。

只要給他答案,他絕對連一個符號都不改的給他抄上去。

是的,這就是他所在的班級,一群跟他同歲,實力卻不過堪堪邁入靈旋的卷王熊們。

欸,熊生不易,淺淺嘆氣,熊乾深深的掃了一眼坐在周圍滿臉焦慮的眾熊,以後還是要和他們保持距離才行。

這幫小子有我當年的風範,不過……

這並不耽誤講台上的吳桐此刻倍感心累,怎麼這一屆屆學生越來越難帶,越來越卷了?看來只能使出殺手鐧了!

想罷,熊桐手上戒尺狠狠的拍在講桌上,整個教室頓時寂靜下來,所有食鐵手的眼睛都一眨一眨的盯着熊桐,無論在哪裡,學生大都還是畏懼老師的。

這才像話……滿意的點了點頭,熊桐嘴角向後微咧,獰笑道:「好好好,不管你們怎麼想,下次我要是看到這作業跟我給你們的答案有半點差別,你們就等着叫家長吧,我和你們父母好好嘮嘮。」

話音落下,剎那間,整個教室更是死寂一片,窗外緩緩吹過風聲、麝香嘶嘶的燃燒聲、課桌下熊掌亂動聲這一刻全都停了下來,所有小食鐵獸腰背挺得筆直,似乎生怕被注意到是的。

我看這群熊崽仔還敢跟我犟……熊桐內心得意至極, 這招真的是屢試不爽,有種以前在他爹那裡收到的教訓統統還回去的感覺。

然而凡事總有意外,就在熊桐得意的掃視着他的成果的時候,

「卡擦卡擦」

零食吞咽的聲音在這寂靜的情況下倍感刺耳,下一刻熊乾就感覺幾十雙眼睛瞬間盯上了自己。

「這……你們忙,你們忙」熊乾尷尬一笑,猛地張大嘴巴,就要將證據徹底消滅。

誰知下一刻戒尺襲來,

「啪」

這熟悉而難忘的感覺……熊乾蹲坐在凳子上,一雙熊掌不斷拍着胸口,似乎被嚇到了一般。

「這位同學面生的很呀,我記得我說過學堂里不準吃東西。」

吳桐居高臨下死死盯着熊乾,這太過分了,居然有人敢在他的課堂上吃東西,食鐵手不發威真當他是熊貓呢,今天就拿你做個反面教材。

不過……熊桐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這東西看起來很好吃。

「老師,我」

「不用解釋,你要能回答我提出的問題這次就算過去。」

還沒等熊乾辯解,吳桐便伸手堵住熊乾的嘴:

「我問你,煅體境,也就是我妖族修鍊的第一個境界。」

「講究聚天地之靈氣,引靈入體。」

「吸納靈力貫通全身,以靈氣沖刷肉身,直至成就金身。」

「那麼……」

熊乾一聽是關於煅體境的題,頓時鬆了口氣。

這題雖然他沒看過,但他可是靈玄九重,這麼點小問題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頓時腰背一挺,信心倍增。

看好,他要裝逼了。

「那麼神魄境的核心是什麼?」

剛想在這些小食鐵獸面前展現他小少主實力的熊乾陡然一愣,到嘴邊的話硬生生剎住了車。

一臉你逗我的表情直直的看着老師。

「我……」

「你是不是不知道?」

「老師,我……」

「別再狡辯了,我都說了,這些都是課本上的東西,讓你們照答案抄還不會抄。」

「你們還能幹什麼?」

「啪」

戒尺被狠狠的扔向了講台,周圍原本有些幸災樂禍的小食鐵獸頓時噤聲,紛紛低下了頭。

「老師,這題我會。」

「對啊對啊,我們會啊,老師。」

「叫我叫我。」

「我也……」

一個個熊爪子高高舉起,生怕被遺漏了似的。

熊乾:「???」

好傢夥,你們最高才靈旋境,差了兩三個境界的知識你們怎麼都知道?

噢,他們是卷王,那沒事了,這就是卷王的日常呀!

誒誒,不是說好自我領悟嗎,怎麼這麼快就開始抄答案了呀。

是不是玩不起。

突然反應過來的熊乾在心中一陣大呼。

「這麼說只有你一個人不會了?」

聽着周圍嘰嘰喳喳的辯解聲,熊桐一臉欣慰,隨後面色一暗,嘴角掙出一抹狠辣的微笑:

「出去罰站。」

「倒立。」

「……」

「對了,零食沒收了。」

「其他人繼續上課,我看還有誰敢不老實。」

眼見老師自顧自地轉過身,縱使熊乾此刻內心極度的不情願,但還是離開座位在眾目睽睽下走出了教室。

……

這零食真不錯,下次找機會再沒收點……熊桐抱着課本,手裡拿着竹筒杯,一股股熱浪噴涌而出,這堂課效果也着實不錯,看來以後必須要立一個典型才行。

「吸溜」

「竹筍配竹茶,妙呀!」

教室中,一群卷王終於學累了,正聚在一起,火熱的聊起了八卦。

「嗯哼?這些小卷王在聊什麼?」熊桐有些好奇,悄悄貼在窗邊,就這麼一聽,手中的水杯險些沒拿穩掉在地上。

「小少主好可憐,直接被桐老師趕出去了。」

「對呀對呀,今天似乎是小少主第一天上課,實在是太慘了。」

「聽說小少主很喜歡搞惡作劇,桐老師這麼對他,小少主不會報復吧。」

「兄弟,肯定點,小少主是誰?」

「桐老師如今招惹小少主,恐怕日子不好過嘍。」

「這……完了,完了!」

他說今天的旁聽生怎麼修為那麼高,理論那麼差,原來合著是小少主。

「怎麼辦,小少主……」熊桐面色一緊,一想起自己連說話的機會都沒給小少主就直接趕他出去,頓時更是心如死灰。

這已經不是靠誤會能解釋的了,小少主應該不會這麼小氣吧……熊桐剛想安慰安慰自己,就聽見更令他崩潰的話。

「據說上次二護法就是因為說了一句小少主貪吃,小少主直接把二護法懟的生無可戀。」

「這也太慘了吧。」

「對啊對啊,我爺爺說六長老昨天也險些遭殃……」

稚嫩的聲音如同地獄的手一把將吳桐拉回了現實。

「不行不行,我得去找小少主解釋……」內心惶恐無比,熊桐踉蹌着跑出學堂,為今之計只有自救。

……

「呼」

深秋的微風緩緩拂過吳桐龐大的身軀,卻沒有帶來絲毫涼爽,反而使得本就心驚膽戰的他如陷入冰冷極地般凍人心扉。

「小少主,你去哪了……」哭喪着臉,熊桐只感覺好似被毒蛇緊緊盯上了般,渾身毛髮炸起,好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