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我的師傅強無敵
我的師傅強無敵 連載中

我的師傅強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老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老王 龍柩

十年時間,我抬了三百多口棺材,其中有陰棺、陽棺、懸棺、二次棺以及鈍棺等等,經歷了一些離奇怪異的事情,到最後卻發現……謹以此書告訴那些看不起抬棺匠的人,請不要用異樣的眼光看待我們這個行業,我們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尊嚴PS:新書《我打造了一座天宮》已開始連載,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展開

《我的師傅強無敵》章節試讀:

  靈堂設在村口,而我家在村子西頭,去的路上要經過幾條田坎小路,那樣的路窄而坑窪多。因為是第一次抬棺,我心裏格外緊張,好幾次差點摔進田地,好在老王拉住我。

  在路上,老王告訴我一些抬棺材的要訣,第一不要先起腰,等大夥喊一二三起的時候才能起腰,第二,走山路的時候,龍架不能離肩,不然會惹惱死者,由於時間關係,更多的事情,他並沒有告訴我。(龍架是內行話,外行人都叫喪架。)

  我們來到靈堂時,靈堂的外架是用藍色的塑料墊搭建,正門口的上方是白底黑字的『奠』,左右倆側掛着一副輓聯,『悲聲難挽流雲住,哭音相隨野鶴飛。』

  靈堂的中間是一張桌子,上面放着夫妻倆的遺像跟一些蠟燭元寶、桌子後面是一口大號黑棺,棺面在蠟燭的照耀下顯得油蠟發亮。

  雖說我接受過『高等教育』,也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沒有鬼神的,但是面對那口漆黑的大棺,心裏還是瘮的慌。

  老人家帶着小孩正坐在棺材前抽泣,見我們去了以後,給我們倆一人一個紅包、一包十塊錢的白沙煙、一塊白手帕、一雙新鞋子,說:「老王,麻煩你了,一定要好好抬這棺材,讓我兒子夫妻倆安穩的走最後一程。」

  老王笑了笑,說:「放心吧,我領隊的八仙抬了十多年的棺材,還沒出過啥事!」

  老人家聽着這話,舒出一口氣,抬頭看了我一眼,面露詫異,倒也沒有說話,抱着小孩守在棺材旁邊。

  很快,陸陸續續來了幾個八仙,都是一些熟人,細數之下,連我在內一共八人,熱鬧的氣氛沖淡我心中的一些害怕。

  那些八仙見到我,非常友善,問長問短一番,又教了我一些他們抬棺材的心德,讓我不要害怕,說抬龍柩是做善事,鬼神一般不會招惹我們。

  聽他們這麼一說,心中僅剩的那點害怕也消之殆盡,很快就跟他們打成一片,有說有笑的,完全不像葬禮,反倒有點像菜市場,讓我奇怪的是,老人家不但沒有制止,反倒不停地向我們道謝。

  後來老王告訴我,八仙們見靈堂異常冷清,主家上了年紀又帶一個小孩守在靈堂,怪可憐的,便打算給夫妻倆鬧喪,熱鬧一下氣氛,讓夫妻倆走的熱熱鬧鬧的。

  因為第二天寅時頭(3點多一點點)就要將棺材抬出房屋,這一夜我們不能睡覺,要守在棺材旁邊,說是跟死者的魂魄交流感情。

  年輕人睡眠重,上半夜大家磕磕瓜子聊聊天還好些,到了下半夜大家都有些疲憊,我就感覺眼皮在打架,好幾次差點睡了過去,老王都將我搖醒,陪我抽着悶頭煙。

  在漫長的等待中,總算熬到寅時。老王是這次抬棺的主事人,很多事情都是由他主持,在八仙中他的威望也較高,剛到卯時,他拿出幾條粗大的繩索,讓我們每人手上拿一點紙錢用水沾濕,放在各自要抬的位置上。

  我被分配在棺材尾部的左邊,剛站到那位置,就看到一隻老鼠正在啃食着棺材的底部,看到我來了,那老鼠一點也不害怕,反倒充滿靈性的瞥了我一眼,繼續啃棺材。

  我用力往地面跺了一腳,將那老鼠嚇走,這響聲讓老王聽見了,他看了我一眼說,九伢子你幹嘛,我說這有老鼠在啃棺材,老王啥話也沒說,就讓我趕墊好紙錢,不然誤了時辰,死者不會安息,閻王爺也不會收留他們,到時候就會成為孤魂野鬼禍害人間。

  被老王這麼一嚇,我連忙將紙錢墊好,又把主家發我的手帕系在手臂上,不一會兒功夫,他來到我身旁,說:「九伢子,八仙們都說你是新人,讓你抬這尾部,完事後,記得給他們派煙表示感謝。」

  我有些疑惑,按道理來說,抬棺上山重力都在尾部,為什麼他們讓我抬尾部卻說是照顧我,我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老王笑了笑,說:「『抬棺上山前,出門轉三圈,』這是老祖宗留下來的遺訓,轉完三圈,頭部就變尾部。」

  在抬棺匠這個行業里有這麼一句話,一旦將棺材抬起來,就不能讓棺材落地,直到墓穴方才可以,我們村子的墳場離村口有些距離,老王就讓老人家隨身帶着兩條長木凳,以便我們歇腳。

  做好一些抬棺的準備後,老王看了我一眼,招呼我不要害怕,拉長嗓子喊了一聲,『準備起駕』。

  隨着這一聲,我彎了彎腰,將龍架放在肩頭,心裏一直記着老王的話,不能先直腰,等着老王喊口號!

  「幺」

  「二」

  「三,起駕!」

  我們幾個八仙,兩兩搭肩,相互扣住對方的肩頭,相互做樁,一齊用力,緩緩的將棺材抬起,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口棺材竟然會如此之重,壓得我雙腿微微打顫,險些就直不起腰。

  但,為了那五百塊錢,我還是咬着牙忍了下來,一手附在龍架上,一手摁在腰上,讓自己的腰盡量直些。

  那時正值盛夏時節,銀白的月光灑在地面,照得地面亮堂堂一片,可以清楚的看見路面,我們並沒有拿照明的工具,抬着棺材徐徐向村外走去,老人家則拿着兩條長木凳跟在後面,那小男孩不知是少不更事還是眼淚已經哭干,一路上並沒有哭泣,若不是有棺材的存在,外人很難看出我們在送葬。

  本以為這次抬棺能輕輕鬆鬆地賺五百大洋,哪知在抬到山腳的時候出現了意外。

  按照老祖宗留下來的習俗,上山之前需要轉三圈,意外就出現在轉圈上,我們轉前兩圈並沒有什麼不妥,剛轉第三圈的時候,不知怎麼回事,棺材裏面好似多了一些東西,變得異常沉重。

  我以為只有我有這種感覺,抬眼看向老王幾人,發現他們的臉色變成了豬肝色,顯然他們承受的重量跟我也是一樣。

  忽然,「砰」的一聲,龍繩齊斷,棺材猛地砸在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不知誰喊了一句,詐屍啦!嚇得八仙們齊齊地跪在地面,不停地朝棺材磕頭,那時候我不知道是被嚇愣了還是咋回事,就覺得雙腿不停地打顫,想學着八仙們一樣跪下去,卻發現雙腿根本就不聽指揮,直愣愣的站在棺材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