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青檸味女友
我的青檸味女友 連載中

我的青檸味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橘子味棒棒糖520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子牛 蔡佳怡 都市小說

億萬富翁吳子牛返回發跡的城中村出租屋,偶遇進城打工的鄉村少女,隱藏身份的他與少女合租於破出租屋內,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展開

《我的青檸味女友》章節試讀:

緩緩睜開眼。

白得出奇的天花板和床單,是在醫院了。

吳子牛鬆了一口氣。

環顧四周,只看見蔡佳怡趴在床頭,已經睡了過去,手裡握着一盤削好的蘋果。眼邊就是乾涸的淚痕。

吳子牛抬起青一塊,紫一塊的胳膊。

摸了摸她的頭。

蔡佳怡眯了眯眼睛,看見吳子牛已經醒來。沒有一句多餘的話,衝上去摟住了他。

「別哭別哭,千萬別哭了祖宗。」吳子牛就怕來這手,扛得住鐵棍,但真是扛不住這幾滴淚。

「誰哭你了!死了最好!」蔡佳怡頭在吳子牛懷裡蹭了幾下。

吳子牛被逗笑了。

蔡佳怡被送來醫院怕吳子牛半夜醒過來難受,守了一整夜。

「你東西沒丟吧?」吳子牛問道。

「沒丟,被昨晚上那群人搬到醫院了,放在走廊上。」蔡佳怡如是說道。

吳子牛把蔡佳怡哄到自己病床上睡著了,傷情並不是特別嚴重,但是渾身都疼。吳子牛走到走廊上開始打電話。

通往秘書程可雯的私人手機。

「吳總,您有什麼事情嗎?」電話那邊很是恭維。

吳子牛長舒一口氣:「謝謝你,昨天晚上居然能趕過來。」

「昨天晚上?」程可雯的語氣充滿疑惑。

「昨天晚上要不是你帶着大虎二虎他們救場,我差點死了,不管怎麼樣,謝謝了。」吳子牛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

電話那頭一陣寂靜,程可雯才緩緩開口:「吳總,昨天晚上我沒有帶大虎二虎去找您。」

吳子牛的煙突然掉到了地上。

不是自己人?

難道是路過的好心人?

吳子牛的大腦在飛速旋轉,立刻排除了這種可能。

絕無可能。那種時間點,那種地理位置,除非假面騎士,還能有其他人就是有鬼了。

吳子牛像突然被撞擊了什麼似的,立刻跑向護士站,把護士站的護士嚇了一跳:「您好,我是504床位的,能讓我看一下昨天晚上送我來的人是誰嗎?」

「好……好的,有留電話,請稍等。」護士點了點頭,很是詫異地看着吳子牛。

突然一個充滿磁性的女性聲音響起:「不用找了,我就在這。」

吳子牛回頭。

怎麼是她?

胡霞睥睨地望了望他,推了推眼鏡:「出去說?」

吳子牛點了點頭。

這個冷艷的女人叫胡霞,與吳子牛是高中同學。畢業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兩人各自創業,吳子牛成立了DSB網絡,胡霞成立了DNM(Deep National Master)深度國際掌控者。

兩人鬥法許久。最終吳子牛勝了一籌,胡霞也算成了業界新星。沒有兩敗俱傷。

沒想到今日得見,居然是這樣的場景。

醫院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比購物廣場還熱鬧,但是來這裡的人沒有購物廣場那樣的閑情。

胡霞和吳子牛兩人走在醫院花園裡。

最先開口的是吳子牛:「你是怎麼知道我當時在那的?」

胡霞冷笑:「吳總都不先說聲謝謝?」

「你如果是偶然路過救了我,那我是真得謝謝。」吳子牛說道。

「看來什麼事都瞞不過吳總呢。」胡霞撩了撩眼旁的髮絲,她天生就白,在日光的照射下顯得更是剔透。

吳子牛質問道:「你是怎麼有我行蹤的?」

胡霞看了看他的眼睛:「你的行蹤?你的行蹤可不止我有哦。」

「什麼意思?」

「先說好,可不是因為喜歡你這種狗屁原因。你的行蹤已經被掌握了,我也是從線人那裡要的,我現在勉強幫你擺脫了另一批人的監視。」胡霞接著說道。

「目的是什麼?」

「你可是大老總。想搞死你的人數不勝數,但是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南邊的人。想把你掌握透徹,然後按死你就易如反掌了。」胡霞說道。

吳子牛停了下來,沉聲道:「那你的目的呢?」

「你的DSB玩完了,接下來就是我了,咱倆最以前是高中同學,雖然之前還是競爭對手,但是現在咱倆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得幫我。不想幫也得幫。」

「我憑什麼信你?」

「我挺搞不懂你的,握着幾百個億,去城中村裝窮鬼陪個農村女人過家家。呵,居然還沒讓她知道你是誰,你是挺能的。我不清楚你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如果我去告訴她所有真相呢?」胡霞的眼神很是玩味。

吳子牛瞪了瞪她。低頭道:「行,我知道了。」

胡霞笑了笑。

……

吳子牛帶回來兩份皮蛋瘦肉粥,還有一盒子煎餃回到病房。

坐回病床前,沒想到蔡佳怡睡得這麼香。

「噹!」吳子牛彈了一下蔡佳怡的腦殼。

「你幹嘛?!」蔡佳怡捂着腦門問道。

「吃口飯再繼續睡吧。」說罷,伸出筷子和勺子。

吳子牛接着問道:「你接下來怎麼打算的?」

「不知道……但是我不想回去。」蔡佳怡攪了攪皮蛋瘦肉粥,發現裏面的薑絲真的很可惡,隱藏得很鬼,吃到嘴裏才能發現。

吳子牛太壞了。

「你去不去深圳?」吳子牛問道。

「深圳?」

「嗯,我有親戚在那裡,給我弄了個工作,我讓他們順便也給你找了個活干,還找了間房,不過按那個價格,估計還要合租。」吳子牛說道。

「你親戚這麼好?那你怎麼不早點去深圳?」蔡佳怡問道。

吳子牛喝完最後一口粥,說道:「在廬州都混成這樣了,不跑也不行了,回頭跟我一起吧。」

蔡佳怡悶聲好一會,盯着吳子牛問道:「你那碗是不是沒有薑絲?」

飯後,吳子牛直接帶着蔡佳怡打了的士去往DSB總部。

按照胡霞的說法,現在自己的公司有企鵝的耳目,一時很難分辨。如果企鵝在自己的每個部門都安插了眼線,那就相當於此時DSB暴露無遺。

「不是去深圳嗎?」蔡佳怡問道。

「嗯,在那之前還有其他事要解決一下。」吳子牛說道。

的士只能停在DSB門外,按理說應該是蒼蠅都飛不進去。

吳子牛帶着蔡佳怡走到會客大廳,這裡非常之大,那盞吊燈已經有四百五十多萬。

蔡佳怡抬頭張望,很是震撼,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奢華的裝修。

躡手躡腳,害怕弄髒了賠不起。

吳子牛帶她到會客廳的沙發那裡,安排了一下:「一會別亂跑,在這等着我回來,行李我已經寄給深圳的朋友了。就不用擔心了,知道了嗎?」

蔡佳怡點了點頭:「知道了。」

「你重複一遍。」吳子牛還是不太放心。

「我不能亂跑,坐在這等你,我的行李……」

「行,記到這就夠了,等我!別亂跑!」吳子牛走開,一邊回頭,一邊看她會不會亂跑看到什麼不好的東西。

要不是害怕這個獃頭被那群人再抓到,吳子牛也不想帶她來。

DSB總部 總裁辦公室

門被推開。

程可雯立刻起身:「吳總。」

「五分鐘內我要見到趙光亮。」吳子牛沒有多餘的話。

程可雯已經適應,沒有多說一句話,立刻發信息給趙光亮。

五分鐘後,趙光亮喘着粗氣推開辦公室大門:「呼……呼,你……」

「五分十七秒,你慢了啊。」吳子牛看了看電腦。

「你牛逼……你……你跑一個。」趙光亮還沒順過來氣。

「我要去一趟深圳,回頭公司所有事你全權受理,今天下午開始我就不在廬州了。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講,這段時間把程可雯也調到其他部門,你照常進我辦公室,沒人也要來。」

「還有,你找個信得過人。扮成送外賣的,每天往我辦公室跑三趟,順便往幾個部門門口轉一圈。保持三到七天。」

趙光亮一頭霧水,問道:「出什麼事了?」

吳子牛一攤手:「公司被人安眼線了,我們的行蹤暴露無遺。聽胡霞說是企鵝那邊的人,人家下手比我們快。想要甩掉這些個傢伙,就看這幾天了。我去一趟深圳,要去解決一些事。」

「什麼事?」

吳子牛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多問。趙光亮心領神會,點了點頭。

吳子牛又伸手道:「把公司的副卡給我。」

趙光亮疑惑:「你自己沒錢?」

吳子牛笑了笑:「身上背了十個億的債,我現在渾身上下都掏不出十萬塊。不拿點錢,我到深圳喝西北風?」

趙光亮搖了搖頭,從公文包里小心翼翼翻出一張卡,黑金皮:「悠着點,財務那邊出事我怎麼說?」

「回頭年底分紅我會補上,在這之前有點小錢你就先墊着。」

兩人走出辦公室,這一層已經沒有什麼人了。兩人在等電梯的途中誰也沒有說話。

誰都沒想到企鵝已經開始下手。先前趙乾事件已經讓吳子牛有所警惕。如果趙坤真的是企鵝的人,那他安排了多少企鵝的人進了DSB?又有多少企鵝的人被提拔成DSB的管理層?

一個偌大的公司可能已經千瘡百孔。

「叮。」電梯到了。

「請。」趙光亮道。

「嗯。」吳子牛低頭想事,點了點頭。

「欸?!」電梯里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吳子牛抬頭。

蔡佳怡拿着一大捲紙,睜大了眼睛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