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連載中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

來源:google 作者:書荒的鯨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許青 都市小說 陳水瑤

當許青成為一隻貓的時候,他就知道,必須抱條大腿,然後他就成了高陵有史以來最弱的管理者,作為管理者的福利,他有了金手指,儘管那破系統和遊戲精靈並沒有差別展開

《我的老大是一隻手》章節試讀:

天空中的明月高懸,如同溫柔的素手拂去白日的喧囂,同時也為城市增加了一份詭秘。

溫茹正要去輔導班接的女兒,這條夜路已經不是第一次走,但早黑的秋冬總是讓人有些寒冷,她抬頭環視一圈,學校外面沒幾個人。

至於學校裏面,中學部依舊滿是學生,但那堵圍牆卻冰冷的好似天塹,將學校里的喧鬧割裂在另一個世界,那觸手可得的光芒終究遙不可及。

一雙眼睛於黑暗中注視着她,如同釣魚佬看緊自己的誘餌。

溫茹覺得有些許惡意在她身邊遊盪,如蛆附骨,為了安心,她將手伸進外套口袋裡,摸着如同內心一樣冰涼的罐裝防狼噴霧,這讓她有了一絲溫暖。

前方的路在行道樹的遮擋下變得黑暗,似乎正擇人而噬,偶爾透出的月光也變得斑駁,如同生長在牙床的利齒,因而每當與人交錯而過時,她都會緊繃神經,活動手指確保第一時間掏出噴霧。

好不容易走到了託管的地方,那一瞬間的脫離感如同從荒野走向文明,黑暗的恐懼似乎到此為止。

陳水瑤是很聽話,走的時候還向託管的阿姨道謝。

「水瑤,冷不冷,來把衣服披上!」

西裝的外套並不算多厚,但是有時候冷與不冷就差那一層,心暖了,身體也就暖了。

「謝謝媽媽!」

「不客氣哦!」

今日不知為何,喜歡給她分享學校中生活的陳水瑤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溫茹也沒有去打聽,孩子有點自己的秘密並不奇怪,只是感覺今天的路有些長。

那些關閉的門店招牌今日發出的光似乎有些清冷朦朧,和月光一樣凄美哀傷,這些店鋪功能不一樣,但招牌的樣式給人感覺都差不多,估計是為了美觀吧!

可是走着走着,陳水瑤的手卻在發抖。

溫茹蹲下身子平視着自己的女兒,卻不知為何時陳水瑤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冷汗不停的從她的鬢角滑下,在她失去血色的蒼白臉龐上划出三道晶瑩的痕迹。

而此時,陳水瑤的眼睛滿是驚恐。

「水瑤,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身體有些僵硬的陳水瑤用盡全力的握住溫茹的手,這是陳水瑤抵抗恐懼唯一的勇氣。

「我們,走了這條路,兩遍!」

刺骨的惡意在空氣中擴散,如同無數的髮絲瀰漫整個天空,溫茹將陳水瑤護在懷裡,這便是她唯一能做的。

彷彿感受到這對母女所散發的恐懼,原本飄蕩在空氣中的惡意開始凝結。

諸多廣告牌上的文字脫落在空氣中,如同墜入水杯的墨滴,於空中蘊散,惡念之花於二人的恐懼中綻放。

而原本給她們帶來光明的廣告牌在黑絲的遮擋下開始閃爍,那不是燈,那是由無數黑絲組成的鏡子,它們隨着這對母女的走動扭曲着身體,將光線反射到兩雙眼睛裏面。

嘴裏叼着煙的睡衣小伙到小區門口買計生用品,轉眼間看着一對母女的背影走進了那條黑森森的死胡同。

糾結幾分之後,終歸沒有跟上去,畢竟這個烏雲密布的天,黑燈瞎火的容易撞到髒東西,更何況女朋友在等他。

只是他那個女朋友,已經死去幾天了,而他並不知道,買完之後他轉身走進小區大門,而大門邊的石頭上佳和苑三個字竟然有些綠意斑駁,如同過了幾十年沒人擦洗一般。

空中惡念凝成的花朵如今變了形,花瓣變得尖銳,如同一張圓形的口器,不斷旋轉的利齒遊離到二人的頭上,擴大,然後向下吞噬。

「呲!」

防狼噴霧轉瞬間就被溫茹噴的一乾二淨,濃烈刺激的霧氣和惡念攪和到一起,如同風暴將二人包裹。

那是據說高陵最靈的寺廟開過光的東西,當初也就想幫孩子求個平安,那和尚說自己虔誠,可以為她的東西開過光。

溫茹求平安的心是虔誠,但她大抵對於開光這種事情是不信的,於是便掏出了防狼噴霧,在那和尚防備的目光中,將其放到了祈願台上。

如今二者的霧氣相互攪在一起,卻互不融合,反而發出如同火炭投水般的熄滅聲。

當整個天空都被混合的煙霧籠罩時,一陣水汽傳來,所有的煙霧,惡念,都如同灰塵被打濕在地。

而路邊的商店門牌,也如立體轉向平面,然後在水汽的作用下變得斑駁。

熟悉的路邊景色彷彿褪色的貼畫,被水汽所融化向下浸潤,然後攪和在一起,形成漆黑的水滴,在兩人的注視下,安靜的往地上流淌。

溫茹和陳水瑤畏懼的盯着地上的水坑,周遭的景色變成一頭堵死的巷子,好在可以借住月光看清位置。

漆黑到似乎不反光的液體,囤積在低洼地方,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沒有絲毫的變化,彷彿是一個個通往無底深淵的地洞。

它們似乎還在不停的融合,溫茹看着眼前的液體似乎想要將兩人圍困吞噬,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將陳水瑤抱起,不管她雙眼迷茫的眼神,轉身朝巷口奔去,每次跨步都在空地上。

就在即將跑出這巷口的時候,彷彿撞碎了一片玻璃幕牆,她再次回到了巷子深處。

溫茹似乎明白了什麼,猶豫了半秒,再次抱起陳水瑤,此時陳水瑤已經滿臉疑惑,而通往巷口的路已經容不得溫茹跑過,不過沒關係,她還可以跳。

「嘭!」

膝蓋先是受到撞擊的感覺,然後略微有點麻木,之後灼熱感出現在了膝蓋上。

溫茹不敢停,她怕等會自己就會因為疼痛失去跳躍的能力,就在她即將跳出這條詭異的巷子時。

「嘩!嘩~~」

碎玻璃聲再次傳來。

溫茹感受着雙腿的疼痛,準備再次抱起陳水瑤,低頭卻看見的卻是那小臉滿臉心疼的模樣,陳水瑤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只有輕輕的搖着頭,明亮的雙眼不停的流着眼淚。

溫茹不顧她小小的反抗,抱起陳水瑤,一腳深一腳淺的踏進了如同深淵的水坑。

「水瑤乖!不要怕,要是出去,記得找爸爸,他是愛你的!」

平靜的水面忽然光滑如鏡,原本最多只到腳踝的深度,此時已經沒到溫茹腰間。

溫茹低頭向下,如同鏡子的水面在她的行進中沒有一絲波紋,而水中那個和她一樣的女人帶着詭異的笑容和她對視,而那人的懷中空無一物,她心頭一緊。

見到陳水瑤也準備低頭看,溫茹忙把她的小臉靠在自己胸膛。

感覺水面接近了陳水瑤,她再次用力往上舉。

可是,終究是徒勞,溫茹的眼中閃過後悔與掙扎。

「媽媽!我愛你!」

「我也是!」

兩人沉入水底,儘管窒息感如約而至,她們卻滿眼釋然不再恐懼,抬頭望去,依舊是那輪清冷的明月。

「咔!」

月亮缺了一個口。

窒息感變得弱了些,求生的**忽然來的如此強烈,在兩人目光那濃烈的期望中,響聲如約而至。

「咔!」

這一下,月亮少了一半!

溫茹和陳水瑤身邊的窒息感和束縛感突然褪去,那月亮左右晃動似乎想要逃跑。

「咔!」

世界陷入了黑暗,熱鬧的吵聲卻映入耳朵,溫茹抬頭看去,小巷的天空上全是烏雲,今夜根本沒有月亮。

「媽媽,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