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文武風韻
文武風韻 連載中

文武風韻

來源:google 作者:才道當時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孔風 柳韻 都市小說

魔禍降臨藍星,沒有靈氣復蘇,也沒有神靈救世,更沒有星際方舟……熱武器扛不住了,人類該何去何從??子曰:絕處逢生文風起,陰陽相濟武韻興……………孔風從異界而來,絕境中開啟儒道修行之路,得批命讖語不料剛絕處逢生,又逢魔族入侵遇摯愛柳韻,助其走上武修之路,引導文武同興,尋遺探秘,抗魔救世,終於徹底明白讖語深意……………傳統文化與文武修行之道將會碰撞出何等火花?魔禍背後又有何等隱秘?……展開

《文武風韻》章節試讀:

兩個小時後,柳韻醒來。

孔風睜開眼走到床邊,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溫和一笑,輕聲細語道:「韻兒醒了,休息的怎麼樣了?」

「嗯吶,睡得很舒服!」柳韻臉色微紅,聲若蚊蠅。

「起來洗漱收拾一下,下午咱們去看木偶戲,放鬆一下心情,我都已經預約好了!」孔風繼續道。

下午兩點半,兩人來到高家大院,入場觀看木偶戲表演,演出的劇目是《牛郎織女》。

木偶戲是列入國家非遺名錄的古老民間藝術,表演形式多樣,遍布全國多地。

而牛郎織女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所有人都聽過,卻未必都知道它也被列入國家非遺名錄。

孔風向柳韻簡單介紹了下木偶戲及演齣劇目,這都是他在上非物質文化遺產課上了解到的。

「韻兒,咱們今天看的這個合陽提線木偶戲為北方獨有之秀,兩種非遺的結合碰撞,想必會非常精彩吧!」

柳韻邊聽邊點頭,目不轉睛的盯着台上的演出,被深深吸引。

只見台上藝人通過提線操作造型完美的偶人,完成提、撥、勾、挑等各種複雜技巧動作,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彷彿便是真人在表演。

同時又有精彩配音對話和蒼涼悲壯、委婉細膩的秦地特色音樂輔之。

將牛郎織女這一傳唱千年的美麗動人的愛情故事演繹的淋漓盡致,完美呈現在觀眾眼前,精美絕倫,令人嘆為觀止。

孔風則盯着台上的木偶仔細打量,細細探查,發現其內傀儡之術的痕迹非常明顯,與兵馬俑之中的技術大有關聯。

「難怪又被稱作傀儡戲,只是已經沒有實用性和戰鬥力,完全淪為表演藝術品了。」孔風心道。

一場木偶戲劇,半個小時便結束了。

「好精彩啊,就是時間有些短了,要是能久一點或者多放幾場就好了!」柳韻回過神來,有些意猶未盡。

她隨即又感嘆道:「這牛郎織女也太可憐了,一年才見一次,愛情感天動地,卻沒能感動鐵石心腸的王母娘娘成全他們在一起……」

孔風聞言,搖了搖頭微笑道:「韻兒,聽說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若真如此,織女可是天天見牛郎,牛郎卻一年見一次織女!這王母娘娘也是偏心的呀,說不定只是瞧不起牛郎凡人出身哦,要是仙人指不定就成全了呢!」

「好像也對,古代可是很講究門當戶對的,看來神仙也不能免俗!哼!要是在古代,你這豪門貴公子恐怕就看不上本姑娘這平民小女子了吧!」

柳韻先是一嘆,隨即佯裝不開心癟嘴道。

她自是早已知道孔風是孔子嫡脈後裔,在古代妥妥的貴公子。

孔風莞爾一笑,牽着她的手道:「想啥呢,說不定在古代我就是個落魄書生或者放牛娃,而你是仙女呢。」

「哈哈,那本姑娘就是織女,你就是牛郎,無論多麼艱難你也要來見我!」柳韻頓時開心笑道。

孔風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將柳韻擁入懷中,眼含無限柔情,認真看着她道:

「韻兒,我相信咱們的感情只會比牛郎織女更加深厚,結果也會更加美好!咱們一定會成為一對真正的神仙眷侶,讓天下人羨慕和傳唱!」

「嗯吶,一定會的!」柳韻堅定點頭,卻是沒有聽出孔風神仙眷侶所指深意。

……

「哇!泥人!風哥你看,好漂亮的泥人!」

兩人看完木偶戲出來逛街,柳韻忽然指着前面興奮叫道。

孔風朝前一看,不遠處正有一個老人坐在一張小椅子上,身前擺了一個泥人攤子。

攤子上放着十餘個各式各樣小泥人,沒有標價,也不叫賣。

這老人看起來年紀頗大,恐有八九十歲,卻是精神矍鑠,面容慈祥。

孔風若有所思,跟着柳韻一起走過去。

有幾個人正圍在攤子前看着這些泥人,讚歎品評。

老人家只是笑而不語,也不談價,好似沒有出售的意思,倒像是來展覽的。

老人見孔風和柳韻來到攤前,卻是眼前一亮,突然開口道:「兩個娃娃好生俊俏,真一對璧人,看中哪個,老頭子送你們了!」

孔風看了一眼攤子上十幾個泥塑,有人有動物,個個精美絕倫,神韻非凡,一看便是出自大師之手。

卻是沒有與柳韻一起蹲下挑選,而是搖頭對着老者說道:「多謝老人家!您是胡老吧,鳳翔彩繪泥塑技藝的泰山北斗,晚輩二人失敬了!」

「哦?年輕人怎麼識得我老頭子,難道你們這個年紀還有對這種傳統文化感興趣的?」胡老聞言頗為驚訝問道。

「不瞞胡老,我們兩個都是學歷史的,對古代文化非常感興趣,對於入選非遺的鳳翔彩繪泥塑技藝自然是有所了解,您老的大名也是聽說過一些。

方才見您在這擺攤似乎並無一般攤主推銷貨品之樣,又看這些泥塑個個精妙,心下有所猜測,倒是沒料到今日竟然真的有幸見到您老真人了!」

孔風以古禮向胡老拱手致意,認真回答道。

一旁的柳韻聽到二人對話也是跟着行禮打招呼,認真傾聽。

「哈哈哈,難得難得,竟然還有懂古之禮節的少年郎!更難能可貴的是,你們還對古代文化藝術感興趣!難怪老頭子一開始就覺得與你們有緣,不錯不錯!」

胡老聞言頗為高興,開懷大笑道。

「您老過獎了,晚輩不過是從小耳濡目染,加上大學學的是古代文學和歷史,因而有些了解。」孔風謙虛道。

「不必如此拘束,現在什麼年代了,早就不講這一套了!咱們隨意聊聊,你們二人叫啥名字,在哪裡上學啊?」

胡老擺擺手道,似乎談性頗濃,對孔風和柳韻挺感興趣。

「我叫孔風,她是我女朋友柳韻,我們都是京大的大一新生。」孔風也不再拘禮。

「哦?沒想到還是一對才子佳人,少年俊傑!孔風?莫不是孔聖人後裔?」

胡老聞言頗為驚訝,抬頭看了一眼二人,對孔風問道。

「慚愧,不過現在已經不講究這個了,就是個普通學生罷了,倒是您老這麼大年紀怎麼還出來擺攤呢?我看您這也沒有要賣的意思啊。」

孔風點了點頭,沒有多解釋身份,轉而問胡老道。

「難怪難怪……哈哈,這人年紀大了就容易念舊,我老頭子這不是懷念年輕時經常出去擺攤的日子嘛。

這次跟着後輩過來參加泥塑展覽,心血來潮便自個兒出來擺了個攤子,也不為了賣出啥,就看看有沒有合眼緣的人,這不是遇到你們倆了嗎?」

胡老確認孔風身份,先是若有所思,隨後笑着回答了孔風的疑問。

「哈哈,那看來我們兩個跟您老緣分不淺,正好我有些關於泥塑的問題想跟您請教一下呢!」孔風亦是開心笑道。

「沒問題,你隨便問!現在這些傳統東西都瀕臨滅絕了,難得還有年輕人感興趣,老頭子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今日這攤子不擺了,來,你們幫我收拾下,咱們去旁邊的展館坐坐,好好聊聊!」

胡老聞言頗為高興,彷彿來了興緻,當即決定收攤閑聊去。

「好嘞,我幫您背着!」二人幫忙將地上的泥人小心打包好,孔風背在身上。

「胡老,聽說泥塑技藝非常古老,傳承已有數千年了,我看您這些泥人跟兵馬俑的製作工藝似乎有頗大關聯呢!」孔風邊走邊說。

「不錯,你還能看出這些門道,是下了功夫的,我這些手藝確實跟兵馬俑一脈相承。」

胡老點頭讚許了孔風一句,隨即開始解釋起來泥塑跟兵馬俑的淵源。

原來,泥塑技藝的確很古老,在先秦時期已經非常成熟,而且那時候不叫泥塑,而是稱為傀儡之道。

先秦時期,百家爭鳴,創造過非常燦爛的文化,傳聞墨家祖師墨子總結上古傀儡技藝,集之大成,創造了成體系的傀儡之道。

據說當時製作出的傀儡,不僅好看,而且實用,比如能飛天的傀儡木鳶,能戰鬥的傀儡機關獸甚至是傀儡人。

兵馬俑便是此類傀儡之集大成者,真的能夠行軍作戰!

「可惜,成也兵馬俑,敗也兵馬俑!唉……」

說到兵馬俑,胡老突然長嘆一聲,似是非常痛惜。

「哦?何謂成敗皆因兵馬俑?」孔風疑惑問道。

胡老聞言搖頭嘆息了幾聲,繼續跟孔風兩人講起了兵馬俑的誕生過程。

原來是當年,秦始皇召集全國優秀傀儡師,齊聚咸陽製作兵馬俑,從而才有了這空前絕後的奇蹟。

秦始皇陵完工之後,外有戰亂,內有殘暴的秦二世和姦宦趙高,傀儡大師們大多死於非命,極少數僥倖未死者也未能留下傳承。

以至於傀儡之道核心傳承盡失,後來逐漸演變成了如今遍布各地的木偶,泥塑,皮影,木雕乃至石雕等民間藝術,有形無神,只剩觀賞之用了。

「唉…可惜啊可惜……」說到最後,胡老又是忍不住連連嘆息。

「胡老,那後世兩千多年就沒有驚才絕艷者復現此等神技嗎?」柳韻聽後頗為震驚,忍不住插話問道。

「後世為匠者都是賤籍,地位卑微,哪有能力去搞這個?

而且傳聞秦始皇為了製作兵馬俑,將製作傀儡所需的作為能量來源的核心材料搜集乾淨。

後人縱是有心也無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胡老無奈搖頭,言語間彷彿透着悲涼。

「若說世上還有這些材料,恐怕也是在秦始皇陵裏面吧?」孔風接話問道。

「極有可能,聽聞秦始皇陵地宮之中長明燈不滅,璀璨萬古,說不定是靠這個東西供能呢!」胡老點頭道。

「胡老,那現代科技也不能復現這些傀儡嗎?」柳韻似乎對於神技失傳很是惋惜和不甘,繼續問道。

「有些東西不是科技能夠做到的,何況現代人也對這個不感興趣,就算複製出來了也就圖一樂,沒有太多的用處,畢竟如今機械人技術可是發達的很。」胡老搖頭道。

「胡老,您說先秦鍊氣士是不是真的存在?這傀儡之道會不會跟鍊氣士有關?或許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出來的。」孔風轉而有些期待的問道,。

儘管內心已經堅定了這個猜測,但他還是想聽聽別人的看法,尤其是胡老這種或有關聯又見多識廣的老人。

「以前或許有吧,我老頭子也沒親眼見過,倒是聽過一些傳說故事,真假難辨,現在已經不興這個了,都覺得是迷信,你們倆娃娃難道還信?」胡老笑了笑道。

「我自是信的,不然很多東西恐怕無法解釋啊,只是這些鍊氣士跟世人所認為的修仙者肯定不一樣,具體如何就不知道了。」孔風點了點頭道。

柳韻猶豫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表示不信,心中卻是因為今日之見聞已經產生了動搖。

「不說這個了,今日老頭子跟你們兩個娃娃有緣,我攤子上的,包括拿出來展覽的泥人,有沒有看上眼的,贈你們兩個。」胡老搖了搖頭轉移話題道。

「我想要牛郎織女!」柳韻當即對着孔風道。

「韻兒,咱不要牛郎織女,他們的結局不好!」孔風搖了搖頭。

隨後拱手對胡老道:「多謝胡老美意,小子冒昧,能否麻煩您以我們兩個的形象製作一對小泥人,若您已經金盆洗手,由傳人動手亦可。」

柳韻聞言,眼睛一亮,也是期待的看着胡老,不再提牛郎織女。

「哈哈,好,沒問題,老頭子親自為你們製作一對神像眷侶泥人,你們留下聯繫方式,等製作好了聯繫你們。」胡老聞言,爽快答應。

「多謝胡老!」兩人激動拜謝。

「無妨,你們倆郎才女貌,形象俱佳,比之傳說的牛郎織女更加生動真實,是創作的好題材。

何況你們都是未來的國家棟樑,將來若有能力,扶一把泥塑以及其他一些傳統藝術便好。」胡老擺擺手道。

孔風二人再三道謝,相互留下了聯繫方式和地址,又聊了一番後才告辭離去。

孔風此行對傀儡之道已經有了清晰了解,若能找到合適的能量之源,說不定能再次復現,在戰場上必然能發揮巨大作用。

即使在此界不能復現,但若是回到成周界,以靈石為能量的話,這些精妙的傀儡術恐將大放異彩,而且不再局限於修士,任何人都可以操控使用。

孔風也期待着這個世界能帶給他更多的驚喜。

《文武風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