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為瘋批暴君崽崽選妃,他氣駕崩了
為瘋批暴君崽崽選妃,他氣駕崩了 連載中

為瘋批暴君崽崽選妃,他氣駕崩了

來源:google 作者:梨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柒 古代言情 容時

【重生➕甜寵➕1V1➕妖艷皇后VS殘暴君王】東安侯府小姐元柒嫁給了快死的暴君,當天晚上暴君就要不行了,她表面如喪考妣,內心歡歡喜喜,馬上就能從皇后變成太后了?妙啊!眼淚剛擠出一滴,殺人不眨眼的暴君被她哭活了,抱着她的腰,埋頭在她懷裡,「娘!孩兒要吃奶」元柒:「……」從此元柒過上了帶暴君崽崽的幸福生活,讓崽崽給她摘花瓣泡澡、釣他最寶貝的魚烤着吃、用他的私庫買各種各樣的玩意兒直到享受着崽崽給她洗腳的這一天,暴君親吻着她的腳,陰戾一笑,「母后對朕的伺候可還滿意?」元柒:「……」再見了這個世界展開

《為瘋批暴君崽崽選妃,他氣駕崩了》章節試讀:

容時性子殘暴,做事全憑自己喜好。

他顯然喜歡玄色,龍袍也摒棄了往朝的明黃色,九條金龍躍於玄色衣袍之上,彷彿在黑夜中靜靜蟄伏,敵方稍不注意便會被一躍而上,一齒封喉。

分明光風霽月猶如水墨畫中的仙人,黑色龍袍又為他增添了幾分壓迫感。

嚴如玉和常書意匆匆一瞥那張驚艷眾生的臉龐,心裏的驚嘆未升起,立馬就嚇得低下了頭。

被那雙幽冷鳳眸注視的那一刻,只讓人遍體生寒。

常書意咬了咬唇,恐慌中又有幾分期待愉悅。

陛下頭次來玉棠宮,莫不是來尋她的?

然而容時只是冷淡地瞥了兩人一眼,短暫到連她們的臉都沒看清。

他目光定在元柒身上,有片刻訝異。

明明是和宇文雅一模一樣的臉,風格卻截然不同。

宇文雅喜素色,最看不慣花里胡哨。

元柒卻彷彿恨不得把天下最美的珠寶堆砌在身上,精緻珠釵、寶石耳墜、瓔珞項圈……

就連雪色裙擺上也要綉上繁複漂亮的花紋。

順眼多了。

「為何來此?」容時率先開口。

元柒迎上他,笑眯眯地道:「就想來過來看看兩位貴人,聽着嚴貴人彈的小曲,都不小心睡著了。」

容時:「要聽,把人召去彈一日便是。」

嚴如玉:「……」

她又不是樂姬!

元柒被容時這句話逗樂了,說出了嚴貴人的心裏話:「畢竟是貴人,這不合適。」

「有什麼不合適的。」

容時語氣淡淡,眸中一閃而過一抹嗜血狠意,「不願意,就拖出去砍了。」

嚴如玉膝蓋軟了,差點跪在地上。

常書意臉色也白了幾分。

誰都沒想到,陛下居然會重視元柒到這種地步。

眼睜睜看着容時頭頂的暴戾值又從19999漲到了21000的元柒:「……」

這時她想到了昨晚那個什麼系統發佈的任務。

三日內讓暴君的暴戾值下降50?

原本元柒覺得不過區區50,就跟五十兩一樣少。

現在……

一點沒降,一漲就是1001?

這還玩什麼?

最重要的是,容時明明說的是嚴如玉,看的卻是她。」

元柒感覺脖子有點涼,走過去扯了扯容時的袖子,「別說笑啦,看嚴貴人都嚇到了。」

容時垂眸看了一眼扯自己袖子的手,沒再說話。

他畢竟腦子不正常,元柒也擔心會被其他人看出來,沒再多留,正要拉着容時離開,瞥見常書意眼巴巴的樣子,看着容時問:「陛……阿時是要回去還是要留在常貴人這兒?」

畢竟他來了玉棠宮,也未必就是來尋她的。

容時:「回吧。」

常書意眸中閃過一抹失落。

還以為容時是來找她的。

直到兩人離開,嚴如玉這才不敢置信地道:「剛剛元柒叫陛下什麼??」

阿、阿時?!!

常書意才意識到這一點,柳眉皺起。

元柒竟然這麼得聖寵。

這世上敢這麼叫容時的有幾個?

就憑她那張臉么?

常書意捏緊拳頭。

和容時走出玉棠宮的元柒看着沿路的風景,覺得有點陌生。

前朝未滅亡時,姑姑作為皇帝寵妃,元柒也偶爾入宮。

那時的御花園,百花爭艷,美不勝收。

如今……

非常蕭瑟。

枯花枯草一大片,地上的落葉踩上去時發出「沙沙」的聲音,顯然已經許久沒人打理了。

容時感受到元柒的心不在焉,微蹙眉,「姐姐在想什麼?」

聽到「姐姐」這兩個字,元柒心裏一松,感覺看容時都有種看自家弟弟的感覺了。

只要不叫娘都好。

元柒對着他笑了笑,「在想崽崽的小金庫有多少錢。」

容時眯眸看着她。

所以,這女人在打他金庫的主意?

雖然不知道他現在是有多少錢,但就算有,也不可能就這麼讓她得逞。

「沒錢。」容時淡淡道。

元柒:「……」

以為嫁了皇帝,作為一國之母,是全天下最尊貴最有錢的女人。

現在好了,暴君沒死,還沒錢?!

雖然容時是容國公之子,容家底蘊深厚,據元柒父親東安侯說,他們容家還出過幾個奸臣,攬財手段十分高明,容家應當是這京城王侯中最有錢的。

但是想想,容時策反,養兵買馬製作軍火,哪方面不花錢?

他能策反成功,搞不好早就把整個容家的財富敗光了。

這一年戰後,不少地方還出現了天災人禍,處處是花錢的地方。

元柒進宮前,發現京城的乞丐都變多了。

難怪御花園都沒錢修繕了!

窮啊!

她怕是嫁了歷史上最窮的皇帝?

看元柒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容時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

「姐姐看起來很不高興?是怕兒子沒錢無法盡孝?」

元柒在心頭盤算着自己的小金庫,漫不經心地道:「沒有,姐姐是怕養不起你。」

她現在已經把容時當成一個四歲小孩來看待。

就算他沒錢,她也不可能讓四歲孩子去幹活養她啊!

聽到「養你」這兩個字,容時微怔。

元柒轉頭看到他這幅模樣,還以為他在擔心他們要喝西北風了,抬手摸了摸他的頭。

「乖,別怕,姐姐養你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

出嫁的時候,父親母親幾乎把半個東安侯府都給她做嫁妝了。

萬萬沒想到,這些是她未來一輩子的資產了。

想到這,元柒有點難受。

晚上用膳看到桌上十道菜,她肉疼得緊。

「這麼多菜吃不完多浪費啊!以後就做五道吧。」元柒對肖公公道。

她今年才十五歲,算一算,就算活到七十歲,也還有五十幾年呢!

要省着點花。

肖公公嘴角抽了抽,「五道菜……娘娘,這是不是太少了?」

陛下已經算得上節儉了,說御花園的花也無人欣賞,與其在這些地方花錢,不如多建幾個學堂,宮裡伺候的人也遣了大半。

吃飯正常規格是二十幾道,前朝皇帝奢靡荒誕,用一頓膳要三十六道,說這個數字吉利。

現在皇后娘娘倒好,居然要減到五道菜?

這要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北舜朝要亡國了。

元柒:「不少!本宮與陛下兩個人,剛剛好。」

說完,她看向容時,語氣溫柔:「是不是?崽崽。」

聽到「崽崽」這兩個字,肖公公又抖了一下。

娘娘是真的大膽啊。

容時收回探究的目光,「嗯。」

他倒是想看看,她還想要玩些什麼花樣。

肖公公:「……」

這叫什麼?

恃寵而驕!

他懂了。

吃了幾口菜,元柒突然想起了常書意和嚴如玉的對話,她眼睛圓溜溜地一轉,突然說道:「你還記得宇文茹嗎?你的表妹。」

容時微頷首,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兩歲孩童的臉,「怎麼?」

元柒道:「都說她和你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之後你是不是要納她為妃?」

容時動作一頓,眼眸也一寸一寸的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