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甜誘!禁慾大佬懷裡的小撩精超黏
甜誘!禁慾大佬懷裡的小撩精超黏 連載中

甜誘!禁慾大佬懷裡的小撩精超黏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飛魚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糖 現代言情 霍司寒

都說榮城的冷麵閻王是個護犢子,硬生生把一個小可愛,寵成了人人畏懼的女魔頭某日,閻王侄女哭唧唧來告狀:「小叔,你家女魔頭快把我玩死了」霍閻王:「沒大沒小,叫小嬸!」特助火燒屁股跑進來:「女魔、哦,不,夫人把人家祖墳給炸了!」霍閻王:「那位置擋風水!炸得好」第二天,特助又哭喪着臉稟報:「少爺,夫人不小心黑進某科研室,被A國全網通緝了」霍閻王:「搖人,滅了A國!」他霍司寒的人,誰動誰死!展開

《甜誘!禁慾大佬懷裡的小撩精超黏》章節試讀:

宋詩音聽到這聲『阿姨』,頓時氣結不已,但偏偏面前這個人是唐糖,是霍司寒的心尖寵,她不想哄着也得哄着。

「原來是唐糖啊,這麼久不見都長這麼大了!」宋詩音假裝噓寒問暖道。

而唐糖對於宋詩音的話卻是充耳不聞,根本就不想理會她,慢悠悠的把水杯放回桌上,隨即抬手捂着額頭說道。

「哎唷,頭好疼啊!」唐糖很是誇張的哀叫着,而後走到霍司寒面前,直接坐在他懷裡,「霍爺,我頭疼,我想回家了!」

說完,唐糖悄然的瞥了一眼對面的宋詩音,只見她雙手緊握成拳,正在極力剋制着自己的情緒。

「霍爺,我們回家好不好。」唐糖聲音都變虛了,有些嬰兒肥的小臉蛋,直接靠在了霍司寒的胸膛,一雙玉手勾住了霍司寒的脖子,「霍爺,我頭真的好疼,走不動了,你抱我下樓吧。」

霍司寒看了看懷裡的小丫頭,深邃的眸底閃過一絲溫柔,不過在看向宋詩音時,又瞬間變冷了。

「宋小姐,關於合作的事宜,我讓尚御聯繫你,失陪了。」

說完,霍司寒直接抱起了唐糖,輕鬆得跟抱小貓似的,邁着沉穩的步伐離開了辦公室,連看都不看宋詩音一眼。

電梯門緩緩關閉。

霍司寒很是無情的放下唐糖,開口道:「感覺新學校如何?」

唐糖趔趄了幾下,揪住了霍司寒的黑色西裝外套,才站穩腳,「霍爺,我剛才幫了你的忙,你還這麼不領情!」

唐糖嘟着小嘴,裝出一臉委屈巴巴的模樣。

「我的事還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把成績提上去,別再讓老師打電話叫家長,就已經是幫我很大的忙了。」霍司寒淡淡說道。

他這輩子的臉都快被這個小丫頭給丟光了,從小學開始到現在,考試就從沒及格過,還整天給他惹事,他都快成為老師辦公室的熟客了。

只有高考那次,給他爭了口氣,考上了榮城大學,也剛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能盯着她,避免她出去打架。

唐糖撇了撇嘴,她這樣還不是想着,讓霍司寒多給她複習功課么,否則憑着她的智慧,想考全市第一還不是簡單。

「霍爺,我聽別人說今晚有個慈善晚會……」唐糖試探性說道。

霍司寒低垂眼眸,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個頭的小丫頭,神情肅穆,「沒興趣。」

霍司寒剛說完,電梯『叮』的一聲,到了負一樓停車場。

霍司寒邁着大步走出了電梯,唐糖立馬屁顛屁顛的跟在他身後,獻殷勤的幫霍司寒打開了主駕駛的車門,「霍爺,請您上車。」

霍司寒冷着一張冰山臉,坐進了主駕駛,他倒是想瞧瞧,這個小丫頭又想整什麼幺蛾子。

霍司寒上車後,唐糖也麻溜的鑽進了副駕駛,二話不說的就撲進了霍司寒懷裡,「霍爺,求求你了,就可憐可憐人家吧!」

唐糖裝模作樣的哀叫着,白嫩的小手開始一通亂摸,隨即把小臉蛋貼近霍司寒。

她一定要檢查一下,霍爺到底是不是不舉,這是她治療的第一步!

然而還沒等唐糖開始檢查,她的馬尾就被揪了起來,「痛痛痛!霍爺,鬆手鬆手!」

「老實交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霍司寒把唐糖扯回了副駕駛,神色愈發嚴肅了。

他不由得懷疑這個丫頭,到底懂不懂得男女授受不親,如果換做是別的男人,她是不是也會這樣。

一想到這,霍司寒的神色更是深沉了。

「霍爺,我……」唐糖欲言又止,悄咪咪的看了一眼霍司寒,「我今早和我堂姐吹牛逼,說你帶我去參加今晚的慈善晚宴。」

話音落下,唐糖把頭埋得低低的,看起來跟一隻可憐的小白兔似的,正在乖乖的等着霍司寒的斥責……

霍司寒板着一張臉,什麼都沒說,直接啟動車子回霍公館。

一路上氣氛低得可怕,溫度涼颼颼的,嚇得唐糖都不敢動彈。

剛回到霍公館,唐糖就把手裡的紙袋子隨手一丟,『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霍爺,我知道錯了!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吧!」

臉是什麼東西,能吃嗎?她唐糖都沒聽說過好吧!

本來還在氣頭上的霍司寒,看到跪在地上可憐巴巴的小丫頭,頓時不怒反笑。

「你就這麼想去晚宴?」霍司寒冰冷的聲音中還帶着一絲笑意。

聞言,唐糖點頭如搗蒜般,可下一秒又搖了搖頭,「不想,不想去了!」

我滴媽呀,霍爺的家法可不是說說而已的,她還想多活幾年。

她跟在霍司寒身邊這麼久,沒人比她更了解霍司寒。

就連站在一邊的管家老霍,都不由得暗暗驚嘆,他牆都不服,就服唐糖!

服她臉皮夠厚,服她無中生有,憑空捏造的本事!

已經十多年了,就憑這不要臉的『下跪』,愣是把他家霍爺治得心服口服的。

「如果期中考試,你能考到全年級倒數後五十名……」

「我保證,我一定會考到年級倒數第五十一名,不給霍爺丟臉的!」唐糖一臉認真的豎起三根手指,言之鑿鑿的和霍司寒保證。

「呵,你會不給我丟臉?」霍司寒輕笑一聲,他的臉早就被她丟沒了。

「霍爺,那今晚的宴會……」唐糖緊盯着霍司寒的神情,試探性的從地上慢慢爬起。

霍司寒見此,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一雙深邃的桃花眼帶着一絲怒氣,緊抿着薄唇,一言不發的回去了書房。

唐糖看到霍司寒進去書房後,臉上這才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隨即跟個大爺似的躺在了沙發上,浪蕩公子一樣嚷嚷道:「老霍,晚飯做好沒,餓扁我了!」

要不說老霍怎麼會佩服唐糖呢,就她這驢蒙虎皮的勁兒,電視劇里的狗腿子都沒她演得逼真。

他就想不通了,他家霍爺這麼聰明睿知,怎麼就看不透這丫頭的本性呢!

到了下午,司機送唐糖去學校。

她剛剛走進學校,便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她就是大一新生啊?」

「我聽說她來後,唐欣茹就不再是第一系花了。」

「依我看校花也只能是她了吧,整個學校的論壇都已經炸了!」

聽到這些話,唐糖露出了一抹自以為很美麗動人的笑容,隨即便哼着小曲走去了教室。

唐欣茹也是大一新生,只是以前在讀高三時,幫過榮大的教授做過項目,所以才有了系花這個稱號。

她已經等不及想看到唐欣茹氣冒煙的模樣了。

然而等唐糖進到教室時,便瞧見自己的書包不知被誰丟在了講台上,書包里的課本也是被丟了一地。

以及她家霍大美人給她買的鋼筆,不知被誰踩了一腳,筆桿都被踩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