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連載中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

來源:google 作者:梓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賀震霆 齊楚楚

初見面,她攪黃了他的婚禮,只好自己頂替新娘上場從KISS開始的浪漫推理,推着推着,齊楚楚就被推倒在了大床之上齊楚楚:說好的結婚是為了保護我的名譽的?賀震霆淡然道:你的名譽早就被我毀了,也不差這一次展開

《首席求婚三十三次》章節試讀:

  賀震霆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如刀削般精緻的五官透着冷峻,如墨染的黑眸如深沉的海洋一般吸引着齊楚楚的目光。

  莫名的,齊楚楚捧着心臟的位置,跳的飛快。

  賀震霆輕輕抬手,示意保鏢褪下。

  蘇藍心微微一愣,不解的看着賀震霆,瞧他饒有興趣的看着齊楚楚,眸光中帶着迷人的光彩,瞬間胸口怒火燃燒,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上前摟住賀震霆的胳膊,委屈道:「賀少,她明顯就是在胡說。」

  賀震霆這幾年身邊有沒有女人她心裏最清楚,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妻子來?這人一定是來搗亂的!

  聲音很輕柔,帶着絲絲委屈,任哪個男人聽了都會心生憐憫。

  但,賀震霆只淡然的睨了她一眼,深不見底的眸子里閃爍着蘇藍心讀不懂的情緒。

  賀震霆修長的雙腿闊步,每走一步,齊楚楚心裏都會沒由的緊張一下,明明走來的不是什麼黑澀會老大,可她感覺周圍的空氣像是被抽走一般變得稀薄冰冷。

  他明明在笑,可笑意卻未達眼底,陰鷙的眼眸中散出着噬人的光,這樣的氣場簡直比黑老大還嚇人。

  齊楚楚下意識吞吞口水,強裝鎮定,默默給自己打氣,他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不怕不怕。

  「你說我犯了重婚?我的妻子在哪裡?」

  開口的一句話令蘇藍心臉色瞬間難堪起來,她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蘇家大小姐的形象,不等齊楚楚回答,激動的連聲音都變了調:「來人,把她給我拖出去!」

  被齊楚楚呵斥走的保鏢,再次朝着她走去,才走了兩步,便被賀震霆攔了下來。

  「震霆?」蘇藍心不解的看着他,她心裏本就害怕賀震霆,眼神一直不敢正視着他。

  賀震霆俊冷的臉龐看不出一絲表情,淡漠的睨了眼蘇藍心,「這裡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蘇藍心頓時咬住唇不敢在出聲,眼眸泛着淚光。

  賀震霆再次看着齊楚楚,一步步朝着她闊步走來,道「事關我的清譽,當然要問清楚。」

  齊楚楚伸手摸在隆起的小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賀震霆,悲戚的指着他,淚眼婆娑,委屈而又憤慨地說道:「你個負心漢,腳踏兩條船的渣渣!拋棄妻子的事情你都能做的出來!」

  哭聲悲天動地,說著,還不忘摸摸自己的小腹,「孩子啊,太可憐了,一出生就沒了父親。」

  賀震霆被她說的微微一怔,他什麼時候有孩子了?

  深邃的眸光落在齊楚楚的肚子上,眼角閃過一絲精銳的狡黠,拿過司儀的話筒對賓客們說道:「今天所有的禮單賀家會一一給各位退回。」

  緊接着,保鏢旋風似得將在場的賓客統統清理了出去,連帶着混夾在賓客里的媒體也被趕了出去。

  偌大的大廳里,只剩下蘇家人和賀家人。

  蘇父亦是氣憤的站起身來,拽着蘇藍心就往外走,「藍心,走,回家!」

  真是荒唐!

  荒唐透頂!

  蘇藍心不肯,站在原地死都不願意動,「爸,這個女人是胡說的!」

  「我肚子都這麼大了,怎麼可能會胡說?還是你認為我會拿着自己的清譽來開玩笑?」

  嗚嗚……

  齊楚楚內心是悲憤的,她可不就是拿着自己的清譽在開玩笑嘛。

  蘇父氣的點着蘇藍心的腦袋,恨鐵不成鋼道:「你還嫌不夠丟人嗎?跟我回家!」

  蘇家人走了,一時間整個大廳只剩下賀震霆和齊楚楚兩個人。

  齊楚楚看着不過十幾秒中的時間,就走的如此乾淨,吞了吞口水,現在的人都走沒了,她還演戲給誰看啊?

  算了,反正目的已經達成,只要賀震霆結不成婚就可以了!

  一筆大單就這麼輕輕鬆鬆的搞定了!

  幻想着錢像是自己長了腿似得跑到自己的錢兜里,齊楚楚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演的很開心?」賀震霆步步緊逼,直接將她壁咚在了牆上。

  齊楚楚微微一愣,硬氣道:「誰演戲了?」

  倏地,肚裏的「孩子」像是感知到什麼一樣,啪的一下掉了出來——一個迷你可愛的抱枕。

  她無語扶額,真是尷尬呀。

  賀家大宅的客廳裝潢富麗,每一件裝飾品都像是一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奢靡又不張揚的點綴在燈光的照耀下格外的迷人耀眼。

  但是齊楚楚對這一切並不感興趣,她偷偷瞟了一眼四周,整體布局是歐氏風格,透着一絲狂野與不羈,倒是很符合賀震霆的風格。

  敏銳的嗅覺告訴她,這間奢華的別墅里沒有女人的氣息,下意識的抬步想要觀察的仔細些,肩膀一沉,緊接着,凜冽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不準動!」

  齊楚楚撇撇嘴,邁出的腿收了出來。

  腳下微酸,她已經站在這裡足足有半個小時了,她又沒做錯什麼事兒,幹嘛要她一直站着!

  轉念一想,便大刺刺的朝着沙發走去。

  那保鏢沒有再阻攔,面癱似的臉沒有任何的表情,神情肅殺,威謹的站着。

  齊楚楚翹着二郎腿,一副很大爺的樣子靠在椅背上,指着其中一位保鏢道「快點把賀震霆給我叫出來,本姑奶奶沒功夫跟他在這裡耗!」

  她被帶進賀宅已經好幾個小時了,可是連賀震霆半個人影都沒有看見,而她就像是犯人一樣被看在這裡,哪兒都不能去。

  保鏢無動於衷。

  齊楚楚也懶得再去追問,此刻的失去了「孩子」的她此時更像是一個嬌小的**,帶着混血的臉上透着一絲清純稚嫩。

  氣憤的將枕頭抱在懷裡,發泄似得拍打着,「你就不能給我掙點氣嗎?!關鍵時刻給我掉出來!掉出來!」

  保鏢看在眼裡,嘴角明顯一抽,很快恢復自然。

  時間追溯到三天前。

  旁門左道偵探社是齊楚楚回國後自己開的一家小小偵探社,從小勵志與名偵探的她離開了齊家自力更生。

  這天,剛開業的她接到了一個奇怪的病人。

  之所以奇怪,是因為她的裝扮,雍容華貴,這可是齊楚楚開業以來走進來的第一位富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