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失憶後,統帥他天天求抱抱
失憶後,統帥他天天求抱抱 連載中

失憶後,統帥他天天求抱抱

來源:google 作者:姬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宴奚 現代言情 韶玖

【甜寵+反差萌+馬甲+美食】穿書後的韶玖發現身後多了一個眼神濕漉漉,說話奶唧唧的大尾巴宴奚「阿玖阿玖我好喜歡你」「阿玖阿玖你不要對別人笑」「阿玖阿玖……」委屈巴巴且無辜,像極了依戀主人的狗崽兒直到某一天宴奚捏捏韶玖通紅的耳朵,將她逼近牆角「不,不對勁……」「那,阿玖喜歡哪樣?」韶玖內心糾結成了一團亂麻球這題,這題犯規了啊,怎麼可以這麼選?她自然是兩個都要!展開

《失憶後,統帥他天天求抱抱》章節試讀:

笑得開心的兩人就像是被什麼掐住了脖子,聲音戛然而止。

兩人同時側身。

宴奚氣得臉通紅,肩膀一起一伏地看着這兩個人。

「哪裡來的窮小子,居然敢在這裡撒野!」

宴奚身上穿着韶音隨意在飛船上給找的衣服,十分樸素。

程斌媽媽自然看不上他,鼻孔再次朝天。

柳憶夢的目光在宴奚臉上流連片刻,最終惋惜搖頭。

可惜了這張臉。

宴奚轉頭,端起來桌子上的咖啡「砰」地一下放在她們的桌面上。

「快來點漱漱口,免得熏到別人,讓人都知道你們不挑食。」

咖啡廳里傳來低低的笑聲。

程斌媽媽臉色發青,目光在咖啡廳中掃視片刻。

一下就看到了悠閑擺弄着杯子的韶玖。

「喲,小玖啊,你怎麼在這裡也不跟伯母打招呼,這可不像是韶家人應有的教養。」

「哦。」

韶玖動都沒動。

「我不想打擾你跟你兒子心上人聊天。」

她抬頭,給了程斌媽媽一個大大的微笑。

「什麼心上人。」

程斌媽媽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卻一下子想起來昨晚兒子對她說得話。

「那什麼,我好歹也是長輩。」

她生硬地轉移了話題。

「長輩?」

韶玖身下的藤椅微晃,笑意滿面卻不達眼底。

「有長輩樣子的人,才算是個長輩。」

「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柳憶夢搶在程斌媽媽之前開口。

「伯母她……」

「啪!」

剛剛還坐在椅子上的韶玖在柳憶夢開口的瞬間,便起身上前。

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柳憶夢的臉上。

五個鮮紅的指印迅速浮起。

柳憶夢捂着臉,眼中淚水瞬間滑落。

韶玖手剛放下來,就被宴奚握住,放在嘴邊輕輕吹了幾下。

「給你呼呼,手手不痛。」

韶玖心中的火氣一下子消了大半,抬眼看向柳憶夢。

「你這幅樣子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作用了。」

「柳憶夢,你好得很吶。」

韶玖笑意滿面,似乎剛才打人的不是她一般。

「改了我的救生艇降落地址,不想我活着回來是吧?」

「真是沒遂了你的願,我好好地回來了。」

柳憶夢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我,我不是……」

「救生艇的記憶芯片已經被複原了。」

韶玖笑意消失,冷漠地看着柳憶夢。

「這一巴掌,就當是一個開始吧。」

說罷,一杯咖啡猛然潑向柳憶夢的臉。

熱熱的營養液流到傷口上,讓柳憶夢的臉頰一陣陣刺痛。

程斌媽媽有些沒反應過來。

「什麼?什麼改了地址?」

別的沒聽懂,不想韶玖活着回來這話她聽懂了。

他們家需要的,是一個懂事聽話聰明貌美富有能幫得上她兒子的兒媳。

而不是一個心思狠毒的惹事精。

「就是她是個殺人未遂的人!」

宴奚鼓着臉,在一邊補刀。

還不忘給自己邀功。

「阿玖,我說得對吧?」

「韶玖, 沒想到你這麼水性楊花,還在外面找了小白臉!」

看着一臉正氣大步走進來的程斌,韶玖翻了個白眼。

宴奚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隨即抬手指向程斌:「他比我白多了,他才是小白臉。」

程斌:……

「阿玖你看,他還塗了粉。」

程斌的拳頭頓時朝着宴奚揮了過去。

「老子讓你胡說八道!」

韶玖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

宴奚身姿靈巧的躲過程斌的拳頭。

「你這人怎麼不講道理,我就是說句實話你還打我,你聽不得實話啊。」

韶玖見程斌壓根連宴奚的衣角都碰不到,笑着搖了搖頭。

「好了好了,有的人眼瞎毛病多,咱就不跟他們一般見識了。」

程斌媽媽此時卻不高興了。

「韶玖,你怎麼這麼說你未婚夫?」

「你是不是想退婚?」

按照往常,一提起來「退婚」這兩個字,韶玖就會很緊張。

然而今天,一切都不一樣了。

「程斌,在飛船上那會,我跟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吧?」

「退婚就退婚吧,我還真不稀罕。」

韶玖朝着窗外看了一眼,抿唇笑了。

她俯身撿起程斌剛才掉落在地上的一枚徽章。

「玫瑰酒店情侶套餐贈品。」

緩緩將這幾個字念出聲,韶玖搖搖頭。

「看這日期,是昨天的吧?」

「還有你。」

她又伸手指向柳憶夢。

「還真是不怕別人不知道你們之間那檔子破事。」

柳憶夢的袖口上,別著一枚一模一樣的徽章。

尷尬瀰漫在幾人之間。

「我會公告大家,韶家和程家退婚的具體事項。」

韶玖臉上笑容終於不復存在。

程斌眼角和嘴角同時抽動了兩下,讓韶玖想起來了自己曾經看過的一部關於鄉村愛情的喜劇。

「你非要跟我鬧是不是?」

他的模樣卻是要猙獰很多。

宴奚乾脆伸手攔在了韶玖面前。

「就為了這麼個小白臉,你就要跟我鬧?」

程斌步步逼近。

程斌媽媽和柳憶夢站在原地,雙手環胸,看戲看得開心。

一個身影卻是突然出現。

「挺熱鬧啊。」

程斌媽媽聽見韶音的聲音,一下子來了精神。

他們程家跟韶家這爛木頭樁子訂婚,一是看中韶家的錢,再一個,就是因為韶音。

帝國軍六大上將之一,帝國皇帝最器重的人之一。

她看了一眼韶玖被宴奚握在手裡的手,眼珠一轉。

「小音啊,你看看,你看看小玖這,這這這……」

柳憶夢放下捂着臉的手,特意將身子微微一側。

「大姐姐,姐姐她,她心情不好打我也就算了,可是怎麼能打臉呢?」

「這不是讓所有人都知道姐姐的脾性了嗎?」

韶玖只恨手裡沒有瓜子,還得是綠茶味的。

要不然可配不上柳憶夢這場戲。

韶音一言不發,就那麼靜靜地看着他們。

程斌將徽章隨手揣進口袋,臉上掛着如同往常一般溫煦的笑。

「小玖,不鬧了好不好,我們以後可是要攜手過一輩子的人呢。」

韶玖側頭,乾嘔了幾聲。

麻蛋,噁心死了。

程斌媽媽此時卻是瞪大了眼睛。

狐疑的眼神在韶玖和宴奚之間來回掃視。

「小玖,你這是怎麼了,你,你該不會是懷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