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世無雙
世無雙 連載中

世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蘇惜小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趙逸晟 魏傾月

【重生+報仇+追妻火葬場+醜女大逆襲】趙王府的醜丫頭落水了,據說奄奄一息中自己又給爬上來了這爬到岸上就不動了,應該是沒氣了吧雖說也是一條人命但是居然沒有一個人在意的,全都是在一邊揣手看戲,甚至還有叫好的」是那個魏家的喪門星吧,魏家押送糧草,監守自盜落得個全族男人滿門抄斬,女的淪落官奴或者官妓,聽說魏家主母和魏家的嫡女都含恨自盡了,這魏傾月倒好,追着我們王爺裝瘋賣傻,還做着王妃夢」一個婆子說道:「呸,就她還做王妃,我還做王妃呢」、「就是,就是」我在地上已經躺了多時了,有點暈我先緩緩就沒有睜眼,一直嘰嘰歪歪吵死了,我睜開了眼睛看着她們道:「嘰嘰歪歪,吵死了在這和我唱戲呢?」那群人先是一愣,然後驚呼:「鬼啊!」然後就四散開去了真是有病!展開

《世無雙》章節試讀:

我在地上已經躺了多時了,我上學的時候就是校隊的游泳冠軍,這能淹死,我還怎麼有臉在九泉之下見我的游泳老師,對了,他好像去年在自己家的泳池派對淹死了。

有點尷尬。

可能是缺氧的時間比較久,有點暈我先緩緩就沒有睜眼,一直嘰嘰歪歪吵死了,我睜開了眼睛看着她們道:「嘰嘰歪歪,吵死了。在這和我唱戲呢?」

那群人先是一愣,然後驚呼:「鬼啊!」然後就四散開去了。

四處打量這陌生環境,只覺得全身都是酸疼。不對啊,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是怎麼個情況,我為什麼穿着古裝,從水裡爬起來就和一個落湯雞一樣,宛如瘋婦,着實嚇人,就是那種親媽都認不出的程度了。

剛那群人說的難道、莫非、該不會就是我吧。

我站了起來把頭髮撩到了耳後,閉眼湊到水邊,深呼吸3口氣才睜開眼睛,「啊!這到底是誰!」

我愣在了地上許久起不來身,等等,我得緩緩,這個右臉有紅斑的女孩子不就是我嗎,或者說是我現在的樣子,我再摸摸現在的這個乾癟的身體,有苦說不出,家道中落淪為官奴,小臉還算緊緻但是身材是飛機場。好在看起來年紀比較小,看起來才十五六歲,努努力的話,應該還有機會。

這園子是真大呀。古色古香的建築,石子小路,許多名貴花卉。

走了許久我都餓了,這不對啊,應該是出現NPC的時候了呀,也不知又到了哪裡,前面有個人,似乎是個少年,一襲黑色長袍。看不清楚長什麼樣子,這應該就是NPC了吧。

還在猶豫是不是應該打招呼就被他搶先了,他無感情的說道:

「你是誰?」

這小哥真是英俊,五官線條硬朗,看似年紀輕輕卻眼角儘是冷漠,不怒而威。個子比我高那麼一點。可以看得出身材很好。

「我的名字叫李楠,那你呢?」

「無禮,你到底是誰?」片刻之間一把長劍已經抵在我脖子上。

我的皮膚都能感覺到那種冰涼,甚至還有一些疼痛。應該是劍尖已經劃破皮膚了。看到他一臉寒氣逼人,我知道我真的是玩脫線了。不知道死在這裡,是不是就徹底玩完了,好日子一分鐘都沒有過過,我就不信我能這麼霉。

「你……你冷靜,我現在暫時還不知道我是誰,但是我保證以後對於你一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存在,真的,不騙你,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看他皺着眉頭一臉疑惑,我以為是被我說服了,於是開始加足馬力,繼續道:

「大哥您看您把劍移一移?」假裝痛心疾首的說:「我告訴你也無妨,其實我……是王爺的人,日子實在是無趣偷偷的跑出來遊園來的,卻不想被大哥當做刺客了。還請不要說出去,否則王爺以為我老是愛惹是非就不喜歡我了而且可能要治我的罪呀。」我言下之意,注意了,我可是背後有人的,是你惹不起的。

王爺的女人雖然多,但是作為一個男人的我還不懂么,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你說什麼?」那人突然眉頭就皺的更深了。

我並沒有直視他,但是為了掩飾我的心虛,我挺了挺身板。無言,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背後都開始冒虛汗了。

終於我見他收了劍。

「李蘭?我倒是不曾聽說過。」

管你聽沒聽說過小命要緊。

「額,我出來也是久了,想必姐妹們會擔心,我還是速速回去。」

那少年劍眉星目,神色凜冽,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攥得我生生的肉疼。

「之前就聽說你行事瘋癲我還不信,你到底有什麼把戲?」

「我……我就是李楠啊,你快放開,讓人看見還以為我和你有一腿呢。疼死了,快放手。」

「什麼……有一腿?」

哎呀真的是糾纏不清了,初來乍到的,也不知道誰和我有仇誰和我沒仇的,真的是後悔了跑出來溜達了。

這時候從角落裡出來了一個人,走到我面前恭敬的彎腰作揖道。

「王爺,屬下有事報。」

王爺?

我不是王爺。

那王爺是…

……

我去,怪不得,我演的自己都信了竟然騙不了他,敢情他一直看戲呢。完了,咋么開局就和王爺結下樑子了,我

「什麼事?」

「王爺,這是九王的信件。」

他徑直取過信件打開看,也就鬆開了手。思來想去我還是趕緊跑吧。

「王爺,奴婢先回去了,你要是想我了,可以來看我啊。」

這才連走帶跑,飛也似的逃走了。

看着「李蘭」離去的滑稽背影,逸晟的嘴角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

常盛看着這個奇怪的人又看着自家主子的舉動暗自思忖。

「常勝,三日後九王來訪,一切如往常,交由你去安排。九王閱歷廣博,行事加倍注意務必做到滴水不漏。」

「是,屬下明白。」

「還有。」頤城往薔薇苑望去。

「找個人去看看她不是真的有病還是故意裝瘋賣傻。」

「是,屬下知道了。」

良久王爺長嘆了一句。

「我從她里看見的分明都是陌生,傾月何時將自己掩藏的這樣好,我竟然都沒有立刻認出來。」

【作者有話說:不是他將自己掩藏的這樣好你沒有即刻發現,而是他根本就是剛剛穿越過來的神經病啊,王爺。

收藏加關注呀,請積極地給予意見和評論,有助於我積極的更新。】

離開了旋渦之後,我就自暴自棄的坐在路邊,等待認領,要是沒有猜錯的話,要是我自己不找NPC的話,應該就是會有人來找我的吧。

果然如此,過了一會就在我快餓死的時候,果然來人了。

是一個眉清目秀的白衣長裙的少女,她到我身很是擔心道:「傾月,你好些了么?」

「美女你誰啊,先介紹下唄,我剛剛就是吃了沒有故事背景的虧。」

「傾月,都怪我,是我害了你。」

這少女倒是楚楚可憐,我瞪大了眼睛聽完他說的話以後徹底傻了,我不信,這一定不是真的。

我定定的看着他估計下巴都得掉到地上了。大致就是說前幾天他在院子里彈琴的時候和別人發生了爭執,結果我上前為她強出頭結果被狠狠削了一頓。順帶提下,今天可能也不是意外落水,可能就是有人故意的,那幾個婆子可能也不是見死不救,而是就是等我死了好回去彙報情況。

實在是餓的不行,我就是跟着她回去,順便吃點東西補充一**力,那女子端出一碗面我接過便狼吞虎咽吃光了。

吃飯的空檔他繼續吧啦吧啦說了一堆,我也大致明白了,我叫魏傾月她叫許南音,都是家道中落窮苦小姐或是歌舞伎。原本看着這家徒四壁的屋子就知道不可能是個太子或者王爺的,何曾想居然慘到是個藝妓。這個院子一共10個小姐,就最小的一間我倆同住。

看着鏡子裏面我那張帶有紅斑的臉,頓時汗顏,我真的是自暴自棄了,沒法過了。

我還在為我的絕世容貌惋惜的時候就聽到有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

「姐姐,快來呀,快來抓我呀。」

呀?怎麼會有美女的聲音。

「哪呢?」

南音指了指牆頭,我立**意,這王爺還真是好命。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之後我不顧南音的的阻攔,爬上牆頭去看牆那邊的美女。哎呀我去,真的是陽光明媚,歲月靜好啊。我和南音住在這陰森的梧桐苑,這牆壁後面只隔着一條狹窄的小路就是薔薇苑。

我覺得,如果每天可以有這麼多美女環繞也是一件美事。

「牆頭有人,姐妹們快看,那裡有人。」

「賤人,竟敢偷看本姑娘洗澡,給我打斷他的腿。」

「大膽,是誰偷看。」

我心裏不以為意的說道:「大家都是女人,誰還沒有似的,不就看看嘛,真是小氣啊。」

南音趕緊阻止我,這些人都是我以前的死對頭,一個個的都不好惹得。然後露出自己的手臂還有淤青。

我拉着他的手道:「妹妹放心,我就是拯救你的天使,從今天開始我就帶着你升級打怪,你以後就跟着我吧,我會把那些欺負過我們的人,都全部還回去的。」

南音喃喃道:「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去找下大夫吧?」

哎呀,一時半會兒,說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