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弒神記:逆天改命
弒神記:逆天改命 連載中

弒神記:逆天改命

來源:google 作者:木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子攸 尤瀅瀅 都市小說

被主神掌控命運的周子攸在死亡後又被迫穿越,但終脫離主神的掌控飛升仙界後,在各種各樣的機遇下快速提升實力終反殺主神實現逆天改命展開

《弒神記:逆天改命》章節試讀:

或許是因為即將進入啟蒙塔,內心還是有些不安,所以我早早的就從睡夢中醒了過來。簡單吃了一碗麵條後,就開始研究起手中的令牌。只見潔白如玉的令牌上隱隱有靈光流轉,背面的「玄」字透出一股威壓,而正面比較靠下的地方有一小塊凹槽。

我正仔細研究的時候,令牌忽然自己震動了起來,一句話憑空出現在凹槽上面的空白處。「啟蒙塔傳送門即將開啟,小友請做好準備!」

我心中一驚,心想:「這老頭什麼意思啊?怎麼早了這麼久?我還啥都沒收拾呢。」

我瘋狂吐槽的時候,玄神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滿臉笑容的看着我說:「看起來小友的怨氣很大嘛,不過小友也不用過多抱怨,你所需的生活必需品啟蒙塔里都有,你只需進去好好學習和修鍊就可以了!」

伸手一招,我手中的令牌便飛到了他手中,然後又用手指在我的手心處划了一下,劃開了一道淡淡的傷痕,又擠出來一滴血,那滴血順着他的手指飛進了令牌正面的凹槽中,瞬間就融入到了令牌之中,令牌也隨之變成血紅色。

玄神手拿令牌在空中划了一個圈,一個冒着淡淡白光的漩渦頓時出現在我們面前。「小友進去以後一定要努力學習和修鍊,不要辜負我對你的厚望!」

說完也不等我作出任何表示,就一把把我推了進去。

又是一陣頭暈目眩,當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一間陌生的石室當中。

這石室只能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來形容,卧室、廁所、客廳、修鍊室、甚至連廚房都有。客廳里的一面牆上擺滿了書,放眼望去全都是有關玄法和功法的書籍,我讓我疑惑不解的是,這些書裏面還摻雜了幾本食譜。

就在我在石室中這摸摸那看看的時候,一個十分威嚴的女聲直接傳入我的腦海中:「各位玄友們聽着,你們應該知道你們來這裡的原因和目的,我也不再多說。接下來,我要告訴你們在這裡的規則。你們將要在這裡呆三年,每三個月你們每個人的石室就會開啟三天,這三天內你們可以在大廳中間的決鬥場內向別人發起挑戰,勝利者可賺取積分,一定的積分可以用來兌換丹藥或更高級的功法。每個人都有基礎的一百積分,如果你的積分用完了或輸光了,我會直接將你踢出啟蒙塔。每半年我都會帶領積分達到三百分且境界達到修士境的修士前往第二層。住在石室中每天會扣一積分。遇到修鍊上的困難,可以直接呼叫我,每個月都有一次被我指導的機會。好了,我的講話完畢,如果無法接受,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我聽後頓時大感無語,每住一天就會扣一分,那三個月就扣九十分,等於說想要在這裡修鍊,那每三個月的開放日就必須要戰勝別人,而且還要至少贏得九十分才行!

就在我再次瘋狂吐槽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美麗女子如同玄神一般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皺了皺好看的眉毛,看着我說:「你就是001號周子攸?」

我看她實力不俗,急忙小心翼翼地說道:「我不知道我是幾號,但我叫周子攸,不知仙子找我何事?」

那女子看我小心翼翼的樣子也不由得輕笑了出來:「你不用太緊張,我又不是壞人,我叫旌長寧。玄神是我師傅,他讓我來啟蒙塔中當管理員,她還說周子攸的天資極佳,是個好苗子,讓我多關照關照。欸,對了,你的令牌呢?」

我在石室中一陣翻找,終於在一個角落中找到了已經沾上灰塵的令牌,遞給了旌長寧,旌長寧一臉嫌棄的接過令牌,如同青蔥般白嫩細長的手指令牌上點了一下,令牌上顯示的數字100也隨之變成200。

「這個令牌進入啟蒙塔後就變成了積分器,你要是把它弄丟了,我也沒辦法保你。我師傅說你和別人不一樣,你沒有修鍊基礎,我多給你了100積分,三個月後的開放日你就先別出去了,先抓緊提升自己的實力,等六個月後的開放日你再出去賺取積分。」

我聽後頓時心中大喜,急忙高興的說道:「那真是多謝長寧仙子了!」

旌長寧見我笑得合不攏嘴,也掩嘴笑道:「你別謝我,要謝就謝我師傅吧。你好好修鍊,有什麼疑問對着門口叫我一聲就行了,我先就走了。」

「長寧仙子慢走!」我話還沒說完,旌長寧就從原地消失不見。

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將書架上的書看了七七八八,最終選擇了一本名叫《玄符秘法》的符書來進行學習和修鍊,而我選修符籙的原因一是因為之前楊平施法的時候讓我意識到了符籙的重要性,二是因為符籙是我認為功能最齊全的法術。

隨後剩下的兩個月,我每天上午練習畫符,下午在修鍊室里拿殭屍練習符籙的使用,晚上睡覺前再研究一下食譜,好在每天廚房裡都會自動出現新鮮食材可以讓我練練手,所以這兩個月不僅讓我成為了一名二級符師還讓我成為了一名廚師。

這三個月的時間裏,旌長寧就在我卡在一級符師升不了二級時才出現了一次,她隨手畫出來的二級符籙給了我很大的啟發,也成功讓我升級到了二級符師。而想要畫出三級符籙,需要先凝聚出內丹,也就是要達到修士境。

而我現在只是一個入門修,自然是畫不出來的,但是我用100積分買了一張四級的領域符和一張三級的遁符,雖然它們對我的啟發很大,但是我的積分卻因為它們使用完了。因此,明天的開放日我必須要去參加決鬥了,不然沒有積分我就會被趕出啟蒙塔。

翌日,伴隨着一陣轟鳴,我面前的石門緩緩打開,我走到門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上千平的巨大廣場,廣場的正中間則有一個上百平被圍起來的決鬥場。

我看了一眼旁邊緊閉着的002號石門,也不多想,慢慢走向決鬥場旁邊的觀戰台。

看了六七場決鬥之後我終於摸清了決鬥場的規則:決鬥場里的戰鬥分為武法賽和玄法賽,玄法賽也就是利用自己所學的法術與對手鬥法,除非有一方投降或死亡,不然鬥法會一直進行下去。而武法的規則就比較簡單粗暴,不能依靠任何法術手段,只利用自身的肉體力量,直至一方投降或死亡。

而獲勝後獲得的積分也不固定,敗方令牌內剩餘的所有積分都會轉到勝利者的令牌里。因此,勝場越多的人就會越來越穩重,因為他們只要失敗一場積分就會立刻清空,而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也將化為泡影。

就在我認真觀賽的時候,一個長相甜美的小姑娘坐到我旁邊開始和我聊天「小哥哥,我叫柳青青,你叫什麼名字啊?」我看着她那麼嫩白嫩白的臉蛋,忍不住捏了一下說道:「我叫周子攸,小妹妹,你怎麼這麼小就來啟蒙塔啊?」

柳青青聽後,頓時就撅起了嘴,十分不高興的說道:「哼!都怪我爺爺,還有那白鬍子老頭,他們都是壞蛋,尤其是那白鬍子老頭,他還拿指甲劃我手!」說完,就把手攤開讓我看。雖然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但她白嫩嫩的手心處還有一道淡淡的紅印。

就在我們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一個令牌以極快的速度飛了過來,插在了我和柳青青中間的石壁上。我倆同時向挑戰令飛來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