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史上第一寵妻
史上第一寵妻 連載中

史上第一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容九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景丞 容九兒 現代言情

容九兒刷卡進了房間,厚重的遮光窗帘阻擋了強烈陽光的侵入,使得房間變得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清容九兒的視線還算不錯,摸索進了卧室,看着床上鼓起的一團,氣不打一處來,熱血沖腦....展開

《史上第一寵妻》章節試讀:

後面幾輛車嗖嗖幾聲超過容九兒的黑色跑車,甚至還有人搖下車窗,衝著容九兒豎起中指,吹着口哨。

容九兒,你丫輸了。

飆車能贏了容九兒,那簡直是天大喜事啊,他們自然是要鄙視一番容九兒的,再接着出去炫耀一番,豈不是美哉。

不過容九兒絲毫不在乎輸贏,不緊不慢的開着車,甚至打開車窗,似乎在欣賞這山中雨景。

等容九兒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停車場站着兩個黑衣人,見她下車,立刻小跑上前,其中一人手裡的大黑傘舉到容九兒頭頂,阻止了大雨的入侵。

容九兒瞥了一眼那把黑傘,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疾步向前走去,後面的人緊緊跟着,低聲和容九兒說著什麼。

「九小姐,老太爺老夫人先生和夫人都在搶救室外面等着您……」

「知道了。」容九兒哼了一聲,無視頭頂的傘,穿過雨幕往醫院大樓里走去。

撐傘的人趕緊跟上,生怕容九兒被雨淋到,亦步亦趨,小心翼翼說道,「九小姐,夫人交代了,千萬不能讓您淋雨。」

容九兒停下腳步,身後的黑衣人也立刻跟着停下,垂着頭,一言不發。

容九兒淡淡睨了他一眼,冷聲道,「我去洗手間。」

容九兒推門進了洗手間,兩個黑衣人就在門口等着,五分鐘過去了,容九兒還沒出來,兩人有些着急了。

撐傘的人輕聲喚了幾聲九小姐,回應他們的只有唰唰的雨聲,再無其他。

兩人面面相覷,生怕不按套路出牌的九小姐又搞什麼幺蛾子,想要去洗手間查看一番。

但兩人又很糾結,畢竟女廁,他們都不太想進去,以免被誤認為是liu氓。

就在兩人猶豫的時候,洗手間的門從裏面打開,一個白衣大褂的男醫生出來了。

兩人詫異,抬頭就看到了男性的標誌,頓時一頭黑線。

兩人趕緊衝進洗手間,挨個隔間找,哪裡還有容九兒的身影?

臨牆的窗戶被打開,兩人都呆了,趕緊往樓上跑。

「先生,夫人,九小姐跑了。」兩人趕緊向容承安彙報。

兩人感覺氣氛有些詭異,抬頭就看到渾身濕漉漉的容九兒倚着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兩人都怔住了。

容承安揮揮手讓兩人離開,拿着大毛巾來到容九兒面前,遞給她。

「不是叫他們下樓去接你么?怎麼還被淋**,快點擦擦。」

聲音極其溫柔,臉上也掛着難得的慈愛。

容九兒雙手環臂,壓根不搭理容承安,也不接他遞過來的毛巾,語氣有些不耐煩,「又死不了。」

容九兒的聲音粗啞乾澀,惹得一旁秦瀾的不滿,她倏地站起,雙眼通紅看向九兒。

「你是不是又喝酒熬夜了?跟你說過多少回了,不要折騰自己的身體,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的?你現在又淋雨,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你就那麼想你姐姐死嗎?」

秦瀾的聲聲指責讓容九兒覺得可笑至極,需要她的時候就把她當寶,恨不得供奉起來,不需要她的時候就一腳踢開。

隔三差五就要上演這一番戲碼,容九兒已經麻木了,只覺得可笑,再無其他。

容九兒那滿不在乎始終只是勾唇邪笑,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惹惱了秦瀾,她不由得拔高了聲音。

「六點就給你打電話,現在才過來,你也不看看幾點了?」

秦瀾抬手就要往容九兒的腦門兒戳去。

容九兒一記冷眼掃過,陰沉沉得,嚇得秦瀾僵住了手,尷尬的指了指牆上的鐘錶。

秦瀾幾乎氣得內傷吐血,這都快十點了,耽誤了三個小時,若是顏顏有個什麼好歹,她絕對不會輕饒容九兒的。

「好了,九兒都過來了,就別說了。」容承安沉聲勸慰秦瀾,拿毛巾主動給容九兒擦濕發。

秦瀾原本就一肚子怨氣,看容承安這樣,更是怒火衝天,本要發作,見護士過來了,氣得扭過臉去。

護士翻看資料,抬頭掃了他們一眼,「容九兒來了嗎?」

「來了來了。」容承安把容九兒往護士面前一推,面帶笑意。

護士抬頭,懶懶的瞥了一眼容九兒,轉身就走,「跟我去輸血站輸血吧。」

「九兒。」容承安望着容九兒,眼中充滿懇求,大手緊緊的握着容九兒的雙手。

容九兒甩開他的手,看都不看他一眼,搖頭晃腦的跟在護士的身後,瘦弱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

葉景丞從電梯間出來,來到窗前,劍眉緊蹙,點燃一根煙,卻不抽,夾在指尖,任由星火燃盡香煙。

奶奶躺在病床的一幕再度浮現在眼前,他這次回國,就因為奶奶身體每況愈下,作為葉家唯一的男孫,他是必須回來的。

回來的目的之一是結婚生子,這是躺在病床的老人家唯一的心愿。

一想到要和陌生的女人結婚,葉景丞就一陣頭疼,現在盛元處於多事之秋,他的心思都在工作上,哪裡還有精力想結婚生娃的事情?

「容九兒,喝酒熬夜了嗎?輸血的話,盡量早睡早起。」護士碎碎念,率先往樓梯走去。

容九兒不言語,晃悠悠的走着,忽然眼前投來一片陰影,視線里出現一雙黑色的皮鞋。

容九兒抬頭,就看到了一臉淡笑的葉景丞,忽然就覺得太特么天方夜譚了。

這怎麼哪哪都能碰到他呢?真是陰魂不散。

「第二次了,容九兒小姐,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分呢。」葉景丞似笑非笑的說著。

容九兒被噁心得渾身起雞皮疙瘩,抖了抖身子,哼了一聲。

容九兒不願搭理葉景丞,繞過葉景丞高大的身軀就往樓下走去,身後傳來葉景丞清淡的聲音。

「容小姐,我現在很期待我們第三次見面。」

期待毛線,冤家路窄,她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容九兒心裏一陣惱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