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咒:世界的面紗
神咒:世界的面紗 連載中

神咒:世界的面紗

來源:google 作者:呵呵030428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洛如則 賀鳳儀 都市小說

歷史都由勝利者書寫,人類推翻了神的王座,奪得了世界的權柄,他們用歷史掩蓋了神的存在,彪炳人類的功績,為世界蒙上了面紗;而神並未消亡,潛伏在深淵,準備再一次君臨天下展開

《神咒:世界的面紗》章節試讀:

一大早,洛如則就起床了,畢竟這是他來到學院生活的第一天,難免有些心情澎湃。

打開了房間門,就看到了羅銘和一個身着熊貓體恤的金髮男坐在大廳餐桌上吃着早餐。

「哦,小學弟醒了,快過來吃早餐吧。」羅銘察覺到了他開門的動靜,轉身喊道。

這不免讓他有些期待了,學院這麼宏偉,早餐的規格應該不低吧。

待他從樓梯下來,走近餐桌時,羅銘給他介紹道,「這是哥朗教授的助理,卡米洛,一個標標準準的意大利人。」

「你好啊,洛小學弟,快坐,快坐。」卡米洛作為00級學長連忙邀請他坐下。

「你好,卡米洛學長。」

「今天我來也是有事的,我帶來了幾份秘密協議需要你簽一下,你要仔細看看。」說完,卡米洛將文件遞給了他,開始享用早餐。

「嗯,康納大廚做的三明治真是絕了,不枉校長為他開出了幾十萬美金的年薪,他做的三明治總是讓我這樣的意大利人拍案叫絕。」

「你別光看啊,給,邊看邊吃。」卡米洛遞了一塊三明治給洛如則,羅銘只是在旁品嘗着他的白米粥。

「我這是坐船得坐到底了嗎。」他看完了協議,問。

「對,其實也可以放棄,不過在把你放回去之前,我們會消除你關於我們的記憶。」卡米洛聲音響起。

羅銘沒動,只是眼睛看着別處,但可看到嘴裏的白米粥還沒有咽下去。

「協議就是這樣,我們給你打開了世界的大門,會給你力量,去主宰自己命運,你只需要待在這個世界。你想想你去讀了其他的大學,畢業以後還有找工作的風險,當命運的拖累會讓你苦不堪言,而你卻沒有反抗的能力時,你會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呢?」

「學院從不會虧待自己的學生,我們會滿足你的**,這是諾曼校長的原話。」卡米洛的話讓他思考良久。

「這讓我想起了歌德的《浮士德》,『善良人在追求中縱然迷惘,卻終將意識到有一條正途』,你們就像是《浮士德》中的惡魔一樣。」洛如則的話讓兩位學長笑了笑,這個比喻有點恰當。浮士德是和惡魔簽下了契約,但是最後卻被天使帶上了天堂。

「我們可不會收走你的靈魂,哈哈。」

「這三明治是我有史以來吃過的最好吃的。」洛如則大口一咬,說道。

「有眼光。」卡米洛給他豎了個大拇指。

羅銘喝完他的白米粥起身準備出去了,「吃完餐具就放在桌子上,會有人來收拾;還有,校長出去辦事去了,只有今天晚宴的時候我帶你去報道。」

洛如則點了點頭,表示OK。

「晚宴?還有晚宴?」洛如則有一點驚奇,新生儀式不是早就過去了嗎。

「很正常,學院時不時的就會開一場晚宴,據說是加洛林家族的第一繼承人來學院進修,紀律主任這個鐵公雞一下就來了精神,大手一揮就辦了個,平常死活不幹,就是省錢。」

「紀律主任不就是哥朗教授嗎,你這樣說他,不怕被他辭退啊。」洛如則好奇的問。

「我怕個球啊,我可是關係戶。」

洛如則豎著大拇指表示牛,你曾經哭着喊着叫哥朗教授給你的神史課及格的時候可不這麼說的。

神史課是每個學員必修,每年學院的論壇上求着哥朗教授給過的學員一抓一大把,在車上羅銘就告誡他,要把神史課學好,你有一個學長這科被掛了三年,最後還是教授心軟放過了他。那位學長也叫卡米洛,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

「害,小意思,你有沒有像樣的禮服啊。」卡米洛問了一句。

「有,剛買不久。」他突然想起了賀鳳儀,神色變得鮮艷,不知道學姐在不在學院里。

「那就好,要是沒有或者有其他事,你就順着山坡上的鵝卵石路。」

「額,大概三公里,那有一棵粗壯古老的梧桐,一旁有我培育的荔枝玫瑰,」

「漂亮嗎。」他成功的將卡米洛帶偏了。

「當然,我養了好多,學院里的傻小子們泡妞的時候都經常到那兒,我可是培育了很多年,那裡被譽為『戀愛聖地』,有時碰到他們求婚,我還摘下我心愛的玫瑰當他們的僚機,哈哈。」卡米洛輕呡杯中的葡萄酒,臉上還有得意之色。

「在那裡可以看到我住的小木屋,就可以找到我,因為有時sylph接收的消息我可能會忘,有事最好當面給我說,我立馬去解決。」

「你沒住在學生宿舍嗎。」

「沒,住在那裡好幾年了,那裡總是能讓我找到心中的安寧。」

「確實,我就覺得風景好的地方可以使我舒適。」卡米洛看着他,笑了笑。

他沒理解到卡米洛的意思,心中的風景好才能讓人舒適。

卡米洛拍了拍這位小學弟,「有什麼事就來找我,我走了。」

「好,學長再見。」

卡米洛就如他說的那樣,順着山坡上的鵝卵石路散步。

十幾分鐘,梧桐還是生機盎然,沒有葉子掉下來,到了小木屋就看到羅銘坐在自己家的台階上,擺弄着最漂亮的玫瑰。

「喂,有沒有人告訴你,亂碰別人家的東西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啊。」卡米洛對着羅銘吼道。

「協議明明可以用sylph發過來,為什麼要親自送過來?」羅銘的語氣有點冷,玫瑰的花瓣掉了一片。

面對羅銘的質問,卡米洛不慌不慢,「我喜歡紙質的感覺。」剛說完,就感到了被猛獸盯上的殺意,羅銘手中已經拿出了他的螭虎漢劍。

「好了,好了,我就是諾曼校長看好的人長什麼樣。」

「你知道?」

「當然,我好歹以前也是年輕一代的領袖啊,在學院、哪怕是在執行局我都可以算你的前輩了,怎麼可能連這個都察覺不出來。」卡米洛展現出了他的許久未見的自信。

「你的實力太差了,打不過我。」羅銘一句話很中肯,也很鋒利。

「是啊,我沒你那樣的實力。」他臉上顯出了悲傷的神色,「要是我有你那樣的實力,或許…」

卡米力神經抽搐,臉上儘是痛苦。羅銘迅速拉住了快要倒下的他。

「抱歉。」

「不,不用。」他掙脫了羅銘的手臂,盯着羅銘,他似乎有什麼珍貴的東西,那眼神分明是對生命的嚮往,但又獨自向木屋走去。

他一定是想起了某一個人,那個人被埋在神王的神域里。羅銘知道,在每一個學員的sylph里,都有最後一道指令,會在死亡到來前觸發,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凡是留在神域的人都會被神域抹去在這個世界的痕迹,神域會讓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留下空白」,這道指令是校長留下的,他事先不會給你說,他怕,他怕他的學生因為那虛無,而施展不出風采與勇氣。

卡米洛呢,他也清楚這道指令,正因為清楚,所以他很確信那個人存在過。

時常在夢裡見到她的身影,輾轉反側、鍥而不捨的求索;他一度撫摸她的臉龐在那漆黑的屋子裡,但醒來卻是空。他為此還在意大利的雕塑大師深造過,可刻不出她的模樣。

他記得諾曼校長分享年輕時的趣事,二十多歲時在倫敦街頭遇到一位妙齡女郎,還沒打招呼就找不見了,但我可不信邪,冒死去偷了根雪茄,穿着一身正裝,晚上就在那個地方等啊等,有時雨還來搗亂,回去還得用火把衣服烘乾。就這樣等,一連等了七天,那根雪茄硬是點了那麼久,終於等到了那位女郎,和她度過了浪漫的夜晚,哈哈。

人啊,一生經過地方的太多,你等一個人,即困難又太容易了。諾曼等到了,他也在等,萬一那位女孩能從神域中逃出來呢。

風吹亂卡米洛精緻的髮型,「我們的時代要過去了,無論我還是你,校長也很清楚,他老了,他需要一個接班人,有能力接手他財產的人,他並不想他培育出來的學生,成為那些校董的工具。」他的語氣、語句就像電影中要告別劇情的角色的台詞。

你在說什麼,這又是什麼樣的台詞,卡米洛的話讓羅銘如夢初醒,他從來沒這麼想過,在他眼裡校長是那種無所不能、上天入海都不在話下的人。

諾曼校長壓制着那些世家大族,那些世家害怕這位百歲老人,就像一座囚籠把凶獸牢牢困住,在凶獸心中烙上了陰影,可這座牢籠也會破舊,猛獸們蠢蠢欲動,甚至還想搶奪他的遺產。 他已經不敢想像了,如果那些世家掌握了這座學院,就好比擁有了世界上最強的兵工廠,最後連國家都要顧忌這些世家手裡的王炸。

羅銘深呼氣,彷彿身上有一座山。風雲突變,在他心裏的湖已經盪開了波浪。

「我們勝利了嗎,在前幾次戰役?奧丁還在,我不認為這就是勝利,那只是資本家來矇騙人的手段。」卡米洛的聲音逐漸加大,風並不能消弭。

「00級的學員,你看還有多少?我的朋友們都不見了,我也不記得他們了,我他媽還真是一個失敗的領袖,呵呵。」

羅銘站在原地,看着進木屋的卡米洛,久久不語。

玫瑰搖曳着,彷彿在低語,羅銘蹲下身,想聽聽,可他並沒有像『自然的輕語』一樣溝通自然的能力,可這個味道依舊很香甜,像一杯陳年已久的「Sherry」威士忌。

思索良多,羅銘轉過身,怒目金剛,殺意從玫瑰花苞蔓延到各處,躲在暗處的幾人連忙竄了出去,一直不敢回頭。周圍死寂下來,羅銘再轉身看向木屋,木屋很安靜,像是牧師為逝者禱告的棺木。

羅銘不再看,轉頭就走。螭虎漢劍沒有收起,風聲鶴唳,你且看我手中的劍,握得緊不緊,又鋒利否。

《神咒:世界的面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