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沈嘉曜陸細辛
沈嘉曜陸細辛 連載中

沈嘉曜陸細辛

來源:外網 作者:總裁,夫人又在打臉了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總裁,夫人又在打臉了

女主蘇爽文,打臉,千億萌寶找上門展開

《沈嘉曜陸細辛》章節試讀:

第9章一瞥「細細風來細細香,我的細細好香。
」男人伏在她頸間,淺淺清嗅。
別人都叫辛辛,只有他叫她細細。
他說:「辛辛是大家的辛辛,細細只是我一個人的細細。
」話音落下,男人用力一沉,似是要將她釘住。
陸細辛體內像是燃着一把火,熱的她額間冒汗,她努力想睜開眼,看清身上人的容貌,但眼前似是糊着一層迷霧,無論如何都看不真切。
只能隨着他的起伏沉淪。
等陸細辛睜開時,已經是上午9點鐘了。
她嘆氣地揉着額頭,想不通自己為何會做這種夢,難道是春心萌動?可她並沒有對哪個人有異樣情感。
既然想不通,就放到腦後。
今天還有很多事情呢,晚宴就是今日,雖然是晚上開始,但是白天就要準備起來。
陸母給她送來的生活助理,已經安排好一系列流程。
吃過早飯,就要去全身皮膚護理,還要弄頭髮,衣服已經送過來了,要去試一試,不合適的地方要儘快改。
陸細辛剛吃完早飯走到門口,助理田芝已經把車開出來了:「陸小姐,那邊約的10點,時間快來不及了。
」田芝之前在陸氏上班,因為小姑娘辦事利落,能力出眾,就被陸母要到身邊當了生活助理。
後來又給了陸細辛。
「叫我名字就好。
」陸細辛上車。
田芝從善如流:「好的,細辛,時間有點緊,我要開得快一點,您坐穩了。
」陸細辛點頭,然後靠在椅背上,往窗外看。
走了大概十分鐘,路過一個叫夏溪巷的路口,陸細辛指了下路邊的牌子,詢問:「不是要走夏西路么?這邊過不去。
」聞言,田芝瞥了一眼標識,才意識到自己走錯了。
糟了糟了,她想掉頭,但前方卻遲遲不見掉頭標識。
陸細辛看她一眼,開口:「不用掉頭,到前面第二個路口左拐,直行300米,右拐,到四喜路,那邊可以到美容會所。
」田芝順着陸細辛所說的路走,果然到了四喜路。
她鬆了口氣,開始有心情和陸細辛說話:「細辛很了解這邊?常來么?」
「沒有。
」陸細辛搖了下頭,「我沒來過這邊。
」「那對路怎麼這麼熟?」
田芝驚訝,剛才也沒見她拿手機導航,直接張口就來,彷彿很熟悉這段路,走過無數回似的。
「哦。
」陸細辛語氣平淡,「來之前,我看了眼地圖,知道哪幾條路走得通。
」田芝:……你這是把地圖背下來了么?看一眼就背下來了?她對這段路很熟,經常去這個會所,都不知道還能這麼走,而陸細辛只是看了眼地圖,就對這裡熟悉有加。
這是超腦吧!一時之間,田芝都不敢說話了,因為她無法確定陸細辛是在撒謊,還是真的就這麼牛,看一眼,就能記下來。
要知道,地圖這玩意,可是很煩人的,各種岔口路口,不經常走的人,根本記不住。
陸細辛忙了一天,午飯都是抽空吃的,直到傍晚,事情才弄完。
晚宴快開始了,田芝開車帶着她返程。
陸細辛靠在后座,支着下頜,往窗外看,這個時間段,車是最多的時候,田芝開得很慢,半個多小時,才走幾公里。
時間快來不及了!田芝額頭泛起細細的汗水,指着前方的地鐵站,開口:「細辛,時間來不及了,這段路太堵,不如你坐地鐵過去?」
坐地鐵?陸細辛扯了扯唇角,覺得有些好笑。
「穿這身?」
她指了下身上穿的冰藍色禮服長裙,以及腳上蹬的9cm高跟鞋。
這身確實不方便坐地鐵!田芝臉色漲紅:「那,那我抄小路,儘快過去。
」說話間,她一踩油門,就跟前面的一輛白車撞上。
完了!田芝閉了下眼,立刻回頭:「細辛,你坐地鐵過去,我處理這邊的事。
」陸細辛仔細打量她一眼,覺得這個田芝很有意思:「你要留下?」
田芝點頭:「我得處理這邊,要等保險公司的人過來,交警也要定責。
」理由似乎很有說服力。
但,陸細辛卻並沒有回應,只是抬眸淡淡掃了她一眼。
清淡的一眼,卻讓田芝有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她立時窘迫起來,畫蛇添足地抱怨:「真不該走這條路,忘記今天是周五了。
」「有備用衣服么?」
陸細辛問。
她身上這件,若是擠了地鐵,肯定會皺巴巴,像乾菜葉一樣,絕對不能再穿了。
這類宴會,陸細辛參加過幾次,都會準備備用衣服,誰也不能保證不出意外,萬一酒水撒到身上,要立刻去更衣間更換。
「啊?」
田芝反應不及,她沒想到陸細辛竟然會知道備用衣服,她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高規則的宴會么。
雖然有些措手不及,但田芝反應很快,立刻解釋:「您的衣服都是在巴黎定製的,就只準備了這一件。
」就準備了一件?陸細辛險些失笑,她抬頭,漂亮的眸光認真看向田芝,語氣意味深長:「你可真是位合格的助理。
」說完,推門下車。
與此同時,後方不遠處,一輛低調的豪車內。
沈嘉曜正倚在后座看文件,旁邊兒童座椅的上的沈念羲晃悠着兩條白嫩的短腿,很有氣勢地指揮司機:「李叔叔,放首歌。
」沈嘉曜的思緒從文件中抽出來,淡淡掃了小念羲一眼。
沈念羲很敏感,立刻察覺到爸爸的態度,他這是嫌棄自己了。
「爸爸在工作。
」沈嘉曜揚了揚手上的文件。
聞言,沈念羲細長的鳳眼眯起來,轉頭仔細看了爸爸一眼,開口說話的語氣氣勢很足:「你可以工作,我為什麼不能聽歌?」
說話的氣勢倒是足了,但是小念羲剛說完,就委屈地咬住下唇,紅着眼眶,努力讓眼淚不掉下來。
都說好了今天要陪他的,但是一整天,爸爸都在工作,去遊樂城,也是讓司機李叔叔陪他。
沈念羲不喜歡這樣。
四歲的小男孩,已經念了一年多的幼兒園,裏面每個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但他只有爸爸,還不經常來看他。
小小的沈念羲還只有四歲的智商,但他已經知道孤單寂寞是一種什麼感覺。
看著兒子要哭不哭的模樣,沈嘉曜嘆了口氣,抬手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視線漫不經心地往窗外看去。
就在這時,視線里突然出現一抹熟悉的倩影!「細細……」沈嘉曜喃喃,立刻命令司機:「停車!」

《沈嘉曜陸細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