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聖子的日常生活
聖子的日常生活 連載中

聖子的日常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禿鴉LxF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姬不凡 澹臺蘇蘇 都市小說

至尊界聖子姬不凡因見慣了追求小師妹澹臺蘇蘇的人被師傅暴打的冥場面,於是在師妹告知喜歡自己時候被嚇得着實不輕,想到這個嚴厲苛刻老頭的種種手段,又看到這個老頭不經意間的一瞥最終還是選擇連夜落荒而逃雖然這種做派在他看來是規避風險,可卻被惱羞成怒的澹臺蘇蘇追至十萬大山一個跑一個追,最終還是雙雙誤入迷陣,姬不凡在迷陣中一陣探索後便無意間引動了大陣被傳送來到了一片陌生之地,這裡沒有靈力且無法修鍊,且自身實力遭到壓制經過一系列的際遇之後,姬不凡終於了解到這裡是一個被稱為地球的地方就在姬不凡找不到歸路後打算要學會適應在地球的生活之旅時,意外的發現澹臺蘇蘇居然也來到了這個世界最終終於突破了修鍊限制,並且開啟了一段讓人啼笑皆非的過往展開

《聖子的日常生活》章節試讀:

隨着冥依依的出聲,眾人才發現位於人群後面的她。

有些人,彷彿天生就是活在別人羨慕嫉妒的目光中的存在。就好比眼前的澹臺蘇蘇與冥依依二人,房間內的眾人,此時除了姬不凡與澹臺蘇蘇外,注意力也無不被冥依依所吸引。

即便是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二人,也是不由得多打量了幾眼。

隨後,氣質略顯冷冽一絲的冥依依,也是在眾人閃讓開一條道路後,走到了桌子跟前,打量起了桌子上的壁畫圖。

冥依依也彷彿早已習慣被周圍的人屏息注視的樣子,此時倒也是顯得落落大方,隨後掃了幾眼壁圖發現是殘圖時候,便也是不再關注。隨後便翻看起其他資料來。此時的眾人也逐漸的反應過來,壓下心頭的驚艷感覺後,討論聲也是逐漸的響起,自然,此時的討論主要還是圍繞着蜀地隱土的存在。

隨後,李立偉便再次講了起來。

「沒錯,我們五個人,也一致覺得此地應是有陣法的存在,這種神秘的非自然之力,自然是我們五人所感興趣的,有可能就是是隱藏在神廟內。當時我們五個人在雨停了之後,出門仔細探查過一番,奈何神廟附近不允許我們幾人靠近,也只能不了了之。最終我們五個人實在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在回來的路上偷偷問了問那位與外界有所聯繫的隱士,而那位隱士則是告知,是因此地地勢原因,導致的風雨不侵,但這顯然不是真正的答案。還有一點發現,就是這裡的環境與用水的問題,這裡的環境氣候與我們外面不同。我們在這裡的這段時間,晝夜溫差並不算太大,舒適宜人,彷彿恆溫一般大概只有二十二三度左右,這種感覺就像是此地有個天然的大空調一樣。最主要的就是用水的問題,我們五人發現,這個地方有一個十來平米的小池子,池子里有一口山泉泉眼可以不停的往外冒水,可奇怪的是,小池子里的水並不會上漲外溢,顯然這個小池子里的水是活水,可水池清晰見底,只有一米多深,我們幾人卻沒有發現可以排水的通道,而且這裡的人,我們五個輪流觀看過很多天,發現從來沒有人會用水澆地,可地上的農作物卻依然正常生長。」李立偉說完,便是從資料里指出來幾張,來給大夥觀看。

而隨着李立偉的講解,五人組剩餘的幾人也是陸陸續續的將拍到的一些照片根據記憶中隱土內的模樣排列擺了起來。不多會,幾人便已經排列完畢。

雖然場上的照片略顯模糊,也並非是隱土內整體的面貌模樣,但拼拼湊湊,也能勉強對隱土內的情形看個大概。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二人,掃過一眼便已經將整體樣貌印於心中,此時仔細的觀察起來。不多時,姬不凡便發現了特殊之處,剛想開口時候,便驚訝的發現身邊的冥依依彷彿也是有所發現。

果然,冥依依也並未讓姬不凡多等,片刻之後指着幾張雨天的照片開口道:「這裡,有問題。」

此時,姬不凡也不由得好奇的緊,在冥依依進來之後,姬不凡就一直在偷偷的觀察着她,當然並非是被其容貌吸引,而是冥依依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氣質,彷彿劍拔弩張般攝人。反觀其他人,卻顯然也是沒有注意到這些殺伐之氣。且原本在姬不凡的認知中,以為冥依依有可能就如李萌猜測的一般來自這裡,可隨後發現冥依依好像並非如此,其對此地彷彿也是不太熟悉的樣子,可冥依依卻知道陣法,顯然也是接觸過類似的東西。當冥依依指出雨天照片的問題後,姬不凡更是訝異了幾分。

冥依依指出雨天的照片後,發現眾人都在看着她,便也是接着開口道:「你們看這幾張照片,與另一張照片有部分相同的重疊部分,可下雨天的這張圖片,下雨的時候明顯有所不同。」

眾人聞言,也是不由得順着其所指的方向看去,仔細觀察一番之後也是不由得大驚失色。原來這兩張照片拍攝的角度一致,且就是相鄰的兩張照片的晴天與雨天的對比天氣,可重疊被拍到的部分山體彷彿在雨天發生了改變一般。原本延伸向左上方向的一條溝壑此時變得成了向著右上。

且這個時候,負責拍照的劉麗麗也開口講話道:「我記得這張照片,這是我們在居住的地方所拍攝的一些近景,第一張是我們晴天時候,以住的地方為圓心向著周圍拍攝的一組照片,而雨天的這幾張則是當時因為對天氣的好奇,同樣由住的地方隨機拍攝了幾張。因無法查看照片,所以當時並沒有發現這些異常。」

姬不凡自然也是早已察覺到此處的具體情況,可看到冥依依開口便也是沒有出聲,也是想着看看冥依依到底對陣法理解多少。可隨着冥依依的一番話,還是將姬不凡帶了出去。

「關於這裡的情況,小女子其實知道的也不多,只是聽家裡人看電影閑聊時候提起過好像看到過古書上記載着類似的一些話題。」冥依依說著,便也是美眸輕輕地掃了一眼姬不凡,然後再次開口道:「倒是這位姬不凡同學,看樣子顯然也是知道些什麼,不如由他來說說吧。」說完,便閉口不言。

姬不凡看到大家的目光隨着冥依依的話語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尤其是其中澹臺蘇蘇期盼的眼神,使得姬不凡也不好避而不答。

整理了一下思路,姬不凡便開口道:「這個隱世之地,的確是有一些陣法的痕迹,我以前讀過一本類似的古書文,原本以為是神話故事,可發現與此處描述的也有一些相似之處,其原理我也不知,只是知道一些效果。比如天上的雲層,這些按照古書記載應該就是法陣的頂部,這些雲霧可以過濾一些外來物質,比如烈陽、狂風、雨雪、天雷等,這樣會使得下面的人在其內只會感覺到春風拂面,細雨綿綿,溫陽柔和,天雷不威。而牆體上的這些紋路,應該就是古書中記載的刻錄的陣法脈絡了,而這些脈絡會隨着陣法的改變而略微調整,所以下雨天的這幾張照片,看到的就是現在的這種樣子。」

姬不凡也是將陣法,歸功於古書上面,身為地球的眾人,聽到這些話也是自然的想到了地球的某些比如《周易古譜》《太極天書》等出現在一些神話資料中的古書,隨着姬不凡說完,眾人也是激烈的展開了討論,不時的在身後資料櫃中翻看一番,找出某個時期的資料對照一番,可顯然幾人是爭論不出什麼結果的,因為他們壓根也就想不到姬不凡完全是根據自己原本世界中學習過的陣法做了一些解釋,此時只是巧妙的引導眾人思維使得眾人被帶偏了而已。

見到再待在此地也沒有什麼作用,姬不凡便與房間內的眾人打過招呼後,帶着澹臺蘇蘇與杜小婉、丁氏姐妹五人離開了社團大本營。

由於此時已經接近晌午,五人商議一番便打算到校外找個地方吃午飯,經過早晨的圍觀後,幾人都不想再次被當成動物般圍觀拍照,尤其是吃飯這種不太雅觀的時候。有外人在場拍攝與搭訕,幾女也都放不開面子。

不過讓五人覺得意外的是,此時冥依依也是默不作聲的選擇跟着自己。冥依依的身後,自然是跟着李萌口中提到過的一個小尾巴——張永強。

待得幾人換了兩次方向仍然看到冥依依二人跟着自己時候,姬不凡也是確定了冥依依找自己定然有事,便也是大方的邀約冥依依一同午餐,冥依依聞言,隨後臉上便露出笑容點頭應允,快步走向姬不凡身邊,冷冽的氣質也是略微收斂了一絲,但靈覺敏銳的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仍然可以感覺到這絲殺伐之氣。姬不凡看到露出笑容卻依然透露出淡淡的一絲冷冽的冥依依,暗道此人也是一個奇女子,至少在目前姬不凡所遇到的所有地球人中,除了一個乾陽子還沒有見過有誰能做到氣勢外放,更別說像冥依依這般氣質自行透露且不隨心思改變的。

冥依依絕對是習武之人中的高手,這是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二人的共識,且冥依依身上透露的這種普通人無法察覺的殺伐之氣,在修行的二人靈覺感應中如芒在背,使得二人也是有所不適。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出了諸多不解,便也只能停止交流,小心的暗中戒備。

一路走來,姬不凡發現當周圍人看到澹臺蘇蘇一行人時候起初還想着上前搭訕,可隨後在幾步之外便停止向前。每每這種時候,靈覺敏銳的姬不凡也是察覺到冥依依身上的殺伐之氣匯聚的痕迹,想來這些普通人應是被殺伐之氣所攝。而身邊的杜小婉與丁氏姐妹則彷彿不受限制般毫無所覺,嘰嘰喳喳的與冥依依交流,很快便熟識了起來。姬不凡驚訝更甚,料想冥依依定然也是修為不俗,否則也無法如此在聊天之中也能精準掌控氣勢。此時既然冥依依並無對幾人不利,姬不凡也不好做出什麼,只能暗中提高心神。不久,藉著冥依依的威懾,眾人順利的走到了大學城的一個小飯店內。

食不言寢不語,在場的眾人顯然也是有極高的涵養,安安靜靜的吃完一頓午飯之後,眾人也是在冥依依的提議下,來到了公園之內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來到此地的瞬間,姬不凡便是汗毛炸裂,一股濃重的危機感覆蓋身心,放出靈覺瞬間便得知危險的來源,情急之下也是施展手段,雙臂交叉阻擋住了身邊來自冥依依偷襲而來的一拳。

「咚。」拳頭與手臂碰撞產生的聲音,隨後姬不凡也是借勢側退幾步,後表情凝重嚴陣以待的看向冥依依。

好在澹臺蘇蘇反應也是不慢,趕忙將原本說說笑笑的杜小婉三女拉開,此時的三女也是發現了不對。不由得尖叫一聲。

見到偷襲並未得手的冥依依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姬不凡的反應顯然也是出乎冥依依的預料,原本直擊向其頭部的急速一拳竟然被對方雙臂阻擋,也是開口道:「姬不凡,沒想到你的體能也是如此強健,可你依然不會是我的對手,此地也將是你葬身之地。」說罷,便開始提起氣勢。

此時的冥依依,擺出一個奇怪的架勢之後,周身的殺伐之氣尤為顯得濃烈,且此時在場的眾人,也都已感覺到這股龐大的壓力,張永強顯得略微好一些,雖使得其雙股戰戰瑟瑟發抖,可依然還清醒着癱坐在地上,可杜小婉與丁氏姐妹,則在氣勢的壓制下眼前一黑昏迷了過去。

澹臺蘇蘇雖也感覺到壓抑略受到一絲影響,可依然沒有失去行動力,趕忙查看一番三女的狀況,見到只是昏迷之時,便起身來到姬不凡身邊,面帶寒霜的提起氣勢盯着冥依依。

姬不凡看到澹臺蘇蘇的眼神示意後,也明白三女沒有性命之憂,此時也是放下心來。而後同樣面色冷冽的盯着冥依依開口道:「冥依依,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我出手?」

冥依依聞言,詭異的一笑道:「姬不凡,妄你身為至尊界的聖子,居然連我冥一都不知曉。看來,至尊界即將覆滅的消息果然沒錯,你們的眼睛,已經被污染了。」

姬不凡與澹臺蘇蘇聞言,心下也是一驚,澹臺蘇蘇脫口道:「冥一?你來自幽冥冢?」說完也是一頓,道:「胡說,幽冥冢的冥一分明是個男子,一直在幽冥冢內秘密修行,這件事至尊界與各大勢力都早已知曉,你既然知道這些,顯然也是來自靈武大陸,你是如何來到此地的。」

姬不凡聞言也是心思電轉,面色極為凝重的開口道:「蘇蘇,不要說了,原本我還在想她身上的殺伐之氣究竟從何而來,現在看來,其即便不是幽冥冢冥榜排行第一的冥一,也定然是幽冥冢中過來的人,不必多言,打敗她,才能得到我們想要知道的答案。此地壓制你我靈氣,使得你我二人的實力百不存一,可幽冥族本來就不需要靈氣,不知此地對其自身的煞氣影響究竟有多深。小心一些。」說罷也不搶攻,與澹臺蘇蘇二人嚴陣以待起來。

冥依依聞言,周遭殺伐氣勢更甚,隨後也是輕笑出聲道:「此地當然對我也有壓制,否則你以為以你二人現在的修為,為何還能站在此地?姬不凡,既然被我在此地碰到,那你便死在此地吧。族老以生命為代價語言的變數,就由我所終結!至於我到底是不是冥一,你問閻王去吧。」

冥依依說完,便是向著姬不凡一拳快速攻來。

由於現在雙方都知道無法使用外力手段,只能通過原始的肉搏來定勝負,而對此,冥依依顯然是有利於姬不凡的,畢竟相比於擅長靈力修為的至尊界一方而言,幽冥淵內的人注重體修。

二人看到冥依依攻勢,自然也是知曉其厲害,當即也是立刻做出了應對,刻不容緩間,姬不凡一掌拍向了冥依依的手臂處,使得冥依依原本攻向姬不凡頭部的一拳也是被阻,而後姬不凡抬腿便是一招側踢踢向冥依依的腰腹部位,冥依依也是反應不慢,瞬間便是抽身一退,剛好避過了姬不凡的腿風的同時,面對澹臺蘇蘇攻向其面門的一掌也是以掌回擊,將澹臺蘇蘇輕易的擊退五步。

姬不凡心中無比警覺,其自然看得出雙方的差距,雖與冥依依只交手兩招,可冥依依偷襲的一招已經讓姬不凡手臂隱隱作痛留下暗傷,而剛剛的一掌也是全力以赴才堪堪打偏了其攻向自己頭部的一擊,姬不凡甚至懷疑,以雙方體能的差距,若剛剛自己稍弱一絲,現在可能已經身首異處了。雖心中警惕萬分,可面上卻也只是稍微顯得有些凝重,整體來說依然淡定從容,

知曉幽冥族擅長體能,可此時的姬不凡毫無他法,只能暗自戒備嚴陣以待的盯着冥依依,以不變應萬變。好在姬不凡也並非是一心只有閉關修行的苦修士,其這些年也是經常在十萬大山中與一些妖獸生死搏殺,因此也是較為注重體能修行,可如今也是第一次與幽冥族交手,初一搭手便吃了不小的虧,更加警覺起來。

姬不凡的反應,使得冥依依也是略有一絲意外。原本想着以自身體能上的優勢,壓制住失去靈力的姬不凡應該毫無難度可言,可接連的兩次交手,使得冥依依也不由得慎重起來,她可不是無腦自大之人,此時自然看的出姬不凡的棘手。而對其而言,相對來說澹臺蘇蘇除了能給其帶來些許阻撓外毫無任何威脅。

當然,慎重歸慎重,此時姬不凡與澹臺蘇蘇二人的表現,使得冥依依仍然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在幽冥冢的生存法則不比至尊界,在幽冥族,除了幽冥冢之外,若無手段的幽冥族人,想要存活無不依附到各大勢力之中,而幽冥冢類似於至尊界,是整個幽冥族的聖地,其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攻破與之對應的至尊界,常年在與人廝殺搶奪資源中存活下來的人,無一不是其內的佼佼者,在其看來至尊界的人彷彿就是溫室中的花朵般。而冥依依對自身的感覺非常自信,至少此時她並未從二人身上感覺到威脅。

顯然,此時也不是多想的時候,冥依依收斂心神重新提起氣勢,一拳擊向姬不凡的頭部。

姬不凡見狀也是再次揮掌而出,向著其手臂位置拍去,當碰到冥依依手臂之時才發現上當,冥依依這看似來勢洶洶的一拳實則綿軟無力,顯然是假動作,還不待反擊便發現冥依依已經收券轉身來了個迴旋踢,其踢擊的目標赫然是自己的腹部丹田部位。

好在姬不凡反應依然不慢,剛發現不對之時便也是暗道一聲不妙,隨後便是雙掌疊在一起,按向了冥依依的踢擊。

「啪」

一聲碰撞聲響過之後,姬不凡也是應聲而起向著後方倒去。雖然姬不凡的反應不慢,可整體來說體能方面還是差冥依依太多,使得即便是做出了應對,可力量上的差距依然難以彌補。

此時的澹臺蘇蘇攻擊也是到了近前,而剛剛用完迴旋踢的冥依依輕鬆的伸出手掌握住了澹臺蘇蘇的拳頭,一腳踢向澹臺蘇蘇將其踢退至一邊,隨後便是向著姬不凡衝去。

側躺着向後倒去的姬不凡,也是一個後空翻便輕巧的落地,可剛落地還來不及做出應對的他便是發現冥依依的拳頭再一次的到來。匆忙間也是只能再次架起手臂阻擋。

伴隨着「咚」的一聲響聲,力量有所不及的姬不凡再次的向後方騰空而起,此時的這種局面,使得姬不凡也是有所憋屈,可力量上的差距如此明顯,自己抵擋不住對方的攻勢而使得身體自然的順着力道騰空。

久守必失,姬不凡還是在一次受限於力量差距的招架過後,被冥依依一拳轟中胸口而摔倒在地。當被慣性摔得眼前略顯一瞬發黑甚至身體都略微失去知覺的姬不凡片刻後被一股腥熱的血噴在臉上時,也是瞬間清醒過來,便發現澹臺蘇蘇緊緊地抱在自己身上,而其身後的冥依依收拳的動作也預示着,剛剛澹臺蘇蘇用身體替自己阻擋了來自冥依依的追擊。

看着嘴角帶血卻看着自己微笑的澹臺蘇蘇,彷彿是有什麼話想要對自己說的樣子,可是剛開口便又是一口血液噴洒到姬不凡的臉上,隨後澹臺蘇蘇便帶着不甘的眼神而閉上了眼睛昏迷過去。

深知冥依依拳腳力道的姬不凡,此時看到為保護自己而吐血昏迷過去的澹臺蘇蘇生死不知,也是瞬間被憤怒佔據了心田腦海。

起身之後也是福至心靈般,用出了早上剛剛領悟的技巧架勢。說來也怪,當這個架勢擺出之後,姬不凡憤怒的腦海瞬間變得清透起來,臉色冷漠的盯着冥依依。

《聖子的日常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