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劫:踏仙途
聖劫:踏仙途 連載中

聖劫:踏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千淺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千淺塵 千逸 奇幻玄幻

荊棘坎坷志未滅,不枉復生斗蒼天!命運儀軌逆轉,回到一切之始,這次千逸是否還會踏上那條道路?且看這段故事的終點會如何……展開

《聖劫:踏仙途》章節試讀:

千綺着巨石上那道身影,內心酸楚,那種孤寂,落寞,舉世無親之意,讓千綺不敢相信這是與自己日夜相伴了十五年,永遠對人報之以微笑的哥哥。

「哥,你準備好沒,就當出去散散步,不要這樣嚴肅嘛」眼前的身影巋然不動,正待千綺欲再次詢問時,千逸便轉了過來。

「向爹娘告個別,就出發吧」

「不用,爹給了我一張傳送符,直接到隕仙林,即刻出發吧」千綺笑道。

隕仙林最外圍,一空地上突然出現道道符紋,華光閃爍,兩道身影處於其中,男子背負青銅長劍,神色淡然,女子更是誇張,手持玲瓏劍,東砍西砍,空出一大片區域。

要知道在這樣危險的密林中別人找東西遮掩都來不及,千綺倒好把樹全砍乾淨了,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

「不愧是地器,比靈器,玄器鋒利多了,一點缺口都沒有,哥快把爹留給你的天器拿出來看看」千綺說話間又有一棵大樹轟然倒下。

「丫頭,我說你能不能認真點,那件天器是我們最後的底牌,況且你手中的那把劍你都不能完全運用」千逸扶額。

「那好吧,不過我們要在這待兩個月,總得有個休息的地方吧」千綺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張羊皮地圖遞給千逸,不知從那摸出一張白帕擦拭玲玲劍。

千逸看着手中的地圖,其上有七處綠**域,其餘全是一片血紅,代表危險區域。「七星台」七處綠色安全區域的名稱,分散隕仙林各處,呈北斗七星狀,乃是各大勢力聯手修建的為門中弟子提供休息之處,後逐漸擴大,各方修士也湧入其中。「走,去璇璣台,先了解一些情況,再見機行事」千逸抬頭,卻不見千綺身影,心裏暗道不妙。

「吼」遠處一聲虎嘯,密林驚起飛鳥,數根參天古木應聲倒下,響聲越來越近,一渾身血跡的女子向千逸跑來。

「竟然是幽魂貓,丫頭快躲到我身後。」千逸說話同時,青銅劍已握手中,一臉凝重的望着眼前這龐然大物。

一隻兩丈寬,五丈長的黑色巨虎出現在視野中,全身漆黑一片,眉心一道紅色的豎紋,白色的瞳孔,冰冷詭異,虎爪至少一尺,直接能洞穿修士的身軀。

幽魂貓似乎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當即一道利爪攻向千綺,千綺雖神經大條了一點,但卻不傻,閃身騰空,便躲避掉攻擊,只留下地上一道深深的爪痕,千綺趁機躲在千逸身後。

「這哪裡是什麼貓啊,你見過那麼大的貓嗎?嚇死我了。」千綺一手拍着劇烈起伏的胸口,一手抹掉臉上的汗。

「這是幽魂貓的王,幽魂虎,還好只是一隻低階的幽魂虎,只有築基中期修為,我們聯手應該能對付。」

千逸看着氣喘吁吁的千綺,繼續說道:「話說回來,丫頭你是怎麼惹到它的。」「剛才我聽見一聲貓叫,就過去看了一下,原來是窩幽魂虎的幼崽,我看它們餓得嗷嗷叫,就用小刀划了一小塊沒吃完的烤肉喂它們,然後就這樣了,好心當成驢肝肺啊!」

「你個二貨,幽魂虎生性孤癖,你靠近它的幼崽,還拿着刀,它當然會認為你不懷好意,現在好了,今天我們要是不解決它,就別想離開了。」

幽魂虎原本看見那人類女修還有一個同夥,本是想退走,卻沒想到千逸只是凝氣修為,當即,壯起膽子,撲殺向千逸,千綺。「丫頭,千萬別看它的眼睛,小心它的魂術」身前的幽魂虎呲牙咧嘴,渾身毛髮豎起,利爪把大地都刨出一個深坑。「那怎麼打。」千綺也很是焦急,這樣的局面真的不是自己想看的。

「拿着,用這塊黑布蒙住眼,再把這玲璫戴在手上,聽聲辯位還記得吧,如今,也只有相信彼此了。」

語畢,幽魂虎便撲殺向千逸,因為在幽魂虎眼中千逸是最好應付的。

一道爪痕破空殺來,足足有丈許,千逸手中青銅劍橫空一劈,竟發出仿若金石交鳴之音,爪痕破碎,千逸身體也不由得退了幾步。畢竟,境界的差距擺在這。

「鐺……可惡,這東西的肉身怎麼這麼強,地器都只能造成外傷」千綺一擊未成,立馬抽身後退,順着鈴聲來到千逸身邊,雖然手握地器,卻不能完全發揮其威能,只能憑藉其鋒利堅固來對敵。

「你個二貨,跟妖獸比肉身,叫你平時多學習點常識你不信。」千逸聽見千綺的聲音,當即閃身一躍,離得遠遠的,一臉生怕被連累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那是我想試試玲瓏劍的品質如何,妖獸,生來便與人類修士差距極大,天賦悟性雖普通,但肉身力量卻是修士所不能比擬的,而且,妖獸壽命大多比修士悠久,有些妖獸修行到結丹期便可以化形成人,稱之為妖修。」

千綺兩手叉腰,一副天下萬事皆知的模樣,讓千逸很是頭痛。

「天荒劍決。」千逸爆喝一聲,青銅劍上青光閃爍,彷彿增加了特殊的力量,一息之間,長劍揮舞出數十劍,幽魂虎渾身血痕,殷紅的血汩汩流出,有那麼兩三處甚至可以看見森森白骨。

「吼」虎哮震天,幽魂虎知道眼前這個凝氣修士比那築基女修更難對付,虎頭轉,利爪撲向千綺,竟不顧千逸在身後,顯然是打算以死相拼。

千逸看見幽魂虎眼中的那抹瘋狂之意,就知道事情已經發展到無可挽回的地步,這就是弱肉強食,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沒有人願意坐下來慢慢的跟你講道理,那是傻子,幸好,自已留了一手,不然丫頭就真的危險了。

「丫頭,快退,幽魂虎已經瘋狂了,你不是它的對手,退得越遠越好」千綺雖然對付不了幽魂虎,但一時半刻也不會有問題,千逸臨空御劍長劍穿透幽魂虎的腰部,一個駭人的骷髏血流不止,當即,幽魂虎轉而狂奔向千逸。

手中迅速掐訣,一個後空翻,身形閃爍,就是百米之外,「爆」狂躁的幽冥虎一下子半空落下,巨大的虎軀在地上翻滾,周圍的古樹全被壓倒「轟」瞬間幽魂虎身軀出現無數血紋一聲巨響整個身體炸裂開來,碎肉濺落滿地。

「就這麼沒了,哥,你對它做了什麼」「沒什麼,不過是一張地階破妖符,丫頭,下次別亂跑了,我不可能永遠在你身邊。

「哥對不起,我差點害了你,我保證再也不鬧了」

「沒事,下次注意就行了,快把幽魂虎的妖丹取了」

千綺,一劍挑開碎肉,凌空一抓,一顆半拳大,漆黑的妖丹出現在掌心。

「築基中期的妖丹,應該能賣換不少靈石,到時我要買一大堆地器」

「丫頭別傻了,十顆這樣品質的妖丹也換不來一把地器,而且我們現在似乎又有了更大的麻煩,你聽好像又有一**妖獸朝這邊靠近了」千逸俯在地上,雙耳專心的尋找聲音的來源。

「糟了,是鐵蹄牛,這一群至少有二十頭也以上,還全是築基境,有三頭都到築基後期了,快跑跑不掉就死了。」

千逸,千綺當即服下風靈丹,腳下分別貼上疾行符,速度暴增,千綺想御劍飛行,但被千逸阻止,在如此危險的森林上空飛行,無疑是找死。………………………………黃昏,夕陽褪盡,但殘存的餘暉還停留在天邊,整片森林都籠罩着一種淡黃色,不見妖獸的咆哮,樹葉被風吹得瑟瑟發抖,萬籟俱寂,卻不知看似美麗平靜的表面下,蘊藏着更大的危險。

密集的灌木叢中,一男一女兩道身影衝出,俱是渾身血跡,衣衫多處破損,步履艱難,隨時可能倒下的樣子。

「哥,離天璣台還有多久啊,我真的跑不動了。」千綺看着手中暗淡無光的疾行符,難道今日就要埋骨在隕仙林了嗎?

千逸望着地圖上的光點,離天璣台足足一千七百里,照這樣的速度,最少也要明日清晨才能到達,可身後的鐵蹄牛隨時都可以追上來。

「丫頭,做好最壞的打算,我們可能走不了了。」千綺和千逸把儲物袋中地器級別以下的法器,全都做上神識標記,埋在地下。

兩人剛做完準備,遠處就出現了一群體積龐大,牛角極短,牛尾似長鞭一般,四足卻是極其粗壯,猶是牛蹄,竟如同萬斤巨鐵,每一次着地,地上都會留下深達數尺的蹄印,鐵蹄牛群前是三隻略大於其它的鐵蹄牛,象徵著這三隻更加有實力,有智慧。「哞」牛聲震耳,龐大的鐵蹄牛群全都通紅着眼,氣流似的鼻息從牛鼻中噴出來,它們隨時會攻擊。縱身一躍,千逸,千綺落在兩旁的古樹上,各自手中掐決,只見鐵蹄牛群被那些自爆的法器炸得血肉模糊,只有三頭築基後期的鐵蹄牛得以存活,但也是受了重創,不過足以殺死千逸兩人。

火海一片,大地被炸裂,空氣中儘是血腥味,頃刻間,方圓二十丈以內,樹木蕩然無存,焦黑一片,這三隻鐵蹄牛在思考,到底該不該殺了眼前這兩人。

三隻鐵蹄牛望了望千逸,千綺,好似要記住模樣,停留片刻,掉頭奔向森林深處,畢竟它們修行了漫長歲月,就差一步便可結丹化人,它們不敢賭。

然而,千逸可不是什麼好心腸,錯過了這個絕佳的機會,等這三隻鐵蹄牛恢復過來,它們可不會感謝你的不殺之恩,不能為自己埋下危險。

「噗嗤」手中青銅劍射出,三道冷冽的劍光帶着強大力量穿透三隻鐵蹄牛的身體,三隻鐵蹄牛應聲倒地,千逸五指一抓,召回長劍和三顆築基後期的妖丹。

「哥,你怎麼了。」千綺拖着玲瓏劍,一手捂着流血的手臂,怎麼滅掉了這一群鐵蹄牛,拔除了危險,哥卻一點也不高興。而此刻的千逸卻緊閉雙眼,意識進入了一種極其玄妙的狀態,識海世界裏的自己在追尋剛才那一擊的意境。

「那一劍竟然蘊含了一絲虛空法則。」千逸心中暗忖,隨即雙眼豁然睜開,清眸中目光極為明亮,沒想到前世之力竟被師尊封印在體內,不過只能調動萬分之一都不足的力量,但對千逸來說已經足夠,最重要的是還有前世的修行心得,雖然需要一定的條件刺激,卻為我日後崛起之路鋪下了牢固的基礎。

抬頭,久久望着藍天,透過白雲的遮掩,「師尊。」一行清淚順着俊秀的臉滑落,這一刻,千逸似乎多出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哥,是不是剛才受傷了。」千綺拿出復靈丹,一臉擔憂。

「沒事,丫頭我們快走吧,這隕仙林里妖獸難以計數,危機四伏,早些到天璣台就少些危險。」兄妹倆互相攙扶,一邊療傷,一邊艱難的往前走了幾步,走走停停,實在不行,只好原地療傷。

咚……咚……咚……兩人臉色大變,無比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