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上門狂婿
上門狂婿 連載中

上門狂婿

來源:外網 作者:狼叔當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狼叔當道 都市言情

入贅三年,受盡羞辱;掃墓歸來,他不再低調!展開

《上門狂婿》章節試讀:

肖舜手上二十四根銀針盡數扎入,力道之強竟然生生扎透了小女孩的兩層衣服,穩穩噹噹地扎入了穴位當中。

他扎入的瞬間,真氣順着銀針也渡入了小女孩的的身體當中,溫養着她的身體。

若是可以內視的話便能看到,女孩身體內部受損的肺部竟然在慢慢地癒合着,可謂是將她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而在肖舜施針之時,其餘人的感受就更獨特了。

眾人彷彿覺得耳邊有龍鳴陣陣迴響,震顫着眾人心靈的同時,也帶來了磅礴的生機之感。

當看到心電圖再次活躍起來之際。

主治醫生忍不住驚呼道:「簡直就是神乎其技!我還從未見過如此傳奇的中醫!」

就算是江海聖手王也,也做不到如此水平吧?

就在這時,小女孩兒突然嚶嚀一聲,悠悠轉醒。

她眨巴着純凈的雙眸,小聲地道:「粑粑……」

當聽到這兩個字的瞬間,一直焦急不安、等在門口的男子瞬間淚如雨下,詢問的目光看向肖舜。

肖舜一一拔下女孩身上的銀針,這才開口道:「已經暫時脫離危險了,她體內的傷我已經治癒大半,但是皮肉傷免不了,還是趕緊送醫院吧。」

說罷,肖舜走下了車,將女孩交給了醫生。

肖舜臉色有些蒼白,施用炎黃針法對他的消耗着實不小,體內的真氣又去了大半。

一眾醫護人員忙不迭地衝上去一檢查,再次忍不住連連驚嘆。

就像剛才獲救的那個油罐車司機一樣,似乎有一股氣凝聚在小女孩的體內,吊著她的生命、溫養着她的傷口。

「走,快回醫院!」

主治醫生激動地道:「病人家屬快上車!」

聞言,等在門口的男人忙擦了擦眼淚,他對着肖舜,雙膝一彎,竟然當場跪下給肖舜磕了三個響頭。

而此時的肖舜正在疲乏階段,也沒來得及阻止男子的磕頭。

「多謝神醫救命之恩!我女兒情況危急,待脫離危險後一定重重感謝神醫!」

說罷,男子匆匆站起身,塞給了肖舜一張黑金名片。

「您要是有事,隨時打給我,在這江海我王峰也算有點能量,您救了我女兒,我這條命從今以後都是您的!」

說完後,他連忙上了救護車離去。

肖舜隨意掃了眼,收入了褲兜里。

名片上寫着公司和職位,名字為王峰。

救護車被人群團團圍住,姚家三人只能站在人群外,聽着議論聲來猜測裏面發生了什麼事。

當聽到肖舜竟然成功出手救回了女孩時,姚岑心中便似打翻了調味瓶般五味雜陳。

就連醫生都束手無策的重傷患者,肖舜竟然在幾分鐘內便出手救了回來。若是宋鎮海的事情能算巧合,那這次呢?

難道肖舜真的是一名故意隱藏自己的名醫嗎?

疑問不停地在姚岑心中閃過,她覺得面前的肖舜似乎籠上了一層迷霧般,看不清、摸不透。姚岑第一次覺得自己從未了解過這個已經結婚三年的丈夫。

救護車散去,圍住肖舜的人群也散去了。

望着面容有些疲憊的肖舜,姚岑欲言又止,劉雲香卻毫不客氣地開口問道。

「行啊你,藏的還真夠深的!我剛剛聽人說你用針灸救了別人,我怎麼不知道你啥時候學會了針灸?別是拿來騙人的江湖騙術吧?」

「我會什麼還用不着和你報告。」

肖舜冷冷地回答道,他此刻話都懶得說,只想儘快恢復消耗的真氣。

「反了你了?」

劉雲香氣得臉紅脖子粗,姚建國也幫着自己妻子說話。

「肖舜,怎麼和人說話呢?你現在可是我姚家女婿,必須尊重姚家所有人!」

肖舜頭也不抬,神色輕蔑。

「現在知道我是姚家人了?」

「你……牙尖嘴利!」姚建國氣得一甩手,正欲再說什麼時。

身穿制服的執法人員來到了四人的面前。

「四位,經過我們的現場勘察,還請四位跟我們回去錄一下口供,說明一下發生車禍時的情況。」

此話一出,劉雲香立馬指着肖舜,罵道。

「瞧瞧你乾的好事!自己亂打方向盤害了那麼多人不說,現在還要連累我們一起坐牢,真是個廢物!」

肖舜聞言只是冷笑,懶得解釋。

執法人員卻開口道:「廢物?我想你們是誤會了。」

「如此神乎其技的車技都叫廢物,那我可就只有找個地縫鑽進去了。那油罐車爆胎翻車引發了爆炸,若不是開車的人反應快,估計你們一家也得受傷!」

「看看那爆炸的威力吧,離得近的全都被火燒了,我就是想找你們確認下情況。」

聞言,姚家三人面面相覷、滿是不敢置信之色。

劉雲香和姚建國瞬間啞了火,頗不自在。

姚岑得知錯怪了肖舜,心中愈發不是滋味,神色複雜地看着依舊一言不發的肖舜。

從一開始他都未曾為自己辯駁過一句,默默承受着自己三人的責備,連氣都未撒一下。

一股濃濃的愧疚纏繞了她的內心。

對不起三個字已經涌到了姚岑的喉嚨處,卻因為拉不下面子,又被她生生咽了回去。

咬咬牙,姚岑裝作無意地問道:「你兩入火場救人,沒受傷吧?」

「沒有。」

肖舜淡淡地回答。

他當然看出了姚岑的欲言又止,卻未點破她的自尊心。

比起話都不願說的劉雲香夫妻,她這樣也算變相道歉了。

就在此時,姚岑的電話響了,是她的助理柳小雅打來的。

肖舜五感通達,輕瞥一眼便看到了。

姚岑接起來的瞬間,他便聽到對面傳來了柳小雅的哭泣聲。

「嗚嗚……老闆,出事了……」柳小雅哭着說了經過。

原來,姚岑的公司員工去收欠款,沒想到竟然被對方打進了醫院,動手的人是「成輝貿易」公司的人。

聽到這個公司名,姚岑的手頓時握緊了。

成輝貿易總部是一家規模不小的公司,旗下有着數家連鎖購物廣場和貿易商城,資產過億。

卻偏偏曾和姚岑合作過的那個分部,總拖着她公司兩百萬的欠款不給。

眨眼都過去了半年,實在是欺人太甚!

「你安撫好受傷的員工,該支付的醫藥費處理好,我現在親自去收,我倒要看看,他成輝貿易到底想幹嘛!」

姚岑臉色陰沉得都能滴出水來,氣的不輕。

旁邊的肖舜聽得一清二楚,他知道此時姚岑所在的「玉蕾國際」是她一手創辦的服裝設計公司,剛經營了三年,兩百萬的欠款於她很重要。

肖舜心中微動,主動道:「我跟着你一起去吧。」

姚岑略微沉吟,隨後輕點頷首。

若是之前,她肯定不會帶着肖舜去公司,但剛剛經歷了冤枉肖舜的事,帶着愧疚的姚岑便沒再拒絕,雖然她也沒指望肖舜能幫上什麼忙。

兩人和劉雲香、姚建國告別後離去。

繞是牙尖嘴利的劉雲香,這會也沒臉開口阻止肖舜了,只是在暗地裡悄悄貼在姚岑耳邊,囑咐她千萬不要讓肖舜接觸到公司的隱秘。

而「不小心」聽到此事的肖舜很無語,他若是想知道,誰能瞞住他?

他掏出了剛才王峰給他的名片,微微皺眉。

不得不說,還真是巧啊。

……

三個小時後,成輝貿易分公司。

姚岑無奈地又看了眼時間,面色慍怒,她一過來便吃了閉門羹,被告知總裁正在開會,這一等便是兩個多小時。

等得肖舜都將剛才損耗的真氣都補回來了。

這無疑也是公司負責人在向姚岑挑釁,打了她的人不說,還故意晾着她。

姚岑愈發焦躁之際,總裁秘書終於走過來道:「姚小姐,總裁讓你進去。」

用詞、語氣都頗為不客氣,說完秘書扭頭就走,絲毫沒把姚岑放在眼裡。

壓下心裏的火,姚岑深吸一口氣,對着肖舜道:「待會你別亂說話。」

肖舜答應一聲,他心中倒頗為好奇這個女人會如何追債。

對方一來便下了個下馬威,擺明了不想還。


《上門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