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嬗變
嬗變 連載中

嬗變

來源:google 作者:鄧順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屈深梟 羋淺淺

無限流+重生+蝴蝶效應+女子從政又名《【無限流】嬗變》,大楚國權勢滔天的嫡公主羋淺淺自從被鎮遠大將軍屈深梟虎口搭救後便芳心暗許,經歷一番波折後終於如願以償嫁給了如意郎君,可這個孔武有力的男人真的是她的良配嗎?婚後第三年,丈夫屈深梟突然變心了,羋淺淺逐漸發現了丈夫陰暗的秘密,她該何去何從?後來,屈深梟一心想要權力,為了天下蒼生,羋淺淺不得不手刃心愛的丈夫五十年後,她白首蒼蒼行將就木,帶着此生最大的遺憾壽終正寢如果人生能夠重來,她能否改寫結局?有情人能否終成眷屬?一句話簡介:公主重生N次拯救男主原創劇情,請勿模仿展開

《嬗變》章節試讀:

「這可使不得!」小喜子急忙追上去,想要阻止那隻大黑狗,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大黑狗將鸚鵡丟在角落裡,在與鸚鵡地對抗中,混亂地咬了起來。

小喜子拿棍子拍了大黑狗的頭,大黑狗這才鬆口,鸚鵡掉在地上,鮮血染紅了它五彩的外衣。小喜子拿着氣息奄奄的鸚鵡回到正廳,臉色有些凝重,「公主,這隻鸚鵡怕是不行了。」

羋青青見狀,也是吃了一驚,「死了便死了,反正是一隻畜生。」死的是羋淺淺那賤蹄子才好呢!

她又道,「小喜子,把鸚鵡丟到門外去。」

小喜子領命退下。

「公主,鸚鵡找到了。」薔薇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羋淺淺面露喜色,「在哪裡找到的?」

薔薇哀嚎一聲,眼圈也濕潤了,「公主,小花已經死了。」

聞此噩耗,羋淺淺渾身一震,「怎麼會?先前不還是活蹦亂跳的?」

羋淺淺捧着氣息鸚鵡的屍體,眼淚從臉頰滑落,「是誰把我的鸚鵡打成這樣?是誰!」雖然只養了兩日,可她已經對這隻鸚鵡產生了感情。

「鸚鵡飛到了雅居殿方向就不見了。」

「那不是秦淑妃的宮殿么?」

「後來有宮人看見小喜子把一隻受傷的鳥扔了出來,奴婢們上前一看,正是公主的鸚鵡。」

「如此說來,是青兒妹妹的人害死了我的鸚鵡。」

「奴婢不敢妄言。」

宮裡除了羋青青那個女人,誰還會如此不識時務,專門跟她作對呢?十歲那年,九歲的羋青青把她推進河裡,害她差點溺水而亡。去年,羋青青縱惡犬嚇她,幸虧太監宮女們護住了她。事後父皇雖然罰羋青青面壁思過,可她屢教不改。

「本公主要去找羋青青要個說法。」

薔薇攔住了她,「公主不可呀!為了一隻區區鸚鵡,傷了你們姊妹間的和氣便不好了。」

深知薔薇此話說得有理有據,羋淺淺也只得作罷,畢竟沒憑沒據的事情,羋青青一張口就會抵賴。

羋淺淺在湖邊找了塊空地,命宮人挖了個坑,把鸚鵡下葬了。

正在這時,羋青青領着宮女款款走來。她從小喜子那裡得知羋淺淺為死去的鸚鵡悲傷不已後,狂喜不已。她自是不想錯過這個幸災樂禍的好機會,畢竟當面看到不可一世的的嫡公主梨花帶雨的場面還是頭一次。

「喲,這不是淺兒姐姐嗎?為了一隻鸚鵡哭得這般傷心啊?」羋青青陰陽怪氣道。

羋淺淺抬手一巴掌揮了過去。

「啪!」

羋青青捂住發燙的臉頰,惡狠狠地瞪着羋淺淺,「你敢打我?」

「你冒犯嫡姐,難道嫡姐不該替秦淑妃好好教訓你么?」羋淺淺冷笑,「羋青青,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的鸚鵡是死在你宮裡的,它的死跟你脫不了干係。」

「皇姐,你為了莫須有的證據就冤枉我,還動手打我,我要告訴父皇去。」

「你大可去告狀,我不在乎。」羋淺淺帶着宮裡的人離去,徒留羋青青等人望着她們的背影出神。

「公主,你沒事吧?」宮女茉莉好心地問。

「要你管!」羋青青怒極,一巴掌揮到了宮女茉莉的臉上,力度之大,打得她眼淚都快掉下來。羋青青從上位者那裡受的氣,自然要從更弱者那裡討回來。

「公主,您適才太衝動了!」宮女薔薇說,「薔薇擔心公主落下什麼把柄。」

「是啊!萬一青公主向皇上告狀,皇上……」

「我怕什麼,她屢次以下犯上,我早就想收拾她了。」同樣都是父皇的子女,為何這個羋青青如此令人生厭?虧得父皇不喜她,不然她得在宮裡生出多少是非來!

羋青青回到寢宮就關閉門戶,哭哭唧唧起來。秦淑妃聞訊趕來,宮女將嫡公主掌摑青公主的事一五一十地告知了秦淑妃。

「母妃,這羋淺淺當眾打我巴掌,你可要替女兒做主啊?」

「嫡公主下手也太狠了,公主的臉都被打腫了。」宮女風信佯裝出一副心疼的模樣。她巴不得嫡公主下手再狠點,教訓一下這個平常不把她們宮女當人的狠毒公主。若不是必須在她手底下討生活,誰願意受這份窩囊氣呢!

「我的青兒啊,你受委屈了!」秦淑妃伸手撫摸羋青青的臉頰。

「母妃呀,女兒受了這麼大的委屈,這羋淺淺分明不把咱們雅居殿放在眼裡,你得稟告父皇,讓父皇好好懲治這個無法無天的嫡公主。」

「這……」秦淑妃怔住了,搖了搖頭,「母妃不能去!青兒,你難道還不知道你父皇有多偏愛嫡公主,母妃去向皇上告狀,豈不是自找沒趣,反倒讓皇上更加厭棄母妃。」

「那你就任由羋淺淺騎在女兒身上作威作福啊!母妃,你太逆來順受了,所以皇后才不把你放在眼裡,連自己女兒都保護不了……」你還配當一宮之主嗎?

羋青青一番氣話觸到了秦淑妃的底線,怒道:「你放肆!」

羋青青意識到自己失言,連忙賠禮道,「青兒一時失言,還望母妃恕罪!可母妃,女兒就這麼白受這一巴掌嗎?」

「你要是能打回去,也不會回來哭鼻子!嫡公主再怎麼刁難你,你只能受着!」

羋青青哭得更凶了。

「也怪母妃無能,若母妃是皇后,你生來便是嫡公主,何須受此等羞辱!」秦淑妃眼裡閃過一絲陰狠。

待秦淑妃離去之後,羋青青在房間里大發脾氣,將花瓶往地上砸,只聽見噼里啪啦的聲音,眾人皆是渾身一震,生怕青公主拿他們撒氣。

此時,宮女茉莉在宮門外暗自委屈,也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個不好伺候的主子。之前就聽說嫡公主待紫薇宮人極好,從不處罰,連責罵都沒有,此時想來更加羨慕。

————

狂風將樹枝吹得唰唰作響,廊下的宮燈在風中搖曳。雨淅淅瀝瀝地下着,宮人們打着油紙傘在雨中行步。一時忘記帶傘的宮人則用頭紗遮住頭,跑到廊下避雨。一切喧囂都被暴雨的聲音遮蓋。暴雨過後,天空中出現一道絢麗奪目的彩虹。

羋淺淺午憩方起,穿着曲裾深衣,顯得慵懶而隨性。侍婢薔薇端來了一盆洗漱水,為她整理面容。

「公主,去御花園欣賞彩虹么?」

聞言,羋淺淺頓時來了興緻,「今日天上掛了彩虹么?」

「是的,彩虹美極了。」

「快領本宮過去。」

眾人往御花園方向而去。

從小到大她最愛這彩虹以及雲霞等自然奇觀。薔薇自然知道她的喜愛,處處為她留意着。

在長廊上,一個年近四十的嬤嬤追逐前方二十米一個年約十四五歲的小宮女,邊追嘴裏邊惡狠狠地罵道:「站住!你這死丫頭。看我不打死你!」

小宮女回頭吐了吐舌頭,她看起來好像一隻伶俐的小狐狸,俏皮中透着一點可愛。她臨危不懼泰然自若,比尋常只會哭哭啼啼的小宮女不知強上多少倍。羋淺淺與貼身宮女薔薇等人去御花園賞完彩虹,一行人趕往紫薇宮,在廊上迎面撞上。

「宮內怎麼會有人如此放肆,也不怕衝撞了公主。」薔薇嗔怒道。

羋淺淺擺了擺手,「無妨。」

翠竹順勢躲到了羋淺淺身後,「公主救命啊!唐嬤嬤要殺我。」

眾人心裏皆有疑問,宮裡的嬤嬤怎麼會突然失了分寸,追着一個宮女在宮裡喧嘩,這成何體統!

「拜見嫡公主殿下。」唐明急忙行禮,她一雙典型的三白眼,眼睛裏透着邪惡和狡詐。

羋淺淺識人不多,也並非天生眼力過人,但直覺這個嬤嬤是個心術不正的,於是問道: 「唐嬤嬤,這是怎麼一回事?」

唐嬤嬤躬身行禮,「公主殿下,這小妮子在信口開河,您可千萬別聽信她的讒言,老奴一個嬤嬤,豈敢在宮裡大開殺戒,只不過婢子犯了錯,管教管教她罷了,豈料她不服管教。」說完,不忘瞪了小宮女一眼,「翠竹,你這死丫頭還不快過來!」

這名喚作翠竹的宮女躲在羋淺淺身後,絲毫沒有邁腿的意思,她毫不忌諱地將一切和盤托出,「分明是嬤嬤勾引何公公,被奴婢不小心撞見,奴婢本打算裝做沒看見,豈料她要滅奴婢之口,奴婢便逃出來了。」

羋淺淺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逡巡,語氣變得凝重起來,對食之事,自古以來不為宮規所容,「唐嬤嬤,果有此事。」

「回嫡公主的話,絕無此事,這賤蹄子含血噴人,老婆子平時待你嚴厲了些,可都是為了你好,沒想到你非但不感恩,反而含恨在心,以怨報德,簡直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深知有嫡公主這塊護身符在,唐嬤嬤不敢造次,翠竹於是毫不畏懼道,「唐嬤嬤,事到如今您就別裝模作樣了,你身上還留着何公公贈你的定情信物。公主殿下若不信的話可以搜唐嬤嬤的身。」

聞言,唐嬤嬤臉色嚇得慘白,「奴婢看沒這個必要了吧,公主殿下日理萬機,咱們的私人恩怨還是私下解決吧,何必耽誤公主的大好時光?」

早知道會被這不知深淺的賤蹄子撞破她的好事,她就應該收斂一點,現下苦了她了。

「唐嬤嬤,我看你是做賊心虛了吧?」

既然遇上了這攤子麻煩事,羋淺淺也不能坐視不管。這世間的不平事多如牛毛,但能管一點,是一點。羋淺淺睥睨唐嬤嬤一眼,又掃了薔薇一眼,用眼神示意她搜身。

宮女薔薇從上至下仔細搜尋,很快便從唐明身上扒下來一支香囊,上面分明綉着「何郎」字樣。唐明臉色頓時漲成了豬肝色。

宮女偷偷跟太監結成對食,在這寂寞的深宮並非沒有,平時皇后對於此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麼明目張胆的倒也罕見。

「唐嬤嬤,證據確鑿,你還有何話可說?」她淡淡地掃了唐明一眼,那雙眼睛不怒自威,像極了執掌六宮的皇后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