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日破蒼穹
日破蒼穹 連載中

日破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蝦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宇文查 蝦編

「幸福修仙卡,咱修士自己的信用卡」——修真商業銀行「修行激勵卡,晉級即可還卡」——境界發展銀行「本行可辦理各種法寶,丹藥保險箱業務元嬰期高手可免費辦理宗師卡一張」——建設修鍊銀行「存取靈力的道友們不要爭搶,注意節制大道千萬條,生命第一條實力誠可貴,精元價更高」——靈力交通銀行「行長大人!風宗之主把寶貝女兒極光第一美女送來了,只求貸濃縮靈氣三億升!」「准了!送屋裡」「行長大人!聖矢聯盟皇帝還是攆不走,哭着喊着求您在他們那兒開個分行」「就支行,愛要不要!」「行長大人!新建的寶庫又裝不下了!」……穿越異界成立天下最富的宗門,把銀行開遍諸天萬界!展開

《日破蒼穹》章節試讀:

「它怎麼也來了?」宇文查一臉不解,《五·三》(高考化學)不是被老牛收走了嗎?

宇文查看到這本《五·三》,不由地回想起自己穿越那天的事……

……

金城師大附中,一間高三教室里。

「抄快些。」劉自立催促道。

「快了,快了,還有五十頁。」一個少年奮筆直書。若不是他穿着現代服飾,任誰都以為他就是風炎大陸二龍山的宇文查。

「老牛來了,收下去。」劉自立望了望門口,神色大變。

少年急急忙忙拿起《五·三》往桌子里塞,卻發現一股熟悉的煙味已來到身旁,他尷尬的抬起頭,看了看班主任牛洪水。

「下課到我辦公室來。」牛洪水語氣冷淡,直接奪過少年手裡的《五·三》。「順便帶上《古文觀止》,老規矩。」

少年苦着臉點了點頭,最近幾次罰抄的古文,他是既沒抄也沒背,這次有他好受的了。

等到化學老師收《五·三》,少年沒有辦法,只好借了劉自立的《五·三》想矇混過關。

劉自立是他的死黨,兩人經常一同光臨學~校附近的宏悅網吧。

誰料大意失荊州,化學老師竟然翻過來看名字,不用說,他是賠了自己又折了朋友。

「那啥,哥們兒對不住啊,誰承想她會翻到前面看名字啊,失策失策。」少年愧疚道。

劉自立哼哼地點了點頭,轉身朝老師走去,背影蕭索……

少年鬱悶地走進廁所大號。

「嗯~爽~」少年蹲在廁所一臉享受。

「牛洪水那個老……」正說著,突然一陣眩暈,少年失去知覺,垮垮地掉了下去。

……

就這樣,他稀里糊塗來到了風炎大陸,變成了宇文查。

宇文查這才察覺,原來他的班主任和師父的名字竟這麼相似,一個牛洪水,一個牛開水。

「對了,我在地球時叫什麼來着?」宇文查有些疑惑。

丑老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

「是這樣,我們輪……我們做穿越的,都是非常注重保護客戶財產安全的。

據大眼睛——超位面監察分析系統報告,你在地球有財產被他人非法藏匿,系統就幫你帶了過來。

這兩天你應該開始好好修鍊武技了,除了日天功法自帶武技外,修鍊這本《五·三》也是非常不錯的。」丑老笑道。

宇文查撇撇嘴,「這怎麼煉?刷題嗎?」

「你不練就算了,虧我還專門給你兌換了一下。」丑老冷哼一聲,作勢收回。

「別,我要,我要!」一聽到兌換,宇文查兩眼放光。

兌換出來的東西,餐巾紙都能變元寶,這麼厚一本書,都能砸死人了,還怕兌換不出寶貝嗎?

宇文查忙奪過《五·三》,如視珍寶。

「難道是『五年高考連環炸』,『三年模擬對對碰』?」

「差不多,不過現在的你只能做做例題」

……

一個月後,龍鬚谷

一個月的苦修,宇文查已經步入了人元境後期,並且熟練地掌握了殺筆,還學習了《五·三》上幾道全國三卷的題。

此時,宇文查正在竹林里舞動殺筆成風,練習日天功法第一重附帶武技——日耀。

雖說是就是一支筆,但殺筆卻酷似標槍,在宇文查手裡忽左忽右,行蹤不定,如臂指使。

過了一會,宇文查收筆背後,開始研習元素周期表第一式——侵骸利劈。

這是《五·三》中較簡單的一個武技,在殺筆做劈砍動作時配合日天靈力振落,靈力侵略形骸,使敵人形骸具震,骨肉劈裂。

這招武技最大的特點是需在施放後以一「嘭」字做咒引發靈力暴動,因此又叫侵骸利劈嘭。

正沉思着,宇文查突然身後一緊,嗖嗖破風之聲傳來,宇文查扭身躲開,身側寒光一閃,一把利劍刺穿了他之前的位置。

宇文查正欲暴起發難,卻聽後面幽幽傳來:

「倒算警覺。」李雯兒收劍入鞘,「你果然可以修鍊。」

「一月不見,師姐愈加漂亮了。」宇文查笑道。

「住口!」李雯兒嬌喝道,柳眉倒豎,煞是可愛。

「雯兒你……」

宇文查話音未落,眼前劍光閃過,正欲躲閃,一絲寒芒已貼住了宇文查的喉口。

宇文查只能苦笑,這就是地元中期的實力嗎?

以他人元後期的速度,竟連一次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師姐真厲害。」宇文查訕笑道。

「我有件事要問你。」李雯兒不自然地扭了扭頭,看向斜前方。

「雯……」

「兒」字還未出口,宇文查就覺李雯兒充滿殺氣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自己身上,忙改口道:

「師姐請問,我對你是絕不會有隱瞞的。」

李雯兒羞紅了臉,強裝鎮定道:「陳阿吉的事,我看見了。」

這幾個字如驚雷一般在宇文查耳邊炸響,宇文查瞬間目瞪口呆,結結巴巴道:「師姐,這,這話,什麼意思?」

宇文查心思飛轉,馬上又道:「你見到那位傳說中的老前輩了?是不是風流倜儻,英俊瀟洒,人見……」

「住口。」李雯兒打斷了宇文查無下限的自戀,「你不是說對我絕不會有隱瞞嗎?那你告訴我,陳阿吉是誰殺的?」

李雯兒得意洋洋地看着這個油嘴滑舌的小色狼,看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宇文查一時腦子不夠用了,只好邊想辦法邊敷衍着轉移話題。

「師姐你這麼看我幹嘛?」宇文查玩味地看着李雯兒。

「我!」李雯兒羞成了個大紅臉,「我哪有,你別胡說!」

說著撤下劍來,忙退後幾步,似要劃清界限,以證清白。

「師姐你別看完就跑啊,我那次看了你可是老老實實的。」宇文查繼續煽風點火。

「你住口!」李雯兒跺跺腳,拔劍指向宇文查,卻又顧忌着什麼,不敢靠近。

「那你站着不動,我看回來好不好?」宇文查欣賞着李雯兒的盛世美顏,笑着說。

「好……不好!!」李雯兒心急說好,又立馬改口。

「宇文查,你給我住口,我,我,我……」李雯兒又氣又羞,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好。

見李雯兒已經急了,宇文查也不敢再刺激她了,萬一給這妞留下印象太壞就不妙了,畢竟,嘿嘿,來日方長啊。

「行,我告訴你,陳阿吉是我殺的。」宇文查突然道。

李雯兒也靜了下來,心底鬆了口氣,這個混蛋,也太能油嘴滑舌了。

「哼,還想瞞我,轉移話題,你以為你撿了不知什麼狗屎運就成什麼高人了?還故弄玄虛。」李雯兒輕蔑道。

「我怎麼轉移話題了?」宇文查「一臉無辜」道。

「你……」正想說,李雯兒又想起剛才這混蛋對自己的調戲,又鬧了個大紅臉,只好冷哼一聲,瞪了宇文查一眼,不再看他。

難得,尷尬地沉默了幾秒,有種莫名的味道在蔓延。

「我不說了嘛,不會瞞你的。」宇文查看着李雯兒側臉,柔聲道。

李雯兒轉過頭,卻正對上宇文查含情脈脈的眼神,無處可逃,只好低下了頭。

被這個男人看光了身體,又不經意撞見他的大秘密——那堪比金丹期實力的青光波驚人的破壞力,幾次在她夢境中出現。每次在他面前,言語上總占不了上風

——無疑,宇文查已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雯兒,這件事幫我保密好不好?」

李雯兒點點頭,又瞪着宇文查道,「你要是敢再直呼我的名字,我立馬告訴爹爹!」

「是是是,小師姐,師弟不敢了。」宇文查忙「諂媚地」點頭答應,那唯唯諾諾的樣子逗得李雯兒「噗嗤」一聲笑了,笑魘如花,天地失色。

李雯兒還不自知,宇文查卻是痴了,竟有了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好想就這樣溫馨下去啊~

「想不到師姐你也去了那兒,那地方荒郊野外的,師姐去那兒幹嘛?」宇文查笑道。

見李雯兒不說話,便替她答道,「想來和我目的一致吧?」

李雯兒點點頭,她也確實惱恨周陳二人,周新承她沒把握殺死,待打聽到陳阿吉出去的消息,便想伺機殺死,不料生了這樣的事。

「那陳阿吉也確實該死,雖說成全了我的好事……」正說著,又對上了李雯兒殺人的目光,宇文查聲音遂小了下去。

李雯兒不知怎麼,只覺自己心情很亂,丟下一句「你別亂說」便匆匆轉身走了,只覺自己臉皮燙的厲害。

宇文查笑笑,「雯兒慢走。」

李雯兒應了聲,走出數步,忽然發現什麼不對……

這小子,又亂叫!李雯兒氣得跺跺腳,回眸狠狠瞪了宇文查一眼,逃也似的離開了。

「生氣也這麼好看啊」宇文查喃喃道。

「這小妞的事情算是解決了,雯兒應該不會說出去,只是……」宇文查嘴角微微上揚:

「被撩到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