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連載中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兔帽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年安 林箐 現代言情

(農場+年代+種田+系統+富強民主文明和諧)林箐可能是第一個被花盆砸到七零年代的經過了茫然無措之後,開始放飛自我展開

《人在七零,手握物資系統暴富》章節試讀:

林忠夫婦一愣,轉頭看向被子中的大妞。

只見此時的大妞正在被子中瑟瑟發抖,臉色蒼白。

林忠心裏咯噔一下,連忙上炕抱住女兒。

「嘶......」

當他的手撫摸大妞額頭的時候,一觸即離。

「當家的怎麼樣了?」王麗蓉面色焦急懊悔,自己剛剛竟然沒有關注女兒!真是失職!

林忠嚴肅的搖頭道:「大妞有點發燒了,不能再讓她這麼挨凍了......」

說完林忠求助似的看向林菁。

「大哥你這是幹什麼?還不趕緊帶大妞去我那屋?」林菁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塑料薄膜往頭上披。

「這是大哥欠你的,大哥以後肯定還!」林忠說完趕緊抱着大妞往林菁屋裡跑。

但是這話令林菁怔在原地。

腦海中莫名出現了一些畫面碎片......

有的是小一號的大哥進了自己屋子玩,被自己吼出去。

還有的是自己一直在哭,一位陌生的婦人抱着自己,安慰自己。

還有就是一位陌生的男人在教訓小一號的大哥......

「小菁?小菁?」

王麗蓉焦急的聲音傳進林菁耳中,使得林菁回過神來。

「啊?」

「小菁你沒事吧?」

林菁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大嫂,我們快過去,這房間裏面漏雨越來越嚴重了。」

說完兩人一起披着塑料薄膜衝進雨中,跑向林菁的屋子。

雨越下越大。

大妞已經換下**的衣服,舒舒服服躺在被窩中。

林菁和林忠王麗蓉默默看向窗外。

「噼里啪啦......」

一陣響聲傳進三人耳中,三人轉頭望去,眼睛猛然瞪大,瞳孔收縮。

「哥......下冰雹了......」林菁咽了口唾沫,艱難的說道。

林忠和王麗蓉的神色直接陰沉下來,默默看着漆黑壓抑的天空無言。

他們比林菁清楚這代表着什麼。

現在正是收糧食的好時機,這又是下雨又是下雪的,今年的糧食能不能交上去還是個問題。

更不要說給自家分的糧了。

林忠嘴唇哆嗦着,心中哀嘆,老天要亡我林家啊......

林菁看着死氣沉沉的林忠和王麗蓉,張張嘴,但是卻說不出話來。

自己擁有系統的這件事是底線,絕對不能告訴其他人。

雖然從這些天的相處來看,林菁是認可自己哥嫂這兩個人的,但是人總是會變的不是嗎?不論是因為時間還是因為利益。

......

翌日。

當林菁再次睜開眼,第一時間向外看去。

外面的天色已經十分晴朗了,院子中堆積了不少水和泥土,還有一些冰雹,看起來十分雜亂。

林菁洗了把臉,走了出去。

轉了一圈之後竟然沒見到大哥和嫂子,只留下大妞躺在炕上睡覺。

「奇怪......」林菁喃喃自語。

不會是哥哥嫂子怕養不活大妞提前跑了吧......

就在林菁胡思亂想的時候,林忠和王麗蓉從門外走了進來,神色低沉,目光中帶着一些絕望。

看到自己妹妹正好奇的望着自己,林忠乾巴巴開口道:「村子裏死了七八戶人......」

林菁猛然睜大雙眼,對林忠說的話不敢置信。

「死的這七八戶都是獨居老人,昨天雨下的太大了,房子都塌了,活活壓死的......」林忠嘆了口氣。

其實最打擊他的並不是村裡人們的死亡,而是剛剛村長開會,今年的糧食損失嚴重。

一共生產一千公斤的良田,今早他們去看只能產出大概五百公斤的樣子。

以往都是上交百分之七十的糧,還能剩下三百公斤,家家戶戶都能分上一些,省着點吃都能過一個好年。

但是現在估計只能產出五百公斤,這五百公斤用來上交都不夠,更何況是分給每家每戶.....

林菁看着死氣沉沉的家,嘆了口氣。

背上背簍,就準備出門。

「小菁你要去哪?」還是王麗蓉細心,看見林菁趕忙出口問道。

「我出去轉轉,散散心,中午的時候就回來。」

「那你別去河邊,那邊正在發大水。」

「知道了。」

林菁說完之後徑直走向後山。

雨後的山上十分泥濘,所以平日里願意去山中打些野味的人,都不願意現在去。

再加上村子中出了這麼多的白事,就更不願意出門了。

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在修補漏水的房頂。

林菁一個人進山之後,緩緩走着,等到看不見房屋的時候,在心中默念。

「進入空間。」

再次睜開眼,林菁又來到了這個風景壯麗的農場。

看着牧場柵欄中的野雞,再次咽了咽口水。

她走進牧場,悄無聲息的站在一隻公雞的身後,罪惡之手緩緩抬起。

「咯咯噠.......咯咯......」

當野雞剛有所察覺的時候,罪惡之手猛然出擊,並且目的明確,在它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捏住它後脖頸子。

等它反應過來後,命運已經掌握在了其他人的手中......

......

林菁拎着野雞的後脖頸子出了農場,直接尋了一些藤蔓綁好野雞,放進自己的背簍中。

然後再往背簍上蓋了一層草,防止被有心人看到。

畢竟村子裏發生巨大的自然災害,未來會過成什麼樣大家心中都有數。

如果讓他們看到了,估計等回到家自己手中剩的可能就只有一個雞屁股了......

把野雞安排好之後,林菁再次往深山中走去,有了系統的地圖,她再也不怕迷路了。

正好趁沒人了機會,多打探一下。

越往森林深處走,樹木就更加濃密,路也越來越難走,她的鞋子早就已經不能看出原本的模樣了。

在雨後的森林裏,各種兇狠的動物也都冒了出來,野豬,野狼,毒蛇等。

但是林菁卻是不怎麼怕,空間中灌溉田地的水是解百毒靈水,而且如果遇到大型動物,她也可以鑽進空間,等動物走之後再出現。

這麼想着,林菁心中輕鬆無比。

「系統溫馨提醒,系統空間與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同的。」

林菁一愣,嘴角乾巴巴扯出笑容問道:「然後呢......」

「宿主在空間中無論躲多久,再次出現的時間都是進空間之前的。」

聽完,林菁猛然收起笑容。

壞了!

自己竟然忘了這一茬!還不怕死的往前走!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怕什麼來什麼。

林菁剛轉身,臉色然變得蒼白,自己前方不足一米處竟然出現了一條蛇!

正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並且蛇身上下擺動,作攻擊狀。

林菁忍住想要尖叫後退的念頭,放輕呼吸,仔細打量這條蛇。

這條蛇體型約一米長,黑白環紋相間,其中白色橫紋較窄,黑色橫紋較寬,腹部呈灰色,很明顯是一條毒蛇。

林菁認識這條毒蛇,是在前世的科普欄目上看到的,當時有人說這是國內最毒的蛇,名銀環蛇。

這麼想着,林菁的冷汗不由自主落下,恐懼使她的瞳孔不斷收縮。

在進空間和不進之間徘徊,畢竟,進入空間之後,再次出來的時間段還是現在。

這該如何是好......

就在林菁猶豫不決的時候,毒蛇可不會等她思考完。

「刷!!」

毒蛇騰空飛起,直撲林菁。

「啊!」

一聲慘叫震破了寧靜的森林,樹上的飛禽受到驚嚇齊刷刷飛到更遠的地方。

林菁閉着眼睛,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如約而至。

片晌之後,她緩緩睜開眼睛。

愣了,剛剛那條張牙舞爪的毒蛇竟然在她的腳底,死的不能再死了,頭都被她踩得稀爛......

林菁有些懷疑的握握拳,不敢相信這條毒蛇竟然是她踩死的!這也太神奇了。

彎腰把死掉的蛇撿起,裝進自己的背簍中。

好歹是肉啊......可不能浪費。

話說自己的力氣怎麼會這麼大?竟然能直接踩死蛇。

難道......

林菁拿起地上的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深吸一口氣,耗盡全身力氣向著一個樹擲去。

「砰!」

一聲巨響,那顆無辜的大樹竟然直接從中間處斷裂。

林菁的眼睛瞬間亮了,自己竟然天生神力?!

這也太奇幻了,自己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一直都是在屋子裡待着,或者忙活父母的白事,竟然沒有一次刻意用力的時候,而且她曾經在清澈的河邊看過現在的自己。

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瘦弱女孩,弱柳迎風西子捧心狀。

但現在......

林菁自從知道自己力大如神之後,什麼都不怕了,走起路來昂首挺胸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絕對不是因為看見了熊瞎子的腳印。

不過,清崖村的後山竟然還有熊?

林菁不敢置信的眨眨眼,自己就算是再有力氣,也不可能跟一頭黑熊作鬥爭啊!

再看着地圖,距離回村只剩下兩公里了,林菁感覺勝利就在眼前,準備一鼓作氣跑回村中。

「額......」

就在她剛準備抬腳奔跑的時候,隱約間聽到了一聲**,讓她停下了腳步。

奇怪,這附近難道有人?

林菁停下腳步側耳傾聽。

「哼......」

果然,是有人的!

順着聲音,林菁扒開阻擋視線的草叢,果真有人!

定眼望去,只見一個男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只能聽到痛苦壓制到極致的**聲。

「你......還好嗎?」

林菁小心翼翼開口詢問,並輕輕走到男人身邊,警惕的看着他,生怕他在她沒有防備的時候偷襲。

畢竟自己的背簍裏面可是十分富裕。

但是轉頭一想,自己都天生神力了還打不過一個男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太丟天生神力的臉了。

男人沒有回話,走到男人身邊之後,林菁才鬆了一口氣,經過她的觀察,眼前這個看不清容貌的男人中毒頗深,他的手腕腫脹,甚至有一些潰爛。

再想到剛剛的銀環蛇,難道這個人是被銀環蛇咬到了?

林菁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默不語,她深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但是也熟讀農夫與蛇的故事。

救與不救僅在她的一念之間。

林菁沒有多想,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現,手裡已經捧着靈泉水。

有些愧疚的把靈泉水緩緩給男人喂下,她剛剛不應該猶豫的......

經過前世教育的她應該毫不猶豫施救的,而自己剛剛竟然會想着讓他自生自滅。

太不應該了......

靈泉水的作用十分強大,在男人喝下去後,身體中的毒素開始迅速溶解。

因為毒素腫脹的手腕臉龐也恢復原樣。

林菁看着眼前這個男人的模樣,不由得愣了一下神。

這人暈倒在地上,白皙的臉龐上沾染着少許泥土,看起來像是一個落難了的王子。

再細細看去,陌上人如玉,君子世無雙,丰神俊秀,本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但鼻尖上的小小紅痣卻添加了幾分煙火氣。

就在林菁驚嘆此人容貌絕佳之時,地上昏迷中的人眼睛動了動。

當唐年安恍恍惚惚的睜開眼,一邊感受着手上的腫痛,一邊迅速恢復警惕性。

他可沒忘,自己現在正處於一座山林中,危險無時無刻不在。

「咦?你醒了?」

唐年安突然聽到自己身邊傳來女聲,強支起身,望去。

就看到一個長相小巧玲瓏的女孩正蹲在自己旁邊,好奇的看着自己。

「你是?」

沒有人煙的森林中突然出現一個女孩,怎麼看都顯得十分詭異。

唐年安皺了皺眉,把手上的手向後藏去,生怕嚇到眼前的女孩

因為這個女孩看起來就很弱不禁風,萬一跟戰友說的有人會暈血那樣暈倒呢?

唐年安在心中胡思亂想着,沒注意到女孩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奇怪。

這人不會是中毒傷了腦袋吧......

林菁奇怪的看着唐年安,自己跟他說話他也不聽,一直是一種腦袋放空狀態。

「你沒事吧?」

林菁見他還是不理自己,不厭其煩的大聲問道。

如果這人真的傻了,那這就麻煩了,自己總不能把他弄回家吧。

真弄回家了,村裡那些長舌婦不知道能編排出多少謠言來。

唐年安終於聽到了女孩的問話,回過神來說道:「啊?我沒事。」

林菁翻了個白眼,站起身來,心中想着,這人看起來挺帥的,就是有點呆。

「既然你已經沒事,那我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