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連載中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破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寧 都市小說 黎星若

金錢與權力的巔峰,誰主沉浮?現實與歷史的交融,天命何屬?雷電中的覺醒,烽火三國的神秘力量,是恩賜,亦是使命!懸壺濟世,醫者仁心,是我不變的原則;犯我華夏,雖遠必誅,是我堅守的底線……我是贅婿江寧,他們都叫我,婿王之王!展開

《讓你當贅婿!你竟去征服世界》章節試讀:

晟園,H市公認最豪華的別墅樓盤。

說來諷刺,這一所有H市人心中的終極夢想,卻偏偏是江寧此生最想逃離的地方。

「像我這般的起點,大概是無數平凡人窮盡一生都抵達不了的終點吧!」

打開那扇盡顯莊嚴卻又不失浪漫的大門之前,江寧苦笑着自嘲道。

「我回來了。」

長吸一口氣,江寧推門而入,輕聲說道。

「你還知道回來啊,老天怎麼就這麼不開眼?沒讓你死在外面?」

每當江寧聽到這樣街頭潑婦式的謾罵,都很難將它同這幢富麗堂皇別墅的女主人聯繫在一起。

「我說你這個廢物是嘴巴害了還是耳朵聾了啊?老娘在跟你說話呢?」

華麗的比利時水晶垂鑽吊燈下,趙茜單手叉腰,睜大了那雙天生的丹鳳三角眼,怒氣沖沖的指着江寧的鼻子罵道。

「好了好了,家裡還有客人呢……」

一隻手把玩着不知是哪個年代銅鏡的黎佑賢,大概是不想在來客面前過於失禮,輕描淡寫的打着圓場。

江寧這才注意到,客廳那採用全世界質量最上乘的皮革和純手工工藝打造而出的沙發上,正端坐着一位中年婦女。

「你還好意思提?要不是你那個寶貝女兒自作主張找了這麼個自甘墮落、一無所有、一事無成的窩囊廢當上門女婿,過幾天奚陽就該改口管我叫媽了!」

一看到江寧,趙茜就氣不打一處來,一年多了,眼前這個廢物每天在黎家像條狗一樣白吃白喝就算了。

更關鍵的是,他和女兒黎星若的一紙婚約,徹底斷絕了自己想要攀附上奚氏集團這一H市乃至全省最富有家族的念想。

「姐,你別這麼激動嘛!我看這位星若千挑萬選的乘龍快婿也算是一表人才,不過跟奚陽那肯定是沒得比哈哈哈哈。」

雖說是親姐妹,但出於身份地位的巨大懸殊,讓被趙茜AOE到的趙芹即便心生再多不滿也不敢直接出言反擊,那麼眼前這個身份低微的贅婿,自然就成為了她肆意攻擊的對象。

「哼!你是腦子進水了吧,拿這個爛泥扶不上牆的窩囊廢跟奚陽比,他配嗎?他連給奚陽提鞋都不配!」

趙茜顯然是沒有聽出妹妹話里話外的弦外之音,依舊沉浸在憤怒的情緒中難以自拔。

「那倒也是,又有幾個年輕人能比得上咱家奚陽呢?論出身,家財萬貫;論相貌,英偉不凡;論事業,年少有為!對了,侄女婿你現在在哪高就啊?」

一說起准女婿,趙芹就像在介紹自己親生兒子一樣神采飛揚。

「我還沒有工作……」

江寧略帶幾分自卑的回答道。

「你還真有臉說出口!你這個混吃等死的廢物生出來是不是就為了丟人現眼的啊!」

趙芹還沒開口,趙茜又開罵了。

「哎呀姐,以你家的條件,就算是養他一輩子也沒問題啊!侄女婿,你要是哪天想發奮圖強了,就來找我好了,我家奚陽前幾天還說公司正缺幾個看門的保安呢。」

「哼!養他一輩子?想得美!」

趙茜已經暗暗在心裏打定了主意,今年說什麼也要讓這個窩囊廢和女兒離婚,然後讓他灰溜溜的滾出黎家大門,一分錢都別想帶走。

「姐,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周末的婚禮你可一定要帶着姐夫跟星若到場啊!我女婿可是跟我說了,那天將是H市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場面,還會有神秘的重量級嘉賓出現哦!」

始終一言不發的江寧,讓趙芹感到在這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廢物贅婿面前炫耀,除了浪費時間以外,沒有任何意義,卑微的螻蟻根本無法想像蒼穹的浩瀚!

「哦對了,侄女婿你也一定要跟着去看看哦,說不定,運氣好真的一下子就當上看門的保安了呢!哈哈哈哈!」

走到門口,趙芹突然轉身笑着對江寧說道。

江寧依舊站在那裡,依舊保持着沉默。

「人都走了,還像根木頭在那傻杵着幹什麼?快滾去收拾啊!黎家的臉都被你這個廢物給丟盡了!」

關上門,趙茜抬起腿,對着江寧狠狠踹了一腳。

沙發上的黎佑賢依舊在認真研究着他的那方銅鏡,似乎,這個家裡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與他無關。

早已習慣了這一切的江寧,默默轉過身,一如過去一年多那般,再度化身成為了黎家的保姆。

……

夜深人靜,總算把整個別墅收拾完畢的家庭婦男江寧,面無表情的站在二樓雜物室的窗前,點燃了一根香煙,閉上眼,腦海中刻骨銘心的那些往事,一幕一幕,恍如昨日般重現。

「似醫有戮,似武有情;作夢中夢,見身外身!」

就在此時,江寧突然聽到了一個奇怪的聲音在耳邊不住回蕩。

「誰在裝神弄鬼?」

江寧睜開眼,還沒等到回答,便發現自己靈魂出竅般以鬼魂的形態進入到了另一個空間之中。

只見一位白髮蒼蒼的慈祥老者正微笑着對他說道:

「君頸之珏,自何而來?」

「死老頭,聽不懂,說人話!」

接受過大學系統思修教育,熟讀馬列的江寧,對於眼前突然出現的詭異現象,根本就毫無敬畏之心。

「年輕人,好好珍惜你的這塊玉珏吧,它將會帶給你無窮的力量!」

並未理會江寧的滿臉不屑,老者一邊陶醉的撫摸着自己的山羊鬍,一邊慢慢悠悠的說道。

「你可快拉倒吧!要有什麼無窮的力量,我還至於做個卑賤的贅婿嗎?」

江寧已經在心裏認定,這個打斷自己回憶的老頭,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江湖騙子!

「廢話,那是因為你之前還沒遇到老夫,沒有老夫為你激活,它當然就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玉珏了!」

似乎是被江寧的一再出言不遜所激怒,原本慈祥的老者也變得有些暴躁。

「編,接着編!還激活,你擱這寫小說呢?」

江寧撇了撇嘴。

「西漢末年,外戚王莽篡權,為正身份,向孝元太后索取傳國玉璽,太后一怒之下就將玉璽砸在地上,不想卻摔碎了一角。雖然後來王莽讓工匠以黃金補全了玉璽,但摔碎的這一角卻始終不見蹤影。」

恢復了平靜的老者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你該不會是想說,我的玉珏就是玉璽被摔碎的那一角吧?」

江寧摸了**口的玉珏,不知怎的,原本堅定的唯物主義內心竟產生了一絲動搖。

「孺子可教也!後來我在偶然中得到了這塊玉珏,並窮盡一生功力,為它注入了那個時代所有傑出人才的三魂七魄。只可惜,一朝醉酒,玉珏便再也不知所蹤,我找尋了1800餘年,才終於在你身上找到了它!」

說到這裡,老者特意停頓了下。

「這玩意,真的有這麼厲害?」

江寧馬上追問道。

「那是自然,當你出現某種強烈的願望時,這塊玉珏就會結合實際情況,給予你相應的能力。比如,你現在最大的願望是治癒你的母親,你就將獲得華佗醫術的傳承。」

「老頭,不是我說,咱們就這麼明目張胆的開掛,真的好嗎?」

聽到老者說出玉珏的強大,饒是江寧臉皮這麼厚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絲臉紅。

「你在想屁吃!當然不可能讓你隨心所欲的獲得傳承,那可是會遭天譴的!只有當你對他人或是整個華夏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並且這種貢獻值攢夠到一定程度,你才能解鎖下一種能力,越往後,解鎖所需要的貢獻值也越多。」

老者毫不留情的直接扼殺了江寧腦海中想要為所欲為的幻想。

「雖然沒有想像中的牛逼,但也絕對算得上一件神器了,不過我還是不明白,芸芸眾生,你為什麼選擇了我?」

「我所做的一切,初衷本就是為了找尋一位有緣人,讓他帶着烽火三國的神秘力量,捍衛華夏文明!這也算是,我為這個古老的國度所盡的一絲綿薄之力吧。再說,這也不是我的選擇,而是玉珏的選擇!」

「對了,老頭,說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老夫廬江左元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