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全能棄少
全能棄少 連載中

全能棄少

來源:外網 作者:陳風柳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陳風柳婉

新婚之日,為妻頂罪入獄,四年後歸來,家產和妻子卻盡落兄弟之手……展開

《全能棄少》章節試讀:

「陳風,別著急,我馬上讓物業調取監控!」
看着陳風焦急的樣子,李佳佳口中安慰了一聲,趕緊給物業打了電話,讓他們準備調取監控視頻。
然後,二人去了物業一趟,視頻中顯示,他們離開不久,一個穿着帽衫,看不清面目的男子湊上前,鼓搗了幾下打開了房門,片刻之後帶着小雨離開了房子。
奇怪的是,這個人離開小區時,卻是獨自一個人,並沒有見到小雨的身影。
「小雨還在小區內!」
陳風焦急的說了一聲,如一陣風般迅速衝出了監控室。
李佳佳要冷靜的多,確定小雨沒有離開小區後,求助物業保安共同在小區內搜尋起來。
最後,雙方在小區一個角落處找到了小雨。
這處角落光線極其昏暗,小雨宛如一隻受驚的兔子蜷縮成一團,整個人簌簌發抖,懵懂茫然的看着四周,滿臉都是驚恐。
陳風看到妹妹這樣,心頭如刀割一般,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兩耳光。
妹妹已經成了這個樣子,自己就不該把她一個人丟在家裡。
今天沒出事則罷,不然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小雨乖,小雨不怕……」
將妹妹緊緊摟在懷中,陳風輕輕拂動着她的腦袋,不知道過了多久,嬌軀的顫抖停止,輕細的鼾聲響起。
「陳風,小雨睡著了!」一直守在旁邊的李佳佳輕聲道。
陳風低頭一看,小雨果然閉上了眼睛。
然而就算睡着,那青澀的小臉上依舊帶着幾分驚恐,看的人一陣心疼。
「陳風,你看這是什麼?」
將小雨抱回家放在床上,李佳佳突然指了指她的手。
陳風順勢看去,就見小雨手中緊緊抓着一根棒棒糖。
糖棍上面被人為卷了張紙條。
陳風眉頭皺起,探手將紙條拆下展開。
「乖乖聽話,不然後悔莫及!」
十個深具威脅的字跡,赫然出現在眼前。
「陳風,這是什麼意思?什麼人,怎麼這麼無聊?」
李佳佳探着腦袋,看到紙條上面的字後,蹙着秀眉問道。
陳風臉色陰沉,目中迸射出一抹寒光,咬着牙一字一頓:「顧海,柳婉!」
「是他們……」
李佳佳瞬間明白了事怎麼回事。
「這兩個人,也太可惡了吧?把小雨害成這樣還不善罷甘休,真是半點人性都沒有!」
「他們這是想給我一點警告,讓我儘快答應離婚的事情!」
陳風嘴角翹起,掠過一抹凌厲。
「可惜,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面對的是什麼!既然想玩,那就陪他們好好玩玩!」
李佳佳擔憂道:「顧海這兩年發展的很不錯,如今風頭正勁,和他作對……」
話沒說完,但意思顯而易見!
「哼!跳樑小丑,還不被我放在眼裡!拿走我的東西,我會讓他一點點還回來!」陳風冷笑連連。
就在這時,李佳佳的手機突然響起。
接聽之後,她臉上露出一絲古怪,轉手遞給了陳風。
「找你的!」
「找我?」陳風疑惑的接過手機,剛剛喂了一聲,那邊顧海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嘿嘿,兄弟,看來你還真跟那小妞在一起啊!」
「告訴你個好消息,公司上市和我與小婉的訂婚日期都提前了!嗯,三天後在君臨大廈頂層舉行,你看能不能這兩天和小婉去辦一下離婚手續!」
「嗯?」
陳風目中寒光驟然乍現。
妹妹剛剛出事,顧海就打電話來提離婚的事,這不是明目張胆的挑釁還是什麼?
「那我倒是要恭喜你了?顧海,提醒你一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你可別自尋死路!」
「呵呵,老兄,你這說的是什麼話?我就是單純想邀請你來參加訂婚宴席,你那麼生氣幹什麼?」顧海乾笑道。
「放心,我會去的!」陳風冷笑一聲,掛斷了電話。
三天後是小雨的生日。
小雨現在變成這樣子,全是那對狗男女所為。
現在他們無故把訂婚日子提前到後天,要說不是故意的,鬼都不信!
還有一件事,陳風聽的清楚!
他們舉辦訂婚的地方,在君臨大廈頂層。
看來今晚預定三天後場地的一方就是他們了!
可惜,就怕他們這個婚,訂不安穩!
「這些混蛋,太過分了!陳風,你準備怎麼做?」李佳佳知道情況後,也憤怒不已。
「當然是把君臨大廈給搶過來!」陳風冷哼。
「可是……」李佳佳欲言又止。
「放心吧!事在人為!」
陳風深吸一口氣,微微眯上了眼睛!
入獄四年,沒人知道這期間他經歷了什麼!
如果他想,別說區區一座大廈,就算是齊家,頃刻間也會灰飛煙滅。
李佳佳嘆了口氣,她人微言輕,在這件事情上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夜深人靜,陳風盤坐窗前,迎着皎潔月光,整個人陷入到了一種奇妙的境界中。
說起來,給柳婉頂罪這件事也算福禍相依。
獄中的經歷,讓他接觸到了一個新的世界。
如果不是妹妹中毒的事情,柳婉和顧海做的那些事在他看來,根本就是笑話而已,不值一提!
一夜時間,瞬息既過!
第二天一早,陳風來到妹妹房間,用銀針在其體內逼出米粒大小一滴紅塵醉的毒素,小心翼翼的收起。
不知情的人,只知紅塵醉是罕世毒藥,卻不知配合其他藥物稍加融合,就是改造人體的至寶。
李佳佳也早早的起床,簡單的做了點早餐。
二人剛吃沒兩口,手機上同時彈出了一條本地頭條新聞。
「宛海集團上市慶典和董事長顧海先生與柳婉小姐的訂婚日期提前!九月九日將在君臨大廈頂層舉行!」
「這兩個不要的臉的狗男女,早晚會受到報應的!」
李佳佳打開新聞看了看,直接氣憤的丟下碗筷不吃了!
陳風倒是沒那麼大反應,眯着眼睛把報道看完,嘴角挑起一個莫名的弧度。
那倆人如此高調,是想在表達什麼嗎?
既然這樣,兩天後就讓他們再上一次頭條。
早餐過後,陳風給小雨餵了一些溫養神智的湯藥,讓其昏沉睡下,看了看時間還早,決定去濟世堂醫館看看。
畢竟醫館以後是他的產業了,去了解一下是必須的。
另外,也可以看看藥材庫中有沒有治療小雨所需要的那幾味藥材。
正好李佳佳的公司與濟世堂是同一方向,二人便一起離開了家。
李佳佳說的沒錯,濟世堂規模確實不小!
雖是上午,但病人卻絡繹不絕,旁邊又附屬着大藥房,年利潤千萬以上倒也所言非虛。
「陳老闆,你慢慢視察吧,我先走了!」
將陳風丟在濟世堂前,李佳佳調侃了一句,驅動車子正要離開。
吱!
一輛寶馬駛來,攔住了去路。
「佳佳,你怎麼來了?」
下一刻,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走下來,滿臉意外。
「韓浩,是你啊!」李佳佳笑容收斂,淡淡道:「順路送個朋友,你趕緊把車開走,我要上班了!」
韓浩並沒有讓路的意思,打量了一眼陳風:「他是你朋友?什麼朋友?」
李佳佳蹙起秀眉,不悅道:「韓浩,你是在質問我嗎?他是我什麼朋友,關你什麼事?」
韓浩臉色微微一沉:「李佳佳,我追你那麼久,你一直用不想談戀愛拒絕!呵呵,原來養了個小白臉啊!」
「韓浩,你……你混蛋!」李佳佳小臉瞬間被氣得通紅:「今天懶得理你,立刻給我滾開,不然我就撞了!」
說話間,車子發動機轟然作響,似乎真有撞上去的趨勢。
韓浩神情一變,這輛寶馬可是他最近換的新車,真被撞了還不心疼死。
冷哼一聲,他狠狠瞪了陳風二人一眼,上車開向遠處的車位。
「陳風,不好意思啊,別介意!」
對陳風抱歉的說了一句,李佳佳氣憤難消的驅車離去。
陳風倒是沒怎麼在意,踱步在濟世堂外轉了一圈,正準備進去的時候,卻和剛才那個韓浩碰了個正着。
也可以說,韓浩看到他走過來,故意在這裡攔着。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最好離李佳佳遠點!還有,這裡也不是你能來的地方,趕緊給我滾!」
「哦?」陳風眉毛一挑,瞥向對方:「你是什麼身份,能阻止我進去?」
韓浩冷笑道:「我是濟世堂診療大廳主任,也是主要的醫師之一,當然有權力阻止你!」
「就算我是病人,也不行?」
「對!我有權拒收病人!如果你是今天來面試的醫生,我也可以直接拒絕你!」韓浩昂着腦袋,一臉得意。
陳風雙目微微眯起:「就因為我和李佳佳是朋友?」
「沒錯!」韓浩冷哼:「最主要的是,你讓我很不高興!」
「好一個不高興!」
陳風嘆了口氣。
「現在我也很不高興,所以,你以後不用在這幹了!」

《全能棄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