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深,有幾許
情深,有幾許 連載中

情深,有幾許

來源:google 作者:安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暖 徐慕 現代言情

幾次精心策劃的陰謀,讓安暖痛不欲生,也讓徐慕恨她入骨他總是不相信她的解釋,總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折磨她「徐慕,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因為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害死了我爸爸!」安暖凄凄冷笑,「既然如此,那你便弄死我吧,一命抵一命!」「不用,你害死了我爸爸,我弄死你媽媽,咱們兩清了!」繁華落幕,真相解開,「徐慕,夜深人靜的時候,你的心會不會痛?」展開

《情深,有幾許》章節試讀:

  安暖輕笑一聲,好像是在嘲笑現在這般狼狽的自己。

  原來這裡不是沒有人,只是她現在已經成了徐慕的犯人,就是連最基本的自由都受到了束縛。

  「你們攔着我做什麼,我要出去!」

  「對不起安小姐,沒有主子的吩咐,你現在不能離開這別墅!」

  沒有主子的吩咐?

  他們的主子是徐慕,她安暖的主子可不是徐慕!

  只是有面前的這些人擋着,她想要離開這別墅,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安暖氣呼呼地回到了客廳,拿出手機撥通了徐慕的電話,那個她刻骨銘心卻不敢輕易撥打的電話。

  通了!

  「徐慕,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要出去,我要見見念念!」

  聽到女人的大聲質問,徐慕只是微微摁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好像是嫌吵。

  「你如果不安穩地待在別墅裏面,以後這輩子,都別想見到念念了!」

  「徐慕,我和念念都不是你的囚犯,你沒資格這麼對我!」

  沒資格?

  徐慕輕輕地笑了,這世界上就沒有他沒資格去做的事情,特別是關於安暖。

  安暖還沒來得及繼續說下去,電話就已經被人掛斷了,對面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安暖拿着手機轉身回了屋子。

  坐在沙發上,「啊呦,我肚子疼,快要疼死我了!」

  「老闆,安小姐說她肚子疼,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安暖一邊在這裡假裝肚子疼,一邊偷偷觀察門口那些人臉上的表情變化。

  她就不相信,自己已經病成這樣了,徐慕會讓她就那麼死了!

  他應該看着自己痛苦的,不是嗎?
所以,他應該也不會輕易地讓自己去死。

  安暖心裏這樣想着,卻是忍不住感到一陣悲涼。

  得到了別墅這邊的消息,徐慕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聲,「讓林醫生趕緊過去!」

  天殺的!
她怎麼忘記了,這幫有錢人家裡,家庭醫生應該是有的啊!

  「徐慕!」

  安暖氣的咬牙切齒,可是,那旁邊的幾個黑人卻是愣住了。

  「安小姐,你已經沒事了嗎?」

  安暖臉上一陣尷尬,她本來就沒什麼大問題。

  中午,徐慕沒有回來吃飯,家裡的阿姨給安暖單獨做了飯菜,可是安暖一點胃口也沒有。

  她想念念念。

  也不知道念念現在乖不乖,有沒有聽話,有沒有吃按時喝奶。

  「安小姐,你還是吃一點吧,先生晚上才回來!」

  安暖蹙眉,她不吃飯,可不是為了等徐慕。

  徐慕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晚上有應酬,他喝了一點酒,此時已經醉醺醺。

  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猶豫和糾結,他沒有去書房,也沒有去自己的房間,反而去了安暖所在房間。

  安暖這次也算是留了個心眼,特意把門反鎖了起來,但是她忘記了,這是徐慕的房子,他哪個房間沒有鑰匙!

  徐慕在門口冷冷笑了出聲,「吳媽,鑰匙!」

  安暖再次被人惡意地鬧醒,她睜開眼就剛好面對上了徐慕那一張放大的俊臉。

  這一定是噩夢,她明明已經鎖好門。

  安暖想到了這裡,翻身過去,繼續睡覺。

  徐慕看着她,這該死的女人,到底是睡得多沉。

  「醒醒!」

  直到身上的力量壓迫下來,安暖方才明白了,原來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徐慕,你喝醉了!」

  她推推自己身上的男人,可是他真的很重,安暖的力氣又小,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不管我今天有沒有喝醉,安暖,你都會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永遠是我一個人的!」

  看着他迷離的眼神,安暖的心裏突然有些暖暖的,她恍惚間在徐慕的眼眸深處看到了那個曾經深愛着自己的他。

  他還是當初的那個徐慕嗎?

  不,他已經變了!

  他現在不是之前那個柔情似水的徐慕,他只是一個魔鬼,魔鬼!

  「徐慕,你既然已經不愛我了,為什麼不能瀟洒放手,你想要孩子,整個A市,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排隊,想要做你的女人!」

  安暖的目光清冷,思緒清晰,任由徐慕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

  她麻木了,她冷漠了。

  原來,她存在於這徐家的目的,只是為了做他洩慾的玩偶!

  他不讓自己看到念念,可是,安暖卻是很清楚,她必須想辦法帶着孩子遠離徐慕,遠離這一切。

  第二天,看着徐慕離開,安暖偷偷從廚房的窗戶翻了出去,儘管有些危險,但是,為了見到念念,她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現在是一個母親,女人是弱小的,可母親是強大的。

  但是,安暖沒有想到,她沒有落在徐慕的手裡,反倒是被安思思派過來的人給帶走了。

  安思思一早就聽說了,徐慕帶着安暖回到了別墅時候,她還是不相信的。

  可是,這會兒卻是不得不相信了。

  她親眼看到了安暖從徐慕的別墅裏面離開,這犯賤的女人,又來勾搭自己的男人。

  她絕不允許!

  徐慕是最優秀的男人,所以,他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物,其他女人休想要覬覦!

  「安思思,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安暖好不容易才離開了別墅,她萬萬沒想到自己還沒有看到孩子,反而是看到了她最不想要看到的安思思。

  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

  安思思冷笑着,滿臉嘲諷地看着安暖,「安暖你不要緊張,我只是讓你過來看一樣東西的。」

  安暖一臉困惑地看着她,可是,當電腦裏面放出來那令人面紅心跳的島國大片的時候,安暖還是忍不住紅了臉。

  安思思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個變態!

  慢着!

  這上面的女人?

  這不是自己嗎?

  安暖心裏一驚,這怎麼可能,她分明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啊!

  她什麼時候那麼不知廉恥,和一個陌生男人糾纏在一起了。

  安暖一臉惶恐的表情,她從來都沒有做過那樣的事情,可是,安思思現在卻拿出來這樣的視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暖,你現在應該覺得很震驚吧?」

  安暖瞪大了眼睛看着安思思,她可以確定自己從來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安思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安思思冷笑着,怎麼回事?

  這不過就是她安思思精心設置的一盤棋局罷了,每個人,都是她安思思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