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連載中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

來源:google 作者:霍幼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紀輕雲 蘇明嬌

【太傅】【女帝】【雙強】【馬甲】【打臉】上輩子,蘇明嬌想要平淡一生,一生一世一雙人用盡手段扶持江淮坐上了皇帝寶座之後,他竟然將她刨腹挖心,還誅了她九族!重活一世,她怎麼能夠甘心!皇帝而已,她能扶得起一個,就能扶起第二個!若是還不聽話,她也不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登基稱帝!後來,一直跟在她身後的少年將她抵在樹上,小狼狗一樣死死的盯着她,字字情深:「姐姐若是想篡位,先篡了朕這後位,可好?」人人都說國子監景延景太傅清心寡欲,卻甘願臣服;人人都說恭順侯府小侯爺謝辭言洒脫不羈,卻因一面之緣畫地為牢;人人都說南陵國師沈沉言大公無私,卻獨對一人方寸貪戀「那你呢?陛下?」「我對你,是膽小懦弱之人的一腔孤勇,是謹小慎微之人的放肆攻佔,是奸佞陰險之人的忠貞不二,是清貴自持之人的欲罷不能」展開

《女帝,你的太傅又病嬌了》章節試讀:

蘇明嬌卻沒有及時跟上去,「五皇子先走,我去見過夫子就來!」

然後一轉身就閃到了涼亭後的花叢後面。

「阿雲,你怎麼了,臉色似乎不太好啊。」蘇明嬌早就看見了紀輕雲方才就站在這花叢後面,只是臉色發白,有些憔悴。

紀輕雲垂下眼眸,他方才可是聽見了蘇明嬌叫紀容靖哥哥,她怎麼能叫紀容靖哥哥呢?還叫得那麼好聽!

紀輕雲垂下頭來,俯身到蘇明嬌耳邊,勾唇耳語,「紀容靖算不得你的哥哥哦。」

「就.....就是順嘴一喊,不是顯得親切嘛。」蘇明嬌有些理虧。

「哦?那我和姐姐是否也如此親切呢?」

言下之意,他吃醋了,蘇明嬌得要叫回來才行。

蘇明嬌內心的一萬頭羊駝開始蹦躂......

這是什麼奇怪的癖好?

顯然紀輕雲沒有想着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盯着她的眼睛,等着她。

蘇明嬌看着躲不過去了,算了,喊一聲就喊一聲唄,反正又不會掉一塊肉!

「哥哥......」

其實說起來,紀輕雲其實也只比她小一歲。

話音剛落,蘇明嬌感受到了紀輕雲呼吸停滯了一下,抬起頭,眨巴眨巴眼睛,故意調笑:「怎麼,七皇子緊張什麼?」

紀輕雲無奈:「嬌嬌慣會作弄我,罷了,這次就放過你。」

蘇明嬌愛極了他這無奈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和語氣,卻也沒想真的把人弄生氣,「我和他去,不過是為了全了我一個廢物的名聲,不必緊張的。」

伸手揉了揉紀輕雲的頭髮,笑得嬌俏:「阿雲乖。」

紀輕雲又怎麼不知道?

「姐姐快去吧,遲了五皇兄會生氣的。」紀輕雲善解人意的說道。

蘇明嬌想了想,轉身朝着醉仙樓的方向去了。

紀輕雲看着蘇明嬌離開的背影,笑容逐漸收斂起來,周身氣場越發的冰涼。

他們要一起走上無人之巔,但在此之前仍需蟄伏。蘇明嬌裝紈絝也還要些日子。

但是他不會讓這段時間太久。

......

蘇明嬌看着名貴木料搭建而成的醉仙樓,咂咂嘴搖頭,「這醉仙樓還真是京都最豪華的酒樓啊。」

姜姜跟着感嘆了一句,「那可不是。」

走進了醉仙樓就有店小二過來領着蘇明嬌進了五皇子的包間。

「五皇子。」蘇明嬌看見紀容靖立刻掛上笑容。

紀容靖看着蘇明嬌便伸出油膩的指頭,指着一個座位,「賢弟,坐吧。」

蘇明嬌坐下,「這位置真是好極了,抬眼就能看到底下跳舞的姑娘。」

「賢弟覺得這姑娘跳舞跳得怎麼樣?」紀容靖便問。

「極好!極好!」蘇明嬌一直盯着樓下跳舞的姑娘看,還沒有姜姜跳得好看。

紀容靖盯着蘇明嬌的眼神意味深長,嘴角油膩的笑容翹的老高,抬手給蘇明嬌倒了一杯酒,「賢弟,嘗嘗這酒如何?」

蘇明嬌接過來,仍舊盯着穿着清涼的舞娘看,順手就喝下去。

「賢弟酒量真不錯啊!」紀容靖哈哈大笑,揚起頭也喝下去一杯酒。

喝了一陣酒,蘇明嬌面色紅得像一隻煮熟了的蝦子。

「五皇兄,我不勝酒力,五皇子和諸位同窗接着喝!我就先走了!」蘇明嬌內心崩潰,他娘的,再留下去就露餡了啊!

「慌什麼?「紀容靖攬過蘇明嬌的肩膀,「哥哥看你喜歡那個姑娘,不如......」

一雙色迷迷的眼睛來回的在蘇明嬌和那舞娘之間滴溜溜地打轉,就好像是蒼蠅找到了有縫的雞蛋。

「這......」蘇明嬌無語了,怎麼又來啊!這些人能不能讓她的後宅清靜一點!

而且,紀容靖你不講武德!

他娘的,居然敢下藥!完犢子了,這不就全露餡了?!

「難道賢弟真的如同傳說一般不近女色?是不是有些什麼別的喜好?」紀容靖笑得曖昧,讓蘇明嬌想一拳頭呼他臉上。

此時此刻,蘇明嬌多麼希望那一陣七彩祥雲能夠出來救救她!

正想着呢,恍惚之間蘇明嬌真的看見一片祥雲飄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世子爺,您昨晚上還說只疼奴家,今天怎麼就到這醉仙樓來尋歡了?」蘇明嬌不知名的某位美人嬌滴滴的抱怨。

蘇明嬌此時也顧不上別的,救星來了回去得供起來。

「爺錯了!咱們這就回去!爺好好疼疼你!」蘇明嬌將不知名美人摟進懷裡。

她已經眼冒金星,渾身燥熱了,再多呆一會兒都得出事。

「賢弟既然美人在懷,哥哥也不能煞風景。」紀容靖大手一揮,這才放蘇明嬌走。

好不容易踉踉蹌蹌的爬上了馬車,蘇明嬌攤在馬車上,面色酡紅,喘息逐漸粗起來。

欸,忘了這個救命之恩的美人了。

「等回去,爺賞你。」蘇明嬌說話都斷斷續續的了,「你就坐在爺邊上,別動。」

美人委屈的靠近蘇明嬌,「姐姐都這麼難受了,也不讓阿雲幫姐姐嗎?」

蘇明嬌本來都要失去意識昏過去了,此時此刻垂死病中驚坐起,「阿......阿雲!」

不知什麼時候五彩斑斕的美人變成了白衣公子紀輕雲!

紀輕雲似有若無的嘆了一口氣,「嬌嬌,我定不會讓這種日子太久的。任何人想要傷害你,必要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蘇明嬌輕輕扭了扭腰,試圖尋找一個讓自己更加舒服的位置,「阿雲,既如此,和我說說接下來的籌劃吧。」

蘇明嬌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亂動之間衣衫凌亂,加之面色潮紅很是誘人。紀輕雲輕聲嘆了一口氣,無奈的將蘇明嬌放好,找來一個靠枕墊在她的腰上,「嬌嬌,別亂動。」

蘇明嬌舒服點了,點點頭不說話。實際上她也說不出話來了。

紀輕雲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瓶子,倒了一粒藥丸出來。

少年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掰開蘇明嬌紅艷的嘴唇,將藥丸喂進蘇明嬌的嘴裏。

蘇明嬌已經意識模糊了,緊咬着牙關,紀輕雲的藥丸喂不進去。

蘇明嬌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水,打**髮絲,粘在白瓷般的面龐。蘇明嬌似乎很難受無助的伸出雙手想要抓住什麼。

紀輕雲抱着蘇明嬌喃喃地說,「嬌嬌怎麼這麼不聽話,還要亂吃東西呢?嗯?」

話音剛落,便將唇堵在了她的上面,將葯給她抵進去了。

呼吸交纏良久之後,紀輕雲才放開蘇明嬌。

「姐姐好甜。」紀輕雲輕輕的吻過蘇明嬌的鼻樑和額頭,「姐姐早晚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

馬車終於停下來,蘇明嬌也清醒了,身上感覺沒什麼異樣了。

紀輕雲看着蘇明嬌回房間了才安下心回自己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