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黏人哭包路子野,讓總裁欲罷不能
黏人哭包路子野,讓總裁欲罷不能 連載中

黏人哭包路子野,讓總裁欲罷不能

來源:google 作者:宇文芙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珂言 現代言情 韓慕初

【先婚後愛+極致甜寵+豪門霸道總裁】她,江珂言,國外留學後專職勸返三兒,為的是拯救破碎家庭他,韓慕初,韓氏集團總裁,淡漠敏感自卑複雜,不相信與情感相關的一切「女人,簽了這個婚姻協議,定金一千萬」為了撈錢,她選擇了和他簽訂不平等協議,但這一簽,她完全變成了他掌中的小白兔「韓少,自從太太到來之後,您的氣色都好了許多!」特秘十分震驚於韓慕初的改變,新娶來的太太一定是十分聰慧才俘獲了韓少的心但是只有韓慕初知道,這個黏人哭包雖然很煩,但讓自己欲罷不能展開

《黏人哭包路子野,讓總裁欲罷不能》章節試讀:

聽到趙臨傲這個名字,江珂言不禁打了個冷顫,她直勾勾地盯着韓慕初如水一般的桃花眼,神情複雜。

「怎麼?你是害怕他?」韓慕初目光如炯,他啟動了車輛,隨着油門的轟鳴聲,黑色奔馳轎車完全融入了M市的夜幕之中。

「我…我不害怕他。」江珂言不知怎麼說話突然結結巴巴起來,她無意識地搓了搓手,嘴唇抿成性感而又好看的弧度。

韓慕初靜靜地等待着,他的喉結細微地翻滾。

「這麼說吧,我曾經當過他的備胎。」江珂言漫不經心地說道,她極力掩飾着自己內心的波動,想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緩緩吐露道:「你想要知道他的什麼?」

「他的性格。」韓慕初聲音還是一如既往地有磁性,讓躁動不安的她稍微安分了些。

「他是一個自負又敏感的人,對情感之類的東西從來不會珍惜。」

「這麼說你和他接觸時間很長?」

「嗯……接觸了四年。」江珂言扭頭看向窗外,她心中浮現出了過去的那一幕幕。

韓慕初突然把車停到路邊,他緩緩降下駕駛位的車玻璃,從西裝口袋內掏出一包煙。他若有所思地抽出一根,輕聲道:「介意么?」

「你請便。」江珂言無心說話,她已經沉浸在過去的回憶當中。

韓慕初點燃了手指間的香煙,深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香水味混雜着煙草的味道不禁讓江珂言從過去的回憶中掙扎出來。

「你們之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良久,韓慕初輕聲問道。

「我不想回答。」江珂言想打開車門離開,但怎麼使勁車門始終紋絲不動,她有些疑惑地看向韓慕初。

「陪我一會兒吧,女人。」韓慕初還是像之前一樣靜靜地盯着窗外,外面的燈光璀璨,將他混血的長相襯托得更為立體。此時的他,彷彿是從月亮上走下來的人,清冷又孤寂。

江珂言一反常態,她選擇了靜靜地陪着他坐在車裏面。

「我送你回哪裡?」韓慕初不動聲色地關上了車窗,醇厚的聲音響起。

「就……把我送到市中心附近就行。」江珂言收到了陳小希的微信消息,她微微皺了皺眉,拿起了手機細細看着消息的內容。

老地方,不見不散。

江珂言與陳小希所說的「老地方」,就是M市最大的網紅夜店,那裡經常是她們放鬆休閑的地方。

韓慕初一路沉默不語,他很快將她帶到了市中心。

「女人,到家了發消息。」韓慕初的語氣沒有什麼溫度,但極其富有磁性。

「我知道了,再見。」江珂言此時一心想去夜店放鬆自己,早就將韓慕初的話拋到了九霄雲外。

穿着平底鞋的江珂言走得飛快,不一會兒就到了夜店門口。

「珂言,這兒!」

陳小希的聲音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江珂言猛地抬頭一看,陳小希就坐在吧台邊上,面前擺放着一杯雞尾酒。

「你這混蛋把我忘了是嗎?」見到坐在自己身邊的江珂言,陳小希一頓埋怨。

「你以為有錢人好伺候啊。」江珂言嘴裏嘟囔着,她轉身向酒保也要了一杯雞尾酒。

「酒量不行就別喝這個。」陳小希拿起桌上盛滿雞尾酒的高腳杯,輕輕抿了一口。

「你在嘲笑我?」江珂言纖長白凈的雙指夾着杯腳,將雞尾酒一飲而盡。

「你這瘋娘們!」陳小希想阻止江珂言瘋狂的舉動,但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看!沒事兒吧!」江珂言越發得意起來,她的神情越發嫵媚,她又要來一杯雞尾酒一飲而盡。

「你……你沒事兒吧?」陳小希滿臉黑線,她破天荒地想不出什麼好詞形容江珂言的舉動。

五杯雞尾酒下肚後,江珂言感覺自己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為了……錢,干!」江珂言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在酒精的作用下她變得異常興奮,她站起身來繞着椅子轉圈,邊轉圈邊笑道:「歐夢菲是混賬!趙臨傲也是!都是混賬!」

陳小希想制止她瘋狂的舉動,但她發現在酒精作用下的江珂言有着使不完的力氣,她就像一個紙片人一般被江珂言扒拉在一旁,絲毫沒有尊重她的體重。

轉着轉着,江珂言轉身走向了人群最多的舞池,跟着音樂的節奏翩翩起舞。

她越跳越興奮,並且在人群中不斷找尋帥哥的蹤影。

跳着跳着,她突然碰到一個堅實的胸膛。自己的腿腳不爭氣,她整個人倒在那個人的懷裡。

「不錯,很帥嘛……」江珂言傻笑着趴在這個男人的懷裡,撫摸着他胸膛壯碩的肌肉,嗅着他身上的香水味,模仿着電視劇里皇帝的語氣:「朕要你今晚侍寢!」

「遵命……我的韓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