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魔女的交換
魔女的交換 連載中

魔女的交換

來源:外網 作者:晴斕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晴斕 玄幻魔法

展開

《魔女的交換》章節試讀:

一陣清脆的鳥鳴聲擾醒了我。
當我打開沉重的眼帘時,已能感知到透過窗帘而入的光亮。
我蜷縮着身子躲在被窩裡,稍微一動,卻感覺渾身酸痛。昨晚睡得真沉……
如果昨晚的可怕經歷只是一場噩夢就好了。
我觸碰了一下小腿的傷口位置,還有些刺痛。很遺憾,這才是現實。
迷迷糊糊間,我隱約聽到宿舍門外的對話聲。
「都說了……她狀態不太好,還在休息……你們還是先離開吧。」
「這樣啊……那我們在外面等一下吧……」
「這裡是學校,你們這樣令人很困擾。所以……你們有什麼證據嗎?還是說,只是因為一些無端猜測就來騷擾我的學生?」
「不,嘉妮女士,您誤會了。我們只是問幾個問題,沒有其他意圖。我們時間也很緊張的,事實上剛剛已經在校門口被擋住好久,實在不想再折騰了。而且……說句實在的,這可能關係到您的學生安危……」
「這不是威脅……我能這麼理解嗎?」
「絕不是這個意思……我們只是擔心最壞的情況。」
呃?
我能聽出嘉妮的聲音,其他人的聲音似乎也並不陌生。而且那對話內容是什麼意思?!
我掀開被子,翻身下床,沒走幾步,便感覺到行動的不便。天知道我昨晚是怎麼從月鈴湖畔趕回學校的?
我打開宿舍門,看到嘉妮正站在門口,另外還有我並不陌生的兩男一女。我記得為首的壯漢正是昨晚幫我們解圍的萊特調查官,另外兩人分別是菲利和芙琳。
「伊珂……!」嘉妮驚訝地看了我一眼,關切地問:「怎麼這麼快就下床了,走路痛嗎?」
「好多了,謝謝嘉妮老師。」我不想嘉妮太過擔心,便笑着回答。
「真是正好,伊珂。」萊特見到我,先打個招呼:「我們昨晚見過的……你還記得我嗎?我叫萊特,國家搜查官。」
「記得。」我點點頭,向他問好:「早上好,萊特先生。」
「早上好。抱歉這麼早來打擾你。我們想跟你了解一些情況,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可以嗎?」萊特看似在詢問我的意見,實際上卻讓人無法推脫:「你要不要先整理一下……也可以選個合適的地方,就聊一聊。我們可以等,沒問題。」
「可以。那……就現在吧,在宿舍里就好。」我剛剛走路都覺得有點不順當,實在不想走太遠。反正,只是聊一聊而已的話應該也很快,那就不先洗漱什麼的啦……
「那好。」萊特轉而看向嘉妮:「嘉妮女士,我們想單獨和伊珂聊一下,好嗎?」
「我不能在場嗎?」嘉妮皺起眉頭:「她只是個學生。」
「沒事的,嘉妮老師。我待會再跟您報告。」我感激嘉妮的好意。對於萊特的來意,我猜想可能與昨晚的可怕經歷相關。但我們在那次事件中完全是受害者角色,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好吧。」嘉妮仍是不太放心的樣子,囑咐我說:「伊珂,我就在門外。如果你覺得有什麼不對或不妥,你就喊一下我。」
「好的。」我點了點頭,轉向萊特說:「那你們進來吧。」
「正式打擾了。」萊特說完,一行三人便跟着我走進宿舍。
「嘉妮女士,抱歉。」走在最末位的芙琳,對着門外的嘉妮老師說了一聲後,便將宿舍門輕輕掩上,只留下一條縫隙。
「嗯……宿舍里只有一張椅子,真不好意思。空着的床也可以坐的。」我走路時仍感到右腿隱約作痛,略顯僵硬地走到自己床邊,將被子和枕頭隨意推向牆邊角落,再坐在床頭位置。現在的四人宿舍只有我一個人住,屋內顯得很空,除了桌椅、衣櫃和床,沒有其他傢具。
萊特拖過來一隻椅子,面向著我坐下。
菲利緊跟着萊特,站定在他身後。他的眼光快速掃過一圈宿舍後,落在窗前桌子上的臟禮裙和擀麵杖上。
芙琳最後跟上來,她走近我的床尾,微笑着對我說:「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可以,請隨意。」我很快地回應。眼前這位女性穿着修身衣褲,留着一頭偏分中發,自然卷的半邊發梢撩在鎖骨位置,那幹練陽光的模樣令人心生幾分好感。
「謝謝。」芙琳輕笑着答謝,坐在床尾位置後,從上衣口袋中掏出小本子和筆。
「那麼,伊珂。」萊特看着我,提起問題:「昨晚分別後,我注意到你和另外一個男孩……叫凱爾是吧,一起往鎮外的方向走去。你們昨晚是去了野外嗎?」
「是的。」我看着萊特,坦蕩地補充說:「我們去看湖了,月鈴湖。」我猜他可能要問我們去幹什麼,那就乾脆先回答了吧。
「看湖?」萊特愣了一下,繼續說:「那個湖離鎮上也不近吧。抱歉,我無意打聽年輕人的活動內容。昨天晚上,鎮上有些人看到你們回來的樣子不是很正常。你們在野外遇到什麼事情嗎?」
「是的,我們在月鈴湖附近,遇到兩隻怪物,很可怕。」我現在回想起昨晚的遭遇,仍是後怕不已。
「什麼樣的怪物?抱歉……還得請你稍微回憶一下。」萊特盡量小心地斟酌用詞。
「看起來像是野狼的動物。嗯……但又不是動物……我的意思是,那些怪物看起來不是活的動物,更像是……能動起來的死屍。」我又想起那難聞的腐臭味,爛肉般的觸感,頓時胃裡一陣難受:「呃……」
「伊珂,歇一會。」原本坐在床尾的芙琳放下筆和本,坐到我身旁後,伸出手輕撫我的後背。接着,她便略微埋怨地看向萊特:「調查官先生,麻煩你稍微照顧一下別人的感受。」
「啊,抱歉,抱歉。職業習慣使然。」萊特很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過了好一會後,他才繼續問:「那……那些怪物襲擊你們了嗎?你們是怎麼脫離的?」
「我們確實被襲擊了,並且被迫和那些怪物搏鬥……最後弄死怪物後就離開了。我也不知道這麼說對不對,但總之那些怪物後來都不動了,應該就是死了。」我簡略地回答。
「弄死……?你們怎麼弄的?」萊特似乎更驚訝了。
「有一隻是被我掐死的。」我想了想,這麼說似乎沒錯。
「……另一隻呢?」萊特的表情彷彿聽在天方夜譚。
「被我用擀麵杖打死了。」我指着桌上那根污跡斑斑的棍子,回答說。
「……我能看看那個嗎?」萊特沉默了一會,徵求我的意見。
「可以啊,隨便看。」我完全沒意見。
「……」萊特好奇地站起來,拿起那根棍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着遍布其上的黑紅污跡,接着便伸出雙手抓住棍子的兩端,挑着桌上的一處空白地方滾起棍子,就像在擀麵團一樣。他在動作的同時還向我:「這真是擀麵杖?就是……外面賣的5元一把那種?」
「我不知道價錢,差不多吧。不過你想要的話得自己去買一把,這是我朋友的,不能給你。」我想,萊特應該不會想把這東西拿回去當證物吧。
「噗……」
那一直站着不說話的菲利竟然自己笑出了聲,不過他很快就閉上嘴,繼續裝着一副嚴肅的樣子。
我看到菲利的眉毛好像在抖……
「……」萊特瞪了一眼菲利,沉默着放下擀麵杖,重新坐回椅子。他十指交握思索了一會,看着我的腿部:「那你們……是不是受傷了?伊珂,我看你走路好像不太方便。」
「是的,我的右腿被怪物咬傷了。」我如實回答。
「有什麼異狀嗎?現在什麼感覺?」萊特一邊問還一邊看着我的右腿位置。他不知在想什麼想得入神了。
「剛受傷的時候,傷口變黑了,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現在的話……就是還很痛吧。」我注意到萊特的視線,就問過去一句:「你要看嗎?」
「啊,哦,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萊特收回眼光,不好意思地回應:「如果你現在感覺沒大礙,那是好事……」
我現在仍穿着睡裙。「伊珂」的衣櫃里全是裙裝,而且以學校制服為主,頭痛……
「咳。」芙琳停止了記錄,看向萊特:「調查官先生,你現在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都記錄在案哦。請注意你的言行。」
「我沒有那意思……」萊特有些哭笑不得地回應:「司務官女士,你說得我好像是某個犯罪嫌疑人一樣。」
「抱歉,習慣使然。」芙琳淡淡地回應,繼續在本子上刷刷地記錄著些什麼。
「那麼,我總結一下。」萊特無奈嘆了一聲,便轉而對我說:「伊珂,根據你的說法。昨晚你們在月鈴湖附近遇到了怪物,且遭受怪物的襲擊,但你們只憑一根擀麵杖就打死了其中一隻怪物,甚至赤手空拳打死了另一隻。雖然你們受了傷,但現在看來都沒有什麼問題。是這個意思嗎?」
「凱爾……我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我還沒找他……」萊特的話引起我的注意。過了一晚,凱爾的情況怎麼樣了?我還是很擔心。
「凱爾應該沒問題的,別擔心。」萊特看出我的擔憂,安慰我說:「其實,我們最開始是去找他的,但他睡得很沉。我們跟他家人簡單了解過,凱爾昨晚回來後沒表現出什麼異常情況,就像普通受傷而已。我們也到他房間看過,他就是單純地在睡覺,呼吸正常。因為我們今天時間安排也比較急,所以就想着先過來你這邊了解一下。」
「那就好……」我鬆了一口氣,對着萊特回答說:「事實情況就像你說的那樣。」
「……」
「……」
一陣沉悶的靜默後,萊特的語氣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伊珂,不是我不相信你所說的,但確實有些超乎我們的想像。」萊特的十指握得更緊,一會後,他便盯着我說:「接下來我要說的,可能就是些不太符合常識的事物。所以,還請你做好心理準備。」
「……」他要說什麼?我驚訝地看向他,忽然感覺有些緊張。
「你們所見到的怪物,在其他地方也出現過,我們把它們稱為『死靈』。」萊特放慢了語速解釋:「沒錯,死靈。伊珂,你們讀的是教會資助的學校,應該多少讀過一些聖典吧?就像是裏面所提及的上古時期死靈。應該死去卻不安息,仍遊盪在世間的怪物。」
「死靈……?這東西真的存在嗎?」我也懷疑過那些怪物是否死靈,但如今被權威機構的官方人員確鑿定性,仍是讓我內心震驚不已。
在我的認知中,這個世界並沒有神秘莫測的魔法。根據我所讀過的一些科普書籍,能量通則是維持世界運行的基本法則之一,能量是萬物的生命之源,死亡意味着能量耗盡。既然如此,驅動死物的又是什麼呢……?
「雖然匪夷所思,但確實存在。當然,我們至今也沒弄懂這怪物的原理,所以就借用了傳說的稱謂。」萊特停了一會,看着我說:「我要說的重點是,這種本來就已死去的東西,是不可能再被殺死的。我們雖然能用各種辦法讓它們失去行動能力,但也僅此而已。普通人遇到這種怪物,是很難安身而退的,更多的是……以命換命。」
「……這是什麼意思?」我頓時愣住。
「抱歉,可能會嚇到你。我的意思是,死靈一般是奪人性命後才會停止行動。」萊特想了一下,繼續補充說:「當然,那是通常情況。死靈也不是完全不死不滅的怪物。根據一些調查報告結論,它們的生存時間從1天到1個月不等,過了時間也會真的『死』去。」
「這太……說不過去了。我們昨晚遇到的那兩隻怪物,很快就變回屍體一樣了……而我們都沒事。按你的說法,是它們恰好到期了嗎?」我提出疑問。
「這都是有可能的。但是。」萊特提出另一個關鍵點:「你們都被襲擊了,也受傷了,甚至傷口都有黑化的情況,是吧?但……你們都沒事。當然,沒事是好事,我為你們高興。」
「既然有這些矛盾,就是說,那些怪物並不是死靈咯?」我倒是有點安心的感覺。
「不,我們有間接的證據。有個事情,可能很快就會傳到你們鎮上了,我先跟你說一下。」萊特稍微壓低聲音說:「昨晚,月鈴礦區有四個值班工人死亡,屍體全身發黑。而且,在他們旁邊的,還有四具腐爛的狼屍。據推測,他們死亡的時間在晚上7點至8點之間。伊珂,你們當時大概是在什麼時候遇襲的,有印象嗎?」
「什麼……」我一下子真被嚇到了,頓時打了個冷顫。我記得昨晚在月鈴湖畔的花草地上還掏出懷錶看過時間。所以……
「大概是在8點10分到8點20分左右吧。可是,你們是怎麼推測的……而且,礦區事故跟我們的遭遇……有什麼關係嗎?」我突然感到有些害怕。
「有關係。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昨晚在礦區的狼型死靈,應該有六隻。明顯有兩隻離開了礦區,因為那時礦區已經沒活人了。」萊特敘述着昨晚的事件:「昨晚被我們逮捕的那兩個礦區管理者,晚上7點在鎮上電話所跟礦區值班工人通過電話,那時還一切正常。8點後,在局子里讓他們再與礦區通話,那邊就沒人回應了。」
「這……可能嗎……但是,我們確實是活下來了,那些死靈也都『死』去了……這是事實。」我忽然想起萊特昨晚逮捕德肋時講的「非法貨物運輸」。我不清楚這裡頭有什麼不法勾當,但估計萊特通過調查得知死靈的數量應該是真的,畢竟數目都對上了。
只是,相比礦區那四個不幸的人,我和凱爾都還活着。
難道……如果我沒有那種神秘的能力……昨晚我和凱爾也會凄慘地死去……?
我不禁顫抖起來。
「為什麼被死靈攻擊會發黑並死去呢?難道那些怪物……帶着可怕的病菌或是毒物嗎?」我有些恐懼地看着萊特。如果死靈的攻擊會帶來死亡,那我怎麼能對抗?這裡又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奧秘?
「很遺憾……這些情況我們都不清楚。」萊特嘆了一口氣:「事實上……我們也有好幾個執法的同事在調查類似事件時因遭遇死靈而犧牲了。伊珂,你們的倖存簡直是奇蹟。如果你們知道哪些緣由,請一定要告訴我們,好嗎?」
「好的,但我現在……確實什麼都不懂。」我雙手緊抓裙邊,一時心亂如麻。就算我有什麼神秘的能力,我也不懂運用原理。要是亂說話,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我決定還是暫時保持沉默。
「萊特調查官,要不今天就到此為止吧。」芙琳已經收好了小本子和筆,對萊特說過一聲後,便伸手輕拍我的手背,安慰我說:「伊珂,事情已經過去了。以後要是遇到什麼麻煩,也可以找我們聊聊,好嗎?」
「啊,對,那今天就先這樣吧。」萊特站起來遞給我一張名片:「伊珂,如果你理出一些頭緒了,或是需要我們的幫助,都可以來這裡找我們。」
「碎石城寧中大道157號國家檢察院調查司一處……」我接過名片念了一段,便說:「我7月要入學的寧溪谷學院,恰好也在碎石城哩,不過是在溪南大街那邊。」
「呀,那可真了不起,恭喜伊珂!這兩地方距離不算遠,搭車的話半小時左右就到了。」萊特笑着向我祝賀,又指着名片上的電話號碼說:「主城區架設了電話網,如有急事找我們,可以在學院或城裡找電話所之類的地方打電話,這是總機號碼,到時轉接調查司一處,找我們三人那個都行。」說罷,萊特便招呼亨利和芙琳都給了我名片。
「好的。」我內心感嘆一聲:聽起來都城確實要發達得多。貌似這時代的電話線傳播距離很有限,只能在幾個主要城市普及中短途電話網,稍遠的地方仍然要靠書信來往。鎮上前不久剛搭起的電話線,也只是專設用於礦區與城鎮的通訊。
「那,我們就先走了。」萊特三個人都已經站起來,準備離開。
「萊特先生。」我想了一會,問起萊特:「你們……待會還要再去找凱爾嗎?」
「應該不去了。今早在這兒已經了解很多信息,雖然有些情況還沒弄清楚。」萊特回答後,又再次跟我確認:「伊珂,昨晚襲擊你們的死靈,屍體是在月鈴湖哪個位置?我們得過去確認一下。」
「應該是沿着溪流一直走到月鈴湖附近,月鈴花叢的邊緣位置吧。」我記得萊特說過他們時間安排很急,應該不會再去找凱爾了。那是最好的,免得凱爾額外多說一些事。
我剛剛有個猜測。假設死靈攜帶的是致命毒物,那我,或者我的雙手……是不是就是解毒的葯?我親眼目睹凱爾已然變黑的手臂經我雙手觸碰後恢復了血色,即便我的雙手和右腿傷口都也變黑過,但很快就消融了詭黑。所以,如果那詭黑是致命的毒,那我解掉的毒……哪裡去了?
難道散發到空氣中去了?
該不會,是沉澱在我體內哪裡吧……
嗯,不可能的,我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任何不妥啊!
想不通,算了。感覺嚴重超越我的知識範疇。
於是,我也站起身,向萊特等人告別:「那麼,再見了,祝你們調查順利。」
「好的,再見。」萊特笑着向我告別。
當萊特和菲利轉身向宿舍門口走去時,芙琳停下步子,看着我說:「伊珂,雖然經歷過那麼可怕的事,但你總體上表現得很冷靜呢,真了不起。」
「是嗎……其實,我還是滿害怕的……」我老實地說。
「不怕,都過去了。」芙琳笑着再安慰了我,又問:「伊珂今年幾歲了?」
「昨天剛滿16歲。」我回答說。嗯,現在想想,真是一個難忘的生日……
「剛成年呢……真好。不過,你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年幼一些呢,哈。」芙琳感慨一聲,然後才向我告別:「說不定,我們以後會在碎石城再見的。」
「嗯,希望吧。」其實我內心希望的是不再見,總覺得和他們再見會搭上不好的事。
我目送着他們打開宿舍門出去,接着便轉身瞥了一眼桌上的骯禮裙。
哦,對了。
那裡,還有一枚似乎寄宿着兩個精靈的紅晶。
……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女的交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