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連載中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星夢清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文汀 現代言情 霍今山

三年前,她爬姐夫的床,大鬧姐姐的婚禮背着千夫所指的罵名,她成了燕京城名家豪門的霍太太,外表光鮮亮麗,私下裡卻過的像地溝里的老鼠,不見天日——在男人眼裡,她是個爬姐夫床的蕩婦,是個不知廉恥的垃圾在家人眼裡,她是害親姐殘疾的罪魁禍首,無情無義的白眼狼她害的余文汀成現在這個樣子,活該她用她的一生幸福去彌補余文汀站不起來了,他也斬斷了她的自由余文汀瘋了,他也要把她逼瘋余文汀不能生,她就替她生——直到她以謀殺罪名鋃鐺入獄行刑在即,她才恍然明白,霍今山殺伐決斷,在傷害她這件事上,從未手軟展開

《蜜愛染婚:孕妻哪裡逃》章節試讀:

一個月之後,余可就懷孕三個月了,到那時候胎像穩固了,也就不會發生意外了。

霍今山想到這裡,卻愣住了,他竟然在擔心餘可會不會發生意外?

他晃了晃腦袋,最近似乎對那個女人的擔心越來越多了,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所以在主卧住了半個多月的余可,突然被人換到了客房,這倒是讓余可有些詫異。

「這是先生的意思?」管家點頭,余可這才鬆了口氣。

對於搬回自己的房間,余可是高興的,可管家看着余可的表情,卻搖了搖頭。

如今,家裡的環境太複雜,先生對余可很惡劣,可自從懷孕之後,先生對余可關心多了很多,只是,這種情況卻沒有持續多久。

客房朝北,房間常年都很潮濕,其實並不適合孕婦住,可余可不介意,只要能回到自己的地盤就好。

難得霍今山回別墅,管家趕緊迎了出去。

「先生,您回來了!」霍今山點頭,直接上了電梯去了頂樓,這是他的習慣,每次回來,都會先去看看余文汀。

自從上次發狂之後,霍今山就給余文汀換了護工,見到霍今山,護工趕緊相迎。

「霍先生,您來了!」

霍今山點頭,「她怎麼樣?這幾天還穩定嗎?」

「文小姐這幾天很穩定,醫生說,文小姐恢復的很好!」霍今山點頭,對這個結果很滿意,對余文汀,他心中是有愧意的。

看見霍今山過來,余文汀伸出手對着霍今山做了一個要抱的表情。

「今山哥哥...」

霍今山笑着過去,直接將余文汀抱起來,然後下樓去了花園,二人依偎在一起,坐在花壇里曬太陽。

余可本來坐在二樓的陽台看劇本,結果就看見這二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秀恩愛。

抱着劇本,她就這麼默默的看着下面的二人,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

似乎從計劃要逃離這裡開始,余可已經開始不在意霍今山了,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看見余文汀抬頭看向她的方向,眼底挑釁的眼神那麼的明顯,看的余可卻極為諷刺。

就是這個姐姐,幾乎毀了她的後半生,余可鑽進了拳頭,看着她卻笑了。

轉身回到房間,余可平復了自己的心境,明知道不該在意的,可內心卻忍不住難受起來,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門就被人一腳踹開了。

「你一天擺個死人的臉給誰看?沒聽見我回來?」霍今山對余可的表現很不滿,似乎從懷孕了之後,這女人就越來越囂張了。

「下去,文汀餓了,你下去給她做飯!」余可楞了一下,難以置信的看着霍今山。

「她餓了有廚子,為什麼要我做飯?」

對於余可的反駁,霍今山很是不滿,拉着余可的手就下樓,下樓的時候幅度太大,差點從樓梯上跌下去。

余可護住了自己的肚子,狠狠地甩開了霍今山的手。

「霍今山,我是嫁給你了,可我不是你們家的傭人!」余可的身子還在忍不住的顫抖,只要這個男人接近,她就會有這樣的反應,大概就是人體的本能了。

「傭人?余可,你別忘了當初你是怎麼嫁給我的,一個爬上了姐夫床的**,就算是來我霍家做傭人都是高看你!文汀說要吃糖醋小排,你馬上給她做!」說著,余可已經被推進了廚房。

她趴在水池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氣,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旁邊的管家看不下去,悄悄的拿了排骨出來。

「夫人,跟先生對着來,對您沒有半點的好處,您還是快做吧!」余可擦乾了臉上的淚水,開始忙活起來。

糖醋小排是余可最喜歡吃的一道菜,可如今讓她做給余文汀吃,余可是絕不會做的,因為那是媽媽留給她的味道,她怎麼能讓余文汀吃到呢?

所以,糖醋小排端出來的時候,味道並不怎麼好,霍今山蹙眉,看着盤子里的小排,眼神更加的陰冷。

「這就是你做出來的東西?」余可冷冷的看着他,沒說話。

霍今山是真的被激怒了,因為余可的反抗,這讓他更加的想要讓面前的女人徹底的臣服他。

啪的一聲,盤子被甩到余可的面前。

「吃掉!」余可抬頭,難以置信的看着霍今山。

「為什麼要我吃,這不是你要送給你的情人吃的嗎?」啪的一聲,耳光重重的打在了余可的臉上,霍今山發怒,是因為她說出來的情人那兩個字。

「余可,你記清楚,這個家裡,你才是第三者,再讓我聽見這樣的字眼,我會讓你活的比現在還凄慘一百倍!吃光,不吃光就永遠都不要出這個門!」霍今山說完,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就準備上樓。

走到一半,他轉身看着依然倔強的站在餐桌前的余可。

「你的劇組來電話了,要求你用一周的時間將自己的戲份拍完,吃完它,我或許會放你進劇組一周!」霍今山話落,本來還在站着余可已經坐下了,然後下一刻,她就直接伸手抓了盤子里的排骨就往嘴裏塞。

看着這一幕,霍今山冷笑。

「余可,你果然下賤的沒有底線!」霍今山涼薄的聲音響起來,余可卻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一盤子沒有放糖,全是醋味的排骨就這麼被她吃光了。

吃完了之後,余可去了書房,她輕輕地敲了敲門。

聽見有人應聲,她才進去,然後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辦公的霍今山。

「排骨我吃完了,我什麼時候可以進組?」霍今山手裡的動作頓了一下,抬頭看着余可。

她的嘴邊還沾染着黑乎乎的湯汁,可她絲毫不在意,卻在意自己能不能出去拍戲?

「只要滿三個月,你保證你肚子里的孩子沒事,就可以去劇組一周!」余可瘋狂的點頭,眼裏面終於有了笑意。

她離開了書房,就來到自己狹小的客房裡,而此刻心裏面才終於又升起了希望來。

只要熬到三個月,只要能離開這裡,她就有機會可以逃走了。

「寶寶,我一定要帶你離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