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連載中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罪妻來襲:總裁很偏執

深城首富易瑾離的未婚妻死亡,車禍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獄三年。她出獄後,卻意外招惹上了易瑾離。她跪在地上求他,「易瑾離,你放過我吧。」他卻笑笑,「阿姐,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都說易瑾離冷心絕情,可是卻把一個坐過牢的環衛工寵上了天。然而當年的車禍真相,卻把她對他所有的愛都摧毀了,她從他身邊逃離。多年後的一天,他跪在了她的面前,「依然,只要你回到我身邊,怎麼樣都可以。」她冷冷凝視着他,「那麼你去...展開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試讀:

「我不需要你的賞臉。」凌依然道。

何副導藉著酒勁,直接衝到了凌依然跟前,甩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老子讓你喝,你就得喝,現在不過是個落魄戶,拿什麼喬!」

他說著,直接拿着酒瓶,就往着凌依然的嘴裏灌。

凌依然想要推開對方,但是男人的力氣本就比女人大得多,更何況還有個凌落音在旁邊當幫手。

何副導對於凌落音的幫忙,很是讚賞,「落音啊,還是你懂事,回頭給你加戲的事兒,我會和導演說。」

凌落音自然是更加賣力了,「謝謝何副導,我姐姐不懂事,還請何副導多多包涵啊。」

凌依然不知道自己被灌了多少的酒,她的酒量並不好,此刻整個人只覺得有些醉醺醺的。她幾乎是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那僅存的意識,「我……我要回去……」

「好啊,一會兒我就帶你回去。」何副導攬着凌依然,眼中儘是欲,望。

眼前的這個女人,倒不是說有多國色天香,但是一想到這個女人,曾經是那位蕭大少的女朋友,何副導的就忍不住的興奮起來。

就在這時,何副導的手機倏然響了起來。

原本他想直接切了着電話,但是一看來電顯示,卻還是接了起來,誰讓是導演打過來的呢。

尤其這導演還是他的大哥,他也是靠着大哥,才混上了一個副導的職位。

只是在接起手機沒一會兒,何副導整個人卻像是驟然酒醒了似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就連呼吸都變急促了。

「怎麼可能……怎麼會,她、她……她只是一個環衛工,沒什麼背景,就算她以前的男朋友是蕭子期,但是蕭子期現在已經有未婚妻了,根本就不在乎她了。」否則又怎麼會讓曾經的女友當一個環衛工呢?

「總之,這個女人你不能碰,而且還要讓她平平安安的離開,你要知道,這是公司老總直接打電話給我,千叮萬囑,老總還說了,要是這女人今晚真出個什麼問題,那劇組明天就得解散,至於你,以後別想再在深城混下去了。」何導演道,一想到剛才老總那鄭重其事的警告,他就覺得心裏發毛。

「怎麼可能,幾個億的投資?要解散?」何副導不敢置信地道,「這女人到底是什麼人?」

「我怎麼知道,總之事兒是你惹出來的,你要是敢動她一根寒毛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何導演狠狠地道,「她現在怎麼樣,沒事吧。」

何副導欲哭無淚,沒敢說自己已經打了凌依然一巴掌,還灌了對方大半瓶紅酒。

凌依然這會兒踉踉蹌蹌的想要打開包廂的門走出去,凌落音上前想要攔住,犧牲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算什麼,只要她能紅就行。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何副導直接衝上來,用力的甩了她一個巴掌。凌落音一個踉蹌,險險被打倒在了地上。

「攔什麼攔!」何副導這會兒簡直是恨死凌落音了,要不是這娘們,他能惹出這事兒?!

凌落音一臉震驚地看着何副導恭恭敬敬地把門打開,讓凌依然走出了包廂,「何副導,你這是……」

「你是想要坑死我嗎?你姐到底是什麼人?她背後到底是哪位大人物罩着?」何副導厲聲質問道。

凌落音一臉茫然,大人物?凌依然的背後有大人物嗎?她怎麼不知道?!

凌依然這會兒踉踉蹌蹌地出了包廂,酒精的作用,讓她腳步虛浮,視線也變得越來越模糊。

要回去……要趕緊回去。否則像她這樣在外面醉倒,無疑是危險的!

她的理智在拚命地告訴着她要往回家的地方走,但是身體卻像是有些不聽使喚似的。

要……要往哪兒走……往哪兒……

一抹模糊的身影,進入了她的眼帘,那身影……卻給她一種熟悉安心的感覺,彷彿只要那身影在,她就是安全的。

凌依然一步一步地,朝着那一抹身影走去,好不容易,她終於走到了那一抹身影的跟前,抬頭望着對方,杏眸中幾乎失了焦距,可是她的唇,卻露出了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阿瑾……」

下一刻,她一直強撐着的眼皮終於合上,晃悠悠的身子往下墜着。

一隻手臂,接住她下墜的身子,易瑾離盯着懷中人兒駝紅的面頰,手指輕輕地撫過着她臉頰處那明顯被打過的痕迹,眸色中有着幾分冷意。

「易爺。」高琮明收起了手中的手機,小心翼翼地說著他剛了解的情況,「凌小姐應該是被灌了一些紅酒,然後被打過一巴掌。」

「是嗎?誰打了她就廢了誰的手。」易瑾離道,直接把凌依然打橫抱起坐回到了車內。

高琮明一凜,易爺這是要為凌依然出頭?當初即使是易爺的未婚妻身亡,易爺也沒為對方做半分事,而現在,對當年車禍的肇事者卻……

車內,易瑾離只覺得她臉頰上的傷痕,刺目得厲害。明明她對他來說,只是一個遊戲而已,但是為什麼看着她被人打的傷,他卻會那麼不悅呢?

是因為同情嗎?曾幾何時,他居然也會對人有同情嗎?

――――

凌依然醒過來的時候,印入眼帘的是出租屋的天花板,以及……一張熟悉的臉龐。

「阿瑾!」凌依然猛地彈坐起了身子,結果一起身,頭部卻是陣陣的痛。她頓時倒抽了一口氣,緩了緩才道,「我……我怎麼回來了?我明明是在會所那邊……」

之前包廂里的一幕幕,重新在她的腦海中回放着,她的臉色漸漸的變得難看了起來。

「我在會所的門口看到阿姐走出來,就把阿姐帶回來了。」易瑾離道。

「可是我沒對你說過我去了那裡啊。」

「阿姐接電話的時候,我在旁邊聽到了地址。」他道,「阿姐要喝點水嗎?或許會舒服一些。」

他遞給了她一杯溫水,她喝了幾口,這才覺得舒服了些。

「我醉了後,沒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兒吧?」她忍不住地問道。

《凌依然易謹離小說全文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