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狸狸原上帆
狸狸原上帆 連載中

狸狸原上帆

來源:google 作者:菠蘿不是鳳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禾狸 許無帆

某一天,鏡內的世界忽然被打開,禾狸竟然在這裡遇見了另一個世界的許無帆......「叮鈴叮鈴……「,禾狸搖晃着鈴鐺,不等許無帆的回應就自顧自地走了出來,此時某人正解開着制服上衣的第二個紐扣」哎,我問你,如果有一天鏡子的入口關閉了怎麼辦「」那我就去找鏡子里的你,讓你重新愛上我「,許無帆停下手中的動作,微眯了下眼睛,明凈清澈的雙眸一動不動地看着她」切……,你怎麼這麼自信又自戀,可是萬一鏡中的我跟鏡外的我不一樣呢「」你只會是你,只要是你就行「......禾狸正垂頭喪氣的趴在桌子上,此時身後的許無帆輕輕地敲了敲她的背」叮鈴叮鈴……「禾狸唰地一聲回過頭,驚訝地看着他,」是你!「兩人相視一笑展開

《狸狸原上帆》章節試讀:

最終,他們只是點了兩杯拿鐵在沙灘隨意地找了個位置坐下。

沙灘上有不少二三成群的遊客在玩耍着,有堆沙雕的,有下海游泳的,有衝浪的,一切都生機盎然。

禾狸伸直雙腿,任由海浪拍打着自己的腳丫子。她許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坐着靜靜地看過海了,過去好像也沒有過一個人能這樣安靜的陪着她。

「真好啊,我好像來度假了,哈哈哈。」

許無帆身體微仰,雙手撐在沙子上,目視着大海上的那一簇簇白帆,晃晃蕩盪。這樣的景象他看過無數遍,現在習慣了一個人看山,一個人看海,一個人作畫把大自然的美好都記錄下來。

「哎,你怎麼有空出來陪我逛逛。」,禾狸轉頭看着許無帆,問道。

「沒什麼,體驗了下當導遊的感覺。」

「你們這跟我們那一樣啊,哪用得着你當導遊哦!」,禾狸憤憤道。

「哦?看你的樣子好像你們那要窮鄉僻壤一點。」,許無帆用一種近似鄙視的眼神看着她。

「沒有!只是少了點遊客,少了點景點,少了點熱鬧而已!」

「……」,許無帆沒有反駁什麼,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

海風在兩人耳邊吹拂着,發出呼呼的聲響。

突然,不遠的海面上,似乎有東西在撲騰着。

兩人站起身來定睛一看,是兩隻手,看這尺寸,應該是小孩的手!

此時的孩童已經在漸漸地遠離淺海區,雙臂慌亂地扑打着身邊的水,掙扎着,眼看着孩童快被海浪淹沒,禾狸忽然感覺到身邊傳來了一陣風。

轉眼,一抹白色的身影掠過她的視線,許無帆毫不遲疑地跳入水中,朝孩童的方向拚命地游去。

海上洶湧的波濤使許無帆寸步難行,他停下確定了下孩童的位置後,撲——一下的潛入海里,此時的海面上只剩下那越來越小的兩隻手臂。

淺海區的人們在不斷地着急呼喊着,幾分鐘後,那抹白色身影又出現了,他一手側摟着孩童的脖子,一邊努力地向岸邊游着。

禾狸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裡了,這時候,海邊救生員趕到了許無帆的身邊,將孩童接過手中,他才得以釋放。

許無帆用僅剩的力氣遊了回來,禾狸跑着迎了過去,她差點急得就要哭出來,多怕許無帆把自己也搭進去了!

「許無帆,你沒事吧!可嚇死我了,你好歹也說一聲啊,一聲不吭地就跑過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到時候兩個人喪命了怎麼辦,他怎麼這麼魯莽!

孩童已經被安全救上岸,救生員正在對他進行心臟復蘇。

許無帆特意往救生員相反的方向遊了回來,他已經儘力了,在救援過程中,他自己也嗆了不少水,生死終歸是要靠孩童自己。

他抹了抹臉上的水,甩了甩頭髮,無所謂的對禾狸擺了擺手。

「沒事,我暑假兼職做過救生員。」

許無帆的身上已經全部濕透,衣服褲子濕噠噠地黏在身上,活生生一個純欲少年。

沙灘上的人們都朝孩童方向圍了過去,禾狸也在遠遠地看着,心也跟着懸着。

只能聽天由命了,現在的家長可太不負責任了,即使有救生員在,也不應該如此粗心大意,好歹也帶一個游泳圈。

轉頭看向身旁的許無帆。

「沒事就好,急死我了,可現在你身上都濕透了怎麼辦,要不要回家換一件?」

「這麼大的太陽,一下就晒乾了。」,說著就脫掉了上衣要把水擰乾。

禾狸反應過來立馬就背過身,臉一下就漲得通紅。

「剛還上這麼多裸着上身的男人,怎麼不見你害羞了。」

嗤,許無帆看着禾狸的背景,不禁嘲笑道。

哪能一樣嗎,有幾個身材這麼好的!還近在咫尺!禾狸在心裏想着,不一會臉上又泛起深一層的紅暈。

「大家快看,這不是剛才下海救人的小伙嗎!多虧了他,小孩現在才安然無恙。」

「哎呀,這麼年輕的小伙,可真勇敢啊,值得嘉賞!」

「就是就是,勇氣可嘉!勇氣可嘉!」

「哎呀,還長得這麼俊,這小姑娘可找對人了,哈哈哈!」

「……」

似是有人認出了許無帆,大家都七嘴八舌地圍了過來,對着兩人指指點點,還有人想拿出手機拍照。

許無帆皺了下眉頭,不想應對這種情況,拉起禾狸就從人群中跑了出去。 「哎,別走啊,小夥子等下還要給你頒面錦旗呢!」

「哎,對啊對啊,走這麼急幹啥!」

「……」

兩人遠離了人群才氣喘呼呼地停了下來,禾狸白皙的手臂上都被抓出了一個紅印。

「呼,呼,太可怕了,我們像在動物園裡的猴子,終於知道它們的感受了。」

下午的太陽毒辣辣,走回半山腰上,許無帆的衣服都幹了一半,

出門沒帶遮陽傘,兩人只能沿着陰涼的地方走。身邊時不時有車輛呼嘯而過,禾狸正盯着眼前少年的背影出神。

剛才禾狸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緊急情況,腳像是被釘住了邁不開,大腦一片空白,心快要蹦出去了,也只能站在原地什麼都不能做。

雖然生在海邊,但她是一個十足十的旱鴨子,就是因為怕發生各種事故,家裡人始終不允許她下海游泳。剛才的無能為力,讓她感到非常的挫敗和懊惱。

許無帆回過頭來,只見禾狸正雙眼無神的發著呆,低着頭,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很好。

「怎麼了嗎,被嚇到了?」

許無帆停下腳步轉過頭面對着禾狸問道。

「呃。」

禾狸的思緒被拉回到現實,看着少年那堅韌的臉龐,不由得再一次低下了頭。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好勇敢,而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許無帆倒是讀懂了禾狸的話,看着她那垂頭喪氣的樣子,不忍出口安慰道。

「每個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真實的世界上沒有超人,沒有美國隊長,大家只要做好力所能及的事,問心無愧就行,不需要對誰感到抱歉。」

禾狸聽着許無帆安慰的話語,心情也逐漸放鬆了一點。

「可能也會有那麼一天,你在前方英勇救人,我在後方為你打氣加油。」

「噗嗤——,哈哈哈哈哈,說得沒錯。」

禾狸成功被許無帆逗笑,想到剛才他描述的畫面,不禁大笑出聲來。

「你不會游泳?」

「嗯..」

「你也有你擅長的東西,如果你會游泳,可能你也會義無反顧地幫助他人,量力而行就行。」

許無帆的聲音突然變得溫柔起來,細心地安慰着她。

既然心情恢復得差不多了,兩人繼續上路,只是這一次並肩走着,讓她感到無比的輕鬆愉快。

拐過彎,禾狸的眼睛不禁被一棟建築吸引住,因為在她的世界裏,那正是她的家。

停下腳步,禾狸看着眼前的房屋,不知道在這裡,是否還是「她」的家。

突然,二樓的陽台上傳來了一些動靜,一抹身影在窗前掠過。

禾狸慌亂地拉着許無帆逃離開這間房屋,又拐過了下一個彎,兩人才停下。

「你又怎麼了?」

許無帆扯開被拉住的手,他發現禾狸總是一驚一乍。

「呼——,我……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你有沒有聽說過平行世界的定律,兩者不能相見,就是我不能和這個世界裏的另一個我相見,不然會發生很恐怖的事!」

「能有什麼恐怖的事,不就是她會陷入自我懷疑中。」,許無帆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着她。

「呃,好像也是..」,好像是這麼回事,禾狸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但總歸是不能相見!

「剛才那裡就是你家嗎?」

「對!我覺得這裡的另一個我也住在那裡。你認識那家裡的人嗎?」

「不認識。」

只不過總會路過這裡。

兩人不知不覺中就走回了許無帆的家。

「你竟然有電動車,剛才怎麼不用!」

禾狸一下就發現了放在屋子側樹蔭下的電動車,指着它大聲質問道。

「……,你不是說你想走走嗎。」

「這麼大的太陽!有電動車誰想走啊!」,說完瞪了一眼許無帆,掠過他打開門就要往屋裡走。

「小帆,回來了。」,一道女聲從屋內傳出。

是許無帆的媽媽!禾狸眼疾手快地躲到了門後,猛地朝許無帆使眼色。

「怎麼辦!你不是說你媽晚上才回家嗎?這下我怎麼回家!」

許無帆看着這個狀況忍俊不禁,無奈的擺擺手。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思索了一下。

「二樓走廊窗口那有個逃生梯,要不你等下沿着那爬上來?」

「啊這,萬一你媽中途上來了呢?」

「不會的,等下我把她支開。」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我媽應該剛回來不久,很難再讓她出去,她這會應該在準備晚餐了。」,似是看出了禾狸的心思,許無帆回答道。

「難不成你要等到她入睡?」

……

好像只有這個辦法了,看許無帆家裡的格局,就算偷偷進去,也很難不被發現。

「好吧!在哪裡。」

「你繞到房屋後面,那二樓中間有個窗口,等下我會把逃生梯放下來。」

「小帆,你在幹嘛呢,怎麼這麼久還沒進來。」,說著許媽就要往門口走。

「嘭——」。

門被關上。

禾狸仰頭看着那二樓的窗口,靜靜的等着許無帆。

幾分鐘後,許無帆終於出現在窗前,他朝底下看了一眼,把逃生梯放了下去。

逃生梯是由樹脂腳踏和滌綸梯繩編製成的軟梯,禾狸爬在上面不免得有點搖搖晃晃,更何況她左手還夾着一隻小狗。

這是一個挑戰臂力和平衡力的運動,禾狸才爬到一半就開始氣喘起來,豆大的汗珠從她額頭流下,許無帆也不催促她,安靜的替她把持着。。

終於差最後一步了,把菠蘿遞上去後,許無帆伸出手想拉她一把,禾狸把手遞上去,就在要跨過窗沿的瞬間,她的右腳不小心被絆倒了,身體不由自主地向前摔去。

嘭——

禾狸整個人都壓在了許無帆身上,還沒來得及喊疼,她就感覺到有一個溫暖柔軟的東西印在了自己的額頭上,那是許無帆的嘴唇。

「小帆,怎麼了!」

許媽聽到樓上的聲響喊了一句。

「嘶——」

「沒事,找點東西。」

禾狸滿臉通紅地從許無帆身上起來,不敢正眼瞧他。害怕許媽要上來,不管他死活拉起他就往房裡躲。

「你沒事吧?」

「你說呢?」

許無帆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着跑了,差點沒把他拉散架,這會才能活動活動下身體。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摔倒了。」

「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說著就要拉着許無帆的身子轉起來,但被他制止住了。

「沒事。」

「沒事就好,嘿嘿,真是太不好意思了。那..我先走了,改天再見!」

「等等。」,禾狸一腳都跨進鏡子里了,突然被拉住。

「怎麼了?」

「我們來商量一下吧,你每次都這樣突然過來,不僅嚇人還很危險。」

「呃,說得有道理,那怎麼辦?」

「你家有鈴鐺嗎,你每次要過來的時候,先搖下,我在的情況下,允許的話我會拉一下你的手,不允許的話我就把你的手推回去,沒有響應的話就是我不在。」

「那萬一被你家人聽到了呢?」

「我會在我房間里也掛一個鈴鐺,跟他們說平時是風吹就行,他們不會隨意進出我房間。」

「好!我家裡就有一個,我去拿過來試下。」,說著,禾狸帶着菠蘿興奮地穿回了她房裡。

一晌,一隻手拿着一隻金色的鈴鐺穿了過來,搖晃了下,鈴鐺發出悅耳的響聲,不大不小,在房間外聽不會很明顯。

「叮鈴,叮鈴——」

禾狸正期待着許無帆把她拉過去,不料,鏡子那邊的手感受到了一股推力,

許無帆面無表情地把鏡子前的手推了回去。

……